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银行储户 28 亿元存款“不知情”下遭质押担保 警方已介入调查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如果不是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多位经理、副行长当面承认,无锡济煜山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山禾药业 ")和其关联方南京恒生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恒生制药 ")的高管们很难相信,在企业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公司名下 28 亿元的存款就被用于为另外一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公司提供贷款质押担保了。

日前,山禾药业、恒生制药的相关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这 28 亿元存款被用于为华业石化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华业石化 ")提供票据融资担保。由于华业石化未能如期偿还其中一笔到期债务,作为 " 担保方 ",山禾药业、恒生制药公司账户下的约 5 亿元人民币,已经被银行划扣。

就此问题,山禾药业、恒生制药方面已与渤海银行南京分行方面交涉,因交涉无果,山禾药业、恒生制药已于 9 月 3 日报警。上述人士还指出,在企业不知情的状态下,将这 28 亿元存款用于无关公司的贷款质押担保,其间涉及了相关 300 余枚 " 公章造假 " 的问题。

记者就此事与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及华业石化相关人员取得联系,但被告知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此事,具体情况不便回应。

不知情的 28 亿质押担保

2021 年 8 月 19 日,山禾药业法人代表於江华接到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工作人员来电,电话中,工作人员称,有人正在柜台将电子存款转为纸质存单,并以此为他人贷款办理质押,并询问她:" 企业是否有办理存单质押业务的真实意愿?"

於江华称,这个来电令她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公司存款从未给第三方办理过任何担保、质押。她立即向上级公司济民可信集团的资金管理部汇报了情况。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山禾药业、恒生制药系济民可信集团子公司。

接到於江华的汇报后,济民可信集团资金管理部经理熊点致电渤海银行南京分行柜台进行询问,银行柜台人员向熊点确认,的确有一名女性在办理 5 亿元存单质押业务。熊点当即声明,企业从未准许任何人办理存款质押事宜,并要求银行立即报警。

熊点表示,当天她还曾数次拨打该行柜台对公电话,但均未获有效信息,对方始终未透露该笔 5 亿元质押业务具体细节等,此后,该电话在当天便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次日,熊点在电子银行端发现,恒生制药存入渤海银行 " 新易存 " 的存款已经无法支取。便拨打渤海银行总行客服电话,对方回复称,恒生制药存入全部的三笔 " 新易存 " 存款共 12 亿元已被质押,不能支取。

山禾药业和恒生制药后来曾尝试支取每一笔存款,均无法支取,在与银行对公业务电话核实时,对方确认每一笔都已经被质押,共计 28 亿元。

8 月 21 日,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胡兆峰向济民可信集团口头通报了情况:2020 年 11 月,银行确实用山禾药业的存款给华业石化南京有限公司的票据融资进行了质押担保,银行给华业石化开具了半年期承兑汇票,第一笔开票金额为 3 亿元。此后山禾药业及恒生制药陆续存入该行的存款共计 28 亿元,都被用于质押担保。

据了解,山禾药业与恒生制药在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总存款数为 33 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总计有 28 亿元已经在企业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于为华业石化的贷款提供质押担保。银行的胡兆峰透露了这一金额。而另外未被质押的 5 亿元,则是因为 8 月 19 日银行柜台给於江华打电话核实意愿时,被企业明确否认,而未能办成。

熊点表示,公司无论是谁,都从未去办理过这类业务,且如此重大事项,公司有完整的决策、实施、监督机制,怎么可能被人骗到如此地步?

参与此后与银行交涉的人士告诉记者,在交涉中,银行方面人员承认,这是他们与第三方企业操作的事情,第三方企业也确实与存款公司毫无关系。" 但是,银行方面却还提出,是不是再来一次,他明确表示,就是要我们给质押,让他们的违法行为继续下去,简直太荒唐了!"。

谁造 " 不知情质押 "?

山禾药业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8 月 21 日,在上海浦东某酒店,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胡兆峰、总经理助理管鹏程与另外两人和济民可信集团财务人员见面。其间,胡兆峰介绍称,随行人员中的一位是华业石化资金部总监董某。

录音材料显示,银行管鹏程和董某均表示,上述质押并未获得存款方同意," 没有和存款企业交流过这件事 "。曾联系企业开户的管鹏程则承认,确实没有与两家存款企业的任何人沟通," 这是(渤海)银行的漏洞 "。他谈到办理相关业务的验印环节时,称材料上的印鉴有 80% 到 90% 相似度就可以。他最终也承认这是银行的问题。

在此过程中,管鹏程表示歉意,但是却又提出,希望能够允许银行继续用山禾药业 5 亿元存款,为华业石化从渤海银行贷款提供存单质押。

济民可信集团方面提供的录音显示,管鹏程表示:" 不,你肯定会笑,说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我怎么还能继续给质押?一旦 25 号他续不上,您这边一旦不给他做,还不了了,逾期,我们银行代付,第一时间,就会拿你们存单,你那边报警,好,那整个存单 28 亿全部冻结,你存单也拿不走,钱也拿不走。"

济民可信集团方面拒绝了这一提议。8 月 24 日,山禾药业与恒生制药向银行送达通知函,明确告知:两公司从未将其 " 新易存 " 存款转为纸质存单,也没有为他人办理过任何质押业务;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必须保障两公司的存款安全和自由提取,不得进行划扣和其他违规违法操作。

但 8 月 25 日,因华业石化未能在还款日偿还贷款,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还是强行划扣了恒生制药 5 亿元存款。" 后来又退回来 5000 万元,是因为他们发现华业石化那边账上有 5000 万元,所以划扣多了,退回来了。" 熊点称。

8 月 26 日,济民可信资金部两名工作人员,曾携带山禾药业、恒生制药公章、授权委托书等,前往渤海银行南京分行柜台查询,希望调取公司在该行所有办理业务的资料。银行工作人员请示后,明确表示不予提供。

" 我们问了怎么才能查,甚至按照他们的要求,又现场变更查询内容,只查一部分,写了新的授权委托,结果依然不让我们查询。" 济民可信资金部人士称,无论任何人,如果想要实现这一质押,首先,要将电子银行存款变为纸质的存款单,仅这一过程,就需要企业方盖章签字等,更别提如果真是质押的话,还需要企业股东会同意后到企业面签、盖章等环节。

有银行从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涉及大金额的存单质押类业务,由于牵涉第三方等,按照流程,银行需要经过多个部门审核,并与存款方进行严格、尽责的核实,除了要严格验印,更需要面签,过程中还要录音、录像留证。如果涉及企业,则还需要企业方面出具其他文件,比如股东会决议等,整个程序是非常严谨的。

济民可信资金部经理巢昺向记者回忆称,管鹏程曾给他来电。" 他告诉我,一会儿银行会给山禾药业财务打电话,因银行内部检查,会电话问企业,‘该存款是不是企业真实意愿’,让我回答‘是’,就行。" 巢昺称,基于对银行的信任,他当时向财务交代了这件事。

济民可信的人士表示,他们开户时在银行留了三个手机号,分别为下属公司山禾药业法人代表於江华、财务负责人和会计。此外,巢昺回忆,2021 年 7 月,他曾接到渤海银行管鹏程的电话,对方以 " 企业存款金额较大,应对银行内外检查 " 为由,需要济民可信出具山禾药业和恒生制药的财务报表,以证实这些存款是企业的自有资金。

8 月 9 日,该银行还以 " 山禾药业实际股东与企业信息公示网查询不一致 " 为由,要求公司邮寄了一份盖有企业股东公章的公司章程。

2021 年 3 月,无锡方盛会计师事务所对山禾药业进行审计时,向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发询证函,在 " 山禾药业在渤海银行的 7 笔存款共计 10.1 亿不存在冻结、担保或其他使用限制 " 内容下,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回复:" 经本行核对,所函证项目与本行记载信息相符。" 而事实上,彼时,山禾药业的 10 亿元存款已被该银行设定为贷款质押物。

山禾药业人士称,他们已向警方报案,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记者就此曾联系渤海银行南京分行一位副行长,询问此事进展时被告知,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此事,具体情况不便回应。

以上内容由"中国经营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