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9-28

田文林:200 多年战争史,美为何穷兵黩武

美国强加给世界各国的帝国主义战争,给相关国家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和损失。2018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至少要对 37 个受害国的 2000 万人的死亡负责,其中包括对 1000 万至 1500 万人的死亡直接负责。美国对南斯拉夫、伊拉克等国发动战争时,曾大量使用贫铀弹,给当地居民的健康造成巨大损害。美国为何如此穷兵黩武?

近代以来的经济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化,资本积累则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前发展的最大原动力。在平均利润率日趋下降的背景下,资本积累只能通过大卫 · 哈维所说的 " 时间转移 " 和 " 空间转移 " 的方式,而要想实现 " 空间转移 ",从一开始就与战争和暴力密不可分。战争是实现资本积累的终极手段,资本积累则是发动战争的主要动因。对外战争为经济扩张铺路,战争是投入,经济是产出,市场决定战争,战场创造市场,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战争与经济的辩证关系。

从对内角度看,可控战争可以刺激需求,由此带动经济发展。在私有化背景下,财富分配的总原则是 " 按资分配 ",劳动者购买力不足,导致整个社会出现商品相对过剩。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投资日趋剑走偏锋,将投资重心转向高收入阶层消费的奢侈品生产,以及依靠制造战争发财。

从对外角度看,战争可以打破限制资本扩张的藩篱和国家政策限制,帮助资本实现全球扩张和全球积累。战争的战利品是带来 " 经济自由 ",并引入法治,因为这能够满足企业持续发展的需要。资本主义企业总是在不停地寻找着新的空间,当需要开辟这些空间时,它们不会心怀怜悯。西方大国频繁策动战争,并非天性邪恶,而是资本逐利本性使然。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资本积累是其对外政策最大的动力。对美国来说,通过暴力实现空间扩张已经成为不言自明的一项国策。从文化背景看,美国战略文化的核心特征之一,就是对自身文明的盲目优越感,以及从骨子里对非西方文明的鄙视。由此,美国在对有色人种发动战争时,几乎没有任何道德负疚感。美国学者约翰 · 考兹认为,美国将暴力视为理所应当,而且是在暴力环境中培育出来的。从阶级结构看,美国内阶级矛盾日趋尖锐,但又不可能通过变革生产关系根本缓解这种状况,因此通过对外战争来转嫁国内危机始终是其重要方式之一。有美国学者指出,愿意发动战争是华盛顿国家韧性和严肃性的一个标志。战争是新常态,是美国在全球事务上的默认立场。在华盛顿,战争是可预测的(甚至是可取的)生活方式,而和平则是不可预测的(也是不明智的)道路。

美国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对外战争史。有统计称,美国从 1776 年建国以来,240 多年中有 220 多年的时间处在战争状态。还有统计称,自 1776 年以来,美国参与了 53 场军事入侵行动。"9 · 11" 事件后,有学者依据相关资料列出一份清单表明,从 1890 年到 2001 年,美国共采取了 133 项军事干预行动。尤其是二战后,美国每年对外军事干预的次数,从过去 1.15 增加到 1.29。1989 年底以来,这一数字达到 2.0,堪比帝国扩张时期战争增长的数量。

不管按哪种算法," 把美国人视为和平主义者是个幻想,他们是而且一直是历史上最暴力的国家之一。" 美国参议员威廉 · 富布莱特感叹 " 我们已经令人痛苦地喜欢战争 "," 暴力已经成为我们最重要的产品 "。他还警告说,长期的战争状态使美国正产生一个可怕的军事官僚机构。

虽然经常借着 " 民主、自由、人权 " 的名义,美国发动战争的真实目的,就是为资本扩张服务,竭力维护 " 中心 - 边缘 " 的等级性国际体系。" 纵贯整个 20 世纪,直到现在 21 世纪初,美国一直不断地动用其军事力量以及情报系统,来颠覆那些拒绝保护美国利益的政府。美国干涉别国,在很多情况下主要出于经济原因——特别是要确立扩张、扩大、保护美国人在世界各地不受干扰地从事商业活动的权力。" 由于战火绝大多数是别国领土上进行,因此美国人感受最多的不是战争的残酷性,而是可能带来的收益。战争更多意味着 " 有利可图的生意 ",而不是生灵涂炭的人类灾难。

"9 · 11" 事件后,美国接连在中东发动了两场 " 反恐战争 ",看似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实则是清除中东反美政权,建立庞大的自由贸易区。这种 " 自由 " 曾在 20 世纪 70 年代被带到智利,90 年代被带到俄罗斯,就是让西方跨国公司饕餮饱餐的自由。更主要的是,这种 " 反恐战争 " 还是攫取资源的经济战争。据美国国防部与地质调查局联合提供的研究报告,阿富汗拥有 " 此前不为人知 " 的大量矿产资源,总价值达 1 万亿美元。美国官员认为,阿富汗最终将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矿产品中心。2003 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很大程度上为了获得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油质最好的地区。美国占领伊拉克后,曾积极推动伊议会审议一部美国授意起草的《石油天然气法》。根据这部法案,西方石油巨头可获得 30 年的合同开采伊拉克原油,而且分成方式也不合乎国际惯例:在初始阶段,西方石油公司可分得伊拉克石油收入的 60%-70%,直到收回成本。此后还可分得 20% 的伊拉克石油收入。而美国可控制中东石油的一半以上,其觊觎伊拉克石油的野心昭然若揭。

当然,黩武好战对美国自身也绝非好事。古罗马学者西塞罗曾说过:" 绝大多数人认为从战争中获得的东西,要比在和平环境中获得的东西有价值,其实这是错误的。" 美国将战争作为实现财富增值的手段,导致其始终处在 " 兵凶战危 " 的状态。以战争方式维护资本扩张体系,风险巨大且代价昂贵。这是因为,将战争当成 " 生意 ",前提条件是在代价不大的情况下赢得战争胜利;一旦战争变成两败俱伤的消耗战,其预期中的经济收益便可能变得得不偿失。美国发动的两场 " 反恐战争 " 就是典型的负面案例。原打算通过战争谋求地缘政治和经济收益,不料最终却陷入战争泥潭难以自拔,成为消耗美国国力的巨大黑洞。美国前段时间在阿富汗的 " 喀布尔时刻 ",已经沦为世界一大笑柄。因此,所有热衷霸权的战争主义者,都应以此为戒。(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军事频道

军事频道

环球军情 时刻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