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7

这些互联网大佬投身生命科学领域,豪赌一个新时代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 vb 动脉网

" 往后二十年,若能为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尽一份力,为大众健康做出一点贡献,生命就更有意义了。"

近期,王小川发出内部信,正式宣布卸任搜狗 CEO,并表示将在生命科学和医学领域再出发,创造更多可能与价值。信中特别提到,生命科学已经在他心中萦绕二十多年,而离开搜狗之后,则有机会开启新的篇章。" 圆满的告别,会助推新的生命旅程。"

值得一提的是,王小川对于生命科学的关注一直在持续。比如就在 10 月 19 日,王小川便投资了专注于口腔人工智能应用的医疗科技公司 DeepCare 羽医甘蓝,成为了继 8 月投资肠道医疗技术开发商热心肠研究院之后,今年的第二起公开投资事件。

不仅如此,早在 2016 年,王小川掌舵的搜狗便在尝试互联网医疗业务,即推出了搜狗明医。作为一款医疗科普平台,搜狗明医的目标是通过 AI 技术实现 " 智能问诊 " 和 " 找医生 " 等服务,并在后续推出了 "AI 营养师 "(2020 年)、" 专家推荐 "(2021 年)等功能。不难发现,王小川已经通过搜狗和投资在医学领域有所涉足,而此次卸任后亲自下场,则是要进入到深水区。

有趣的是,不止王小川,互联网大佬们似乎都对生命科学领域有着偏爱。比如就在今年,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卸任之时也表达了进入生命科学领域的相同心愿。另外,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也表示对生命科学感兴趣,并在去年 9 月正式成立生命科学平台公司 " 百图生科 ";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及夫人雒芊芊于 2016 出资成立的脑科学研究机构——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用于大脑基础生物研究等。

可以看到,互联网大佬们在自身领域取得不错的成就后,都在积极投身生命科学领域,其背后有怎样的考量?已经进展到哪一步?他们最终能否奔向生命科学的星辰大海?针对这些问题,动脉网接下来将进行梳理与分析。

热衷生命科学背后,互联网大佬们究竟有何谋划?

押注生命科学的背后,是互联网大佬们正在豪赌一个新时代。

" 我们更容易关注商业模式的变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 在今年 5 月发布的内部信中,张一鸣表示," 生命科学等领域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已现黎明之曙光。"

要知道,每一次技术变革都将带来巨大的产业机会。例如在 2010 年到 2020 年的十年间,基于手机终端的普及和通信技术的迭代,移动互联网迎来大发展,使得在内容分发、智慧出行、社交电商、短视频、新零售等领域诞生了字节跳动、滴滴、拼多多、快手、美团等行业巨头。经历过这波增长红利的互联网大佬们,自然深知踩中时代浪潮所带来的非线性增长有多诱人。所以在敏锐嗅到医疗大健康行业正处在爆发前夜之时,互联网大佬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波产业机遇。

" 健康这个领域做好了,能再造一个京东。" 刘强东在开始布局医疗健康赛道时如此表示。而早在数年前,马云提出 " 双 H 战略(health,happiness)" 时也曾预判,最有可能诞生下一个 BAT 量级企业的领域就在医疗健康。

与大佬们行动一致的是,资本近年来也疯狂涌向生命科学领域。动脉橙数据库数据显示,2020 年全球医疗健康产业共发生 2199 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创新历史新高,达 749 亿美元(约 5169.3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约 41%;其中,具有高研发难度的生物医药以 369 亿美元成为细分领域之首。

除了创投领域,在国家层面,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也成为了十四五规划的重中之重:在近期发布的《" 十四五 " 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规划》中,国家再次强调生物医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地位,明确加快发展生物医药等产业,做大做强生物经济。

不难发现,从多个维度看,生命科学领域都处在产业化大发展的重要历史机遇期里。

当然,技术的变革、国家的重视、产业的机会都是外因,而互联网大佬们的选择,自然也有内因。

第一个原因便是部分大佬们本身就对生命科学充满着热爱。以张一鸣为例,其在 2001 年考入南开大学时候报考的便是生物专业,只是后来因调剂而进入到了计算机领域。

第二个原因或是更多大佬们投身到生命科学领域的主因,即为企业寻找未来发展的第二或第三增长曲线。正如年初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时表示,其后续将致力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为十年后的拼多多探索高质量纵深发展的新空间。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不少互联网巨头开始涉足医疗健康领域,并有所成就。比如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已经上市,市值皆超千亿,而百度健康、小荷健康(字节旗下)、快手健康等也已耕耘一段时间。

面对医疗健康这个广阔的市场和机遇,各个互联网大佬们已经踏上征途,他们目前已走到哪一步?各自又有怎样的路径选择呢?

踏上医疗大健康征途:三条路径,三大挑战

尽管互联网大佬们集体踏上了生命科学的征途,但各自选择的路径却有所不同,大致来说,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科研资助派,即互联网大佬通过捐赠设立科学大奖,以咨对科学研究进行奖励,从而激发更多人投身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

典型的代表就有联想集团 CEO 杨元庆和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二人在 2015 年与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一场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他们宣布将设立一个民间科学大奖,并在 2016 年正式推出,即 " 未来科学大奖 ",该奖设置 " 生命科学 " 等三大奖项,单项奖金 100 万美元。

(部分 " 未来科学大奖 · 生命科学奖获得者 " 图片来源:大奖组委会官网)

" 瑞典有诺贝尔奖,香港有邵逸夫奖,而未来科学大奖作为后起之秀将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杨振宁院士评价,未来科学大奖是第一个延生于中国民间公益组织,由企业家群体发起成立的奖项,填补了中国民间权威科技奖项的空白。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也正在积极迈向生命科学的前沿,其在去年宣布与创始团队一起,共同捐赠 2.37% 的拼多多股份,设立 " 繁星慈善基金 ",第一期资助将在未来 3~5 年内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助 1 亿美元,致力于推动生物医疗等领域的科学研究。

第二类是投资派,即互联网大佬们通过企业、个人资金或家族基金对医疗大健康相关项目进行投资。

比如此次宣布卸任的王小川,除了前文提到的投资部分外,其个人和搜狗也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了鹰瞳 Airdoc、春雨医生、小鹿中医等多家知名科技医疗企业。

另一边,盛大创始人陈天桥与妻子雒芊芊女士在今年 7 月投了 5000 万元,以促使 TCCI(天桥脑科学研究院)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人工智能精神健康实验室。

马云则是通过旗下的云锋基金在医疗健康赛道布局,现已投资 7 年。根据云锋基金的数据,截止今年 4 月,其投资企业超过 190 家,其中医疗健康板块已成为云锋基金三大投资板块之一,投资项目占总数 1/3,其中不乏集萃药康、太美医疗科技、Brii(腾盛博药)、科笛生物、药明奥测等明星企业。

第三类是亲自下场派,即互联网大佬们掌舵的企业或个人亲自开拓医疗大健康相关业务。

比如在去年,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步入医药和大健康领域,成立大健康业务部门 " 极光 ",该部门的统一品牌名称为 " 小荷健康 ",由原百度副总裁吴海峰负责。字节跳动目前在医疗健康领域已经形成 " 线上线下双渠道、服务和研发同步进行 " 的布局。

(字节 " 小荷 "APP 业务结构 动脉网制图)

除了打造出百度健康外,李彦宏也亲自在去年 9 月发起创立了生命科学平台公司 " 百图生科 ",该项目欲在通过 AI 技术与前沿生物技术的结合,构建独特的靶点挖掘及药物设计能力,从而开发创新药物。

综上来看,互联网大佬们对于生命科学的关注由来已久,且有所深入。但从现目前的进展看,仍然面临三大挑战。

挑战一便是大佬们普遍扎堆的互联网医疗领域,商业模式还不太成熟。纵观互联网大佬们及其企业的布局,大多都还是集中在互联网医疗赛道。原因在于本身作为互联网巨头,有流量、有互联网人才,因此在该领域的延伸具有天然的优势。

但不可回避的是,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目前除卖药外,其他服务的商业模式尚不成熟。网上挂号、分诊、就医导航、移动端查询化验单等业务同质化竞争激烈,远程医疗、在线断症、医患在线互动等业务的市场教育还需时日。因此对于互联网大佬们来说,还需要在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上下 " 苦功夫 ",为医疗行业带来更多的价值增量,并助推行业在商业模式上带来更多可能。

挑战二是对医疗健康前沿领域要有足够的判断与认知。入局与投资生命科学领域,需要对技术、产业等拥有较为清晰的认知,且需注重前端科研成果的转化,方能抓住趋势。另外,医疗健康产业周期相对比较长,要在产业链上所配给的资源比较多,这需要入局者拥有足够的沉淀和积累。因此,产业认知会成为互联网大佬们需攻克的一关。

挑战三是医疗行业的逻辑与互联网行业的逻辑有本质区别。互联网大佬们习惯了 " 快速迭代 " 和 " 规模效应 " 等互联网行业打法,但医疗行业是一个 " 慢行业 ",因此需要意识到的是,尽管拥有海量科技人才、充足的资本、庞大的流量,甚至强势的渠道等资源,互联网巨头能在初期切入医疗细分领域时一路高歌猛进,但事实却证明在抵达行业深水区时仍显乏力。

比如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 · 哈撒韦三大巨头联合成立的医疗保险公司 Haven,其在亚马逊的整个医疗体系中,承担客户渠道和支付方的角色,在成立初期名声大噪,可因对行业理解不深刻、业务目标不清晰等问题,经营不善的 Haven 在今年 2 月底前最终关闭。同样在今年经历大撤退的还有 IBM,其于年初脱手了运营十年的医疗 AI 明星项目 Watson Health。

不过要看到的是,互联网大佬们深入到生命科学领域来,也在将数字科技的 " 基因 " 融入到医疗大健康产业中,从而为整个行业带来更多可能。

举例来说,在新药研发领域,就存在风险大、复杂度高、耗时漫长等难点。根据英国《自然》(Nature)杂志的数据显示,新药的研发成本大约是 26 亿美元,耗时约 10 年,成功率不到十分之一。

而以 AI 为代表的企业正在致力解决这一问题。例如李彦宏发起的百图生科就是通过先进计算和生物技术,从多组学生物数据、高通量验证实验、药物开发经验中高效抽提知识,绘制关于疾病靶点和药物设计的图谱,把药物发现从 " 大海捞针 " 变成 " 按图索骥 ",从而提升自身与合作伙伴的药物研发效率,最终想实现 Global First-in-class 原创药物的研发。

(百图生科在研药物管线 图片来源:企业官网)

尽管这条路还有待时间检验,但大佬们的入局,无疑为医疗健康行业实现转型升级提供了助力。

下一个十年,医疗大健康产业将有何不同?

站在新一波技术革命引发的产业变革的关键时间节点上,上到国家,下到企业或个人,都有机会趁着趋势,走进风口,迎来又一次获得非线性增长的机会。

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次的产业变革与互联网蓬勃大发展的时候不同,它更指向技术的原发性创新。要知道,创新不属于 " 低垂的果实 ",很难被采摘到,因此需要大量的人才、经费和资源。

从国家层面看,创新已被置于我国现代化建设中的核心地位,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基础研究经费占研发总投入常年维持在 5% 左右,2019 年猛增 22.5%,首次突破 6%,2020 年预计 8%,2025 年目标 15%。届时,中国研发总投入也会超过美国。不难发现,我国对于基础研究越来越重视。

从产业的发展看,政策、资本越来越关注并重视生命科学,这使得有关创新药、创新医疗器械等细分领域越来越火爆。比如脑科学、神经介入、人工心肺、偶联药物等前沿细分赛道在这几年频频获得融资,背后更是聚集了高瓴、红杉、软银、经纬中国、华兴资本等顶级投资机构。

所以可以想象,下一个十年,医疗大健康领域的创投热潮仍将持续,也会吸引到更多互联网大佬前来投资,甚至亲自入局,这势必助推整个行业迎来更大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