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星球商业评论 2021-11-26

年轻人的第一个孩子

最近很多人在讨论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率数字,2020 年人口出生率为 8.52 ‰,首次跌破 10 ‰,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为 1.45 ‰,双双创下 1978 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低到什么程度呢?比低欲望的日本还低。关键是这种下滑还看不到底,大星看过一个数据,今年上半年婴儿纸尿裤的进口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三分之一。

有媒体根据各地数据做过测算,今年的出生人口很可能比去年还要少 200 万。

大家都知道人口红利很重要,红利先放一边,10 年前国家就开始出台各种政策,双独二孩,单独二孩,全面放开二孩,放开三孩 …… 除了极个别年份外,总体趋势并没有改变。

媒体们总结过很多原因,比如育儿成本高,年轻人怕丢工作,矛盾甚至前置到了结婚阶段,去年结婚登记人数比 8 年前接近腰斩。

针对这些问题,有关部门和地方都出台了很多政策,小到离婚摇号,大到增加产假、给补贴、优先配公租房、鼓励辅助生殖机构等等。这里面最激进的政策,就是直接给予现金补贴。

比如今年 7 月,攀枝花在各省市中最先发放补贴金,给生育二孩、三孩的家庭发放 500 元一个月的补贴金,连续发放 3 年,引发了很多省市跟风。

在跟风的省市里,大星注意到了西部的一个县城,甘肃省临泽县。

在临泽县下发的文件里,详细记述了现金补贴发放的方式,分为生育奖励,持续三年的育龄补贴,幼儿园就读资助购房补贴等。粗略计算一下,如果当地的妈妈生了 3 个孩子,大概可以拿到:

10 万元。

临泽县是个典型的西北小县,人口十几万,去年这里一共诞生了 960 个孩子,人口出生率已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去年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临泽县的人口比 10 年前减少了接近 2 万人。要知道,虽然临泽是个小县,但它的面积其实比深圳还大。

今年热播的《山海情》就给出了人口减少的原因,大量年轻人去往东部打工。但矛盾的是,同样是地处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和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人口出生率居高不下,名列全国 Top 20 排行榜。

在甘肃张掖市,临泽是 6 个县里唯一一个非贫困县,按照当地的统计数据,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 1.88 亿,按大口径算也只有 4.41 亿,财政支出是这个数字的 5 倍多,如果没有中央的资金扶持和地方债,这个赤字严重的小县城日子不会太好过。

按照最大值计算,出台如此规模的鼓励生育现金补贴政策,真的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大星看了一下临泽的房价,90 平米的两居大概售价 25 万左右,媒体算了笔账,买房政府补贴 4 万,相当于送了个卧室。

媒体还报道了当地很多举措,比如吸引年轻人从大城市回流,鼓励产业发展等等,这些措施都很好,但最后都会落在一个钱字上。财政支出长期大于收入的情况能维持多久,引发了一些专家的担忧。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说过,各个地方在优化生育政策时,不能仅仅盯在三孩上,一孩二孩是基本盘,相比之下更为重要,这一点不能本末倒置。

王研究员的名字起得好,全国出生率 Top 20 城榜单的八个席位属于广东,那里的年轻人不畏房价,不怕加班,不谈养育困难,为祖国献了青春献子孙。

到底是什么秘方,拿出来大家一起研究研究。

以上内容由"星球商业评论"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