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突发!张恒被罚 3227 万元 曾和郑爽合力开发“割韭菜”软件

郑爽张恒相爱相杀,双双被罚。

雷达财经 文 | 长帆 编 | 深海

10 月 18 日,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发布通报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的经纪人,负责相关演艺合同签订、片酬商谈、合同拆分、催款收款等事宜,并具体策划起草 " 增资协议 ",设立 " 掩护公司 ",掩盖 " 天价片酬 ",规避行业主管部门监管,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综合考虑张恒的违法事实以及有关情节等因素,对张恒处以郑爽在《倩女幽魂》项目中偷税额(4302.7 万元)0.75 倍的罚款,计 3227 万元。

今年 8 月底,郑爽已先行被罚。据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调查,郑爽于 2019 年主演电视剧《倩女幽魂》,与制片人约定片酬为 1.6 亿元,实际取得 1.56 亿元,未依法如实进行纳税申报,偷税 4302.7 万元,其他少缴税款 1617.78 万元。同时查明,郑爽另有其他演艺收入 3507 万元,偷税 224.26 万元,其他少缴税款 1034.29 万元。以上合计,郑爽 2019 年至 2020 年未依法申报个人收入 1.91 亿元,偷税 4526.96 万元,其他少缴税款 2652.07 万元。

基于以上事由,税务局对郑爽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 2.99 亿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郑爽和张恒相识于 2018 年,彼时二人共同参演了《这!就是铁甲》机器人格斗真人秀,此后确认恋爱关系。

彼时,郑爽正因坐拥巨量粉丝而未充分变现而苦恼。

认识张恒并成为男女朋友后,郑爽决定让张恒专门挖掘粉丝价值。

2018 年 11 月 18 日,郑爽向张恒名下银行账户转入 2000 万元,备注借款。

2018 年 12 月,两人合伙开了一家公司——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谷座);次月,又成立了鲸谷座控股的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乖乖);进入 2019 年,两人还一起度假、一起上综艺。期间,张恒 " 顺理成章 " 地成为了郑爽的经纪人。

2019 年 6 月,定位为雪糕群重生星球的 "M77" 上线,这个 App 的目标更为直接,就是将粉丝经济最大化变现。粉丝们在和郑爽互动之余,还可以在 App 的泡泡打榜板块为郑爽在芒果 TV、微博、爱奇艺等平台打榜。

除此之外,粉丝们还可以在 M77 上进行郑爽十周年生日会的抢票活动,并指定 M77 为唯一的抢票平台。

尽管是专门的 " 收割平台 ",但因为 M77 下载量太低、商业化进展不顺,最终黯然失败。

随着 M77 黯然失败,郑爽和张恒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

2019 年,一档芒果 TV 自制综艺——《女儿们的恋爱》大火,各路明星纷至沓来。在第二季的录制中,张恒、郑爽这对当时被外界看作 " 金童玉女 " 的情侣也加入了进来。在节目最后一天的约会之前的一个早上,张恒做完早饭,躺在床上睡了个回笼觉。郑爽悄悄拿着行李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封信,信中写着:" 一整季节目下来对你的感觉 …… 让我想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 "。张恒发现后猛打电话,只收到一阵嘟嘟声。

网上很快便有传闻,二人疑似早已分手。有媒体从多个知情人处获悉,两人 10 月 17 日还以 " 档期不合适 " 为由拒绝了某节目的录制,而张恒也不再负责郑爽相关工作。

然而,彼时双方勾连已深。张恒不仅作为郑爽经纪人处理 " 倩女幽魂 " 演员合同事宜,且双方通过代孕的方式,在美国孕育了宝宝。

2019 年年末,两个孩子相继出生。

2020 年 1 月,郑爽向张恒追索 2000 万欠款,并向法院正式起诉。

2020 年 8 月张恒担任法定代表人的 " 鲸乖乖 " 公司成为被执行人,后该公司因拖欠工资和补偿金等被多名员工起诉。

2020 年 11 月 9 日,张恒和郑爽二人的借贷纠纷一审判决宣判。法院判决张恒归还郑爽借款 2000 万元并支付自 2019 年 11 月 12 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 6% 的逾期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 142483 元,保全费 5000 元,由张恒负担。

被逼到墙角的张恒选择反击。

今年 1 月 18 日,郑爽、张恒冲上微博热搜,其中 " 张恒发文 " 占据了热搜榜第一,称郑爽试图抛弃代孕孩子。

4 月 26 日,张恒在微博上以视频的方式晒出自己与郑爽、郑爽父母沟通的多段语音,该视频长达 5 分 14 秒,主要围绕着郑爽的天价片酬和使用阴阳合同逃漏税展开。

张恒的曝光视频中,郑爽拍摄的电视剧《倩女幽魂》片酬实际高达 1.6 亿元,拍摄周期 77 天。

4 月 28 日晚间,央视新闻报道显示,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已被调查。

张恒和郑爽的互撕大戏,还让背后公司北京文化卷入。

今年 8 月 27 日,证监会官网发布消息称,北京文化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 2018 年虚假转让《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两部电视剧的项目投资份额收益权,虚增收入 4.6 亿元,虚增净利润 1.91 亿元,2018 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近日,证监会对北京文化下发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拟依法对公司及董事长宋歌、董事张云龙等 17 名当事人予以行政处罚,并对时任副董事长娄晓曦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 行政处罚落地后,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以向公司索赔。"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在 2019 年 3 月 22 日至 2020 年 4 月 28 日期间买入北京文化并且截至 2020 年 4 月 28 日仍持股的投资者,均有权就其损失向北京文化提起索赔诉讼。

符合条件的投资者可将姓名、联系方式与股票交易记录(建议为 Excel 文件)发送至邮箱:ldcjwqy@163.com 参与维权,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将协助投资者准备诉讼材料。

除了被巨额处罚,郑爽还可能面临天价索赔。

今年 5 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海宁东开之星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起诉郑爽一案进展。作为《翡翠恋人》出品方,海宁东开之星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向郑爽索赔 8050 万,郑爽一方则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据导演周国刚在社交媒体爆料,郑爽有两部影视剧拍摄于限薪令之前,当时郑爽的片酬高达 1 亿元,光是这两部影视剧就有 2 亿元。周国刚表示,保守估计每部戏的成本两亿,根据 " 劣迹艺人包赔损失条款 ",四部戏郑爽总共要赔偿 8 亿元。此外,周国刚计算郑爽手上 12 个品牌代言,按照一个品牌赔 1000 万,总共就是 1.2 亿元。如此计算,仅代言和影视剧方面,郑爽可能面临的赔偿将达到 9.2 亿元的 " 天价 "。

以上内容由"雷达 Finance"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