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雷科技 10-18

反种草逐渐兴起,我们不需要“美颜景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美颜成了一项潮流,从拍照美颜到视频实时美颜,美颜功能已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许多用户的刚需功能。不仅是针对人的面部美颜功能,一些旅游博主或网红为景点套上一层层滤镜,试图通过为景点 " 上妆美颜 ",以吸引用户浏览和关注。

一些在小红书上被种草的用户到 " 滤镜景点 " 后发现,自己被网红的滤镜和照片调色给欺骗了,网络图片和实际景观差别太大,纷纷在网络上吐槽。对此,近期小红书发表道歉声明,承认部分用户分享的景点存在过度美化的现象,表示将对 " 避坑 " 内容做更多展示,今后尝试推出景区评分榜和踩坑榜等产品,为用户提供更多元的信息。

包括此次的滤镜景点在内,许多东西或事件似乎与网红产生强关联后就开始变味了,那么普通景点是如何发展成网红景点的?在病态的网红经济下,还有哪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在疫情的背景下,人们出行意愿的选择发送了改变,出国游和长途游转变为国内游和中短途游。根据比达咨询的报告显示,在 2020 年上半年,中短途周边游的占比从疫情前的 20.8%,增长至疫情后的 75.9%,出国游的旅客意愿占比直接暴跌至 0.7%。与之对应的是,在前往景区前,用户会通过门票预约的方式让行程更有计划性。

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近一半的用户认为提前预约门票的优势是确定行程、了解景区信息和避免限流,即用户的出游目的性更强,且在意景区的限流情况,避免行程落空白跑一趟。在此需求下,网红们开始在平台上种草,部分冷门小众的景点(有的甚至不是景点)顺势成为了他们的开发对象,培育成不同地方的网红打卡点。

小红书作为国内大型的种草社区,自然是网红们安利用户的首选平台。从用户使用习惯来看,多数用户的确更喜欢在小红书上看各类分享,其中就包括景点。

在比达咨询的 "2020 年上半年用户常用在线旅游出行决策平台 " 的调查中,小红书以超六成的占比排名第一,不仅超越抖音和微博,还与一众综合性旅游服务平台拉开一段距离。在国内用户出游方式的改变中,小红书或成最大赢家。

其实,用户偏爱小红书的原因,无非是小红书的社区分享氛围更浓厚、商业信息比重较其它平台要更低一些等。不过,要想在众多景点中脱颖而出,网红们可谓费尽心思,有的网红或优质博主会专门去寻找小众且有观赏价值的景点,但也有许多网红为了博眼球争流量,用摆拍和滤镜开启了人造景点模式。

以下图的蓝房子景点为例,在网红的滤镜下蓝房子显得比较独特,但实际(见右图)这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罢了。一些被种草的用户到了实地后发现,房子里面甚至还有排泄物的臭味,让人很难不去怀疑这间房子原本的真实用途。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小众、打卡和免费等大多都是这类滤镜景点的关键词。被坑的用户们开始总结 " 反种草 " 攻略,在出行前查阅景点的完整信息,一些重滤镜、重饱和度的图片或视频直接跳过,直接选择看朴素而真实的分享。

滤镜景点只是病态网红经济的一种体现,现在的网红也开始内卷起来了,按网红的市场发展方向来看,有的继续上探一二线市场,有的深入下沉市场探索更多可能。

前段时间火了一个月的网红徐勤根,在网上火了之后就靠所谓的 " 海外高管 " 背景收割用户,开通付费群吸引粉丝付费进入,最低入群价 2.5 万元每月。他的这套方案针对的是线上有一定资金实力的用户,用立人设的方式吸引高价值粉丝以快速变现。

同样的,小红书月活用户量破亿,平台女性用户比例超七成,以一二线城市用户为主,拥有不俗的消费能力。而三四线及以下市场是网红们的另一篇蓝海,只不过这些网红没有独特的摆拍和高端的人设,以较为低俗的直播内容吸引观众。

从 2020 年的国内直播市场来看,北上广深四大城市市场份额占 23%,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合计占比为 46.8%,二线以下市场直播渗透率不足,未来具有较高的成长空间,挖掘下沉市场的经济潜力进而成为了许多新网红的发展方向。

有 " 媒体艺术之都 " 美誉的长沙,在坊间还有娱乐之都和顶流网红城市的称号,这里不仅有湖南卫视,还有茶颜悦色及文和友等网红店,由此吸引了许多网红来长沙发展。在长沙的黄兴路,当夜幕降临时,各大平台的网红主播开始聚集在这里,为了流量他们使出各种狠招,如给打赏就学狗叫、淋洗脚水、翻垃圾桶等,只要观众给的打赏足够多,他们的下限就能足够低。

靠着低俗的内容去收割下沉市场用户,这一招似乎还挺好用。面对潇湘晨报采访,一位长沙的户外直播从业者表示:" 像我年纪大了,平均每天能赚个两到三千,年轻漂亮的女生好赚,有的一天能进四万多。"一部手机、一副耳机、一个充电宝和手机支架的组合,就能开启一场线上直播,极低的门槛加剧了行业的内部竞争,他们最后也只能靠拉低下限的举措去赢得部分流量。

从本质来看,无论是小红书上的网红博主还是长沙的户外主播,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流量,即获得更多的收入。不同的是他们的目标对象和收入渠道存在差异,前者是一二线市场用户,与商家合作赚取推广费等,后者是三四线下沉市场用户,赚平台流量和观众打赏的钱。

在这背后,平台需要调整算法策略,一些网红做的出格行为是为了迎合部分观众和平台推荐算法的胃口。国内市场如此之大,的确会有部分用户会喜欢滤镜景点的照片和低俗直播内容,但同时我们也有必要告诉他们什么是真的、什么样的内容不应当出现在直播上,划好底线以提升平台内容质量的上限,营造绿色和谐的网络环境。

以上内容由"雷科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