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让徐翔“无地自容”的 80 后:100 亿财富靠骗,5700 亿订单告吹!

2019 年 4 月 28 日凌晨,一群身穿制服的公安干警,进入杭州金诚大厦。

在 14 楼董事长办公室里,他们看到了一脸疲惫的韦杰。

看到一群不速之客,韦杰先是一惊,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他长叹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束手就擒了。

韦杰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在一片风声鹤唳之下,他熬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没想到,这一天到来之时,他还是觉得来得太快了。

是啊,太快了,感觉荣华富贵才刚刚开始,怎么就结束了呢?

当警察将韦杰带出大厦门口时,他不舍地回头望了望金诚大厦,这栋楼见证了他的荣誉与财富。

如今,他要远离这栋大楼而去了,让人贪恋的世间美好,都将离他而去。

一、

1981 年,韦杰在浙江东阳出生。

从小,韦杰就因俊俏的外表,被外人称道。他生得浓眉大眼,天庭饱满,鼻梁高挺,让人过目不忘。

在一片赞赏声中,韦杰也颇为自信,觉得未来自己能干一翻大事。

愿望很性感,现实却很骨感。

韦杰没想到高考栽了跟头,只上了一个大专。

但他没有自暴自弃,通过 3 年的远程课程,韦杰拿到了浙江大学法律学士学位。

此后,韦杰通过了司法考试,获得了律师从业资格证,当上了一名律师。

律师生涯的韦杰,并没有太多建树。

2008 年,27 岁的韦杰辞去了工作,创立了金诚集团,开启了创业之路。

金诚集团主要是做私人财富管理,韦杰向一些老板募集资金,然后将资金投向政府债,获得稳定的收益和回报。

随着对这个行业越来越熟悉,以及募集资金越来越简单,韦杰开始了多元化投资。

金融加影视,是韦杰第一次转型的探索方向。

韦杰通过旗下的金诚财富,发布影视类的基金产品,然后将募集到的钱,投入到影视制作当中。

机缘巧合之下,韦杰认识了影视制作许一顶,一个有钱、一个有影视行业资源,两人一拍即合,成立了杭州和润影业。

就这样,韦杰出钱,许一顶出力,两人通力合作,先后拍了《致命闪玩》、《临终囧事》和《既然青春留不住》等影片。

其中《致命闪玩》票房只有 70 万,算是扑了街,其它几部影片也是反响平平。

拍电影赚不赚钱不知道,但韦杰的名气和经验确实涨了。

随着金诚财富的资金越来越多,韦杰开始膨胀了。他感觉拍电影也不过如此,自己做个导演,也并没有什么难度。

于是,在谋划《神判包青天》这部网剧时,作为金主,韦杰指名要做导演。

外行要指导内行了,许一顶不干了,两人矛盾爆发。

两个股东闹矛盾了,和润影业开不下去了,两人后来为此对簿公堂。

在影视圈挥霍了一把,没有人知道韦杰到底是赚了钱,还是赔了钱。

但是赚是赔都不重要,只要他的金诚财富还能源源不断地,从投资人手中拿到钱,他就可以接着奏乐接着舞。

你想问前期投资人的投资和利息怎么还?

韦杰会告诉你:让下一个投资人来还呗!

二、

人只要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谎言来圆;只要欺骗了一个人,就用欺骗无数人来弥补。

2015 年,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大力推进 PPP 项目。

看到动则几亿、十几亿的 PPP 项目,做政府债起家韦杰,想到了一个将公司格局做大的绝好妙计。

从此,韦杰抛弃了以影视投资来募集资金的做法,将理财产品包装成政府 PPP 项目,募集的金额越来越大。

为了让投资人信任,韦杰变得浮夸起来,金诚集团的宣传也跟着浮夸起来。

对外,金诚集团宣布拿下了政府 59 个 PPP 项目,宣称获得了 5700 亿的订单,一片欣欣向荣。

2015 年 12 月,拿到投资人的大笔资金后,韦杰斥资 7.35 亿元,收购了香港上市的雅骏控股,后改名为金诚控股。

当时,收购每股的价格只有 0.22 港元,随后股价一路飙涨了 18 倍。

对内,为了提振员工信心,韦杰极力打造自己是一个超级富豪的人设。

2016 年初的一天,韦杰召集各个部门的同事开会,途中有个证券公司的人打来电话。

韦杰特意打开免提,电话那头的声音清脆有力:韦总,你赚大钱了,11 位数。

" 哦 ",韦杰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开会。

下面的员工掰着指头数:11 位数,100 亿!

若这不是韦杰事先导演好的,且如果股神徐翔在场,面对这个牛逼的 80 后,都会无地自容。

不知道员工们信不信,反正韦杰自己是信了。

从此,韦杰以成功人士自居,开始不务正业,迷恋上了道教思想。哦不,他好像很久没有务正业了。

韦杰当上了浙江道家学院的名誉院长,经常一身道士打扮,以便随时悟道。

但韦杰并没有在道家悟道出世的精髓,他还需要世俗的虚荣心,一个伪成功人士的满足感。

他喜欢上了演讲,像成功人士一样,四处布道,讲自己的成功史,哪怕讲他悟到的道家思想。

2017 年,韦杰启动了 " 世界和我 " 个人全球巡回演讲。

9 月 26 日,韦杰来到香港大学演讲;9 月 28 日,他来到新加坡国立大学;10 月 11 日,他来到了韩国首尔大学;10 月 13 日,他来到了日本东京大学;10 月 16 日,他来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10 月 18 日,他来到了美国哈佛大学;10 月 20 日,他来到了英国牛津大学;10 月 25 日,他来到了台湾大学;

韦杰在东京大学演讲

36 天,绕地球两圈,不可谓不勤奋。

你问他会有那么多听众吗?

没有是用钱解决不了的,演讲场地可以租用,听众可以花钱请来。

至于到底演讲了什么,有多少人听,那都不重要了。

金诚财富只要宣传,它的董事长韦杰,受邀前往 9 所世界顶尖学府就够了,投资人就会毫不犹豫的把钱砸过来了。

显然,韦杰很享受这个过程,他真以为自己是众星捧月的学者、思想家和成功人士了。

回到国内,成功人士韦杰觉得不过瘾,想在杭州搞场大的。

12 月 3 日,在杭州广厦体育馆,韦杰举办了全球巡讲杭州站。

3100 张门票全部免费送出,成为杭州历史上唯一一场,没有黄牛卖票的演出。

来听演讲的不仅不用钱,还有补贴,在 3000 多名托的要求下,演讲结束后韦杰返场。

这次,韦杰找到了明星的感觉,凭借俊俏的外貌,在台下托的欢呼声中,他唱了三首歌:《空谷幽兰》、《你们》和《掌声响起》。

演讲会秒变演唱会,出去上洗手间回来的观众,还以为自己进错了会场。

杭州演讲会结束之后,金诚集团发文盛赞韦杰:他是企业家中最懂写作,作家中最会演讲,演讲者中最有思想,思想者中最懂投资。

我觉得还应该再补充一句:投资家中最会唱歌,歌唱家中最会吹牛!

杭州演讲会搞完,韦杰觉得还是不过瘾,他要把舞台搬到北京,让全国人知道他。

2018 年 1 月 6 日,韦杰在北京水立方搞了一场声热浩大的 " 仿佛秀 ",这一次,他如愿以偿当上了总导演,花重金请来了李玉刚、吉克隽逸和周深等一众明星。

搞完这场开年首秀,韦杰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他感觉自己简直是太成功了、太荣耀了、太满足了,世间一切的溢美之词,都显得太苍白无力了。

但是,金钱堆积起来的成功,谁来买单呢?

三、

是啊,谁来买单呢?

不务正业的韦杰,他当然买不起这个单。吞金巨兽金诚财富,也买不起这个单。

一直替韦杰买单的投资人,终于也快买不起这个单了。

2018 年 4 月,浙江证监局开展私募专项检查,结果来到拱墅区金诚集团的几个子公司时,居然吃了闭门羹,不让检查。

让监管部门吃闭门羹,后果是很严重的。

随后,监管部门三次责令金诚财富整改,停止了基金销售。

金诚财富的源头被切断了,没有新的资金进来了。

不能借新,如何还旧?

紧接而来的,就是金诚财富旗下的基金,开始逾期兑付了。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发现不对劲,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要求赎回,金诚财富出现挤兑。

韦杰虚幻的财富世界崩塌了,那些钱,一部分早就被他拿去过成功人士的生活了,一部分给他收购香港上市公司了,一部分拿去拍电影了,还有一部分拿去投所谓的 PPP 项目。

那些投资,都是要超过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回报,而且回报率还低得可怜。

而韦杰募集来的资金,却往往只有半年、一年,回报率还高达 10%、15%。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么玩,迟早要玩完。

读过浙江大学法学硕士的韦杰,比谁都更清楚。

但那又如何?

自从他欺骗了第一个投资人之后,他就不得不再欺骗十个新的投资人,况且,韦杰还很享受自己营造的骗局之中,在这个骗局里,他是光彩夺目的成功人士啊。

至于最后哪个倒霉蛋,来给他的成功买单,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韦杰的投资人当中,有一个年逾八旬的老太太,听说金诚财富逾期兑付的消息之后,他来到金诚集团,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韦杰说:

求求你们了先把本金还给我吧,我老伴都快 90 了,身体很差,快躺床上了。

我也不敢让他知道啊,这是我们的棺材本呀,我每天睡不着只能吃安眠药,可是不敢多吃呀,怕醒不过来。

此时,作家、演说家、思想者、投资家兼大导演韦杰,这个集万千荣誉于一身的男人,只能自欺欺人地说:我们一定会兑付的!

韦杰能拿什么兑付那些给他买单的投资人呢?

对于过一把瘾就死的韦杰来说,只有他负天下人,没有天下人负他。

<--END-->

以上内容由"大江湖解局"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