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财经 09-28

一晚花 2000,我为什么要去酒店玩电竞?

作者 | 任雪芸

编辑 | 尚闻多

封面来源 | IC photo

酒店这个老生常谈的行业,又迎来新物种。

" 亲子酒店 "、" 情趣酒店 " 仿佛已经不能再满足国人的住宿需求,电竞酒店正在成为行业的新风向。

根据同程旅行最新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 2021》显示,2021 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 1.5 万家,到 2023 年将突破 2 万家。

不同于用户群体中的原生需求,电竞酒店的诞生与电竞行业的发展息息相关。继 2008 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 78 个正式体育竞赛项后,电竞行业进入了火热发展期,以电子竞技为中心,同时带火了这条产业链的发展。

在专业赛事以外,电竞同时也是普通玩家生活中的调味剂,因此,作为能够提供 " 电竞感觉 " 的场所,电竞酒店就此诞生。

火热的市场引来的不止是创业玩家,诸如腾讯、京东、同程等巨头也在携资入局。今年 6 月份,同程艺龙同爱电竞酒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投资了数千万元。

相比普通酒店,电竞酒店的魅力与电竞行业共存。但作为重资产的酒店行业,其在盈利层面一直饱受怀疑。

于是,当酒店被冠以电竞名义,资本火涌入之下,这到底是真实的需求还是吸睛的噱头?

网吧的进化

周明是英雄联盟的早期爱好者,这是一个需要团战和高端设备来配合的游戏。

从高中起,大部分休息时间周明都泡在了网吧。和朋友、同学一起开黑,(指玩游戏时,可以语音或者面对面交流,流行于各种对战类游戏中,如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是周明对于学生生涯中记忆最为深刻的一部分。

那时的网吧是游戏爱好者的天下,而伴随着 80 后、90 后这两代人成长历程,网吧在政策压力之下出现了分流。

2014 年,百万张网吧执照审批全面放开,近乎饱和的市场加速了一众网吧的转型步伐,网咖这种 " 网吧与咖啡厅 " 的形式开始走入大众视野。据周明回忆,"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网吧就有所转变,比以前干净,服务也会更好。"

在 36 氪看来,网咖可以说是网吧转型的第一阶段,在满足用户的上网需求以外,同时结合了咖啡厅会谈、休闲等功能。根据官网数据显示,网鱼网咖在全球已经拥有了 1000 家门店,超 1600 万会员。

政策监管以外,2020 年,一场疫情把网咖的运营推向了台前。在办公、休闲、开黑等需求下,寻找更丰富的场景成为了网咖走出这场困境的核心方向。

" 以前通宵开黑的时候,总会经历一段特别累的周期,那时候就想能躺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这曾是周明和一众多次于网吧刷夜的朋友们的心声。

在同程旅行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 2021》中指出,相对于普通酒店的电竞主题房,专门电竞酒店更加紧贴电竞用户的核心需求,比如专门电竞酒店在房型上会有较多的多人房型(上下铺),充分考虑电竞用户的生活习惯(例如爱熬夜等)。

当这一群体的普遍性需求浮出水面,并反映至企业端,电竞酒店也成为了一门可以规模化的生意。

而至于如何将这种用户需求做到最大化?从旅游平台、酒店、电竞玩家到网咖,这条产业链上的每个参与者都在行动。

在满足电竞用户刷夜需求的前提下,电竞酒店通常会为用户提供观看电竞赛事的设施,并且配备更大容量的冰箱,以满足消费者对食物的需求。

服务全面的同时价格也十分美丽。根据大众点评数据查阅,36 氪发现,目前新一线以及二线城市电竞酒店中,双人间的定价大多在三百左右,相对高端房型也不会超过四百元。

在青岛读大三的李力告诉 36 氪," 在有些区域两个人的房间甚至花不到 200 元,平均一人在 90 元左右,是我们学生可以承受的价格。"

于是,接下来的故事是,相比网咖,酒店的规模化让一众资本看到了这个生意的可投入之处。在创业者以外,诸如腾讯、京东、同程等巨头也选择了进场,在资本的助推下,这个赛道更加火热了起来。

噱头 or 吸金石?

多方势力入局背后,电竞酒店真的是一门能够赚钱的生意吗?

根据此前创业最前线调研显示,二线城市中运营一家 30 间客房的电竞酒店前期投资成本在 210.4 万左右,在相关的投资回报测算中,酒店年总收入预计能够实现 325 万,每年耗材支出和运营支出分别为 57 万和 147 万。

以这种方式计算,一家酒店的年利润能够达到 120 万,算上前期成本投入,回报周期在两年左右。

如果放到酒店行业中来看,两年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加盟丽枫酒店的投资人最快能够在 14 个月实现盈利,这一品牌中已开业的 800 多家门店中,有 70% 到 80%,在两年到两年半的时间回本。

也就是说,对于体量较大的连锁酒店而言,回本的周期也要在两年左右。而在 2020 年,一场疫情的到来更是拉长了这个周期,一些传统酒店开始走入了溃败期。

2019 年底,山东某地级市桃子和老公签下了一栋三层小楼,合同为期三年。" 当时,看民宿生意这么火热,而且当地最大的酒店也就是全季,考察之后我们想做一个不同的酒店。"

桃子告诉 36 氪,当地的租金并不贵,但是对于一个四线小城而言,由于往来的游客并不多,再加上 2020 年初的疫情冲击,酒店的空置率基本达到了百分之百。" 长达半年,我们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

桃子面临的状况并不特殊,根据携程数据的保守预估,2020 年酒店关店数量达到了 15 万家。经历了颗粒无收的半年,桃子和老公的焦虑值达到了一个顶峰。" 所以,我们开始考虑转型做电竞酒店,想的是在外地游客的需求以外,拓宽本地的服务群体。"

当然,不只是桃子夫妇, 尽管赚钱的前景不明,但是基于常规数据测算,相对较短的投资周期,以及更为场景化的人群。让旅游平台、文旅企业、连锁酒店均看到了这门生意的 " 钱景 "。

数据显示,2020 年 3-11 月,全国电竞酒店数量直线破万,总额呈明显的上升之势,平均月增速约为 130%,行业规模持续扩大。

如今,包括香格里拉等五星级酒店也看上了这一品类,联合腾讯推出了电竞主题房。

在 36 氪看来,剔除赚钱与否的考量,入局者的打法逻辑也略有不同。

对于腾讯而言,电竞酒店在其电竞产业链中扮演的是线下沉浸场景的角色,基于产业内 IP,为用户提供更为丰富的场景体验,电竞酒店是这其中的一环。京东则是基于电商场景,在价格层面加速推动电竞酒店普及,从而反哺其电竞产业链的打造。网咖行业的选手网鱼则背靠精准流量的顺势切入,试图形成更为完善的产业链体系 ……

按照客流规模,目前国内电竞酒店市场中,专门电竞酒店大约占 35.6% 的份额,普通酒店大约占 64.4% 的份额。同程研究院预测,专门电竞酒店的份额在未来两年内有望突破 50%。

值得肯定的是,多方势力入局下,电竞酒店赛道将进一步走向规范化。但这个赛道真的容得下这么多玩家吗?

小众怪圈

" 平时的工作已经很累了,单独为了打游戏去找大段休闲时间,总有一些得不偿失的感觉。"

如今工作近 3 年的周明,已不再迷恋端游。

他告诉 36 氪,从高中到大学,一起玩儿英雄联盟的朋友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了手游," 空间、时间、设备,都没有限制。"

反映至企业端,端游行业规模也呈现出了缩减的趋势。

近年来,客户端游戏在整体游戏市场中所占份额不断下降。2016 年客户端游戏占整体游戏收入 32.31%,到 2019 年末,这一比重下降至 23.32%,减少了 9%。预计 2020-2024 年,我国客户端游戏市场份额将延续下降趋势。

" 如果只是玩手游,我们不会特地去开个房间,在宿舍就可以实现。" 李力告诉 36 氪。当下,作为大学生的李力依旧是端游的爱好者,而周明已经因为工作的压力转向了手游。

持续下降的用户规模,对于电竞酒店行业而言,是第一个困难所在。

李力计算了自己一个学期中去电竞酒店的频次," 一个月在两次左右,我周边喜欢端游的朋友大概也是这个频率。"

而根据同程的《报告》显示,通过其对同程旅行平台电竞酒店历史消费数据的分析,电竞酒店用户平均每人每年的消费次数约为 1.5 次,平均每年消费 2 次及以上的电竞酒店用户占比 22.1%。

一年平均不到 2 次的消费频率意味着电竞酒店依旧只是一小撮人的 " 最爱 "。而伴随着这些用户时间分割的需求,能否持续扩大用户群体,对于电竞酒店行业而言,也是一大难题。

明年就要步入大四,面向生活、工作压力的李力也开始有意识地减少自己的游戏时间。

而在山东地级市苦撑的桃子夫妇开始打听起了电竞酒店中所配备的电脑等设备的价格," 如果转型能给这个民俗带来一些转机,我们还是要试一试。"

无论是资本进场,还是行业规模的扩大,在这背后,有无数的入局者,也有无数的出局者,在他们的奠基下,电竞酒店行业火热的态势或许还将持续。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36氪财经"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