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Tech星球 10-25

最冷招聘季:裁员后,我求职沟通 1398 次,投 277 份简历,面试 72 场

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

| 杨晓鹤、乔雪

封面来源 | 视觉中国

毫无征兆," 大厂中的印钞机 " 字节跳动也开始裁员了,而且涉及到了不少应届生。

看起来很违和,字节都要 " 过冬 " 了吗?其实,如果细数 2021 年对裁员的企业,也就不足为奇。在字节跳动裁员的几乎同期,互联网第四大交易平台贝壳的上海分部裁员;9 月份,国内头部智能机企业 OPPO 被传裁员 20%。更早之前,在线教育行业,美菜网和瓜子二手车的全国关城、橙心优选和同程生活等业务的溃败,腾讯 PCG 的整合优化 …… 裁员的并非只是个例企业。

这也导致,原本跳槽淡季的 9-10 月份,市场上求职的人才开始骤然多了起来。

但招聘的平台却没有敞开大门,一位猎头告诉 Tech 星球," 现在互联网大厂也在缩减 HC,毕竟光教育行业就有 30 万人待业 "。不仅互联网大厂,如今很多没有现金流的中小微企业也在倒下,甚至是一些讲究踏实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仅仅被 2000 万债务压断资金链的找油网就是如此。

裁员潮也在行业开始蔓延,整体倒下的在线教育与跌入谷底的互联网卖菜行业,2021 年最火的两个赛道熄火,游戏、影业等行业则在逐渐步入寒冬。

过去这些拥有大厂光环的人才,都是希望加薪跳槽,而现在却不得不需要 " 海投 " 的境地。即便薪资最终能够打平,但大厂的福利待遇却没有了。一位招聘数据平台的高管也告诉 Tech 星球,行业的数据不方便透露,有句话还是能共参考:

" 扩张性招聘变成替代性招聘,但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而是三个萝卜一个坑。"

无论大厂还是独角兽,难逃被 " 优化 " 的命运

对于 OPPO 的李梅来说,在 OPPO 被裁员,就像在晴天经历了一个打雷。

在 2020 年,OPPO 出货量排国内市场首位,市场占有率约为 22%。整合一加手机业务后,OPPO 向上抢占华为的市场,向下和小米贴身肉搏,还有比较拖后腿的 IoT 业务,现在应该是 OPPO 大施拳脚的机会,可是在 9 月份开始的末位淘汰,令李梅提前感受到了大厂的寒意。

" 市场和产品运营岗,是这次调整的重点。" 李梅说道,商店、云服务、游戏中心、天气、短信等等业务线的人员,都是被调整的重点。而 OPPO 之所以选择在 " 晴天 " 做这些事,李梅猜测,也有 OPPO Find 系列未能在高端站稳脚跟有关系,整合一加的业务线,高端产品的业务线更加清晰,需要做出些成绩了。

这样,即便短期内高端化不成功,研发和产运人员也不算冗余,企业短期现金流也会比较稳定。所以在李梅看来,自己被调整也就不足为奇。据其了解,OPPO" 绿厂 " 把自研类似剪映的产品 "Soloop",这些都直接关停。

而在裁员引起风波后,OPPO 第一时间向外界回应,只是正常业务调整。但李梅知道更多的变化在绿厂发生," 低职级的不配股了,16 级以上的中高层才能配股。" 以前大厂吸引人才的重要筹码——股份,现在也开始变得珍贵。另外," 绿厂 " 中还颁布了一项严格禁令,hio(OPPO 的内网)上禁止发关于薪酬的帖子。这些措施都令李梅感到窒息,只求今后找个稳定的工作,别在经历这些难以言说的经历。

相比李梅,普通人张雪的经历更加无奈。

" 加入美菜 5 年,一朝被裁,独角兽也保不住我的工作啊。" 张雪当年来到北京,加入的第一家公司就是美菜。这家公司融了8轮,巅峰市值曾达到过 70 亿美元,逐渐成为一家行业独角兽企业。

自己也分不清是对这家公司的感情 ,还是那些并不值钱的期权,让美菜经历众多不利消息后,张雪还在坚持不离开,直到领导告诉她:" 公司要裁员了,大家需要离职了。"

美菜在 2020 年的卖菜大战中,一度情形还不错。进入 2021 年后,各种不利消息开始爆出,美家买菜业务卖身京东未果,To B 的蔬菜供应一直未能恢复。但大家一直都非常努力,张雪自己也经常 10 点下班,就想着公司不是今年就是明年上市,上市后就好了。

可惜事与愿违,美菜在七八月开始架构调整,八月末大概定下来了,内部消息称会大批裁员。

当时,美菜的部门领导要把张雪等合并到另外一个部门去,然后会裁掉十几个人,占了张雪所在部门一半的人数。

因为张雪在这家公司已经待了5年,也感觉是时候换个发展环境了,于是主动找了直属领导跟部门大领导谈话,说给赔偿的话,自己可以接受裁员。只是没有想到,裁员的过程中还是挺戏剧性的,行规的 N+3赔偿都是童话。

一开始,在两个部门合并之后,部门领导突然找张雪谈话,说要接受底薪 n+1 的赔偿,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了。当时大家还想要以过去 12 个月的平均工资谈,因为差了不少钱。

后来感觉公司裁员扩大化了,看得出来公司精简人员的决心。但一下裁员人数过多,赔偿的数目也开始急剧上涨。在 9 月 3 日开始,美菜所有部门只给底薪计算的赔偿金。

张雪的领导,在找理由说部门业绩不好,压低赔偿金。采购部门的几位同事,同意了这种方案,只有少部分的采购争取到了底薪 n+1 的赔偿。

" 我们不同意以底薪计算,公司说直接签解除劳动证明,让去仲裁。我们嫌麻烦,不想跟他们耗着,因为据说北京今年仲裁的特别多,好多都得排队到七八个月之后,最后就只能妥协了。"

张雪未来想找一份大厂公工作,感觉独角兽公司也不稳定。目前投递了将近一个月后,还没有什么眉目,在近期看到字节和贝壳裁员后,张雪感慨:" 想稳定点给大厂打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涉险求生的创业者,活下去就是胜利

大公司在为寒冬做准备之际,更多还处于 Hard 模式的创业者,日子就更不好过,哪怕一些知名创业者。

在北京三里屯的 SOHO 大厦中,前当当网董事长李国庆的新创业项目—— " 早晚读书 " 就在这里。今年,早晚读书也经历了一波裁员求生,只是被抢公章的新闻掩盖,但经历其中的王华却是一段难忘经历。

王华告诉 Tech 星球,早晚读书的项目还不错,主要问题在于 " 卖读书卡 " 的模式不性感,资本都认为这件事情的天花板和前景很明显。所以公司也赞赏樊登的模式,原来樊登在 " 知识付费四大天王 " 中排第四,借助抖音做矩阵号,现在粉丝量有 4500 万,据媒体计算 3 年收入达到 50 亿。

王华提到,李国庆也是早早看到这个模式的潜力,所以挖了樊登公司的渠道副总裁,试图在抖音再造樊登。但是李国庆的 IP,一直很难和早晚读书联系起来,业务不见起色。

2021 年春夏,早晚读书开始了一波裁员," 有个同事谈完了,回来一直在那叹气。" 其实公司给的 N+3 赔偿,王华提到,感觉到他不是因为钱,可能还不想走。

但公司真是没钱了," 据说樊登在抖音上的投放都是在千万级别,我们都是靠刷脸。" 王华告诉 Tech 星球,这可能也是李国庆为什么啥网络热点都评价的原因,都是为了积攒热度然后卖卡。

遗憾的是,这些措施还是难以凑效,最终从樊登挖来的渠道副总裁也走了,公司从 100 多人裁员到 60 多人,现在听说还招了很多实习生。" 一直都没拿到投资,李总都在花自己的钱,可不是得节省。"

对于李国庆来说,可能幸运的地方在于,屡登头条的李国庆还是比较有名气。最近想明白后,李国庆又开始对标罗永浩,开启了直播带货之旅。" 当当网时期的供应链,期待能帮他做好把," 已经离开的王华,还是对老东家说了祝福。

相比李国庆,很多草根创业者,就没有转型的好运了。

找油网就是如此,其创始人是人称老吕的吕健。热爱打篮球,喜欢运动的老吕,创业也是非常努力。公司在 2018 年,还获得了 C+ 轮 1.6 亿美金的融资。

找油网作为产业互联网平台,主要是集采模式做能源电商,稳定的商业模式,让其在 C 轮获得 10 多加机构的追捧。但由于 2018 年以后再没能融到资,导致了公司资金链紧张。一家公司倒下本也是正常商业现象,赵礼告诉 Tech 星球,公司千不该万不该内部融资,让我们这些这些老员工哑口无言,没法为公司辩解。

赵礼曾经跟随老吕多年,她讲到," 上市前内部融资 " 为由,向基层员工集资超过 2000 万元。现在这些钱,拖欠员工的工资,还有用户加油卡的里余额,都不再能提现。" 我们现在都联系不上老吕了,他消失了。"

现在,赵礼明白了个道理,恒大、乐视、暴风这些企业,都曾在倒下之前内部向员工融资。" 和员工融资的企业,无论什么理由都要小心了。"

应届生的首次职场之旅被晃点

" 无论大厂还是创业公司,我现在觉得公司不错都接受了。" 马丽告诉 Tech 星球,现在大厂哪天说不定也裁员,应届生也没有免死金牌,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锻炼一门真本事才是硬道理。

马丽是在香港读的研究生,实习的公司也是知名互联网企业,负责了公司50万粉丝的微博运营,对很多互联网业务都比较理解。一开始觉得凭借这些履历,找一份大厂应该不难。

" 没想到秋招这么激烈,真是长见识了。" 马丽在开始找工作的一个月多内,就感到了疲倦。

最近投了大概有 50 家吧,有些还在做笔试,面试了中国联通、欣旺达、腾讯等企业,以及几个人工智能企业。马丽目前进展最快的是一家智能手机企业,过了三轮面试,现在说让等消息。" 就怕这句话,很多等来等去就是没回音了。"

马丽回忆面试过程,自己还是表现不错,第一轮是 10 个人一起群面,剩下的都是华中科技大学这种 985、211 高校的同学,后面两轮是单独面。为了以后的发展路不太窄,马丽投的是营销,管培,或者运营这种空间大的业务。

在最近的面试过程中,马丽分享她遇到一个最内卷的故事:" 之前面试腾讯,遇到一个本科北大,硕士牛津的同学,后来在智能手机企业面试的时候也遇到了。" 大家都要为了一份心意的工作,不断的奔波面试。

与马丽还没拿到 offer 不同,张强则是被晃点了一次。

由于张强的大学并不十分出色,所以其在大二就开始实习。积攒实习履历的原因也只有一个,毕业后进大厂。

在大四春招的时候,有幸进入在深圳的某家大厂实习," 组里的 leader 当时面我的时候就承诺过,只要表现得好,留下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组里的 hc 很多,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张强一直是秉持着一定要留下来的信念工作,都是最早来,走得也很晚。努力很快被看到了,组长多次夸奖其认真和负责。很快,张强面临着回学校弄毕业论文和答辩的事情,就和组里请了假,在走之前,张强还特意问过组长,是不是可以确定给 offer。当时组长的回复大致意思就是没什么问题,组里的 hc 也充足。

可事情越来越不对了,张强迟迟拿不到 offer,问了身边好几个同学,都拿到了 offer。于是,张强开始找人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组长才告诉张强:" 原来组里的 hc 突然关闭了,所以我有可能拿不到 offer,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但他也在努力帮我争取。"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组长给我说,确实办不下来了,让张强抓紧时间找工作,非常诚恳地向张强道了歉。张强笑得很苦涩,是自己不该拿口头承诺当合同。

如今,整个招聘市场呈现供大于求的现状。这与整个大环境的变化分不开。

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就在评价 " 孙正义暂投国内企业 " 的传闻中说道,投资的估值传导链断了,焦虑在由资本向创业端传导。

华映资本的王维玮也向 Tech 星球表示:" 现在大家更关注模式稳定和有现金流的企业,VC 不太会冒险了。"

与此同时,反垄断的大趋势之下,互联网集体从流量向科技型业务转型,也注定要经历一些升级的阵痛。而对于员工来说,周期的事情无法避免面对,就要学做 " 冬天的孩子 ",努力保护自己权益外,也要锻炼出耐寒的体质。

文中李梅、张雪等员工皆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Tech星球"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