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19

全时云创始人兼 CEO 陈学军:我的经验和教训

10 月 15-17 日,由钛媒体与 ITValue 共同主办的第十三届全球数字价值峰会于浙江上虞召开,此次峰会以 " 转折点——从业务数字化到数字化业务 " 为主题,邀请行业内数字化业务实践领跑者,分享与讨论数字化与业务的融合共振。会上,全时云创始人兼 CEO 陈学军分享了自己创业以来的经验与挫折,引起在场嘉宾的共鸣。

多年以来,中国和美国 SaaS 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而且还在扩大,美国 100 亿美元市值以上的 SaaS 公司超过 150 家,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家纯粹意义上的 SaaS 公司上市,不光没有一家好的 SaaS 公司,甚至没有一家特别好的软件公司。

陈学军结合自己创业以来的经验和教训,言辞恳切地向在场嘉宾说道," 创业第一个是要专注,不要盲目的在一件事儿没有成为全球最好的公司之前,不要做太多的事情。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态度,成功唯一的法则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第三个少走捷径,资本的无序扩张让中国人太浮躁了,非常浮躁。"

全时云创始人兼 CEO 陈学军

以下为陈学军演讲速记,经钛媒体编辑:

陈学军:很高兴又再次来到 ITValue 和大家分享。六年前,我们每个人都满怀希望,认为中国一定会有非常多优秀的 SaaS 企业诞生,但实际上,中国和美国 SaaS 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而且还在扩大,美国 100 亿美元市值以上的 SaaS 公司超过 150 家,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家纯粹意义上的 SaaS 公司上市,不光没有一家好的 SaaS 公司,我们甚至没有一家特别好的软件公司。

中国我认为最好的软件公司 WPS,最近被资本市场痛批,两千亿市值太高了,WPS 神话要结束了,实际上 WPS 是非常好的公司,但仅仅是 300 亿美元市值,这是我们跟美国的差距,大概差一百倍。

我们不光没有好的软件,还没有好的芯片,所以我们老被人 " 卡脖子 ",我们必须看到中国和全球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还是少吹牛,多讲讲我们的教训。

我创业了 15 年,我自己觉得对我真正有帮助的地方,其实还是失败的教训,一个人真正的成长来自于自我否定,因为你不否定自己坚决成长不了。所以我下面的分享,大概就是我的经验教训,教训多一些。

第一应该专注,因为每次我参加会都能听到非常多好的模式、好的理念,有的公司产品做的非常庞大,我觉得都是非常糟糕的,今天留在市场当中的好的公司,实际上都是非常专注做一件事儿的公司。时间是最好的裁判,时间能摧毁、证明很多事情,今天活下来的都是长期做一件简单有价值事情的公司。

我们自己也一样,大概从我参加 ITValue 开始,我们就一直专注做视频会议,到去年我们进入到了 Gartner,去年全球第七,今年全球第五,但是实际上最大的教训来自于不专注。

很多人知道,我创业时候觉得光做视频会不行,我的教训来自于 ZOOM 上市。当时我自己认为光做一件事儿还是不够的,当时我的很多 FA、同行都跟我讲,说你应该做中国的 Webex+Slack+Box,这个战略非常的性感。大概是三年前,ZOOM 上市,上市开盘 167 亿美元,我早上四点开始收到员工的微信,今天 ZOOM 的市值最高到了 1600 亿美元,就做一件事儿。上市以后大概三个月接近 400 亿美元,没有任何人想到一个只做视频会议的公司会值这么多钱,我也没想到。

我当时非常的失落,思考了很久,大概一夜之间砍掉了除了视频会议以外所有的业务,原因很简单,我们只有 ZOOM 人员的四分之一,但是我们做的比 ZOOM 多三件,我们花在一件事上的资源只有 ZOOM 的十二分之一,那我们怎么能成功呢?所以我觉得,今天中国的软件公司、SaaS 公司,甚至所有行业的公司我们都要做一件事情,一件事儿做的好了做第二件,如果一件事儿没做好不能做太多的事情,专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专注的背后是相信,不愿意专注是因为我还不够自信,相信的背后是敬畏,我们太多的人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一定那么敬畏。

第二个是态度,态度是非常重要的事儿。疫情期间我们业务增长了 16 倍,除了非常兴奋和激动以外,我还挺后怕的,为什么?大概疫情前的两年,我觉得我们公司快挂了,有一天晚上我们的系统停了九个小时,两千多台服务器突然没电了,备用的发电机运转了十分钟,十分钟以后也没电了,后来我们运气还行,九个小时以后恢复了,那是我创业以来内心最害怕的一次,或者唯一害怕的一次。

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想,我们做了什么?当时我们压力也挺大,第一我们有很多的传统运维人员,我们的业务并没有上云,我们是自己运营自己的系统,我们首先投了很多固定资产,有几千台服务器,有很多技术人员,我们的架构也不是那种多云的架构,但是那一件事儿让我明白,如果我们不把质量提高,肯定会死掉。所以我们差不多花了 30 分钟决定我们要上云,内部的团队非常抵触,因为他们都是做传统运维的,并不想上云,上云以后他们就丢掉工作了,我们没有犹豫一分钟,就决定了我们要上云。

上云了以后,我们后来在 AWS、阿里做了分布式云的系统,如果我们不去做这件事情,这个公司根本抗不住疫情,没有任何机会。每一个小时业务量都可能涨一倍,几天大概涨了十几倍,扩容了几万台服务器,如果我们不去解决上云问题肯定是不行的。

疫情之后我们又遇到了危机,遇到了巨大的竞争对手腾讯,而且他们还免费,我们听到了很多声音,前段时间我有一个董事说,是不是应该起诉不正当竞争,因为免费是不正当竞争,其实我也挺心动的,那天晚上我琢磨,到底这么干还是这么干。

后来我有一个最大的投资人,晚上 11 点多给我发了一个消息,他请全球最厉害的评测机构对我们和 ZOOM 做了对比,他觉得我们还有六个问题,比如说声音金属感太强等,这件事儿让我特别意外,后来我跟他探讨,我到底该干什么?他说,毫无疑问去把产品做极致,这是成功唯一的法则。

对所有公司而言,我们成功的法则就是把自己的产品做极致,如果我们去做别的事情,也许会得到短期的,但是会花非常多的时间,漫长的官司,无数的材料,全民的热潮,没必要。中国创业者应该有一些贵气,为了做技术顺便赚钱,而不是为了赚钱顺便做技术,我觉得中国所有的公司,我们都缺的是态度,我们需要贵气,不要考虑短期的事情。

第三点就是关于捷径,中国今天最大的问题我们特别习惯走捷径,我们都觉得我们非常的聪明,我们中国人的战略能力是非常强的,我们不需要像别人那么努力就能成功,所以中国有非常多的世界五百强,但是很多世界五百强都是靠收购、兼并、做收入等等。

我们可以随便写我们的战略,而不是做我们的战略。写战略这件事儿非常讨厌,因为中国有很多的捷径,随便讲一个故事我们的股票就涨,可能美国不会,金融、资本市场让我们特别习惯走捷径,这是一个中国现在非常大的问题。

我自己做过类似的事情,我当时做完 B 轮融资的时候,兜里还有很多钱,投资人就说明年把增长率调到 150%,对面有一个公司也是做视频会议的,大概收入四千多万,不到两个亿就可以把它买了,但是它不是做 SaaS 的,是做软件的。当时我花了一个多亿把它买了,当期增长 100% 多,觉得挺高兴的。但是第二年呢?软件是没有可持续收入的,软件和软件服务就差两个字,但是后来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事情,文化的差异,产品的差异。

我自己思考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有捷径,我们还是会为了资本市场做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三件事情,是我们所有的创业者或者所有的实体做实业的,或者做公司的创始人,我们必须要去警惕的事情。

第一个是要专注,不要盲目的在一件事儿没有成为全球最好的公司之前,不要做太多的事情。第二个就是我们的态度,成功唯一的法则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第三个少走捷径,资本的无序扩张让中国人太浮躁了,非常浮躁。

到今天为止我自己创业 15 年了,思考最多的问题不是考虑财务自由,也不用考虑生存问题,甚至不用考虑运营上的事情,但是最重要我们想的最多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上云?我花了 15 年的时间,花了人生最宝贵的时间做这个事情的意义在哪?

后来我找到了答案,是稻和盛夫说的一句话" 工作就是一种修行,希望离开的时候,我的灵魂比我来的时候更纯净 ",想把这句话送给我自己,也送给在座的每一位,实际上我们在座非常多的 CIO,我们的经济自由了,我们的地位也自由了,我们应该做自己内心真正认同的事情,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