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 09-24

被盯上的剧本杀,真有那么血腥暴力?

紧跟着影视和游戏,小小的剧本杀行业也嗅到了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铁锈味。

9 月 22 日,新华社发布了一篇名为《宣扬暴力、灵异,变味的 " 剧本杀 " 引担忧》的文章,文中写道:

" 随着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少数一些商家开始在游戏内容、场景设置等环节宣扬暴力、灵异,以此为商业噱头吸引年轻人,引发公众担忧。" 文中称,记者实地探访了一些城市的 " 沉浸式剧本杀体验馆 ",见识了农房、坟场等场景,并被店主 " 重点展示了充满灵异内容的剧本 "。

如同不久前媒体对游戏行业释放出的信号一样,这篇文章也被解读为强监管即将到来的预警。

剧本杀正在快速从小众爱好变为大众消遣。《2021 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中提到,预计 2021 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 150 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 941 万,超七成为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群,超四成用户消费频次在一周 1 次及以上。

尽管报告的数字看起来没那么具象,你也能感觉到剧本杀三个字在社会新闻里越来越多地出现。就在新华社文章发布的前一天,哈尔滨通报了一例 " 连续 3 天玩剧本杀 " 的疫情流调,这让这种消遣方式看起来几乎等同于 " 青年人的麻将 "。

监管即将介入的信号,一方面证明了剧本杀走向大众的努力已经初见成效,另一方面也预兆了蒙头狂奔时期的结束。重剧情、重逻辑、重推理的剧本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沾上血腥暴力的罪名,虽然这并非行业全貌,但却是几乎每个从业者都要掂量的风险。

受制于高成本,血腥暴力剧本只会是小众群体的阶段性需求

" 在一家门店内,店主带记者来到几间实景房,里面分别装饰成农房、坟场等场景。‘坟场’内开着血红的灯光,里面摆放着一些道具尸体。在一家门店内,店主重点向记者展示了‘人魅’‘夜店凶灵’‘瞳灵人’等充满灵异内容的剧本。"

新华社记者描写的场面,好似 1920 年代美国刑房影院(Grindhouse,或称磨坊影院)的风格。这类影院会长期放映剥削电影(以促销为目的的电影类型),题材大多围绕大明星、血腥、色情、暴力、亚文化等。电影仰赖广告宣传且品质低劣,但一些作品能吸引世人关注和一定的膜拜追随(cult followings)。

刑房影院最早是在纽约展示色情脱衣舞和滑稽表演的戏院。大萧条时期,很少有人能负担得起百老汇的表演,滑稽表演则作为 " 百老汇平替 " 大受欢迎,进入鼎盛阶段。同时,那些无法通过电影审查法规(Hays Code)的电影,也经常出现在刑房戏院之中。这类电影启蒙了很多好莱坞知名导演,如昆汀 · 塔伦蒂诺、罗伯特 · 罗德里格兹等。

42 号街,刑房影院

刑房影院的兴起既有人性的必然也有历史的偶然,在经济走下坡路时,观众通常会有更强的意愿去感受简单粗暴的刺激。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类电影一直是小众群体的狂热爱好,直到 1960-1970 年代欧美地区放松电影的检查尺度与禁忌之后才开始普及,并在 1990 年代随着时代广场的清理而关闭。

主打恐怖主题的剧本杀店某种程度上可以参考刑房影院的历史,血腥暴力是小众群体阶段性爆发的永久需求,它与一段时期的社会经济表现有强相关性,但在审查放开前不会成为流行。

中原证券研报显示,从类型来看,2021 年 H1 最受中国玩家欢迎的是烧脑推理、欢乐喜剧和换装情感三类剧本,占所有类型的 98.5%。其中烧脑推理本占比最高,其次是欢乐喜剧本。

恐怖本的份额并不高

大部分烧脑推理本会围绕凶案展开,也就不可避免地存在血腥暴力情节,但基本只限于纸张和口头,有别于新华社所提到的恐怖灵异本,后者会对实景和氛围有更高的要求。

海仁在上海内环沿线开了一家剧本杀店,他认为恐怖本只是剧本杀很小的一个分支,而且受限于搭建实景的高成本,很多小店并不具备推广恐怖本的实力。

" 在剧本杀行业里,最多的还是大家围着一张桌子读剧本的桌面杀,也就是单纯的文字呈现。而恐怖本对氛围的要求比较高,相应地也会增加店家布置实景的成本。" 海仁说。

海仁的店占地 600 平,有 6 个桌杀和 2 个实景,其中一个实景为恐怖主题,完全服务于固定剧本;另一个实景为汉服古风,可套用多个同类型剧本。

实景的装修成本要比桌杀贵很多。桌杀对道具和机关的要求不高,每平的成本为 1000-1500 元;而实景的装修因为需要单独设计,每平成本为 3000-4000 元。如果搭建现在流行的全息房,那么根据房屋大小不同,所使用的设备价格也不同,8-12 平左右的房间,可能需要 4 台设备,仅硬件成本就需要 3-5 万。

不是所有店家都舍得搭实景,这也会大大限制恐怖本的流行程度。而且剧本杀有别于恐怖密室,海仁表示很理解恐怖密室为什么会原来越真实、越来越 " 内卷 "。" 密室的成本是最高的,店家搭场景不可能一周一换,顾客大部分都只来一回,很少有回头客。想要留下回头客,就要抓住这一次机会,极尽所能让顾客刻骨铭心。"

但受限于高成本的门槛,能高举高打的店家一定是少数。海仁称,他感觉随着受众群体的扩大,剧本杀的题材丰富度正在改善。" 去年市面上诞生了很多有创新性的作品,包括抗日题材、关注人口拐卖、保护动物等题材的作品。如果非要通过怪力乱神的噱头来获客,那可太没意思了。那不应该叫剧本杀,应该叫猎奇杀。"

剧本杀店家,准备开始大逃杀

参考游戏行业,强监管介入一般会推动行业洗牌,剧本杀也不会例外。而且实际上,洗牌已经因为疫情的反复而提前开始。

《2021 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过去两年剧本杀门店数量直线增长,2019 年 1 月,全国可查的剧本杀店铺只有 2400 多家,但到 2021 年 4 月,这个数字增长到了 4.5 万家。中国城市数为 672 个,平均每个城市有近 67 家店。

但大逃杀来得比想象的更快。今年 5 月,#4 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 # 词条登上热搜。央视报道称,闲置平台数据显示,今年 4 月,平台上以 " 倒闭了 " 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了 110%。

对于一般剧本杀店家来说,最高的成本支出是租金和装修,其次是人工,剧本采购的成本相比之下并不算大头。

" 真正‘养店’的,是以店为圆点 3 公里范围内的长期客户。" 海仁说,因此大店通常会选在人口密集的商圈,租金相对也会更高。而小店以大概 1 万 / 月的价格就可以在上海郊区租下一套精装修的商住两用 3 室 1 厅,省去装修的费用,但相应地生意规模也会小得多。

海仁的店在上海长宁区与徐汇区的交界处一园区内,租金 4 元 / 平,不含物业水电。加上 6 个桌杀和 2 个实景的装修以及 " 学习成本 ",投入在场地上的钱就已经达到了 100 万元。

剧本采购通过黑探有品(小黑探)、买本本、剧人气等平台,根据剧本类型不同定价也不同。普通盒装本单价 450-650 元 左右,城市限定本单价 1888-2488 元 左右,城市独家本 3-5 万元左右。从客单价来看,盒装本 120 元 / 人,城市限定本和全息场景 160 元 / 人左右。

" 剧本杀现在入场,算是比较难做的。" 海仁称。开店三个月,实景的装修还未彻底完成,目前如果单算桌杀房,收入差不多能覆盖房租成本,离收回装修和人工成本还有挺远的距离。

除了开店当老板,海仁还在尝试往产业链上游走,当一名剧本杀发行。整条产业链条是:编剧 - 发行 - 交易平台 - 店家 - 顾客,发行负责连接编剧与店家,以及帮作品上展会、备案等,话语权相当强。一般行业惯例是,一部作品出售后,收入由发行与编剧七三开,发行拿 70%,而作者只能拿 30%。" 很多作者成名后都自己当老板做发行了。"

剧本杀产业链

可以预见,在目前上游和下游利润颇寡的情况下,产业链两端的人会有越来越强的动力去向中游移动。而一些掌握大 IP 的内容平台,如芒果(明星大侦探)和爱奇艺(萌探探探案)的入场,可能会与监管力量一起,推动行业进入整合。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