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10-26

职校生的痛,真不是卖惨

专业不对口、工作时长超标、报酬不到位的强制实习,成为不少职校学生迈入新人生阶段前的一道槛。

2018 年 12 月 24 日,广州,一名职校学生在实训课中学习首饰制作。/ 视觉中国

2021 年 8 月,一则 " 职校学生参加学校实习导致残疾 " 的新闻,引起了网络上对于职校生的实习现状的关注。很多职校学生表示," 学校强迫顶岗实习,否则不给毕业证 "" 实习工资低、环境差、没有相应保障 " 等情况,都是当前职校实习的普遍现状。

近日,一起 " 学生工厂实习受伤致残 " 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北京青年报

在职业教育备受关注的今天,职校生们正在经历怎样的实习?而这些实习又能真正帮助学生们就业吗?

不对口的实习

薛希没有想到,在已经被大学录取后,高中老师告知他,今年 10 月以前,他必须完成学校安排的跟岗实习,才能毕业。

薛希所在的高中是一所职校,入学时的专业是市场营销。高三时,他进入了学校唯一的高考班。今年上半年,他顺利被一所大学提前录取,本以为可以安心等待崭新的大学生活,但突如其来的通知打破了他的计划。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实习内容是到深圳一家大型工厂做流水线工人,这与他所学的市场营销专业毫不相关。他跟其他专业的同学打听,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被分配到工厂,没参加高考的同学,甚至早几个月就被要求进厂。

为什么职业学校总喜欢把学生送去工厂做流水线?/ 图虫

薛希很难接受这样的实习安排,他和高考班的其他同学一起向老师询问,是否可以选择自主实习,得到的答案是:可以,但需要实习单位出具正式的证明文件。一些同学尝试去找实习的公司开证明,公司表示开不出来。" 总之就是不给你任何选择机会,如果你要自主实习,就必须拿出那些根本不可能准备好的东西。" 薛希说。

那些已经进厂的同学,在流水线实习,要求每个月达到 300 小时的工作量,相当于每天近 12 小时;工资每月 1300 元,而很多工厂不提供保险,一些同学受伤后,只有学校给的几百元医疗补贴。

桂林理工大学南宁分校学生芊芊也遇到了类似情况。明年 6 月她即将毕业,今年 9 月开学时,学校召开了一场 " 实习动员大会 ",称将在这个学期为同学们安排统一跟岗实习,无特殊情况必须参加。

与学校合作的实习地点是 10 家大型酒店。芊芊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她被安排到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岗位是总机接待。学校承诺报销体检费与往返机票,酒店包吃住,工资是每月 2000 元。

为什么职校生,总要 " 被 " 实习?/ 图虫

起初,芊芊觉得去酒店实习的确是所谓 " 专业对口 ",尽管她心脏不好,但她认为这份工作不会过于劳累,也就没有怀疑。就这样,她和同学们一起去了上海。但去了她才知道,这份实习远没有想象的轻松。

他们被安排住员工宿舍,宿舍在城郊,上下班要各自花费近两个小时。芊芊和酒店员工混住一间六人寝室。总机接待的工作就是接客人的电话,因为要保证 24 小时有人在岗,芊芊的工作是三班倒,早班是早上 7 点到下午 4 点,夜班则是晚上 10 点到第二天早上 7 点,其间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日。

连续熬了几天夜,芊芊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每天 9 个小时的工作、4 个小时的通勤,让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了。同去的其他同学,有人被安排到餐饮部做服务员,比她还劳累,每天要端盘子、收拾桌子,加上独自在外地,吃住条件都很差,一度感觉自己 " 快要抑郁了 "。

" 实习都是为了你们好 "

学校要求 " 强制实习 " 并不是一件新鲜事,社交网络上,大量职校学生表示自己有类似经历,实习的地点除了工厂和酒店,还有汉堡店、商场、快递公司等,且几乎都存在工作时间过长、环境恶劣的问题。

一批批职校学生填补进这些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岗位,成为某种意义上的 " 学生工 "。芊芊说,她所在的酒店,像他们这样的实习生远远多于正式员工。因此,很多人怀疑学校与企业之间存在中介或合作的关系。但芊芊以此质问学校时,校方称:" 我们没有收企业一分钱,实习都是为了你们好。"

2016 年教育部发布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明确表示:" 实习岗位应符合专业培养目标要求,与学生所学专业对口或相近 ";" 学生跟岗和顶岗实习期间,实习单位应遵守国家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不得安排学生在法定节假日实习,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 ";" 实习工资原则上不低于本单位相同岗位试用期工资标准的 80%";等等。

而现实中不少职校学生的实习状况,无论是薪资、工作时长还是工作环境,都远不符合相关规定。

芊芊在酒店实习的第十一天,酒店方面注意到她的身体问题,为避免承担风险,酒店主动将芊芊辞退。芊芊和带队老师说明了这一情况,并解释自己的身体情况无法继续实习,想选择一家更适合自己的实习公司。

但老师给出的回答很强硬:跟岗实习是必须的。今年生病就休学一年,等明年病好了,还是要完成同样的实习,才能拿到毕业证。

" 不实习就没有毕业证 " 成为很多学校的说辞。根据芊芊所在的学校设置的培养计划," 跟岗实习 " 被算作毕业前一学期的必修课,如果没参加实习,就无法拿满必修学分。学生们似乎无法拒绝这样的理由。

除了相对硬性的规定,在学校里,老师们还会用更 " 温和 " 的方式让学生接受这些环境艰辛的实习。当很多学生表示无法接受去工厂实习时,薛希的学校的老师说:" 社会就是这样的,把你们拉出去,就是让你们在社会上锻炼自己。"

一些职校强制学生实习,总会美其名曰社会实践。/ 图虫

芊芊的学校里,老师也会在课上告诉他们:" 酒店管理是个特别好的专业,我们给大家安排的酒店也是特别好的,每个人都要从基层做起。只要吃的苦多了,未来每个人都能年薪百万。"

一名接受采访的大专老师也表示,学校从未严格规定必须参加校方安排的实习," 但我们会建议学生,统一到我们安排好的地方进行实习,这样也是对学生负责,避免学生自主实习的风险 "。

2018 年 4 月 27 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谢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强制实习的情况," 发现一起,抓一起,绝不手软 "。

职校教育的灰色地带

芊芊的母亲是一名教师。对于学校安排的统一实习,母亲原本是很支持的,但听了芊芊的描述,她感到十分担忧,建议芊芊不要拿身体开玩笑," 实在不行就休学 "。芊芊本想这个学期安排好学校的事情,准备明年考研,如今计划都被打乱了。

第一次高考时,芊芊考上一所本科院校的中文系,但因为疾病被迫退学。第二年高考,她没能考上本科,在母亲的建议下读了离家比较近的职校。家长们往往相信学校可以给孩子们传授真正的知识和技能,但现实情况似乎令他们失望。

2020 年 10 月 9 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迎来新生。/ 视觉中国

在薛希的市场营销班级里,和他一样参加高考的同学只有三个。上课时,除了他们三个,其他人都在睡觉、走神、玩手机。大部分人甚至没能坚持到毕业,三年内,同学们陆续办理退学,离开学校。薛希所在的班级从五十多人变成了最后的二十多人。

而在这三年里,薛希虽然已经尽量置身事外,但依然见证了太多同学之间打架、逃课之类的事,还有一位朋友因为忍受不了被霸凌而退学。

强制实习只是职校长久以来存在的诸多问题中的一个,像薛希所在的职高,还存在乱收费的问题。比如,在住宿费之外,学校增收了一项 " 热水费 ",按照收费标准,一个普通男生每月的洗澡费用可达 800 元。

以当前的普职招生比例看,中考后,约一半学生将进入职业高中。学生们通常被以分数划分身份,职校生们似乎天然就带有一种 " 不自信 "。薛希说,自己经常感到后悔,如果初中时期努力学习,是不是就能避免今天的种种麻烦?这也是他参加高考班,希望考上大学的原因。

在国家大力提倡发展职业教育的今天,职校何时才能得到家长与学生们的信任与尊重,也是社会需要关注的部分。

由于学校的态度强硬,芊芊被迫选择休学。学校原本承诺的报销机票和体检费,也没有兑现。她不仅没拿到那十几天的工资,还因为工作不满半年,酒店提供的服装需自己支付费用。

薛希要幸运一些,他和同学们反复拨打 12315,同时联系了多家媒体,反映强制实习的情况。学校最后做出让步,同意让无法统一参加实习的学生选择自主实习。

在学信网上查到自己的大学学籍后,薛希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等待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作者 | 崔斯也

排版 | 玉子烧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