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循迹晓讲 09-28

上世纪八十年代,南亚小国与超级大国的一场人质交易

◎ 循迹 ·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 作者:冯 · 毛奇

◎ 编辑:马戏团长

◎ 全文约 4000 字 阅读需要 10 分钟

◎ 本文首发于【循迹晓讲】公众号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说到人质交换,这是美苏双方在冷战时期惯用的手段,双方用此交换了无数的间谍、外交官。

◎ 后来成为俄罗斯联邦前副总统的亚历山大 · 鲁茨科伊

而其中最大的一次人质交换则发生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被交换的对象是时任苏联第 40 集团军空军司令员的鲁茨科伊上校,他后来还成为了俄联邦副总统,可谓是历史上被交换过的最大牌的人质。

◎ 欢迎来到阿富汗

1947 年 9 月 16 日,一个婴儿诞生在了俄罗斯南部库尔特地区的一个军管的家中,他就是亚历山大 · 鲁茨科伊,这位俄罗斯前副总统因为反对叶利钦的 " 休克疗法 ",在 10 月事件中被推翻而闻名于世。

除了俄罗斯联邦前副总统的身份,他曾经还是一名空军飞行员,不仅会驾驶米格 -23、苏 -25 与米 -8 多种机型,还在阿富汗也有着一段堪称祥瑞的经历。

鲁茨科伊的父亲是一名坦克兵军官,而他却选择加入了苏联空军,由于在飞行方面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这让他在苏联空军中晋升非常快,仅仅 31 岁就官拜上校。

此时的阿富汗,苏联和游击队几十万大军正在中亚的群山间进行绞肉机般的战斗,失去地形优势,苦于山地行军的苏军迫切需要航空兵的增援。为了打赢这场战争,苏军破天荒的为第 40 集团军一个陆军集团军编成了下属的空军部队,并派遣了一个独立歼击航空兵团,一个独立歼击轰炸航空兵团,一个独立强击航空兵团,3 个独立武装直升机团和 6 个独立直升机大队可供调遣。

◎ 被北约称为 " 蛙足 " 的苏 -25 攻击机

由于赫鲁晓夫时代将空军的发展重点放在战略轰炸机和超音速攻击机上,所以苏军此时缺乏极为有效的抵近支援飞机

苏 -24/ 战斗轰炸机都是超音速飞机,专为高速突防设计,滞空时间较短,轰炸精度也不如人意,还经常在阿富汗迷航,而且机体本身没有装甲,在低空任务中容易被高射机枪、高射炮、防空导弹攻击,所以承受了惨重的损失。

因此苏军开发了全新的苏 -25 亚音速攻击机用于阿富汗的抵近支援任务,并部署到了第 40 集团军的独立强击航空兵第 378 团。苏 -25 装备一门 30mm 双联装机炮,有 10 个武器挂架,依靠其强大的火力和牢固的机身,为自己赢得了 " 雄鸡 " 的雅号。

由于阿富汗恶劣的风沙气候和抵抗军的袭击,第 378 团一开始承受了非常惨重的损失,大量的新飞行员技术不足,急需训练。因此,苏军讲目光放在了技术高超的鲁茨科伊身上。

此时经官拜上校的鲁茨科伊奉命来到了阿富汗巴格拉姆基地成为了第 378 团的团长,他麾下是 3 个由年轻新手们组成的飞行团,其中 2 个中队部署在巴格拉姆基地,另一个部署在坎大哈基地。

◎ 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位置和卫星地图,美军也是从这座机场撤离

在他刚抵达巴格拉姆基地时,基地正好在和潘杰希尔谷地的马苏德游击队进行作战。雨点般的迫击炮弹和火箭弹不断落在基地四周,大量的苏军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

经过数天的激战。最终,实在忍无可忍的鲁茨科伊采取了对周围部落的报复行动,他叫来周围部落的长老,警告他们说:" 如果你们的人继续袭击我们的基地,那我就用空袭把你们的村庄和部落都变成戈壁滩!" 最后在威胁之下,抵抗军才停止了对巴格拉姆的袭击。

随后,在鲁茨科伊的训练下,第 378 团开始了严格而残酷的战斗。飞行员的水平迅速提升,并成为了第一个进行夜间飞行的部队。第 378 团逐渐成为了第 40 集团军的矛头开始参与诸多重要作战行动。

◎ 服役于空军的鲁茨科伊上校

前线作战紧张刺激,他麾下的一个中队平均每天都要出击多达 8 架次。飞行员们一边穿着驼毛制成的伞兵服吸收着身上流不完的汗水,一边四处支援着遇袭的苏军部队。

在 1986 年的潘杰希尔战役中,他驾驶着苏 -25 投下 4 枚集束炸弹,随后他就听到了集团军参谋长格列科夫近乎疯狂的咒骂声:" 你个混蛋!你他妈知道你把那些玩意儿丢的离我们多近吗?!我们正想办法把自己从天花板上弄下来!"。

很显然,初来乍到的他差点儿就把第 40 集团军的参谋部炸上了天。之后他的团在 3 个月内损失 7 名飞行员,鲁茨科伊的座机的也被重创迫降 4 次,技艺精湛的他甚至多次开着已经起火或者被打成筛子的座机安全返航。

◎ 一架迫降在坎大哈基地的苏 -25

但他的好运在 1987 年用完了。

这天他奉命驾驶米 -8 直升机来到扎瓦尔省侦查。正当他在 150 英尺高度盘旋的时候,一枚 " 毒刺 " 导弹直接击中了他的右发动机。虽然他熟练地用剩余的一台发动机飞出了发射导弹的山谷,但又被抵抗军的高射炮击落。这下他彻底没辙了,跟着座机一起来了个自由落体。

幸运的是他被一辆阿富汗政府军的装甲车救了回来,但不幸的是,他的背部伤情严重,脊柱险些错位。医生告诉他,他的下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随后他接受了航天员级的康复治疗并奇迹般的痊愈,还进了总参谋部的军事学院深造。

本来他想悠闲地待在后方的空军训练部门安度余生,但 1988 年的一纸调令就又把他拉回了该死的前线。

◎ 纳吉布拉接见苏军战斗英雄

不过这次他是作为第 40 集团军空军副司令回来的,连阿富汗的新总统纳吉布拉好几次从手上解下自己的手表要送给他,虽然最后还是没给,但也让他慢慢爱上了前线。

之后,他继续指挥着第 378 团不断空袭贾拉拉巴德山口、萨朗山口等抵抗军的重要据点以及霍斯特、坎大哈附近,可能对苏军造成威胁的抵抗军基地。

1987 年 7 月底,为了切断抵抗军的兵员和物资通道,苏军高层决定开始空袭位于阿富汗 - 巴基斯坦边境的运输线以及巴基斯坦境内——抵抗军控制的阿富汗难民营

随后的 8 月 4 日,鲁茨科伊亲自驾驶米格 -23 进入巴基斯坦境内侦查,发现了大量美国卡车正在这里卸载物资来支援抵抗军。当天,苏军就决定对此处发起夜间轰炸。

◎ 俘虏与交换

8 月 4 日晚上,他驾驶着苏 -25 指挥着其他 7 架苏 -25 与 4 架米格 -23 从巴格拉姆基地起飞,去突袭一座巴基斯坦境内的物资转运站。

哪知道他刚飞过边境,就遭到了巴基斯坦空军的 F-16 战斗机的拦截。后来他才知道,他手下的一名飞行员是间谍,提前泄露了他们的计划,巴基斯坦空军的 F-16 早就在这等着他了(后来这名间谍叛逃到了加拿大,并在那里去世)。

随后的战斗变成了巴基斯坦空军和 F-16 一边倒的屠杀,他们轻松蹂躏了 4 架米格 -23,然后如猛虎看见羔羊一样冲向失去护航的苏 -25 机队。很快,鲁茨科伊的座机就被两枚导弹命中,第一枚导弹的爆炸还把他的胡子都烧着了。他刚弹射出仓,就又有一枚导弹把他的座机炸成了碎片。

◎ 巴基斯坦空军的 F-16 战斗机击落苏军苏 -17 战斗轰炸机

刚逃过一劫的他低头看了看近的过分的地面,心里不禁问候了一句德国犹太先知:开伞高度太低了,如果不能减速他可能就要摔死了。不过他的运气又回来了,一颗树挂住了他并降低了他的速度。他安全着陆后马上剪断伞绳清理了一下自己应急箱中的家当:1 把 AKS-74U 突击步枪、1 把马卡洛夫手枪以及两枚手榴弹和两块巧克力,连应急食品都被换成了额外的弹药。之后他就借着夜色掩护顺河漂流。

第二天晚上,他看见苏联直升机在远处释放着照明弹寻找他,他不禁又问候了下德国犹太先知:抵抗军如果看到了,一定明白这附近有一个很重要的飞行员被击落了

果不其然,第三天白天他看到了电影中深处敌后的倒霉蛋的噩梦:放羊娃(请参照《Bravo 22》与《最后的生还者》)。而他和放羊娃也都非常的遵守剧本安排:他没开枪直接跳进河里逃生,放羊娃则向抵抗军告了密连河都很入戏,在他漂流的时候突然转弯,让他偏离了逃生路线

之后,他就被那些跑的比西方记者还快的抵抗军们俘虏了。

◎ 巴基斯坦 F-16 击落苏军苏 -22 与苏 -22 残骸

◎ 击落了鲁茨科伊的阿瑟 · 伯克哈里中尉

起初他被吊在了一座山洞里,一边儿忍受苍蝇叮咬伤口一边儿被抵抗军毒打。他自称 " 伊万诺夫上尉 " 但还是被打晕了。

在他恍恍惚惚的时候,他看到了数架美国生产的直升机降落在了山洞口,一名身穿制服的军官走了下来。不仅给他松了绑,还给他水喝,更让他解气的是,那名军官还抽了那个打自己的抵抗军两耳瓜子。之后军官们把他放在了担架上抬进了直升机。

之后,他在一座水牢里被关了一周,同样遭到了毒打和审讯。但后来审讯者的态度突然 180 ° 大转变,不仅给他换了舒服的牢房,还给了他一身干净的巴基斯坦传统服装。

这时他才知道,他落入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的手中

这些特工们以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架势递给了他一份菜单,让他随便点。并放起了他在苏联从没看过的奇怪成人动作片,还告诉他只要他招供,录像里的女人随他挑,亚洲的、欧洲的都行,干他们这行的都是老司机,稳得很。不仅有妹子,还有 300 万美元以及加拿大护照。

有时实在不耐烦了就对他说:" 你就是回去了也是西伯利亚砍木头的命。" 虽然他的觉悟很高,拒绝了招供,不过他还是十分感谢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介入,否则自己就被吊死在某个不知名山洞里了。

8 月 16 日,他被带到了苏联驻伊斯兰堡大使馆,苏联政府通过交换战俘的方式解救了他。随后他就回到了莫斯科机场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剩下的日子里,他被授予苏联英雄勋章并经历了苏联最大的浩劫,还成为了解体后的俄罗斯副总理。

◎ 鲁茨科伊在 2016 年的照片

但他的祥瑞光环再次发作,1993 年他被老搭档叶利钦推翻了。在之后,他又成了伊尔库茨克州的州长。到了 2000 年,他因财产不明而被普京取消连任资格。2003 年,他竞选国家杜马议员,又被取消资格。

如今,这位身经百战,还曾和西方特工一边儿看着奇怪动作片,一边儿谈笑风生的长者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与他的妻子一起安度晚年。

也由此可见,交换人质不过是国际惯用手段和国力强弱根本关系,即使是巴基斯坦这样的小国也能和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进行交换人质。

(END)

——点击 "阅读原文" 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云南虫谷》中的 " 巫蛊 " 真的存在吗?| 循迹晓讲

" 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 是真理吗?| 循迹晓讲

高校学生婚前性行为,到底该不该管?| 循迹晓讲

穿越回唐朝过中秋?怕恁小命不保 | 循迹晓讲

以上内容由"循迹晓讲"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循迹晓讲

循迹晓讲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