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金羊网 10-18

梁心颐:曾经不识愁滋味,如今更懂唱情歌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广欣

一首《下雨天》,一首与周杰伦合唱的《珊瑚海》,本已足够让南拳妈妈前主唱 Lara 梁心颐被华语乐坛牢牢记住。但在 2010 年单飞之后,梁心颐一度有意识地远离 " 情歌 " 标签,尝试不同曲风。今年,她重拾 " 老本行 ",接连推出《来者何人 n!》和《来者何人 { }》两张纯情歌迷你专辑。

都说芭乐情歌易学难精,而归来的梁心颐无疑比以往更懂得如何唱情歌。最近,梁心颐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她坦言重新发现了情歌的价值,希望这张专辑能陪伴和抚慰听众。

新歌唱出爱的断舍离:" 分手让人更了解自己 "

羊城晚报:上一张专辑《千面兽》尝试了很多不一样的音乐风格,这次反而回到了最早的抒情曲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回归?

梁心颐:我出道的时候唱了很多情歌,所以会有一点小叛逆,觉得自己应该尝试一下不同的曲风。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其实给情歌贴上一个不是很公平的标签,好像 " 唱情歌 = 没有音乐上的想法 "。但其实情歌是非常有力量的,有些情感我们甚至不会跟最好的朋友分享,却可以在听情歌的时候发泄出来。所以,这一次我想好好地把情歌唱给大家听,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情歌,跟听众产生更密切的联结。

羊城晚报:这次的新专辑被拆分成《来者何人 n!》和《来者何人 {}》两张迷你专辑,想向歌迷传达怎样的信息?

梁心颐:《来者何人 n!》是 " 过去的总和 ",《来者何人 {}》是 " 现在的我 "。比如刚分手的时候,你会有一段时间停留在过去,可能会翻看所有以前的照片,沉溺在那些回忆里;但总有一天,你会准备好重新出发,迎接更多新的体验。人常常就在这两种状态之间循环——消化过去、体验新的东西。

羊城晚报:你原来的头发很长,这次为了新专辑剪成及肩的长度。这个造型是有深意的吗?

梁心颐:对。不仅是音乐部分,我们这次通过很多细节传达 " 断舍离 " 的概念,而剪头发就是其中一个表达方式。我想告诉大家,就算剪了头发、分了手,你还是你。这张专辑要探讨的是一段感情的意义,我们常常以为自己想念的是那个人,但其实我们想念的可能只是不用一个人吃晚餐的感觉。" 分手 " 这件事可以让我们了解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从而更有勇气戒掉对那个人的依赖。

羊城晚报:跟陈势安合唱的《再也没有你》,很容易让人联想起 2005 年你与周杰伦合唱的《珊瑚海》。两首歌在演绎上有什么不一样?

梁心颐:以前每次被问到 " 唱《珊瑚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都会觉得有点好笑。因为那时我还在读高中,录这首歌的时候经常录到半夜,满脑子都想着 " 我的功课还没做完,回家还要写功课 "。但我这次录《再也没有你》的时候就非常投入。我记得录完歌的时候,经纪人突然问我 " 你今天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 ",我才发现唱到睫毛膏都晕开了。

羊城晚报:所以当年唱红《珊瑚海》《下雨天》的时候,其实不太理解自己在唱什么吗?

梁心颐:我觉得小时候的自己蛮幸运的。因为我的音色比较适合唱情歌,但当时很多东西其实理解不了,甚至有些字我也看不懂,要标记一下拼音。的确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才能体验出一些微妙的情感。比如这张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可惜不爱了》,我认为这是一首非常矛盾的歌,小时候就表达不出这种情感的层次,那时候看事情非黑即白。

前队友张杰担任制作人:" 他最懂我的声音 "

羊城晚报: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个会唱歌的人?

梁心颐:一开始是因为我爸。他很爱唱歌,我从小就很崇拜他。有一年我在学校表演,爸爸看完之后说我很有天分,当时就觉得受到了很大的肯定。后来我转学到新的学校,有一次我要准备一个才艺表演,学校里就开始流传 " 新来的女生很会唱歌 "。我吃午饭的时候,突然有同学走过来说:" 可以唱歌给我听吗?不需要用好听的声音,用你正常的声音唱就好了。" 我当时还很纳闷,什么叫 " 正常的声音 " 和 " 好听的声音 "?就是从那时开始意识到,原来我的歌声可以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羊城晚报:《来者何人》的制作人是南拳妈妈前成员张杰。你们时隔多年再次合作,有什么新的感受?

梁心颐:我们上一次合作应该是 2015 年。之后我开始做电音,中间也有参与一些电影的工作。张杰一直损我说:" 你现在都不找我了是吗?" 我说没办法,你不擅长这种风格。这次做纯情歌专辑,我马上就找他了。坦白说,我觉得他是整个圈内最了解我声音的人。我们算是一起长大,而且真的太熟了,他不会对我 " 手下留情 "。情歌其实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打磨,所以制作人要很有耐心,慢慢雕琢歌曲里的细微情感,而张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比如说《下雨天》这首歌,当时我们录了将近一个月,到后来我都有点小脾气了——为什么还不能过关?但张杰跟我说:" 我希望大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能够感受到梁心颐不仅是一个声音很甜的女生,而且她很会唱歌。" 所以我做《来者何人》的时候也非常信任张杰,相信他能帮助我把歌曲的情感磨出来。

羊城晚报:录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趣事?

梁心颐:他经常刺激我,给我取各种外号,像 " 口水歌后 "" 北风北歌手 " 之类的。他说听我唱歌经常觉得我有很多口水,后期要把那些口水声音消掉。" 北风北 " 就是一个麻将术语," 最后一次换庄家 " 的意思。他说我一开始录音的时候都不会很认真,每次都是录音室快要关门了我才着急起来,这里要补一下,那里要修一下。我们录音的氛围都是吵吵闹闹的,但很了解彼此想要传达的东西,所以出来的成品我很满意,非常感谢他。

羊城晚报:这一次新专辑还是跟老朋友一起合作,有没有一些你很想合作的新朋友?

梁心颐:有啊。我之前参加过一个综艺节目叫《这!就是原创》,认识了闫泽欢、唐汉霄等音乐人。我觉得他们很有才华,也很想跟他们合作,但暂时没有具体的计划。你知道音乐人都是很看感觉的,所以我还在寻找机会。

羊城晚报:除了音乐综艺之外,有考虑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这类真人秀节目吗?

梁心颐:我一直都挺喜欢交朋友的,所以如果在节目上可以认识新朋友,或者大家一起完成一个目标,我很愿意去参加。但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竞争的人,如果节目的目标是打败其他人当第一,我倒没那么感兴趣。

期待南拳妈妈重聚:" 成团 20 周年可能是好时机 "

羊城晚报:据说最开始公司是把你当成唱跳歌手培养的,后来被周杰伦选中加入南拳妈妈,成为第二代主唱。你觉得在南拳妈妈的经历给你带来了什么?

梁心颐:我常常开玩笑,南拳妈妈耽误了我的唱跳事业,哈哈。但南拳教会我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无论怎么包装,音乐本身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做音乐的时候一定要带着一颗诚恳的心。这是南拳给我的一份礼物。

羊城晚报:歌迷都很期待南拳妈妈可以重聚,这件事情有提上日程吗?

梁心颐: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计划这件事,前年我们已经开始聊演唱会了,真的差一点点就成功了,但因为疫情的缘故而被迫调整计划。我们正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可能成团 20 周年会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羊城晚报:如果南拳妈妈真的重聚的话,最想做什么?

梁心颐:我一直觉得,南拳妈妈的特点在于每个成员的风格都蛮不一样的,比如宇豪是古典的,张杰是摇滚的。我很期待大家重聚的时候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做出一首新的作品。我想粉丝朋友也会蛮开心的。

羊城晚报:从 16 岁出道到现在,几乎一半的人生都与音乐为伴。而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原本打算进修心理学课程,计划当心理咨询师。有想过离开演艺圈,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吗?

梁心颐:其实人都是在需要求助的时候才会做功课。加入演艺圈以来,有蛮多东西影响到我的身心健康。我很早就患上暴食症,压力大的时候靠吃东西来减压,这对女艺人来说是非常困扰的,因为一定会变胖。在治疗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每个人其实都需要一些帮助和引导,来让自己活得更健康。有时候可以靠音乐来治愈,但有时候则需要更具体、更科学的方式。当然,我读心理学跟留在演艺圈、继续做音乐是不矛盾的。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助到演艺圈里的朋友,因为这份工作压力比较大,希望可以把一些科学的观念传达给身边的人。

以上内容由"金羊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金羊网

金羊网

华南地区最出色的新闻网站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