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红星评论 2021-11-26

学生集体呕吐校长无奈痛哭,营养餐到底“营养”了谁?

营养餐是为学生增加营养的,无论如何不能 " 营养 " 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

11 月 23 日,吃过学校的营养午餐后,新乡封丘县赵岗镇戚城中学 30 多名学生出现呕吐、拉肚子现象。面对记者的采访,戚城中学王校长表示,上周一才开始配送午餐,没想到这周二就出现了这种情况。11 月 25 日,封丘县委县政府发布官方消息称,目前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连夜开展调查工作。同时,负责为该校师生配餐的北京志宏餐饮公司也被叫停供餐,待情况查明后再做处理。

" 营养餐,营养餐,一下吃倒一大片。" 学生家长的话透露着无限悲痛与愤怒。对此,戚城中学王校长也深感无奈,甚至当着记者掩面痛哭,一面表示 " 我想让学生吃好点 ",一面否定了家长们更换送餐公司的提议," 因为这是教育局招标的 "。校内发生食品安全事故,学校负责人往往会成为众矢之的,但王校长声泪俱下的回应似乎打动了在场的家长,他们纷纷抱怨 " 校长不当家,找校长不顶事儿。"

↑ 接受采访的校长无奈痛哭。图据河南电视台《都市报道》报道截图

" 校长不顶事儿 ",谁才能 " 顶事儿 "?或者说,发生校内食品安全事故之后,谁应该对此负责?负责招标的当地教育局,以及负责配餐的北京志宏餐饮公司,必然要因此面对猛烈的舆论质疑。天眼查显示,北京志宏餐饮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9 月 18 日,注册资本 5 万元,公司注册地址是北京市丰台区。由此带来的疑问是,一家北京的餐饮企业,为何给远在新乡市封丘县的学校配送营养午餐?相关的招标程序到底是什么样子?

近年来,因营养午餐引发的食品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其中的招标内幕也多次曝光,其中不仅关系着无数学生和家长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着一项善政能否落到实处——为提高农村学生尤其是贫困地区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健康水平,从 2011 年秋季学期起,国内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善政,同时意味着各级财政的庞大支出。数据显示,2021 年中央财政全年共安排学生营养膳食补助资金 260.34 亿元,比上年增长 12.9%,自 2011 以来,中央财政累计安排学生营养膳食补助资金达 1967.34 亿元。

发生在戚城中学的学生集体呕吐事件,是否因营养午餐卫生质量引起,目前仍有待进一步调查。同时还应接受调查的是,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为什么舍近求远,选择一家北京的餐饮企业为当地学校提供配餐服务?虽然政府采购法并未对投标人作出地域限制,但在餐饮行业这样的特殊领域,一个基本的常识是,本地企业更具成本和效率优势。无论中标人到底是谁,最终都要在当地安排生产并进行配餐。即使不考虑异地管理可能增加的食品安全风险,如此舍近求远本身就意味着采购成本的增加,那么招投标过程到底怎样,最终的选择依据又是什么?

面对镜头,哽咽的王校长令人同情," 把一个学校搞好不容易 " 的感叹,更令人平添了几分焦虑——营养餐是为学生增加营养的,无论如何不能 " 营养 " 了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在彻查食品健康的同时,管理机制的健康与否,也应该好好查一查。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奕钧

以上内容由"红星评论"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