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19 岁少女直播死亡过程,真凶身份曝光后,全网怒了!

文章如存在侵权纠纷,请微信联系:Ezcyx001。

1

前天看到一个令人悲痛的新闻。

10 月 15 日,19 岁女孩 " 罗小猫猫子 "(下文简称罗小猫)直播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

当天,罗小猫在镜头前拿出一瓶褐色液体——里面是农药和饮料的混合物,一口气喝了下去。

随后,她匆匆下线,被送往医院。

她的闺蜜发了一张她在医院抢救的照片,希望大家帮助寻找肺源。

可最终,罗小猫没能被救过来,她年轻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

促使她做出自杀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直播间里网友的怂恿。

" 快喝快喝快喝快喝快喝快喝。"

" 瓶子里不会是尿吧。"

" 要喝就喝。"

……

这些可能是随手打出来的文字,成了罗小猫的催命符。

罗小猫是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小网红,在开始这场直播前,她曾发布了一条视频。

视频中她坦陈,自己患抑郁症很久,甚至因此在医院住过两个月。

" 最近真的绷不住了。"

这是她留在人世的最后一条视频。

翻看罗小猫的社交动态,会发现她的抑郁症和自杀倾向,早已有迹可循。

今年 5 月,罗小猫发布了一组照片,照片中她笑得很开心,配文是 " 夏日炎炎,有你真甜 "。

可她手腕上一道道深深浅浅的伤疤,是那么触目惊心。

没有人注意到她内心的崩溃,甚至还有不少人疯狂网暴她。

罗小猫的感情之路颇为不顺,她的前男友也是个网红,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发一些 CP 向视频。

然而分手之后,男方却翻脸无情,甚至在社交平台上暗指罗小猫给他戴绿帽子。

不明真相的粉丝一股脑地开始辱骂罗小猫。

在情伤和流言蜚语的双重打击下,罗小猫患上了抑郁症。

直播自杀,可能是她向外界求救的方式。

可最终她失望了,没有人拉她一把,围绕在她身边的,是一句句恶毒的咒骂和催促。

喝下一瓶毒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也许在那一刻,对罗小猫来说,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已经超过了对毒药的恐惧。

所以她才会那么决绝地奔赴死亡。

更让人寒心又愤怒的是,在罗小猫去世之后,针对她的网暴依然没有停止。

" 又矫情又作 " " 死了还要惊天动地一番?"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杀死罗小猫的凶手,就是怂恿、攻击、羞辱她的每一个人。

而这样无助的境遇,是每个像罗小猫一样的抑郁症患者曾经、或正在经历的。

2

2012 年,一个叫 " 走饭 " 的姑娘在微博上留下了一段话,然后自杀。

"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这条微博,成了一个树洞,到现在,评论区里已经有超过 100 万条留言。

抑郁症患者的数量,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多很多。

据 " 抑郁研究所 " 发布的《2020 抑郁症患者群体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 9000 万,其中一半年龄在 18 到 25 岁之间。

抑郁症,是仅次于癌症的人类第二大杀手。

患上抑郁症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 连呼吸都觉得累。"

" 我什么都不想做,没有任何欲望,看见逐渐倒下的茶杯,明明伸手就能把它扶正,我却宁愿看着它摔碎。"

" 我想过自杀,也写过几次遗书。"

" 我没有把遗书写完,你知道吗,陷入那种情绪时,是绝望,是无助,是想哭却哭不出来,但是写遗书的时候我忍不住会哭,哭到把纸都打湿了。也许是因为哭出来了,情绪会稍微好一点。我之所以没有自杀,是因为我不敢。"

这是一名重度抑郁患者的真实描述。

字里行间的压抑与崩溃,令人窒息。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用 "一只黑狗" 来比喻抑郁症。

" 请想象有一只黑狗,紧随在你的身边。任何人看到都以为它是一只再寻常不过的动物,然而只有你知道这只黑狗的不寻常之处——它以摄取你的所有情绪为食。

你不知道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你的,你只知道自从发现它在你身边之后,你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暗淡无光、模糊不清。

你的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那只黑狗的身影,它已经长得太高太大以至于你被压得喘不过气。你的睡眠不再规律,时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时而昏昏沉沉、久睡不醒。

你悲痛欲绝,甚至于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对于抑郁症,我们有太多的未知与误解。

比如我们总觉得,抑郁症就等同于不开心。

但其实,情绪低落只是抑郁症的症状之一,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会发生改变,导致身体出现失眠、嗜睡、暴躁、焦虑、头痛,甚至厌世的症状。

抑郁的反面不是快乐,而是活力。

我们会对一个感冒患者说 " 你要坚强一点,不要再咳嗽了 " 吗?

那么,我们也不该对抑郁症患者说 " 想开一点,快乐起来 "。

他们不是太脆弱,而是生病了。

3

抑郁症患者很少向外界求助,因为他们害怕自己鼓足勇气发出的求救信号,会被解读为 " 矫情 "" 做作 "。

曾看到过一个测试。

测试者被要求念出下面的文字:

" 爱了一个少年 1574 天,其中闹了 27 天,等了 825 天,现在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

" 我戴上面具,然后再也摘不下来了,这就是我初中的磕磕绊绊。"

" 我经常连哭几个小时,哭到手脚发麻,又有时候像没事人一样,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课不想见室友,我害怕学校,我好想休学。"

念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都笑出了声。

" 超尴尬的这种。"

" 哇塞,现在的人好早熟啊。"

" 你不想上学,我也不想上班啊。"

可接下来,当他们看到这些话的作者时,顿时陷入了沉默,表情也凝重起来。

" 我知道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我无法忍受和面对未来还要与这些痛苦和剧痛相处。"

——作家张纯如,2004 年 11 月 9 日自杀离世,时年 36 岁。

" 当你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熬过了 1584 天,终于在今天凌晨结束了…… "

—— @旅行的孤独风 2018 年 12 月 12 日自杀离世,时年 23岁。

" 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好些,但这几年就算出来了我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想法,抱歉,我不期待有人能原谅我,再见。"

—— @yan482 2018 年 12 月 12 日自杀离世,时年 21 岁。

没错,他们读到的,都是抑郁症患者自杀前留下的文字。

但如我们所见,这些浸透了孤独、痛苦、绝望的哀嚎,得到的回应往往不是关怀,而是嘲讽。

不被理解,是抑郁症患者所面临的常态。

如果他们得到来自亲人、朋友的支持,很多悲剧,其实都可以避免。

《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希瑟 · B · 阿姆斯特朗,是一个被抑郁症折磨的单亲妈妈。

最严重的时候,她哭着给母亲打电话说:求求你,求求你让我死。

好在,希瑟的家人和朋友,都充分地理解她,并给予她最温暖的陪伴。

有一次,希瑟躺在浴缸里,忍不住想待在水下不出来,她飞快地给朋友发了一条短信:" 我觉得你应该过来一趟,我不该自己一个人待着。"

信息一发出去她就后悔了,觉得不该给朋友这么大的压力。

于是她又补发了一条:" 其实我没什么事,你不用过来。"

当晚,朋友带着希瑟钻进被窝,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今天不走了,陪你一晚上。"

后来,希瑟听从心理医生的建议,搬到了一个小巧舒适的房子里,所有亲戚好友都来帮忙。

就在那一刻,希瑟心里生出了这样的感受:

" 我坐在门廊上,阳光透过遮阳蓬,洒在我的脚趾头上,我不想死了。"

每个抑郁症患者,都像时时刻刻游走在悬崖边上。

一句恶毒的嘲骂,会将他们推入万丈深渊。

而一声温暖的安慰,就能将他们从死亡边缘拽回来。

他们对身边人的期待,不是多么专业的建议,也不是多么有效的治疗方案。

静静地聆听、陪伴,就已经足够。

愿我们都能做那个伸出援手,而不是推一把的人。

愿因抑郁症而导致的悲剧少一些,再少一些。

点个赞 + 在看,分享文章,希望严惩那些网暴罗小猫的键盘侠。

同时,希望更多抑郁症患者得到理解和支持,早日康复。

-End-

原创精选(点击蓝字查看):

点一个在看,严惩网络暴民!

以上内容由"爱折腾的壹休"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爱折腾的壹休

爱折腾的壹休

一个有趣、有种、折腾上瘾的地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