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4

NFT 之于文娱产业:暴富密码?定时炸弹?

文 | 镜像娱乐

近日,几部电影相继推出 NFT 藏品,均得到了市场的积极回应。

9 月 16 日,陈木胜导演的遗作《怒火 · 重案》Burning Man 概念影片铸成电影 NFT,上架一周拍卖价由 0.01 以太币屡创新高至 9.15 个以太币,折合超过 21 万港元;10 月 9 日,王家卫的电影 NFT 作品《花样年华——一刹那》登陆苏富比拍卖行秋季拍卖会,以 428.5 万港元成交,成交价高于预期的 300 万港元。

市场回应之下,电影与 NFT 的结合越来越频繁。电影《青苔花开》在 10 月 22 日上映前上线由其全面授权的影视 NFT;即将上映的《007: 无暇赴死》也宣布即将推出 007 系列的首批 NFT 藏品。

NFT 如同业界预测的一般,在 2021 年下半年进入一个爆发性增长,在各种 KOL 和大厂的入局之下迅速成为热门话题,在文娱行业的渗透也在意料之中。

文娱行业为 NFT 领域提供了极佳的应用场景,而反之 NFT 也为文娱行业也提供了革新的技术和想象力。但是 NFT 在国内尚且属于新生事物,风险和泡沫并存,文娱行业的不确定性也难以忽视,二者结合,并非皆是坦途。

暴富神话 NFT

NFT,即 Non-Fungible Token,直译就是 " 非同质化通证 ",也称加密艺术。它的特性为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意味着当一件作品被铸成 NFT 之后,这个作品就成为了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简单来说,就是给艺术品赋予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编号,证明它的真伪,追溯它的所有权,并且同其他稀有艺术品一样,可以交换、交易或持有。NFT 集稀缺性、收藏属性于一身,也更是一种身份标识。

而艺术性、娱乐性 + 收藏价值、身份标识 = 来钱更快。

年初开始,就能不断看到各方在为 NFT 造势,各领域 kol 纷纷打破次元壁,在网络上集体在真金白银上面上演行为艺术。

3 月 11 日,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出了 6900 万美元的高价。

据佳士得透露,该拍卖价格是全球知名拍卖平台首次卖出的 NFT 艺术品,创下网络拍卖的最高价格,也成为了目前为止仍然在世的艺术家所拍卖作品的第三高。

马斯克也迅速加入了这场游戏。5 天后,马斯克将一首关于 NFT 的 NFT 电音作品挂在推特上出售。刚刚进账 6900 万美元的 Beeple 当即留言要出价 6900 万美元,马斯克则开出了 42 亿狗狗币的价格,网友们也纷纷开始报价,一时间留言区里好不热闹。

2016 年,街头涂鸦艺术家班克西创作了一副作品《白痴》,嘲笑在艺术品上斥巨资的收藏家,上面写着 " 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真的会买这个 "。

但艺术家骂人都是艺术,经过激烈的竞拍,这幅《白痴》最终以 9.5 万美元的价格被一家区块链公司带走。他们把画买了回去开了场直播,当众把画烧掉,留下电子作品成为孤本,转头就以 4 倍的价格—— 38 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去了。

同时,全球范围的大型线上 NFT 狂欢开始了,各种 NFT 藏品眼花缭乱,万物皆可 NFT,只有你想不到。

球员卡、头像、葡萄酒、游戏、数字音乐、虚拟资产、宠物猫等等,应有尽有,推特的 CEO Jack Dorsey 甚至以超过 29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 06 年发的第一条推特。库里、村上隆、阿姆、姚明、余文乐、徐静蕾……各领域潮流名人皆纷纷入局,花式打卡 NFT。

这里也瞥见了 " 炒作奇才 " 孙宇晨的身影。9 月初,孙宇晨花了 1050 万美元买 NFT 头像,也为本就火爆的 NFT 热潮添了一把火。

今年 3 月,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就曾在采访时提到,NFT 将会在 2021 年下半年全球艺术市场带来热门新话题和新气象。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NFT 市场在今年迎来了爆发性增长。根据 Nonfungible 数据,2021Q2 NFT 市场交易额达 7.54 亿美元,同比 / 环比增 3453%/48%。

目前销售额最高的 NFT 项目,是区块链游戏 Axie Infinity,NBA 球员卡收藏品 NBA Top Shot,虚拟形象收藏品 Cryptopunk,销售额分别是 10.4/6.7/6.5 亿美元。

" 钱途 " 之下,文娱产业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文娱行业的财富密码

先是电影周边数字衍生品。今年 6 月,iBox 联合电影《真 · 三国无双》的出品方共同发行了国内首套电影 NFT 系列作品,囊括了不同形式的角色形象、道具海报。

数字音乐产品也没落下。国内音乐人高嘉丰、阿朵、胡彦斌先后发行了 NFT 数字作品。十三邀黑胶数字艺术收藏品 NFT、深圳交响乐团的《马勒第二交响曲 · 复活》NFT 数字唱片,也跟着发行。

互联网大厂们也开始布局 NFT,各显神通。

阿里基于蚂蚁链相继发行了多款 NFT 支付宝付款码皮肤,敦煌、刺客五六七合作款,《白蛇 2》的联名款,丰子恺漫画系列等,还为本届欧洲杯制作了相关 NFT 藏品。

腾讯旗下的 PCG 推出了号称 " 国内首个 NFT 交易平台 " 幻核 APP,TME 将推出 NFT 加密艺术品服务 "TME 数字藏品 ",向用户出售虚拟收藏品。

网易旗下的游戏《永劫无间》IP 授权发行了《NARAKAHERO》系列 NFT 盲盒,上线仅 15 分钟便售罄……

大厂们争先恐后入局,皆因 NFT 确实有利可图。

首先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狄金森分校知识产权者 Tonya Evans 表示,NFT 技术提供了一种挂在互联网上不会被 " 无限复制 " 的方法,可以为工作的完整性编码,为保护原创音乐提供最佳技术。

当知识产权被数字化,那版权源头的确认、作品发行和流通数量就可以有迹可循,这个体系一旦成熟化,彻底消灭盗版或许不再是神话,国内文娱产业作为版权重灾区,可称得上是喜事一件。

而大家最看重的,还是 NFT 技术的未来感,即与元宇宙的融合。中信证券发布报告称,NFT 将是元宇宙的数字资产确权解决方案。

元宇宙这个概念说白了就是沉浸式体验,在虚拟世界里开展另一段人生。虚拟世界的场景构建一旦成熟起来,就会与现实世界深度融合,新的数字场景也会催生出更多种的数字资产,构建一套属于元宇宙的经济体系。

而这个体系中,目前更多应用于艺术收藏领域的 NFT,将会被赋予货币属性,为数字资产产生、确权、定价、流通、溯源提供底层支持。

当未来元宇宙真的实现了,技术上真的能达到像《头号玩家》里面一样,带上个头套就能沉浸式体验虚拟世界了,那么在游戏、电影能够提供的虚拟场景中,各种各样的文化消费品都可以化为 NFT 进行交易。

届时,虚拟世界的底层逻辑和现实没什么差别,就是俩字,氪金。拥有更多数字资产的玩家就能打开虚拟世界的 easy 模式,拥有更好的体验,而这当然跟现实世界里的真金白银直接挂钩。

换句话说,只要故事讲得好,就会有人掏钱买账。这么看来,NFT 对于文娱产业来说,简直就是新的财富密码、变现机器。

但是,NFT 携手文娱产业的未来却无法高枕无忧。

风险与泡沫并存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当有新事物一出现,就伴随着新的乱象与困局。

首先,无处不在的黄牛也进军了 NFT 领域。物以稀为贵,万物皆可炒。

支付宝 NFT 付款码皮肤还在抢购,闲鱼上就开始有同款回收和售卖了,据网友提供的截图显示,有黄牛在闲鱼上发帖:" 高价回收支付宝敦煌美术研究所 NFT 编号 0001 或者 6666 的,十万一张,其他编号 500 一张。" 闲鱼同款 NFT 最高炒到了 150 万元。

数字艺术品虽然可以把艺术作品编码数字化,能有效地防范盗版。但技术是更新了,盗版与侵权问题也跟着迭代了。

知识产权有时候就是暧昧不清、界限不明。一件作品可能是多方合作的成果,原创作者、合作作者、二次创作者、出版商、制片人等等都可能参与一件作品的开发与创造,这时,版权到底如何分配呢?

当一件作品被 NFT 化了,出让的是作品什么权利,范围界限在哪里,这些问题在目前部分 NFT 交易过程中,并不明晰。而且,如何验证 NFT 的创建者就是其所有者呢?万一有人把别人的知识产权做成 NFT 出售了怎么办?

这种事已经发生了,有一个用 "Weird Undead" 名义发布数字作品的艺术家就发现有人盗用自己的作品作为 NFT 出售;有人将欧拉公式创作成歌曲放在以太坊上以 NFT 的形式出售,而在另一个平台 BSC 上出现了完全相同的作品,署名作者却是另外一个人。

这些问题,拿到国内侵权盗版问题层出不穷的文娱产业,就更致命了。

NFT 在国内目前还是萌芽状态,生态还谈不上多完善和健康。目前在大厂主导下的国内 NFT 市场,相当霸道,既没有共享的公链,又不能二次交易,普通用户也无法参与。

具体来说,就是大厂们各自利用自己的区块链技术,建立自己的 NFT 交易平台,出售自己旗下 IP 的 NFT 产品。而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既不能推出自己的 NFT,手中的藏品也不能流通," 人人都是艺术家 " 只是个遥远的梦,辛苦的内容创作者都是为大厂服务的打工人。

另外,IP 价值是否过硬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国内的文娱行业毕竟还是太年轻,就现在国内的文娱生态来说,想打造个经典系列电影都难,遑论像迪士尼一样产出大量可以系列化开发的 IP 了。NFT 终究也还是内容消费,行业能够产出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才是关键。

还有一个绕不开的困境就是监管。

目前国内的监管主要打击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在 NFT 方面的监管还暂时缺席,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在 UGC 内容、游戏 NFT、虚拟交易方面,都存在着政策监管的风险,相关法律法规迟早会来。

韩国目前已经开始加强游戏 NFT 监管了。7 月,号称是韩国第一款接入 NFT 交易系统的区块链游戏《FIVE STARS》,就曾被韩国游戏管理委员会以游戏内包含 NFT 功能为由,拒绝进行审查和评级,遭遇了相当大的监管阻力。

这也为国内的 NFT 监管提供了一些预见性视角。目前国内的法律专家也指出了 NFT 可能会涉及到的风险隐患:存在洗钱、非法集资和转移资产的功能,一旦未来发展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围,对金融体系和社会诚信秩序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监管出手就是必然 "。

而监管一旦出手,大厦倾倒就是一夜之间,各行各业血淋淋的例子都在眼前。

暴富神话 NFT 能带着文娱产业起飞吗?恐怕乐观不起来。国内的文娱生态尚且属于待成熟的阶段,还没能脱离高危产业,与如今概念不成熟、泡沫过大的 NFT 携手,前路异常凶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