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36氪 10-23

鸿蒙搭设备突破 1.5 亿后,华为开始做煤炭和光伏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在问世一年后,鸿蒙即将发布 3.0 开发者预览版本。

在 10 月 22 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CEO 余承东表示,HarmonyOS 的设备数量已经达到了 1.5 亿,预计在今年年底达到 2 亿。

他们的开发者生态也在成型,2021 年 1 月到 9 月,华为在全球已经有超过 500 万开发者,有 3322 亿应用分发量,鸿蒙智联已经有超过 4000 个生态产品,今年还会新增 6000 万智能设备发货。

这对于华为来说是个好消息。余承东在发布会上强调,华为必须突围,突围的办法就是做生态。鸿蒙也成为华为走向下一个阶段最关键的业务。一个重要数字是:三年中,华为在鸿蒙整个生态体系投入已经超过了 500 多亿人民币。

这次鸿蒙更新主要针对开发者。他们围绕弹性部署、超级终端、一次开发多端部署几个特点做了升级,也为开发者提供了更多配套,包括可视化弹性部署自动化工具,可以让开发者在不同硬件之间选择需要的组件,这样能更灵活地适配不同设备,还有方舟开发框架 3.0、方舟编译器 3.0 和 SDK 开发组件。华为还会发布一门新的编程语言,以适应鸿蒙操作系统。

华为正在修建一个操作系统需要的基础设施,包括编译器、编程语言和各种开发工具。他们的动作中能嗅到一丝急切。物联网、智能汽车已经不再是无人发掘的金矿,这些赛道已经开始变得拥挤。玩家们都知道,操作系统是一切的核心,华为的对手们包括苹果、谷歌、老牌车厂和造车新势力,而他们也在搭建自己的开发者网络,一些竞争者甚至有更成熟的根基。

华为也感觉到了消费端生态搭建的压力,它开始将目光转向更宏观、切入更难的工业制造,为他们提供软件层面的解决方案。选择其实一直很清晰:当华为从一家纯粹的硬件公司成为软件和服务供应商后,它才算真正摆脱桎梏。

开发者

鸿蒙 OS 成长迅猛。去年开发者大会,鸿蒙 2.0 初次亮相,当时只能向手表、电视等内存在 128KB-128M 的设备开源,12 月推出了面向手机开发者的 Beta 版本,今年 6 月,鸿蒙 HarmonyOS 2.0 正式发布,这次 2.0,鸿蒙已经计划向 4GB 以上设备开源。

依托华为庞大的硬件基础,鸿蒙 2.0 的升级用户数量已经超过 1 亿,开发者数量超过了 130 万。

这个数字对一个新兴操作系统来说,足以引人注目。然而,对比成熟生态,鸿蒙 OS 只是刚刚成型。根据苹果公布的数据,iOS 在全球已经有 2000 多万开发者,APP 数量超过了 500 万,超过 10 亿用户。安卓没有公布过开发者数量,但以全球 25 亿使用者推算,它的开发者数量只会高于 iOS。

鸿蒙是目前成长最快的系统,但从体量来讲,和两个几乎瓜分移动 OS 用户的巨头还没有可比性。后续能否保持这样的增长态势更加关键。

鸿蒙 OS 对华为的意义不言而喻,它多少已经成为华为业绩的晴雨表。华为预计到今年年底,搭载鸿蒙的设备数量要达到 3 亿台,其中会包含 2 亿台华为设备,剩下 1 亿为合作方设备,只有达到这一数字,才算跨过了 16% 市占率的生死线。

最开始鸿蒙发布时,主打特色之一就是分布式计算,也是为形成庞大的鸿蒙设备网络。这次开发者大会上,鸿蒙最关键的分布式能力也有了更新,主要目的是连接更多设备,比如这次的开发者预览版,手机、智慧屏、4 台音箱可以组成一个终端,实际上以手机为核心,构成了一套影院系统。手机、平板、PC 的多屏协同也有升级。

手机业务下滑后,华为显然希望能吃下 IoT 市场。能够吸引更多设备接入尤为关键。设备网络是否足够密集,也决定了未来开发者的参与程度。

开发者们甚至决定一个系统的命运。安卓成立之初,并不是个完备的系统,也是无数开发者加入互动后,才逐渐趋于圆熟。即便时间已经进入 2021 年,要做成一个流畅的操作系统,华为仍然不可能只是依靠自己技术力量。客观来说,现在的华为生态,配套比其他发展多年的系统谈不上丰富,这也是华为要网络开发者必须解决的问题。

手机操作系统之外

短期内,消费者业务仍然是华为的重心,但华为渴望的早已不只卖手机和通讯基站了,它们即将进入的是陌生、庞大、资金雄厚的制造、基建和新能源产业。以鸿蒙服务这些基础产业中的巨无霸公司,可能会成为华为新的业务基石。

正如今年 2 月任正非接受新华社采访所说:" 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提供联接。但是到了 5G 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

他们的动作很迅速,采访之时,华为正式宣布成立 " 华为煤矿军团 "。负责的董事长(邹志磊)此前是华为拉丁美洲地区部总裁。

今年 10 月,煤炭军团之后,华为成立了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这几个军团组织类似于谷歌在华为内部和运营商 BG、企业 BG、消费 BG 并驾齐驱,由任正非亲自督导。

这种模式和谷歌的 "An Army of Ph.D. ’ s" 类似,其实就是将华为 " 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

这些军团承载的任务宏大,需要为各个基础制造行业提供解决底层解决方案。分布式计算也让这种灵活性成为可能。鸿蒙其实是一个基础操作系统,可以叠加不同行业的不同需求,定制化也是 B 端客户最难攻克的原因之一。

以最早成立的煤矿军团为例,他们拿出的是和国家能源集团合作的,针对煤炭行业的鸿蒙矿山操作系统矿鸿,并且已经在神东 4 个矿厂,用在了 20 种设备中,包括煤矿行业才会用到的井下液压支架控制器和巡检机器人。

这类客户的垂青,也意味着华为已经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它已经可以承担大行业客户的服务商角色。

另一个标志性的案例,是 10 月 16 日,华为和新余钢铁签约,帮助后者在采矿、冶炼、轧制和加工等方面的数字化转型。两天后,华为又和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签约了沙特红海新城储能项目,这一项目规模达到了 1200MWh,是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储能项目。这一项目会采用华为今年 3 月正式发布的智能组串式储能解决方案,也是这一方案第一次大规模商用。

华为能拿下这一项目并不意外,很少有人注意到,华为 2020 年的光伏逆变器出货量已经达到 41.7GW,占到全球出货量 23%,高居榜首,多出了第二名阳光电源 4%。

对于这家处在十字路口的公司,工业蕴含着广阔的机会。而过去很多公司的经验也证明了这是难啃的骨头,如果华为能靠鸿蒙系统在大工业客户数字化需求上撕开一道裂缝,这将会是它重大的转机。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