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检察日报 10-14

孕妇花百万雇凶杀“闺蜜”失败,多次赴医院探望落泪

出手阔绰的 KTV 女老板和养尊处优的阔太太,都喜欢去同一家美容店做美容,继而,认识了同一个好闺蜜。不成想,这个闺蜜并不是真心想和她们做朋友,她只是盯上了她们的钱,为了钱,甚至还想要她们的命 ……

平静秋夜," 有人花 100 万买你的命 "

2019 年 10 月 24 日,一个平静的秋夜,宿迁市的王艳、王兰姐妹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中。洗完澡后,姐姐王艳开始和男朋友煲 " 电话粥 ",妹妹王兰调侃了姐姐几句,便躲到了客厅看电视。此时的她们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悄逼近。

正聊得开心,王艳听到有人敲门,妹妹过去开门,紧接着,她听到了妹妹的呼救声。王艳连忙扔下手机冲到客厅,只见一个高个子男子正拿着类似电棍的东西不断抽打妹妹,妹妹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口鼻处不断涌出鲜血 …… 王艳当场被吓呆了,还未等她缓过神来,旁边一个矮个子男子将手上的黑色长棍狠狠向她戳来,王艳躲闪不及,只觉得手臂一阵刺痛,随后眼前一黑。

恍惚间,王艳感觉有人拖着她的腿,把她拽到了妹妹王兰旁边。耳边传来妹妹的哭喊声,王艳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高个男子正将一个塑料袋套在妹妹王兰的头上。听着妹妹的哭喊,王艳发了疯似的爬向妹妹。

就在这时,一双手紧紧勒住了王艳的脖子,她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铁箍般的双手力道越来越大,仿佛要把她肺泡里的空气全部挤出去,挣扎中,王艳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

似乎是没料到王艳还能说话,那双手的主人迟疑了一下,用眼角扫了她一眼说:" 有人花 100 万买你的命。" 旋即,用力掐了下去 ……

昏迷了 2 天后,王艳在病床上苏醒过来,比她更早醒来的是妹妹王兰。心有余悸的妹妹告诉王艳,遇袭当天,她趁歹徒不注意,将塑料袋咬破了一个洞,才避免了被闷死的结局。

万幸的是,在遭到袭击的过程中,王艳的手机一直处于接通状态,王艳男友听到手机里的呼救后第一时间报了警,就在两名歹徒准备痛下杀手时,警察及时赶到,成功解救了王艳姐妹,并抓获了两名行凶者。

要找人做件 " 大事 ",有兴趣的私聊

通过审讯,警方初步还原了案发经过。2019 年 8 月,犯罪嫌疑人 " 侠客 " 加入了一个微信群。该群成员多为社会闲散人员,干的也多是上不得台面的事。一天,一个微信名为 " 奋斗 " 的陌生人在群里发布信息:要找人做件 " 大事 ",有兴趣的私聊。这条信息吸引了 " 侠客 "," 侠客 " 当天就添加了对方的微信。

" 奋斗 " 告诉 " 侠客 ",自己想让一个名叫王艳的女人 " 消失 ",事后可以给 " 侠客 "80 万元的报酬,但是在王艳没有 " 消失 " 前,自己不会出一分钱。考虑良久," 侠客 " 答应了对方的条件。

但是转天," 侠客 " 就以 50 万元的价格将 " 任务 " 转包给了另一个犯罪嫌疑人 " 残雪饮酒 ",并强调事成之前不提供任何 " 活动经费 "。在 " 侠客 " 看来,这是个无本万利的好买卖,既不用投入,又能转移风险,一举两得。

当月下旬," 残雪饮酒 " 来到宿迁并租住在王艳家附近。一个月内," 残雪饮酒 " 摸清了王艳的生活习惯,对周边环境进行了踩点,并购买了电击棍、手套、黑色塑料袋等作案工具伺机动手。

就在 " 残雪饮酒 " 准备动手的前几天,雇凶者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王艳的妹妹王兰从外地返家,现在和姐姐住在一起。

考虑到目标是两个人同住,动手难度太大," 残雪饮酒 " 只能等待。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王艳的妹妹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其间,雇凶者通过微信多次催促 " 侠客 " 动手," 侠客 " 无奈只能放弃当 " 中间商 " 的想法,希望通过与 " 残雪饮酒 " 协同配合,顺利完成任务。

然而,事与愿违," 侠客 " 的加入并没有让任务有丝毫进展,眼看钱快不够花了," 侠客 " 只好再次联系雇凶者,希望其能够提供一些资金支持。雇凶者一口回绝了 " 侠客 " 的请求,并再三强调必须在 10 月 24 日之前杀掉王艳,哪怕推迟一天,也不会支付一分钱的报酬,但其又允诺事成之后将追加 20 万元的报酬,总共支付 100 万元的 " 辛苦费 "。

眼看期限临近,王兰还是没有搬走的意思,二人决定铤而走险,将王艳与妹妹一起杀害。

10 月 24 日当晚,二人头戴鸭舌帽,手持电击棍守在王艳家楼梯口,见姐妹二人先后回家后,上前敲门,并趁妹妹王兰开门之际冲入房间实施犯罪。

究竟是谁一定要致她于死地

从掌握的证据来看,这是一起典型的雇凶杀人案件,既然行凶者已被抓获,那么,只要以其为突破口就能很快侦破案件。但当警方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时,一个出乎预料的情况出现了:犯罪嫌疑人竟然不知道雇凶者是谁。

据 " 侠客 " 交代,雇凶者从始至终都是通过微信与他联系,雇凶者也未透露过自己的身份信息,只知道对方的微信名叫 " 奋斗 ",其他信息一无所知。

侦查人员随后通过电子技术恢复了已经注销的名为 " 奋斗 " 微信号的相关信息。但可惜的是,用于该微信注册的手机号为非法渠道获得的 " 黑号 ",利用微信号反向追踪雇凶者的线索就此中断了。

为此,侦查人员决定转变思路,从被害人的社会关系着手。警方通过调查得知,被害人王艳经营着一家 KTV,虽然规模不大,但收入也算丰厚。王艳为人和善,平时除了看店就是去做美容,并未听闻与人结仇。究竟是谁一定要致王艳于死地?

此时,凶手聊天记录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雇凶者在和 " 侠客 " 联络时一直强调 "10 月 24 日 " 这个日期,明确要求必须在 "10 月 24 日 " 之前杀掉王艳,哪怕连带杀掉与其无冤无仇的王兰。更让人费解的是雇凶者明确告诉 " 侠客 ",就算迟一天杀死王艳,也不会支付一分钱。雇凶者对 "10 月 24 日 " 过分执着让侦查人员感到这里面隐藏着重要线索。

而从雇凶者主动告知犯罪嫌疑人王艳的妹妹王兰即将返家与姐姐一起居住这一细节来看,雇凶者对王艳的生活作息习惯非常熟悉,因此熟人雇凶作案的概率极大。

随后,警方从与王艳熟悉且 10 月 24 日与王艳有利益纠葛这两个条件上筛选,雇凶者的范围大大缩小,后经多次调查比对,一个名叫李萌的人进入了侦查人员视线中。

李萌是王艳的好闺蜜,在王艳获救昏迷期间多次来到医院探望,王艳苏醒后还陪着王艳落了不少眼泪,怎么看都不像是雇凶杀人案件的策划者。

而讯问结果却让王艳惊掉了下巴,进入讯问室不到 20 分钟,李萌就将自己雇凶杀人的事情全盘托出。

无钱退款起杀心

事情还要从王艳的爱好说起。正如前文所说,王艳是一家 KTV 的老板,收入颇丰又特别喜爱美容。2019 年,王艳在一家名为 " 凯瑟琳肌肤管理中心 " 的美容院办了会员卡,这家美容院的经营者正是李萌的姐姐。

李萌当时就在美容院上班,出手阔绰的王艳很快引起了她的注意。在李萌的刻意接触下,二人逐渐熟络起来。李萌虽然年纪不大,但心思活络,为了尽早拿下这条 " 大鱼 ",她使出浑身解数,服务做得认真,嘴巴又甜,成天姐姐、姐姐地叫个不停。很快,这个年纪不大但情商颇高的小妹妹赢得了王艳的好感,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此时的王艳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好闺蜜早就将她当成了待宰的羔羊,而那些刻意奉承不过是为取得信任而投喂的 " 饵料 "。

在与王艳的聊天中,李萌总是以关心姐姐的名义或多或少地提及经常熬夜对皮肤不好,女人不要太辛苦云云,这些 " 关心 ",一方面让王艳很感动,另一方面也在王艳心里埋下了放弃经营 KTV 的念头。

2019 年 3 月的一天,王艳和往常一样享受着好闺蜜的美容服务,心有退意的她向李萌吐露了经营 KTV 太累想转行的想法。暗自窃喜的李萌表面上假意劝解王艳珍惜当前工作,但类似熬夜对皮肤不好,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的话术一点不少,这反而坚定了王艳转行的决心。

一周后,王艳再次向李萌抱怨 KTV 经营耗神费力,此时,李萌才全盘托出了自己的计划。她告诉王艳,做美容美体生意很赚钱,并表示自己认识某美容品牌的老总和江苏地区总代理,只要进行一些投资,凭借她对美容行业的了解,二人合作一定能赚个盆满钵满,在美容上花费颇多的王艳对此感同身受。

后续,王艳陆续通过转账、现金等方式支付给李萌 42.5 万元货款,然而钱付了,产品却迟迟不见踪影。其间,王艳多次向李萌询问投资进展状况,李萌均以物流过慢、厂家原料缺乏等理由搪塞。三个月后,忍无可忍的王艳再次找到李萌要求撤股,并让李萌尽快退还投资款。王艳告诉李萌:如果 10 月 25 日之前还不了钱,就法庭上见。

李萌当然没有钱还,那 40 多万元早已变成了赌桌上的筹码、情人手上的戒指、自驾游的汽车,唯独没有王艳想要的美容产品。想到还不起钱就要对簿公堂的狼狈,李萌决定再努力一把,而努力的方式就是雇凶杀人。

李萌在微信群发布悬赏的第二天,一个叫 " 侠客 " 的人添加了她的微信。

监视居住期间竟然又对另一个闺蜜下手

至此,案件已基本查清," 侠客 " 与 " 残雪饮酒 " 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雇凶者李萌因为怀孕而被监视居住。在此期间,李萌并未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思,反而是彻底陷入疯狂。

前文提及,李萌将王艳交与她的货款挥霍一空,这其中就包括为自己和情人购置了一辆汽车。李萌生性好赌,赌桌上挥霍剩下的钱只够支付购车的首付,眼见没了收入还款压力一月大于一月,李萌决定再赌一把。这次李萌选择的目标是她的另一个好闺蜜——陈月。

和王艳一样,陈月也是美容院的常客。在和陈月的攀谈中李萌得知,陈月和她有个共同好友——杨东。于是,李萌违反监视居住规定,私自离开住所,找到陈月,谎称自己是杨东的情人,杨东要给自己买车还差 13 万元,想找陈月借钱。陈月起初还有些疑惑,但李萌拿出杨东发给自己的聊天记录给陈月看,陈月看着熟悉的微信名和微信头像,加上李萌也算是自己的闺蜜,也就相信了她的话。

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所谓的聊天记录是李萌伪造的。两天后,陈月将 13 万元汇到李萌账户,并约定一周后还款。但这笔钱李萌并没有用来偿还购车的尾款,而是作为首付又买了一辆奥迪轿车。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借款到期李萌没有还款,陈月也开始频繁地催要。雇凶杀人失败让李萌对网络上所谓 " 杀手 " 的业务能力产生怀疑,这一次李萌决定亲自动手。

李萌通过网络购买了宠物用麻醉剂 " 舒泰 50",企图以给陈月打 " 瘦肩针 " 为由,将陈月骗至美容院房间内,采用注射大量麻醉剂的方法将其杀害。所幸陈月一直对自己的肩膀很满意,并未同意注射 " 瘦肩针 ",李萌的谋杀计划只能作罢。

后李萌因无力还款,向陈月承认欺骗她的事实,陈月报警。经鉴定," 舒泰 50" 含有替来他明和唑拉西泮,系兽用麻醉剂的主要成分,陈月准备的注射剂量虽不致死,但对人体有危害性。

2020 年 7 月 6 日,宿迁市宿城区检察院以李萌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日前,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李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 12 万元;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萌有期徒刑九年,实行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 12 万元。两名被雇用的杀手杜强、殷振也被判刑。

(文中人员均系化名)

以上内容由"检察日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