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1

《仙剑奇侠传七》:离粉丝很近,离路人很远 ?

文 | 锌刻度,作者 | 流星,编辑 | 李觐麟

最近,《仙剑奇侠传》(以下简称《仙剑》)的再一次回归大众视野。这一次,《仙剑》为玩家们带来了系列的第九部正传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七》(以下简称《仙剑七》)。

这部新作已在 10 月 15 日于 PC 单机游戏平台方块游戏上发售,数字版定价 128 元,10 月 22 日将会上架 Steam,售价尚未公开。

回首往昔,《仙剑》系列游戏自 1995 年推出系列第一部游戏以来,也已经走过了漫长的 26 个年头。而在这 26 年中,《仙剑》IP 的口碑也一直随着游戏的质量起起伏伏,如今渐渐陷入衰微的窘境,特别是 2015 年发售的《仙剑奇侠传六》(以下简称《仙剑六》),其游戏质量为整个 IP 招来了如潮般的恶评。

如此背景之下,《仙剑七》时隔六年后出世,不仅要追赶新时代游戏产品的质量,还要挽回被丢掉的口碑,压力可见一斑。

而当下的游戏市场环境,距离《仙剑》游戏巅峰时期也已经大不相同,对于逐渐由 Z 世代年轻人主导的新一代玩家群体而言,《仙剑》的情怀价值已经不再是游戏首要的卖点,他们对于游戏产品的评价会更多从游戏的玩法和质量出发,更加客观但也更加严格,而就目前《仙剑七》在各个玩家社区以及方块游戏平台上的评价来看,挺进新时代的《仙剑七》,可能只是一部无法给人留下印象的中庸之作。

《仙剑》系列 " 只剩情怀 "?

《仙剑》这个 IP 今年新闻还真不少。

在年初,网上爆出了胡歌刘亦菲版的《仙剑奇侠传》将被翻拍为 40 集网剧的消息;在 3 月,《仙剑》IP CCG 手游《仙剑奇侠传九野》上架;在 8 月,"IP 大王 " 中手游宣布全资控股北京软星,拿下了《仙剑奇侠传》IP 的中国大陆地区所有版权的拥有权或独家许可;在 10 月,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六》官宣了将要开拍的消息……

看着如此活跃的《仙剑》,很难想象这已经是一个历经 26 年的老 IP 了。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仙剑》影视和游戏的受众并不完全重合,虽然对广大玩家群体而言,提起《仙剑》,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那些代表性的游戏产品,但《仙剑》之所以能被称为 " 国民级 IP",并不仅仅是游戏产品的功劳。事实上,《仙剑》这些年除了一直在产出后续的游戏作品外,也将触角伸向了影视、音乐、小说、动画、漫画、舞台剧等多个领域,其中影视剧改编尤为成功,在多个地方台的收视率成绩突出,不仅捧红了胡歌等一众后来的人气演员,也成为了此后仙侠剧的标杆作品,贯穿了 "80 后 "、"90 后 " 一代人共同的青春回忆。

毫不避讳地说,比起游戏,《仙剑》衍生出来的影视剧作品因为出色的选角、迎合非游戏玩家的改编等优点,为这个 IP 赢得了更庞大的粉丝群体。

胡歌、刘亦菲主演的《仙剑奇侠传》电视剧

不过,虽然《仙剑》电视剧的成就耀眼,但整个《仙剑》IP 依旧还是建立在系列游戏的基础之上的。像是刚刚提及的《仙剑》电视剧的剧本,也是基于游戏的剧情和世界观改编而来的,而官方授权小说、动画、漫画等衍生作品也是基于同理创作出来的。

也就是说,对于《仙剑》不断扩展着边界的 IP 城池而言,《仙剑》系列游戏无异于承载一切的基石。这也是为什么《仙剑》每次放出新作游戏的消息,都会掀起出圈的大风浪的原因。

但遗憾的是,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样,在过去的 26 年之中,《仙剑》系列游戏的发展并不顺利,产品质量起起伏伏,导致其在玩家群体之中的口碑也逐步崩盘,落得个 " 只剩情怀 " 的评价。

至于《仙剑》游戏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原因并不复杂,具体而言,不外乎就是开发商技术止步不前,导致游戏在玩法和画质上渐渐与时代脱节。当国内玩家开始通过盗版渠道或者 Steam 一类的游戏平台接触到同时代的海外精品单机游戏后,《仙剑》的竞争力便迅速一落千丈了。

而《仙剑》开发商的技术力为何会止步不前,粉丝之间也有各种观点,有人认为问题出在开发成本不足上。以 2015 年发售的《仙剑六》为例,制作人姚壮宪曾表示游戏的开发成本达 2000 万元。那么这部作品同时代的对手是谁呢,是以《巫师 3》为代表的海外精品游戏,而根据《巫师 3》开发商 CD Project 2015 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巫师 3》的开发成本达到了惊人的 5 亿元之多。开发成本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仙剑》系列游戏逐渐被海外精品游戏甩在了身后,并进一步流失了玩家。

当然,也有粉丝认为开发成本并不是制约《仙剑》发展的关键,毕竟多年来游戏市场也涌现出了不少像是《Among US》这样开发成本低,但依旧销量火爆的佳作。在他们看来,真正导致《仙剑》系列游戏走起下坡路的是以制作人姚壮宪为代表的开发成员在思想上的不思进取、故步自封。《仙剑》系列游戏经过了 26 年发展,但无论是在游戏玩法、还是在剧情演出方面都没有突破性的创新,这导致玩家的失望情绪不断积累,最终弃《仙剑》而去。

如今,游戏市场即将迎来工业化的新时代,玩家群体也在渐渐迭代,《仙剑》想要复兴 IP 过去的辉煌所面临的变数和挑战无疑会越来越多。而在这个时间段推出的《仙剑七》,自然也被寄予了带领《仙剑》继续征战新时代的厚望。

不过,这款在方块游戏平台发售后只取得了 66% 好评的新作,真的可以肩负起这个重任吗?

答案也许是否定的。

革新玩法、情怀拉满却换来 " 褒贬不一 "

为了挽回此前《仙剑六》对 IP 口碑带来的负面影响,《仙剑》系列开发商大宇资讯在新作上花费了比以往更多的心思,甚至在游戏立项之初,大宇资讯的董事长涂俊光便表示《仙剑 7》开发成本是 " 历届最大 ",超过了 6700 万元。

而从现在发售的游戏产品上来看,这笔倍增的游戏开发费用的去向倒也十分明显。

首先是画质方面。《仙剑七》的游戏引擎由系列过去使用的 Unity 更换为了虚幻 4,这使得游戏在环境光照、材质细节以及光影特效等多个方面都有了显著的提升。而此外,光追技术和 DLSS 技术的引入,使得《仙剑七》的游戏画面在层次感和细腻程度上更上了一个档次。客观来讲,称《仙剑七》的画质为 " 历代最佳 " 也并不为过。

其次是游戏玩法方面。《仙剑七》这一次出人意料地舍弃了系列游戏延续多年的回合制玩法,转而投身了第三人称即时战斗模式的怀抱。玩家在战斗过程中可以在四名不同的可操控角色之间进行切换,以灵活的战术进行游戏。同时,其他 ARPG 常见的场景破坏、闪避机制、技能连招等设定在本作中也有实装,算是带着《仙剑》系列迈入了 ARPG 的潮流之中。

最后是剧情方面。《仙剑七》的剧情安排突出一个情怀,游戏本身故事的质量中规中矩,并没有特别令人感到惊艳的情节。不过,本作中安排了许多前作人物登场,还加入了大量与系列游戏相关的剧情彩蛋,如果你是一名《仙剑》系列的粉丝,那么还是很容易对游戏内各种与前作联动的桥段感到惊喜的。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虽然游戏在开发成本倍增的情况下变化明显,但这些变化在玩家看来也并不是全都那么讨喜,并且,即便游戏在革新方面确实力度不浅,但依旧不能掩盖它内在的瑕疵。

比如在画质方面,虽然更换了游戏引擎的《仙剑七》在画质方面提升明显,但与之相对,游戏的配置要求也是水涨船高,高画质的推荐显卡是 RTX 3060 Ti,想要开启光追游玩最低需要仙剑 7 的最低配置要求也是 RTX 2060 显卡。而根据 Steam 平台公开的数据,截至 2021 年 9 月,玩家们的主流显卡依旧是 GTX 1060,这意味着相当一部分玩家是没办法体验到开启光追后的《仙剑七》的,这让开发团队在这方面的努力显得相当鸡肋。

在游戏玩法方面。即时战斗这种快节奏的游戏方式带来的反馈体验激烈而及时,很容易让玩家肾上腺素激增,近年来也一直受到各家厂商追捧,国内以《古剑奇谭》为代表的其他武侠类游戏也都陆续选择了以即时战斗作为游戏的核心玩法。然而,对于《仙剑七》而言,选择即时战斗并不算一着好棋,因为不少《仙剑》系列的忠实玩家已经习惯了系列游戏的回合制玩法,并且也更偏好于此。唐突转向即时战斗的《仙剑七》对于不少粉丝而言无异于 " 失去灵魂 "。

《仙剑七》实机画面

而即便在那些能够接受即时战斗的玩家而言,《仙剑七》即时战斗部分表现出来的打击感和流畅程度也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只能算是刚刚越过及格线的水准,当然,这与《仙剑》开发团队缺乏即时战斗游戏的开发经验有关。

最后是剧情方面。这也是游戏评价两极分化的重灾区。《仙剑》系列游戏经过 26 年的发展,其世界观已经相当庞大,历代登场角色数量众多,人物设定复杂,仅仅通过一两部游戏是很难熟悉这些内容的,在许多 00 后以及再之后的新一代玩家对这个 IP 缺乏了解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而在本次《仙剑七》中,虽然主创团队特别悉心地在游戏中加入了许多与前作联动的内容,但对于许多刚刚接触新时代《仙剑》作品的玩家而言,这些内容是相当平淡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甚至于很多通过《仙剑七》初次接触《仙剑》的玩家吐槽本作游戏剧情像是 " 玛丽苏武侠剧 ",很难赢得路人玩家的好感来扩展《仙剑》的粉丝圈。

综上所述,《仙剑七》作为一款次时代的《仙剑》作品,相对于前作的进步非常明显,质量也还算差强人意,但拿掉《仙剑》的帽子,《仙剑七》和同时代的 ARPG 之间依旧有不小的差距,很难凭游戏质量来给玩家留下深刻印象。换句话说,《仙剑七》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前作对粉丝造成的心灵创伤,但作为新时代的 ARPG 游戏作品,《仙剑七》的表现相当平庸,甚至在优化和操作上还有不少受人诟病的地方,看样子,想要扭转《仙剑》IP 的颓势,依旧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作。

《仙剑》的复兴,玩家还得再等等

上线 PC 不到一周,《仙剑七》的热度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降温,这一方面原因是游戏本身在宣发力度上的缺乏,另一方面原因则是游戏质量和粉丝向的定位,使得各社区里的玩家们也很难通过彼此 " 安利 " 的形式将它推广到《仙剑》迷所在的小圈子以外的地方去。

这也侧面反衬出了《仙剑》尴尬的现状,拿着 " 国民级 IP" 的头衔,但影响力和价值却在不断下降。今年中手游完整收购大陆地区 IP 权益时,给出的价格也不过 6.4 亿港元,这和媒体吹捧《仙剑》的各种溢美之词放在一起,尴尬程度不言而喻。

《仙剑》游戏究竟该怎么做,才能重振昔日荣光?这想必一直都是仙剑开发商大宇资讯和广大《仙剑》粉丝们的心头之患。

老实说,《仙剑》系列游戏 26 年九部正传作品的研发速度稍微显得有些 " 摸鱼 "(以《仙剑》系列的游戏质量来看,它们是不能与多年磨一剑的 3A 游戏相提并论的)。虽然这背后也有制作组规模有限、代理商水平不足、开发商遭遇资金危机等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但市场毕竟是唯结果论的,游戏没有新作、新作更新频率慢,导致《仙剑》很难跟上游戏市场的发展潮流,去贴合玩家变化的游戏偏好。以游戏玩法为例,《仙剑》系列游戏只到本作才选择转向了即时战斗模式,然而早在 2012 年起,采用即时战斗的 ARPG 游戏产品便开始逐渐升温,而在 2014 年游戏界 " 奥斯卡 "TGA 设立后,几乎每一年的年度最佳游戏会被 ARPG 作品拿下,如此看来,《仙剑》转向即时战斗的速度确实稍显迟钝。

当然,也有玩家会认为这是大宇资讯无法承担贸然改变游戏玩法带来的风险所致,但也正是因为游戏更新频率慢,才使得游戏缺乏试错机会,让开发商白白错失了紧随潮流的机会。

不过,出售《仙剑》IP 的大陆地区权益后,《仙剑》也算是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围绕这个 IP 更频繁、更加多元的开发方式也正在路上,比如说手游、端游新作。

事实上,《仙剑》在手游和网络游戏领域也有过一些尝试,可惜成绩都不太理想。以手游为例,《仙剑》手游有正传作品同名的授权手游和上海软星开发的官方手游,前者多为顶着《仙剑》IP 的 " 换皮游戏 ",游戏质量比较粗糙,玩法相对同质化,而后者虽然是上软亲自操刀,但也难逃产能低、角色养成周期太长、氪金点劝退等一系列手游运营的常见问题,加上《仙剑》手游同样缺乏宣发力度,产品曝光度不足,难以触达玩家,导致最终只能走向 " 凉凉 " 的结局。

上软开发的《仙剑奇侠传幻璃镜》停运

总而言之,时代变迁,《仙剑》想要重新抓住新一代玩家的视线,只能尽可能地向最新的品类和玩法靠拢。而看样子《仙剑》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根据中手游 2021 H1 财报显示,目前公司正在自主研发《仙剑》IP 的新作《代号:世界》。这个听起来和传统仙侠题材八竿子打不着的游戏项目,公开的情报里却涵盖了 " 开放世界 "、" 跨平台 "、" 区块链 NFT"、" 元宇宙 " 等一众时下最热门的概念,牢牢抓住了市场的视线。

这部《代号:世界》预计将会在 2023 年上线,效率不俗,而除了这款游戏外,据媒体爆料,《仙剑》IP 还将迎来一款非对称竞技小游戏、一款休闲卡牌手游以及一款社区类产品。有了如此多的产品储备,《仙剑》系列的未来,倒也还是有不少盼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