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新欧洲 10-15

从孝顺女儿到杀人凶手,不堪看护压力,法国小乡村上演弑母悲剧

长期被拉扯到极限的弹簧,会变形,失去弹力。

终有一天会崩断。

就像玛蒂娜。

2017 年 4 月 16 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65 岁的玛蒂娜 · 格朗让(Martine Grandjean)站在房间里,她听着 84 岁的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抱怨:

" 我不想待在家里!我不想待在家里!我不想待在这里!"

那一瞬间,玛蒂娜心里的弹簧终于崩断了,又仿佛是她下定了什么决心,她一边疯狂地大喊:

" 那你想让我把你放到哪里?!"

" 你害苦我了,你害苦我了!"

" 闭嘴!去死吧!"

一边喊着,她一边拿起手头的东西,一个塑料袋,一只枕头,把塑料袋塞进母亲嘴里,并用枕头捂住母亲的头。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直到她再也听不到母亲的抱怨。

就这样,她杀死了自己的妈妈。

在这之前,玛蒂娜无怨无悔地照顾了因病卧床的母亲 20 余年,从来没有把她送到过养老院一天。

20 年的奉献、关怀,在这一天,变成了犯罪。

一个从小孝顺服从的女儿,在这一天,变成了杀人犯。

在贝尔福附近仅有 700 名居民的多兰斯镇,这无疑是一场震惊了所有人的悲剧。

邻里们这么评价玛蒂娜—— " 温顺、孝顺、一直兢兢业业地照顾着她的母亲 "。

玛蒂娜的儿子说,自己的妈妈是个有爱心的女人,当外婆说她想要一个苹果时,苹果已经削好放到外婆手里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看似普普通通无害的女人,却痛下杀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杀死母亲后,玛蒂娜的大脑好似空了,她浑浑噩噩地打电话给自己的兄弟,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随后,她被逮捕,被监禁 2 年多,并在司法监督下获释。

本周一和周二,她因为 " 谋杀直系亲属 " 而出庭接受审判。

在庭上,玛蒂娜的律师请求将其无罪释放,因为玛蒂娜在杀死母亲之前和过程中,已经表现出了" 无法忍受照顾者的精疲力竭 " 的深度抑郁症的症状。

而玛蒂娜自己在很多年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玛蒂娜的兄弟也出庭为她辩护,他说,玛蒂娜从小就崇拜母亲,对母亲言听计从,然而从 14 岁开始,母亲就控制着玛蒂娜。

"她(玛蒂娜)是妈妈的奴隶," 玛蒂娜的兄弟这么说。

母亲从玛蒂娜他们小时候起,就对他们实行精神 " 虐待 ",对孩子没有夸赞,只有贬低。

"这让我们很受伤害。"

而玛蒂娜更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她常年忍受着母亲这样的贬低和不满,她说:" 我为母亲准备的饭菜,她常常直接倒进垃圾桶。"

"我太累了,我仿佛被掏空了,我不再是我," 她说。

当检方问到玛蒂娜为什么不放弃对母亲的照顾,比如说把她送到养老院,玛蒂娜说:

"我以为我能走到最后……我一生都为母亲付出,只希望能得到她的肯定,她的爱……"

考虑到这些复杂的情况,检方要求对玛蒂娜判处五年徒刑,其中包括三年缓刑和两年社会司法监督。

但最后,法庭判处玛蒂娜 7 年有期徒刑。

这一判决非常罕见,因为往往法院会按检方要求的刑期进行判刑,而对玛蒂娜判决的刑期却比检方要求的还要重。

玛蒂娜的辩护律师已经宣布他们将对这一审判结果提起上诉。

玛蒂娜(中)和她的两名辩护律师

像玛蒂娜这样,志愿、无偿地为家人或朋友提供长期照护的人,学术界定义为 "非正式照顾者"。

而 " 非正式照顾者 " 出现看护杀人的情况,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世界各地,都屡见不鲜。

这些杀死病患的加害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被害者。

他们承受着巨大的生理、心理,以及经济、社会道德等多重压力,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然而社会大众却似乎对他们视而不见。

社会的舆论往往站在制高点上,认为照顾患病的长辈、家人是天经地义,却忽略了这些人应该受到的关注和关怀。

他们日复一日,全年无休地照顾病患,最终把自己活成一座 " 孤岛 "。

而作为独生子女的一代,和身处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这也终将会成为我们某一天难以回避的问题。

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上演,希望所有的 " 孤岛 " 都有社会的支持。

以上内容由"新欧洲"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