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0

中国 DJ 难当“全球百大”?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鲁修修,编辑丨范志辉

中国 DJ" 屠榜 " 全球百大 DJ,这是一些人对 2021 年 9 位中国 DJ(含华裔)入选全球百大榜单的评价。

今年,榜单上的中国 DJ 迎来了井喷式增长,由去年的 2 位增至 9 位,除 2020 年榜上有名的 Aryue 和 Carta 外,今年还增加了 BEAUZ、PANTA.Q、GIFTBACK、KAKA、LUMINN、ALEXSO 及 DEXTER KING 7 名 " 国产 " 音乐人。其中 PANTA.Q 更是首次上榜便拿下 69 名,创造了中国籍 DJ 在该榜单的最好成绩。

在 " 国内电音制作人不如国外香 " 的看法十分普遍的电音圈,多位国人 DJ 的上榜带来的不止惊喜,更是在国内外引来了铺天盖地的质疑。中国电音圈是否 " 配得上 "9 位百大 DJ,电子音乐人和整个电音行业,都在遭受这样的拷问。

中国 DJ 进击 " 百大 "

全球百大 DJ 榜单英文名为 "Top DJs",是由英国最畅销的 DJ 杂志《DJ Mag》每年定期发布的一张榜单。

1993 年,在第 100 版的《DJ Mag》中,杂志编辑策划了一份 DJ 榜单,这也是全球百大 DJ 榜单的雏形。在之后的几年里,《DJ Mag》通过接受邮寄投票,于 1997 年正式推出这个具有世界范围影响力的榜单。

得益于《DJ Mag》的权威性,全球百大 DJ 榜单迅速在业内推广开来。1998 年起,每年的榜单由超 100 万全球电子音乐迷投票产生,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效益、影响力最大的 DJ 榜单,同时它也是业内最有商业价值的评选项目。

2010 年及之前,全球百大 DJ 的颁奖典礼皆于伦敦 Ministry of Sound 夜店举行,在荷兰 DJ Armin Van Buuren 蝉联 4 年全球第一 DJ 后,2011 年,荷兰人在电子音乐领域的统治地位已难以撼动,全球百大 DJ 的颁奖典礼也移至 " 电音圣地 " 阿姆斯特丹举行。

经过 10 年的发展,电子音乐进一步在世界各地 " 开花结果 ",榜单也呈现多元化的趋势。从近两年的榜单可以看出,EDM 的浪潮已经趋于结束,越来越多的小众风格电子音乐(如 Bigroom house、Vocal trance anthems、Jackin ’ house 等)的代表出现在榜单上。值得注意的是,传统电子音乐的 " 复兴 " 趋势明显,Trance、Techno 曲风的上榜 DJ 数量和名次都有很大的提升。

女子电音组合 NERVO

随着《DJ Mag》对投票者身份多元化的愈发重视,出现在榜单上的面孔也愈发多元。近几年,全球百大中女性 DJ 的数量快速上升,2016 年的榜单中仅有 2 名女性,而今年有 13 名女性上榜,与 2020 年创造的记录持平。此外,更多的有色人种和性少数群体 DJ 也开始登上这份意义非凡的榜单。

由于电音起步较晚,中国 DJ 在这份榜单上一直表现不佳。

据了解,美籍华裔的 DJ/ 制作人 DJ Shogun 是第一位登上全球百大的中国 DJ(华裔)。当年,他取得了第 68 名的成绩。此后的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他又连续三年登上榜单,分别位列第 47 名、48 名、88 名。

历年上榜全球百大 DJ 的中国人(含华裔)

2017 年,DJ Mag 官网榜单中 DJ Shogun 的身后,便是生于香港的 90 后新生代 DJ Carta(忻若言),当年的他获得 92 名,也是第二位上榜的中国人。同年,DJ L(周诚隆)也跻身榜单,位列 98 名,成为了第一个入选全球百大 DJ 的中国籍电子音乐人。

此后的 2018 年— 2020 年,DJ Carta 又连续三年登上榜单,而 DJ L 则在 2018 年取得个人最好的 84 名后便 " 销声匿迹 "。直至 2020 年,中国籍 DJ Aryue 的上榜才又一次填补了榜单中中国籍 DJ 的空白。

今年,9 位中国人的强势入榜,这份 "7+2"(7 位中国籍 DJ,2 位华裔)的答卷是中国 DJ 迄今为止做出的最好成绩。其中," 宝藏兄弟 "BEAUZ 首次上榜便获得了第 55 名的好成绩," 曲哥 "(PANTA.Q)则以 69 名刷新了中国籍 DJ 的最好成绩,KAKA 更是成为首位上榜的中国籍女 DJ。

9 位 DJ 同时上榜,相比于之前的几年,可谓是井喷式增长,某种程度上,国内电音市场的飞速发展也在国际榜单中得到印证。随着中国人在电音圈中的 " 势力 " 逐渐变大,在进一步打开中国电音新局面的同时,与之相关的质疑声也扑面而来。

华人等于注水?百大 DJ 榜单的水分究竟有多大?

作为一份商业性质的榜单,关于全球百大 DJ,一直存在着买榜的质疑。

2019 年,荷兰天才 DJ 小马丁(Martin Garrix)在自 2016 年起第一次错失全球第一后发推文称,"If people knew what happened at DJ Mag,they would be disgusted"(如果人们知道在 DJ Mag 发生了什么,他们会感到恶心)。这样的发言在当时引发了诸多联想。

同样,今年的榜单一经公布,立刻招致一片质疑声。不仅一些大牌 DJ 诸如 EDM 明星组合 Yellow Claw、旋律派 Bass Music 代表艺人之一 ILLENIUM、HarderStyle 人气 " 猎头 "Headhunterz 掉出榜外,就连曾经的 " 百大 No.1"Hardwell 也没有进入榜单。

荷兰天才 DJ Martin Garrix

小马丁更是直接开怼:"I really don ’ t care,the so-called world ranking … Ti sto is very many places below me.That doesn ’ t make senses,does it? … there are also people in that list from whom I have never heard of,so I have may doubts about the creation" ( 我真的不在乎,所谓的世界排名…… Ti sto 比我低很多位,这说不通吧……名单中还有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人,所以我对这份榜单持怀疑态度 ) 。

不知道是否是主办方 " 刻意为之 ",在公布今年的百大 DJ 榜单时,大屏幕上小马丁的名字居然多了一个 "x",变成了 "Martin Garrixx"。另一个低级失误也令人啼笑皆非,在通过网络向 Alan Walker 表示祝贺时,主办方居然 @错了人,一位与 Alan Walker 同名的调酒师 " 代替 " 他接受了百大 DJ 第 22 名的荣誉。

" 买榜 " 质疑与近几年的低级失误,正在一步步消解主办方《DJ Mag》的公信力。

今年争议最大的,还是榜上突然多起来的华人面孔。不少国内乐迷质疑:越来越多的中国 DJ 榜上有名,是否意味着 " 饭圈文化 " 已经入侵电音圈?甚至有外国网友发推称:"You should do a Chinese Top 100 so we can have a real top 100 without all these fakes"(你应该专门为中国 DJ 做一份榜单,这样我们才能看到真实的全球百大 DJ 榜)。

" 饭圈文化 " 是否已经侵蚀电音市场无从考证,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份商业榜单上,国人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源自中国电音市场话语权的提升。

据《DJ Mag Top 100 DJs 2021: 1.3 million people vote in the world's biggest music poll》分析,2021 年来自中国的选票继续增长,继 2020 年增长 480% 之后,今年 130 万总选票中的 15% 来自中国投票平台。

就此次中国 DJ 的 " 屠榜 " 成绩,音乐先声也采访了几位电音圈资深从业者的看法。他们大多认为,这与中国电音当下的发展阶段有关," 行业里的这些制作人也好,DJ 也好,他们所采取的在商业化上面比较合乎情理的一种做法。"

从业者 L 认为,今年进入榜单的主要是有两种人:第一种是他们的作品在国内外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第二种则是快速通过一些资本方面的运作进入到这个榜单的艺人。对于第一类艺人,凭借实力是有机会进入到这个榜单的,那对于第二类艺人来说,纯粹是资本运作的产物。

他提到,由于近几年电音市场发展一般,有一些艺人想通过一些捷径的方式进入到百大 DJ 榜单里面,去最大化自己的发展速度;去年通过资本运作上榜的一位中国 DJ,在上榜之后所获得的这些经济效益是受到认可的,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这两个原因,可能会造成今年大家集体来冲榜。

另一位从业者 C 也表示," 受疫情影响,榜单的‘广告费’降了,夜店集团算了账以后感觉这笔投资 ROI 可以接受了 "。他补充道,夜店集团现在普遍会以 " 左手开经纪公司签人捧人,右手开店卖酒卖卡座 " 的形式运营,虽然去年疫情有一个多季度没开张,但是开张以后的营业额可能超出往年同期的数字。手头阔了,自然就多投点广告。

但也有人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从业者 " 新世纪电音战士 Bob" 认为,商业运作无可厚非,毕竟 " 在这个时代下,艺人已经很少能够只凭借音乐获取巨大流量,当然,背后肯定不仅仅是音乐这么简单。"

而对于百大 DJ 的迷信,他们也几乎达成了一致的认知:圈内人大多数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对于圈外人可能是一个了解电音的机会。而对于主办方是否会来买单,主要考虑的是的性价比,性价比高的话,阵容里有百大 DJ 演出会多一些噱头和宣传点。

但要判断今年中国 DJ" 屠榜 " 背后的意义,从业者 L 认为," 标准可能是它是否推动了整个中国电音行业的进步。如果说这些艺人集体入榜、后续的一些发酵,能让电音进入到更多大众视野,那我觉得可能是好事。"

中国电音离世界还有多远?

尽管今年中国 DJ 在百大 DJ 的好成绩离不开商业运作,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源自国内电音市场的发展也大大提升了中国电音市场的话语权。而这得益于近两年我国 Club、电音节等线下消费场景的迅速扩张。

据《2019 年中国电音市场洞察报告》显示,到 2021 年,国内电子音乐用户规模将达 5.3 亿人。尽管这一数字在疫情的冲击下可能会低于预期,但国内良好的疫情防护措施也保证了酒吧、live house、夜店等一线消费场景的演出率。

时至今年,国内 Club 场景的活跃度在世界范围内领先,同样由《DJ Mag》出版的全球百大 Club 榜单也印证了这一点:疫情前的 2019 年,我国仅有 7 家 Club 上榜,2020 年中国 Club 占据 12 席,2021 年更是增长至 15 家。

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中国电音市场帮助中国的 DJ 们实现了弯道超车,但并不能以此抹杀中国电子音乐人们的付出。作为全球最大的电音行业评选项目,全球百大 DJ 由乐迷投票产生,这本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至少能说明上榜 DJ 在过去一年中的活跃度与作品传唱度。

比如,今年位列 84 名的 Aryue 已连续第二年上榜,在电音领域征战近 20 年的他不仅是电音厂牌 "Dragon Records" 的主理人,更身负《Party》《Two Of Us》《Guangzhou》多首热门单曲。创造中国籍艺人最好成绩的 Panda.Q 近年也活跃在国内的各大演出现场,他还是为数不多拍摄纪录片向世界介绍 DJ 这个职业的音乐人,今年 7 月发布的纪录片《We Are DJs》在业内广受好评。

可以看到,得益于国内电音市场的逆向增长,中国的 DJ 们继续活跃在一线电音场景中,也因此能在拉票中获得更多选票。单纯用 " 买榜 "、" 钞能力 " 去抹杀国内 DJ 们的努力并不公平,9 位中国电子音乐人上榜的背后,他们付出的汗水和剧变的市场环境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在后疫情时代,国内的电音市场也正在迅速恢复元气。去年 6 月恢复演出后,国内线下演出场所陆续开放,电音节也纷纷落地,这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国内电音听众群体的增长趋势。

尽管拥有庞大且持续增长的市场规模,但中国电音想要为世界所接受,尚需成熟的听众群体和自身在音乐制作层面的精进。

不同于榜上有名的 DJ 们,大部分 DJ 为了讨生活,主要服务于 Club 的经营。近年,在短暂追随国外高速曲风后,国内出现了不少粗制滥造的电音作品,毫无音乐性的电音充斥短视频平台,这虽然尚可满足在 Club 中 "857" 的需要,但也严重伤害了国内的创作环境。

尽管现在国内已经出现了一些优秀的电音制作人," 并不比很多百大 DJ 榜里的前 20、前 30 都差 ",但 " 整体水平跟海外相比的话,其实真的是小学跟大学的这种差距。"

从业者 Bob 认为,进入百大 DJ 这个很国际化的榜单、却又鲜少在国际上真正获得口碑和巨大粉丝的中国 DJ,一是没丰厚的上万人级别的演出,二是也没有传唱度很广的录音室专辑。

对于国内 DJ 在国际上接受度不高,从业者 C 则表示," 国内电子音乐人和电音厂牌在国际层面上做的宣传推广力度微乎其微,就基本上不做了。大家都认为国内的市场已经够大了,没把国内的吃干净就去吃国外的,没有太大必要。"

而且要做海外宣发,就意味着更高的推广成本," 每一首歌打底也得个两三万,而一个好的电子音乐人没有个四五十首作品铺底,就称不上是个好的音乐人。咱们就说拿出一半儿来做这种宣传,那也是小 100 万,但这个预算投到抖音热单创作人身上,回收速度和赚钱能力绝对比电子音乐人强,从生意角度肯定不划算。"

电子音乐人们的生存环境可谓 " 恶劣 "。目前,我国人才培养体系起步晚,目前尚不完善,电音人才严重流失,今年登榜全球百大 DJ 的 9 位电子音乐人中,仅有 3 位来自国内厂牌。同时,从业者 L 也表示,相比说唱等音乐风格,电音门槛更高," 可能三年、五年都做不出一首就是能够有影响力的电音作品,学习周期也很长,包括对整个硬件的要求其实也挺高的。"

好在情况渐渐有了一些变化。在被称为 " 电音元年 " 的 2018 年,腾讯音娱娱乐和网易云音乐也相继推出自己的电音厂牌。2019 年,由网易云旗下放刺厂牌与国际电音教育品牌 Point Blank 联合建立的电音制作学院成立,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已为行业输送上千人才。

但对于那些业已成长起来的 DJ,日子也没那么好过。自 2018 年电音节井喷式增长以来,国内国内电音节乱象频出,不仅如此,由于难以为引入的电音节 IP 提供优质的本土 DJ,国内电音节难见中国 DJ 身影。Club 中 DJ 们的处境也不算好,许多国内的 Club 为了招揽客人,目前采用国外 DJ 优先、" 网红 "DJ 优先、女 DJ 优先的选人策略,进一步压缩了国内电子音乐人的生存空间。

从业者 C 表示," 主办方有时候会迫于向赞助方、卡座土豪、混圈 ww 这些群体交作业,不得不请一些知名度高的艺人。" 这个知名度如何体现呢?现在来说不外乎榜单排名和抖音粉丝量这两个数据。这也就是国内这两年出来很多莫名其妙的野榜单的原因之一。

他直言," 做演出,门票、酒水、卡座这三个的销售额不搞好,公司还开个啥劲?做生意,不能为爱发电,做 " 传播电子音乐文化 " 的活雷锋是要饿死的。"

换句话说,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电子音乐背后的巨大潜力,但具体何时爆发、通过什么方式爆发,谁也说不清楚。而中国电子音乐人想要走向世界,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扎实的电音作品,辅以多元化的演出场景,借助必要的宣传将本土 DJ 和作品推向海外。

在 5 亿多听众的市场规模里,国内电音圈已经具备了形成出圈和爆发的前提,但想要建立更良性的本土生态和更高的海外认同,培育更多 " 能打 " 的音乐人是应有之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