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时代财经 10-15

一路飙涨!山西暴雨后煤炭价格创新高,贸易商:不敢囤货,卖了就回老家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魏亚霖

10 月 14 日,太原的天阴阴沉沉,阳光偶尔会透过厚重的云层打下来,有时也会出现一阵小雨。

从太原到晋中的高速路上,路边树林里依稀还能见到之前的暴雨留下的水洼。

10 月 2 日至 7 日,山西省出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强秋汛,平均降水量 119 毫米,最大为山西临汾大宁县降水量达 285.2 毫米。

连续的暴雨牵动人心:284.96 万亩农作物受灾、1763 处古建筑受损,还一度导致 60 座煤矿停产……

据中信建投期货研报的数据,山西拥有全国 36.76% 的煤炭基础储量,位列全国第一。在全国能源 " 保供 " 的背景下,山西此时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

10 月 12 日,在江西省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上,山西省应急管理厅党委书记、厅长王启瑞表示,山西省目前正在加紧推进停产煤矿复工复产。截至当时,大部分煤矿都已恢复正常生产,有 4 座煤矿尚未恢复,其中三座煤矿位于临汾市,一座煤矿位于太原市。

山西介休某煤矿矿棚。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魏亚霖 / 摄

此次暴雨对于山西煤炭的产量影响到底几何?

近日,时代财经联合中信建投期货煤炭分析师赵永均,前往大同、太原、晋中等地,深入产区,走访了多家煤矿企业,了解灾后煤矿产运的恢复情况。

在山西救灾新闻刷屏的同时,动力煤、焦煤行情也每日不断刷新历史记录。

10 月 15 日,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强势涨停,收盘价来到史无前例的 1692 元 / 吨;但更为夸张的是现货价格—— Wind 数据显示,当日动力煤(Q5500,山西产)在秦皇岛港的市场价已经涨到了 2292.5 元 / 吨。

整个华北地区的秋汛还未结束。但行情软件上跳动的红色数字都在提醒着,山西这片土地上的煤炭交易正火热无比。

太原:" 一煤难求 " 正在好转

10 月 14 日这天,太原天色也很阴沉,上午一直在下雨。临近中午,雨势还不见小,令人不禁担心,这场雨水是否会继续影响太原地区煤炭的正常生产。不过好在午饭时间刚过,雨就停了,甚至还出了一会儿太阳。

赵永均到达太原后随即联系了周边的几家煤矿,但出乎意料的,这几家煤矿都以 " 正在停产状态,无人接待 " 为由拒绝了现场调研请求。

时代财经又以媒体身份电话联系了这几家煤矿所属企业,结果对方均答复目前生产正常,但不便接待现场调研。

在太原经营洗煤厂的张帆透露,洗煤厂到煤矿拉煤的情况较之前已经明显好转,比如之前到矿上一天只能拉到 800 吨左右的原煤,现在好的时候能拉到 2000 吨。

洗煤是煤炭深加工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水流冲击将开采出的不同成分、不同比重的原煤,剔除杂质、分出不同的等级。通过洗煤厂的货源信息,可以间接了解当前煤炭的供需状况。

在太原," 一煤难求 " 的情况似乎正在好转。

介休:矿上只停工了半天

10 月 15 日,赵永均与时代财经在中信建投期货当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又驱车前往太原市 100 多公里以外的介休。介休位于太原南边,总人口 43 万,是晋中代管的县级市,而晋中市是山西省最为重要的煤矿基地之一。

根据当地人介绍,介休生产的煤炭以炼焦煤为主,动力煤只占 30% 左右;目前介休有煤矿 15 个,不过产能都不大,以 90 万吨 / 年的矿居多,最大的煤矿产量为 180 万 / 吨,全市煤炭总产能 2000 万吨左右。

前往介休的高速公路途经汾河,从车上可以看到水位已经下降了不少。但一路上还是可见不少大水退去后的痕迹:路边低洼处、还未收割的玉米地里,随处都可见大量积水,还有不少树枝被风雨折断。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魏亚霖 / 摄

进出煤矿的最后一小段公路同样泥泞不堪,一辆辆大货车在此艰难通行,每辆都满载着约 8 吨煤炭。当地煤矿正组织人员和设备在紧急修复道路。

图片来源:赵永均 / 摄

在介休某民营煤矿工作的老谢表示,此次大雨对当地煤矿基本没有影响。

谈起国庆假期中的大雨,老谢说道," 我们矿上只停了半天,还是因为担心下大雨可能导致工人们上下班路上不太安全。现在煤矿早就恢复正常生产了。"

在该煤矿的煤棚,可以看到几辆卡车正在进出运煤,但棚中剩余的煤炭已经寥寥无几。

老谢解释,目前煤炭都是即产即销,所以不会有余煤。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魏亚霖 / 摄

大同:每隔数分钟就有一辆卡车满载离开

中信建投期货此前研报指出,此次山西强降雨主要导致山西南部受灾严重,而晋北基本没有影响。

中国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之一大同就位于晋北。这几日的大同时而阳光明媚,已不见暴雨的痕迹。

大同某大型煤矿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此次降雨对当地煤矿没有造成影响,生产正常开展,并积极落实保供任务。

不过,当地的煤矿并不欢迎 " 不速之客 "。10 月 13 日,在位于大同市西边,距离市区近 30 公里的云冈区某中小型煤矿,保安见到陌生人非常警惕,立即主动上前询问," 来做什么的?"

虽然外人无法进入煤矿生产区,隔着数米高的围墙也见不到矿井,但沿着围墙向北面前行,走大约十分钟,就能看到该煤矿运出煤炭的通道。

进入矿区的山道只能勉强容纳两台大卡车并排,两侧都是采矿留下的刀削般的痕迹。除了山道上呼啸而过的运送煤炭等货物的大卡车,几乎看不到行人。但每隔数分钟就有一辆卡车满载着煤炭离开,连续不断。

显然,该煤矿正在风风火火运营中。

载着煤炭离开煤矿的卡车。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魏亚霖 / 摄

贸易商畏高不敢囤货

大同到太原的铁路是山西省内最繁忙的铁路之一,每日车票数量都很紧张,往来的旅客中除了探亲、工作的人之外,还有常年奔走在省内各大煤炭产区的煤炭贸易商们。

10 月 14 日,在早上 8 点多满满当当的动车车厢里,正在打电话的煤炭贸易商刘刚格外引人注目。他正在跟客户联系如何处理掉手上在本地仅有的 7 吨左右煤炭。

电话中,刘刚向客户表示要降价处理,但对方称量太少不方便装车。

刘刚挂断电话时一脸无奈,只能不断叹气。

刘刚与其兄弟都在山西做煤炭贸易,主要将山西煤炭运往山东、河北等地,下游客户多以电厂为主。

但最近刘刚的生意不好做了。

他表示,随着近期政策转变,电厂获得 100% 长协煤后,市场煤需求出现了下降;更为重要的是,煤矿厂与电厂签订长协后,就要优先履行长协,所以就不能调出更多资源来给贸易商。

" 现在合作的煤矿不给我们资源了,我们也不愿意去找从没合作过的煤矿,所以就将剩下的一点儿煤炭处理了回江苏老家,另外山东还剩一千多吨的存煤也将低价处理。"

赵永均对此深有感触。国庆节前深圳某煤炭贸易商曾告诉他,电厂煤炭长协 100% 覆盖对他们的业务影响非常大,可能会迫使他们转型,比如更多倾向于外煤进口。而当时相关政策才刚刚落地。

从动车上看到的燃煤发电厂。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魏亚霖 / 摄

上述在太原经营洗煤厂的张帆也坦诚地表示,最近焦煤的寻货较前期有所减少,高价下贸易商畏高情绪较重。

10 月 14 日,一位山西煤炭贸易商发来报价:目前现货价格方面,4000 大卡(煤炭的热值)出厂报 880 元 / 吨,5800 大卡报 1100 元 / 吨(不含税)。

还有一位太原接近煤炭交易的人士发出感慨:" 现在贸易商手里的货也很少,之前价格飞涨时已经出了不少了。现在这个价格,谁还敢囤货?"

煤价是否已经到达高位,拐点是否到来?在山西遇到的很多煤炭从业者都表示不确定。

10 月 15 日下午 2 点刚过,手机弹窗跳出提醒:今日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涨停了,又创造了一个 " 史无前例 " 的价格。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帆、老谢、刘刚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时代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