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砍柴网 10-22

平安好医生掉队,是选了更难的那条路

来源 / 蓝莓财经

从千团大战、在线旅游,到外卖平台、网约车,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通过补贴来培育用户习惯,通过 " 烧钱 " 获得规模效应,经过互联网的点石成金,无数传统行业或者被颠覆,或者焕然一新。

然而,互联网之手,在教育和医疗领域却难以有所作为。

互联网医疗三大巨头,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背靠雄厚资本,在疫情红利之后,也无一不面临市值下跌。

2021 年 2 月 16 日,平安好医生市值突破 1700 亿港币,然而,时至今日,其市值已经跌至仅 615 亿元。

在互联网医疗领域,最成功的医药电商。作为我国互联网发展的杰出代表,将电商模式移植至医药领域,也再次复制成功。

以京东健康为例,2021 年上半年,公司销售医药和健康产品所得商品收入为 118 亿元,占总收入比例高达 86.76%。阿里健康营收达 155.18 亿元人民币,其中,医药电商平台收入达 132.16 亿元,占比约 85%。

成熟的电商模式,背靠国内两大最成功的电商平台,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医药电商发展迅猛。

与二者相比,平安好医生的医药电商景气度远远不如。平安好医生的健康商城板块营收 37.14 亿元。

平安投入巨大的是在线医疗。

好医生真的贵?

与电商业务相比,在线医疗尚未形成可持续发展、可复制的商业模式。

平安好医生上半年财报显示:净亏损 8.79 亿元,较 2020 年上半年的 2.13 亿元净亏损额度扩大 312.4%。

亏损增长,除履约成本提升之外,投入在线医疗,平安好医生需要在供给端为用户提供更好服务,加大名医供给端投入。

互联网金手指对在线医疗束手无措。

与教育行业类似,低频刚需,很多线下场景难以为线上取代。而且严重依赖人力,边际成本难以降低,难以形成规模效应。

优质医生资源有限,平安好医生采用双医模式,类似在线教育中的双师模式。利用人力成本更低的助理人员负责非诊疗工作,从而提高优质医疗资源的利用效率。

然而,教培行业可以利用大师课形成规模效应,医疗却只能一对一。即便无限 " 压榨 " 名医,每天每人能接待的患者依旧有限。

这就意味着,短期内持续亏损,长期内难以盈利。

为此,平安好医生大力拓展外部医生资源,目前平台已有累计超过 3.8 万来自全国的医生。

互联网的优势在于,可以对资源进行调配。闲时的医疗资源,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共享,这自然有助于解决部分就医问题。

问题在于:如何保证给我看病的真的是个合格的医生?

如果说难以实现规模效应影响的是企业盈利,难以保证信息的真实有效,影响是整个行业的可持续。

平安好医生一直寄希望于 AI 医疗,且对外宣称准确率在 98%。然而,AI 医疗的实际应用还仅停留在分诊和辅助上,离实际诊断还很远。

在线教育之战,烧钱之后,并无赢家。在线医疗,在政策约束和技术手段之下,更是难有作为。

平安好医生,离不开平安

背靠中国平安这棵大树,平安好医生自然好乘凉。

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平安好医生累计注册用户数达到 4 亿人,较 2020 年同期增加近 5500 万人,增长率为 15.7%。其中,2020 年 7 月 1 日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近一年内累计付费用户数达 3210 万人,同比增长 69.6%。

在 4 亿注册用户中,其中有超过两亿的平安集团体系内的用户。平安好医生则通过平安集团旗下众多子公司 APP 中的插件为其引流。如平安金管家将 " 问医生 " 入口放在醒目位置。点击页面后,可通过健康导航,完成问诊、买药。

同一系统下的引流无可厚非,淘宝、京东都在页面设置流量位和开辟入口,吸引原有 C 端用户。

然而,根据 2020 年数据,公司前五大客户依然来自于平安系附属公司或其紧密关联方,其中第一大客户平安寿险全年采购额达到 15.86 亿元,占比营收总额超过 20%。

2015 年及 2016 年以及截至 2017 年 9 月,平安好医生的前五大客户分别贡献收益占总收益的 75.6%,40% 及 31.4%。在黑猫投诉平台,不少平安前职员反映强制购买体检卡等平安好医生产品。

对 B 端企业客户的依赖,盈利难,同自我造血能力差一样,一直是横亘在平安好医生眼前的大山。2021 年上半年平安好医生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人民币 11.04 亿元,较 2020 年上半年的人民币 6.79 亿元增加 62.6%。

急速上涨的营销费用,即将触顶的用户增长,对平安好医生而言,C 端用户的付费习惯尚待形成。

互联网医疗模式探索

2014 年,阿里巴巴斥资 1.71 亿美元控股中信 21 世纪股份有限公司,而后更名为 " 阿里健康 ";2018 年,平安好医生成功在港股融资 11 亿美元,成为 " 互联网医疗第一股 ";2020 年,京东健康在港股上市,也就是互联网医疗 " 三巨头 "。

三巨头的共同之处在于,想要搭建完整闭环,以打通诊前、诊中和诊后整个看病流程。

然而,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医药电商营收占比均超 85%,与其说是在线医疗,倒不如说是电商。投入在线医疗的平安好医生,也难以找到高效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医疗绝不仅仅是把线上服务转移到线上,而是创造更多服务模式。微医控股在 4 月份一度向港交所提交 IPO 申请,然而,微医同样面临连续亏损状态。

与三巨头不同,微医目前是国内最大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截至 2020 年底,平台连接过内超过 95% 以上的三级甲等医院,平台注册医生超过 27 万名。

然而,随着大型公立医院自建互联网医院,微医模式同样面临考验。其上市申请依然未能通过聆讯。

8 月底,赴港递交招股书的智云健康再次引发业内关注。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 " 互联网医疗 " 相关企业共 50 万家。2020 年全年我国共注册 6.1 万家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同比增长 23.3%;2021 年上半年注册数量为 14 万家,同比增长 115.4%。

字节也想要分一杯羹。2020 年 5 月,字节跳动以 5 亿元人民币收购百科名医,直接对标百度健康医典和腾讯医典。同年 11 月,其在北京成立 " 松果门诊 ";12 月 10 日,字节跳动并购小荷医疗。

2020 年底,字节跳动成立专门负责大健康业务的极光部门,该部门由前百度副总裁吴海峰带领,对外统一品牌为 " 小荷健康 "。综合线上、线下,字节试图构建完整闭环。

事实上,互联网医疗在 2013 — 2015 年前后也一度站在风口,但随后便进入寒冬。人人都相信这是个巨大市场,但没有人知道到底何时才能实现。

以上内容由"砍柴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