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商业人物 10-28

张一鸣入股麦田后,我被麦田中介搞崩溃了

作者:李亦儒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万万没有想到,当我把房子挂在卖房软件上后,我开始了跟麦田中介斗智斗勇的生活。

出于之前几次跟链家打交道建立的信任,当我家需要卖房时,我们直接在网上找到附近的链家门店,然后根据照片选了一位看起来长得靠谱的中介,她叫贝贝。跟贝贝沟通顺畅,在客气地接受了贝贝拎来的水果和鲜花后,我们的房源就在贝壳上线了。

上线第二天,我爱我家、中原地产就一前一后敲开了我家的门,希望我们把房子也挂在他们的平台上。遭拒后,这两家房产中介再没出现过。

第三天,麦田就来了。

麦田的中介采用的是敲门 + 打电话 + 加微信的方式,一拨接一拨的人,不断地上门,不断地给你打电话。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允许他们也卖我们的房。

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选择了贝贝,吃了贝贝的水果,就想让她尽心为我们的房子奔走,找一个好买家,卖一个好价钱。贝壳已经是最大的房产中介平台了,谁买房不得上来看看,我们又何必劳心劳力去前顾后盼做渣男呢?

但麦田的中介显然不这么想,他们搬出了住建部近年的新规:用户不能像以前一样跟中介公司签订 " 独家协议 "。一位驻守在门外的麦田中介义正言辞地告诉我:你们有权利把房子挂在多个平台,增加曝光机会。

我太生气了,我住在自己家里,更有权利不在每天晚饭时候受到骚扰。我奋力夺回门把手的控制权,一番力气较量后,关上了门,在面条变凉前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餐桌前。

但这只是开始,麦田好像采取了某种内部竞争策略,各个中介之间的信息并不互通,下一个上门的中介对我之前的礼貌,以及礼貌过后的愤怒一无所知,依然一脸天真地开场:姐,您家的房子最近是有出售的打算吧?

我只能采取被动措施,给家里的电子门铃断了电,并在门外贴上了苦口婆心的纸条,希望麦田辛勤的工作人员能不要让我失去收快递和点外卖的乐趣——多少次,当我听到敲门声,满心欢喜地去迎接自己的晚饭、或苦等一个月的预售产品时,打开门看到的却是黑白色的西装。

然而,我夜里贴的纸条,第二天一大早就不翼而飞了。

又是一个午睡时分,我被一个归属地为北京的陌生电话吵醒,直觉告诉我是麦田,但由于最近家里杂事较多,为了不耽误正事,我还是按了接听键:" 李姐,我是麦田的,您家某某小区某某单元几零几的房子正在出售对吧 ……"

行业内部的信息都是透明的,这个道理我虽然懂,但还是对这种一上来就说出我隐私信息的电话隐隐感到担心。我通过了这个人的微信申请,然后我们有了如下对话:

我没有对那位男性中介说出心里那句 " 谁跟你姐俩!",只是默默拉黑了微信。虽然曾经威胁过再敲门就报警,但我心里深知这是没有用的。

几年前我不幸租住在了一个网络主播的楼下,他夜夜笙歌,音箱震得我家墙皮都往下掉,警察来过三次后,态度很好地给我留下一句话:能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告诉你往他门上抹屎吧!

今年以来全国楼市调控超过了 400 次,各地二手房的成交量都下降了,其中第一个出台二手房指导价的城市深圳,还创下了二手房单月成交数据 10 年来的新低。我家小区也一样。贝贝说,现在成交单量越来越少,日子不好过,麦田没底薪,中介费的点数也低一点,所以有些客户有看上的房子,就找这些小中介公司去谈。

小区门口的链家、我爱我家和麦田挨着,路过时,我听过他们唱伍佰的《突然的自我》《挪威的森林》,看过他们在门店里做操,依然意气风发。

于是当第 N 次敲门声响起,我答应了麦田中介的请求,只愿他们别再让我领教推销员的宝贵精神。与人为善,保自己平安,我想。

之后令我没想到的是,跟我建立联系的麦田中介,带人来草草看了一次房,爽了一次约后,就再无声息了,而他的同事们,依然前赴后继地在给我们打电话、敲门 ……

我上网搜索,想看看有没有跟我一样遭遇的人。却意外发现字节跳动收购麦田房产的新闻,我一下豁然开朗了。

这些中介这么卖力抢房源,难不成正是继承了互联网大厂的狼性精神?曾听说张一鸣善于在公司内部搞 " 赛马 ",那些最终孵化出的有流量的产品,都是跑赢了公司内部其它团队的 " 黑马 "。而张一鸣创业早期就做过 " 九九房 ",房地产一直是他眼中适合被互联网改造的行业。在竞争被称为内卷的时代,还有什么是拥有地推能力的互联网公司做不了的呢?

不过字节方很快就回应了,他们称暂无布局线下门店的计划,所谓的收购麦田,只不过是字节旗下房产垂类信息资讯平台 " 幸福里 ",收购了麦田的一个空壳子公司。

麦田创始人,张一鸣老乡缪寿建本来是那个空壳公司的实控人,幸福里 100% 收购这家公司后,麦田方退出,这家公司的法人成了王奉坤,而王奉坤是曾经的内涵段子和后来的皮皮虾创始人。

媒体和业内专家很快推测出,张一鸣收购这个空壳公司,为的就是获得房产经纪牌照,有了牌照,加上与麦田深入合作,股东是腾讯的贝壳就得警惕了。

按图索骥,10 月 2 日幸福里收购了麦田北京的空壳子公司,10 月 8 日就在麦田总部,也是张一鸣老家成立了 " 福建好房有幸信息技术 " 的分公司,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都包括房产经纪。

而最近俩家公司都在招聘门店设计师、区域经理,区域经理的招聘要求是 " 将一二手房产业务、经纪人增长业务、房产交易业务等进行联动打通 ",这还不是为了卖房吗?

张一鸣跟房地产行业的故事可以追溯到 2006 年的酷讯。他入职酷讯后负责的是就是房产搜索和火车票搜索工作,那时他常常改 bug 到半夜。

到 2009 年,刚刚从王兴的团队离职的张一鸣是投资圈炙手可热的创业者,他不喜欢玩游戏," 不想做游戏——不是很来劲,手游我一关都玩不下去,比较弱智,而且每次(每做一个游戏)都是重头开始,我觉得在浪费时间 ",张一鸣当时接受《创业家》杂志采访时说,他对电商也不感兴趣," 我觉得不是产品技术型的企业,单纯卖东西 "。

他拒绝了投资人做游戏和电商的建议后,拿了字节早期投资人王琼的投资,接受了王琼做九九房的建议。

房产作为一个大的垂直市场,有做信息服务的空间,所以一直在张一鸣的考虑范围内。那些年围绕着大哥王兴的人好像都想做房地产经纪项目,就在张一鸣创立九九房的第二年,王慧文也做了一个二手房网站淘房网。

淘房网上线前后,张一鸣的九九房也推出掌上新房等一系列找房应用,掌上新房当时被称为国内第一个房产类 APP,是移动端增长最快的房产应用。当时还有十几个传统中介公司的人去公司堵张一鸣,因为他在平台上把他们的房源标注为 " 虚假房源 "。

张一鸣当年为房地产行业做出了一些技术创新:比如网上所有房产的归类,由机器自动区分实景图、户型图、室内图等;全网房源热度的统计;3000 万个经纪人的电话号码库。

可以说正是九九房的创业过程让张一鸣从一个 CTO 成长为了企业管理者。在经营九九房的过程中张一鸣曾向王琼抱怨办事难:这些人怎么这个样子,这样一点小事都要寻租!

后来今日头条壮大后王琼还跟媒体回忆,张一鸣管九九房半年多的时间,就基本不再为那些事愤怒或抱怨了,王琼认为张一鸣已经具备了一个管理者的基本素质。

再后来的故事就众人皆知了,能像左晖那样一年复一年啃硬骨头的人毕竟是少数,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喜欢以极快速度为产品更新迭代的张一鸣开始了新的项目,一路高歌猛进,成了今日的互联网首富。

然后他开始在自己曾经不屑于做的游戏和电商领域大笔布局。多年前王兴曾在一篇著名的杂志文章《狗 X 里的腾讯》里抱怨:" 还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如今卖房的我苦苦思索,等张一鸣开始卖房,我是不是还得给自己的房子拍短视频?

*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由"商业人物"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