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GirlDaily 09-28

34 岁知名女星患癌去世,她的葬礼,来了半个娱乐圈

本文授权自:女神书馆

ID:nvshenshuguan

" 淹水了!快逃命!!"

男子用力砸地下室的门,扯着嗓子大吼。

这是音乐人汪一平的录音室。

正是凌晨时分。屋内两人猛然惊醒,跳起来,却摔进水里。

糟糕!地下室进水了!

他们下意识看向设备,已经太晚。

所有东西都泡在了水中,录音器材,录好的母带、小样 …… 歌词本在浑浊的水中打着卷,起起伏伏。

水位迅速上涨。

女孩还想捞,汪一平拽住她。

" 保命要紧。"

两人跌跌撞撞往外跑,逃出后片刻,水淹没了地下室。

好险。

他们熬夜录歌,趴桌睡着。如果不是房东来敲门,就命丧于此了。

冰冷暴雨兜头浇下,他们瞬间清醒。

女孩哆嗦着嘴唇,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来得及抢救出来。

两人就站在雨中,看着洪水汹涌冲起地下室。

他们像流浪狗般,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那是 2001 年 9 月,一场 " 娜莉 " 台风肆虐当地,破坏无数房屋。

他们的希望,也在那个雨夜被摧毁殆尽。

女孩是阿桑。

汪一平是她的经纪人。

录音室和器材在水灾中报废,他损失近 400 万,几乎破产。

而阿桑,快录好的专辑毁于一旦。

两人几年的努力,在顷刻间化为泡影。

此时距离阿桑凭一首《叶子》走红,还有两年。

她尚默默无闻,微如蝼蚁。没人认为她能火,除了汪一平。

" 你还想不想再做?"

" 我想,可是 ……"

阿桑自觉愧对汪一平,几乎要放弃了。

" 行,那我们重新再来。"

她抬头,有了往前走的勇气。

那时她不知道,这并非她最后一次劫难。

阿桑,人如其名,历经沧桑。

在遇到 " 伯乐 " 汪一平前,她已经暗暗努力了很多年。

小时候,父母感情不和,动辄争吵。阿桑厌烦这样的生活。

" 我想逃避,逃避方式就是唱歌。"

她一个人,唱啊唱,唱那些难以名状、湿漉漉的小情绪。

1995 年,阿桑高中毕业,考入台湾艺术工作总队。

终于可以登台演唱。

但同时,她还要负责主持、伴舞、做道具、缝服装、搬运设备 ……

相比歌手,更像后勤,工作琐碎无趣。

曾在艺工队工作的费玉清说过:" 最怕调到服装组和小道具组。"

可阿桑十分珍惜这个机会,一待就是五年。

2000 年,义工团缩编。

阿桑只能离开,与几个朋友组建乐队,在酒吧驻唱。

也是这年,她遇上改变余生的伯乐——著名音乐制作人,汪一平。

汪一平欣赏她的潜力,用心培训她一年,从发声到曲风。

随后,正式录制样带。

他们的坎坷历练,由此开始了。

第一次,他们录了 6 首歌。

样带送出去后,立刻有唱片公司表示有意,要求他们推掉其他邀约。

阿桑很开心,以为美好歌唱生涯即将开启。

他们婉拒了其他邀约,耐心等待。没想到被搁置了半年。

汪一平忍不住找上门,对方却支支吾吾:

" 唱片业不景气啊,她也不是美少女,很难做 ……"

一朝梦碎,他们回到原点。

就在两人愁眉苦脸时,汪一平接到音乐人姚谦的电话。

" 阿桑挺不错的。"

还没来得及高兴,姚谦接着说出来意。

原来是想买样带中的一首歌,《远走高飞》。

" 要歌不要人。" 后来的阿桑自嘲道。

当时很多朋友劝她:" 阿桑,换个工作吧。"

可她不甘心。汪一平也想再争取一次。

这 6 首歌反响平平,他决定推翻重来。

他重新写了 10 首歌,一点点作词曲、编曲、录音。阿桑则一边打工维持生活,一边抽空录歌。

新专辑在渐渐完善。

但厄运,又一次攫住了他们。

2001 年 9 月,一场台风水灾淹没了所有器材、卡带。

一周后水退了,两人看着狼藉的录音室,相对无言。

汪一平几乎破产,所有人都劝他放弃。

这女孩人淡如菊的模样,再怎么捧也难红,何必再砸钱呢。

汪一平却像红了眼的赌徒,分外执着。

他举债凑齐制作成本,向朋友借器材、录音室,艰难地重制专辑。

他也的确赌赢了。

两年后,阿桑拿着这张唱片,敲开了华研公司的大门。

随后凭一曲《叶子》,一炮而红。

千禧年初,阿桑红过。

她是一代人记忆中的 " 悲伤歌姬 "。

许多作品街巷传唱:《叶子》,《寂寞在唱歌》,《一直很安静》……

很多人不认识她,但歌声响起,便会了然:哦,是她。

歌比人红,是她逃不脱的咒语。

但阿桑不在意,她没想大红大紫,只是静静地唱喜欢的歌。

她唱孤独: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唱爱而不得:

这个城市太会伪装,

爱情就像霓虹灯一样。

谁离开之后,却把灯忘了关,让梦作得太辉煌。

第一张专辑《受了点伤》反响热烈。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便被她略带磁性又干净的嗓音捕获。

她低声轻吟,哀怨婉转。

将孤独二字诠释得热闹又清冷。

那时街边店铺,常播放她的歌曲。

年轻人也会一起听磁带 CD,跟着哼唱。

主打曲《叶子》,还请来了当红的 Selina 和郑元畅拍摄 MV。

所有人都说,阿桑熬出头了。

发布会上,她亲手调了一杯 " 苦尽甘来 " 鸡尾酒。

全场掌声雷动。

而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眼眶红了又红。

2004 年,阿桑入围金曲奖最佳新人奖。

唱片公司乘胜追击,次年推出第二张专辑,《寂寞在歌唱》。

但这次,听歌的人却明显少了。

当时娱乐圈中,当红新人如过江之鲫。

周杰伦、林俊杰、张韶涵、蔡依林、梁静茹 ……

和他们相比,阿桑没有任何热度。

新专辑《寂寞在唱歌》,静悄悄上架各家唱片店。

然后便一直被搁置、落灰。

尽管阿桑在各地宣传,销量仍远不及预期。

合约结束后,公司没有续约。

她黯然离开。

专辑销量不佳,但其中的《一直很安静》,却火了半边天。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这首歌是《仙剑奇侠传》的配曲。

作词人方文山,将它送给了剧中的林月如。

林月如深爱李逍遥,却只能退居一旁,最后烟消玉殒。

冥冥中,似乎预示了演唱者阿桑的结局。

离开公司后,阿桑没有放弃唱歌。

她和汪一平来到内地发展,积极筹划第三张专辑。

也是这时,她遇到了命中良人。

她计划结婚,歌声有了欢快的成色。

故事讲到这里,也许你猜到了后续。

阿桑没能披上婚纱。

2007 年,她确诊乳腺癌,2008 年 10 月,被告知已是晚期。

她不希望大家担心,一直隐瞒病情。

犹豫良久,最终她还是只告诉了家人。

以至于后来,当朋友们得知阿桑的死讯,没有人相信。

" 怎么可能,她不是准备结婚吗?"

师兄张智成,曾和她一起练歌、宣传,情同手足。

阿桑和师兄张智成

确认消息后,他愣了半天,随即失声痛哭。

他取消了所有通告和宴会。

在博客上喊:" 桑!你回来啊!师兄我好难过!"

留言区却再也没有出现阿桑的头像。

阿桑的博客,也停在 2008 年 6 月 10 日。

" 我好了,再等我几天!" 阿桑真的很乐观。

她一直傻傻相信,自己会病愈。

她安慰病床前垂泪的母亲:

" 妈妈,病好了我学英语,吉他,弹英文歌给你听。"

临终前,她已疼痛不堪,意识不清。

却仍提醒家人:" 吗啡不要加太多,我怕病好了会上瘾。"

2009 年 4 月 6 日,阿桑病逝。她的梦,她的痛,就此戛然而止。

我还记得那天,同桌告诉我:

" 阿桑走了。"

" 我不信。"

" 几天前还在听她的磁带呢。"

我凑近诺基亚小小的屏幕。

把那则百来字的新闻,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终于确认,新闻里去世的阿桑,就是那个阿桑。

那几天,许多同学的 QQ 签名改成了她。

" 怀念阿桑。"

" 你听,寂寞在唱歌。"

她曾说自己歌火人弱。

可她在许多人心中,依然占据了一定分量。

听歌的人记得她,她的至亲朋友更是记得。

告别式那天,来了许多人。

家人知道,她不愿大家悲伤。他们请来花艺师,用鲜花将现场装饰得温馨美好。

鲜花围簇,阿桑在照片上笑靥如花。

没开过演唱会,是阿桑的遗憾。告别式便办成音乐追思会。

现场循环播放着那曲《叶子》。

如夜莺啼血,经久不息。

告别式后,阿桑长眠于台北天祥宝塔禅寺。

这里环山叠翠,薄雾缭绕,梵音清净。

很适合阿桑的性子。

一晃 12 年过去。今年,阿桑本该 46 岁。也许回归家庭,也许还在创作新歌。

如今我们却只能翻出旧曲,再听一遍。

阿桑的好友杨乐乐曾说:

" 她努力上进,心态平和。"

" 不是大红大紫,但活得非常快乐。"

这或许是对阿桑最好的解读。

短短 34 载生命,她从未妥协,在自己的路上默默前行。

同时清明冷静,洒脱从容。

直至今日,依然有人在歌曲评论区里,娓娓道出心事。

她成为树洞,静静容纳所有悲伤和迷茫。

时间回到 2001 年,26 岁的阿桑,每晚泡在地下录音室。

外面是万古长夜,温柔又深沉。

她如暗夜开花,将小样唱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每个细节完美无缺。

终于 play 键按下。

清冽歌声响起。

天亮了 ......

作者:苏打

来源:女神书馆(ID:nvshenshuguan)

以上内容由"GirlDaily"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