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36氪 09-24

这个羽坛「福原爱」,是怎么成为大魔王的?

封面图

身处一个竞争几近残酷的领域,一个看起来 " 劣势 " 明显的人,该如何聚焦目标、与自己聪明相处,并真正在关键时刻胜出?

由 27 岁的安塞龙来回答这个问题,绝对恰如其分。

当最后一球落在对手谌龙的场地界内时,安赛龙丢掉球拍抱头哭泣,那是一种突然间的爆发。

21 比 12,安赛龙大比分拿下第二局,并以两局全胜的绝对优势获得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

这是丹麦在该项目上第二次夺冠,也是整个欧洲的第二次。 上一次夺冠还是在 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由同样出自丹麦的羽毛球运动员波尔 - 埃里克 · 赫耶尔 · 拉尔森获得,距今已经过去 25 年。

这期间的 5 届奥运会中,有 4 届羽毛球男单冠军被中国包揽,包括安赛龙此次决赛对战的选手谌龙,曾是上一届奥运会冠军。

与教练拥抱过后,安赛龙张开手臂对着场外大喊,并一直痛哭着走向场下,仿佛受尽委屈的孩子终于得以证明自己的实力。

赛后多日,我们通过邮件与安赛龙取得联系,当时他正在迪拜休假。接近 1 小时的连线访谈中,安赛龙对我们连说多个 " 不容易 ",这个冠军他等了太久。

东京奥运会开幕前 80 天,安赛龙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甚至有两三天丧失了味觉。 先不说备战许久的奥运会还能否上场参赛,这是连健康能否被保障都无法预知的事,可想对一个壮志未酬的年轻竞技运动员而言是多么煎熬。还有,这是在安赛龙参加 2021 欧洲羽毛球单项锦标赛决赛前被检测出来的,所以他还同时失去了一块极有可能夺冠的金牌。

27 岁的安赛龙也是一个为欧洲羽毛球运动创造历史的人,他年少成名,16 岁赢得世青赛男单冠军,要注意,这可是欧洲历史上首次在这一赛事中夺冠。所以安赛龙也被称为丹麦金童。

但 " 金童 " 却突然长高,高到 1 米 94。这是一个羽毛球男单领域罕见的身高,曾经中国队内最高的男单选手鲍春来也不过 1 米 91,而以超过 1 米 90 的身高夺得羽毛球世界级比赛冠军的更是少之又少。

在羽毛球赛事上,大众认知中过高的身高并不占便宜,虽然身高臂长,防守覆盖范围广,但在动作灵活性、协调性与体力消耗上也有着明显的劣势。

但好在,安赛龙遇到了中国教练张连营——曾经的天津羽毛球女队教练,1989 年通过朋友介绍前往丹麦执教,带出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男单冠军的拉尔森、1997 年世锦赛男单冠军皮特拉斯姆森与获得 1999 年世锦赛女单冠军卡米拉马汀等一众丹麦顶级羽毛球选手——根据安赛龙的个人身体条件,张连营为他制定了一套包括针对步伐的调整、肌肉的放松与打法上由攻转守的专属训练计划。

毫无意外,因为会中文,安赛龙在训练中自然而然地得到了张连营更多的偏爱。 腰伤时他背着国家队带安赛龙去外面的俱乐部训练,动不了就站在一个固定位置练技术," 我带着一箱子球去给他扔,就让他站在网前不动,之后一点一点退到后场,一个星期后恢复到能加一些步伐的训练。非常痛苦,但你要这一天不让他练习,恐怕他非常难受,他脑子里头就是一个羽毛球。" 当然了,安赛龙又不傻,他绝不会让自己的伤势加重,他对身体发出的信号总是很敏锐。

奥运夺冠后,张连营被朋友拉去一起给安赛龙接机,他站在人群外圈,却被安赛龙叫到身边,金牌塞进他的手里。他身边还带着丹麦国家队老领队的孙子,是拜托他带来找安赛龙要签名的。

安赛龙在中国就像第二个福原爱,虽然没被从小送到中国受训,但其身后也有一位中国教练,同样中文流利,深受中国球迷喜爱。 他甚至专门注册了个微信公众号,发球迷写给他的信。

回到开头的那个提问,这位在中国走红的奥运冠军,给出来的答案都是关乎身体——

在关键时刻,如何让自己真正放松下来?

作为一个高重运动员,怎么将身型上的劣势转化为优势?

聪明的训练而不是重复性的训练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这是一个关于聚焦、耐心和改变的故事。以下为安赛龙口述。

让身体放松下来是件挺难的事,尤其是打决赛的时候

赢下最后一个比分是非常独特的感觉,拿奥运会金牌是我的梦想,那一刻终于实现了。 我是一个比较容易感动的人,所以我就让身体放松,非常开心地哭,我也不怕给别人看。

打决赛的时候,我控制球的感觉比较好,所以我不太担心打防守,就要等到最好的机会,然后去打进攻。我跟谌龙打过很多很多比赛,我们当然互相了解,知道对方的缺点和优点是什么。我对决赛时的具体表现挺满意的。我没想很多,我其实比较舒服,就是让我的身体自动去打。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

但要让身体完全放松下来真的是一个挺难的事儿,特别是打决赛的时候,因为你知道这个比赛很重要,所以很快就会变点得比较紧。

但我已经拿到了一些冠军,已经有一些经验了。我经常在心里与自己对话,安抚自己。

拉尔森(亚特兰大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告诉过我 , 冠军会给我在将来的比赛中更多的动力,奥运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我的压力总是很大,尤其是拿到了比较重要比赛的冠军之后,很多人就觉得你每一场都会做的比较好,当然最大的压力还是我自己给的,但我不可能一直发挥最高的水平,这时候就必须有人告诉你,放松放松,必须有耐心。我的教练和我的家人,他们都在我的身边鼓励我。

去东京之前有很多人说和写关于我肯定要赢的(内容),但打比赛的时候,我不看很多新闻和社交媒体的留言什么的,我所有的注意力是在我的恢复和比赛上。比赛现场没有观众,对羽毛球体育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但就面对压力来说,没有观众其实挺好的,因为自己可以控制跟谁说话,当然打完比赛之后有很多记者采访。但是采访之后,我也没看新闻留言,我所有的注意力一定是在下一场比赛上,比赛中所有的注意力都是在下一个球。除了羽毛球,我没有什么想法。

一个高过 1 米 9 的羽毛球男单运动员,如何把劣势化为优势?

男单真的竞争很激烈,有很多运动员是我的主要对手。每次打比赛的时候,不管输还是赢,都可以在比赛中学习很多东西。比如我以前跟谌龙,李宗伟打很多次比赛,哪一种打法在比赛中很有用,结果不错,我就在每天训练的时候都试着提醒自己,这个球必须多用。

一直以来我都比较喜欢打进攻,但当我 16 岁的时候突然长得很高,已经差不多一米 94 之后,张教练希望我能尽可能保留体力,不能消耗太大。 所以我需要调整训练和打法,并且要有耐心去打一些防守的比赛,这对我来说比较难。包括重新调整适应,就导致会有些比赛,因为我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打法,那会输,但这是进步中不能避免的一些事情。

以前林丹是我的偶像,但我长高之后我们的高度完全不一样,打法也不可以一样,所以我开始看比较高的运动员打比赛,比如说鲍春来、谌龙。 我看了很多他们的比赛作比较,可以吸取很多经验。

作为比较高重的运动员,(在羽毛球赛事中)这是一种挑战,当时我也有一点困扰,因为我知道在男单中,没有那么多高重运动员拿了冠军。也有一些人说我太高,担心我的身体不适合打男单。我想了一点点关于这个事情,我 14 岁就已经决定要把我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男单,训练都是练男单,所以我给了自己一个目标,我不要听别人说这样的事情,我要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身的优点和缺点上,我之前最大的目标就是把我的腿和步伐练好。因为我的对手,他们也没有很多队友跟我一样高,对不对?所以每次跟我打比赛的时候,他们也很难适应我的球。

同时因为身高很高,防守站网前时你的腿需要很强壮,步伐必须很稳定、灵活。所以跟张教练训练的时候,我需要练习很多的步伐和如何放松,因为以前我的肌肉不够强壮,如果一直很紧的话,消耗也比较多。

当时我早上在国家队训练,下午跟张教练做一些步伐的训练,然后去健身房,我很快就发现这个训练对我来说很重要,也不是很难适应。其实我的肌肉只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很酸,因为我不够放松。那一段的训练时间比现在长多了,因为年轻的时候,你的身体和肌肉很好,想练多少就去练多少,我当时非常认真,真的练得很多,每天都很困难、很累,但我很享受那一段时间。

张教练的训练可能跟国家队其他教练不太一样,但每个教练都有一套自己的训练方法,我的看法是你要听每一个教练的话,然后去练一些你觉得有用的东西,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同意。但我觉得张教练的大部分训练是非常适合我的,都是我必须做的训练。

我越来越了解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必须听身体给我什么信息

现在我要考虑受伤的概率,如果练得太多,我怕我会受伤。 但是现在男单的竞争很激烈,想要拿到最重要比赛的冠军,必须每天都认真训练,有的时候三个小时,有的时候五个小时。 现在距离下一个比赛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要开始增加训练量,可能每天四到五个小时。

2018 年,我有一些受伤的问题,当时每次打比赛我的脚都有点儿疼,后来我做了左脚的手术,去年又不得不做右脚的手术,这是最困难的一段时间。每次受伤,我都感觉我的对手继续进步,而我落后了。

所以曾经在我腰受伤的时候,那时国家队和医生都不让我训练了,要求我休息,但是我跟张教练偷偷到外面的俱乐部训练,因为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有一些机会可以调整训练,当然我不要让我的受伤更厉害。比如我的腰生病,那可能会站在一个角度,只做很简单的技术训练,保持自己的感觉。

作为运动员,我越来越了解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必须听我身体给我什么信息 ,如果我第一次跟张教练做一个小技术的训练,第二天非常疼的话,那我知道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就需要放松。但在当时的训练恢复过程中,我的伤并没有加剧。

我只有一个机会,看看自己可以达到什么水平,我每天都必须很努力去训练,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有没有伤病对我来说无所谓,都可以训练。如果脚很疼不能移动,那我会站在一个地方做小技术,跟我的腰受伤的时候一样。

我是一个非常想进步的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聪明地训练,而不是每天做大量的重复性训练。 每个人的训练方式都不一样,必须看自己的缺点和优点,然后有针对性地调整你的训练。

每次受伤后恢复那段时间,都希望自己能很快回到正常水平,比如腰受伤时,我希望自己恢复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就回到我的正常水平,但那么长时间没有机会打比赛,也不能大量训练,如果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其实不太好。必须有耐心,不要太快开始大量训练和打比赛,一步一步走,这是最好的方式。其实对我来说这个很难,因为我很喜欢羽毛球。当我可以练步伐,可以大量训练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期,感觉自己很充实,会踏实很多。

有的时候我没有什么选择。 如果我在准备世锦赛,那我必须增加训练量,虽然有的时候肌肉有点儿疼。我只要保证不是全年一直都练这么多,这个太危险。

关于宿敌的问题我没想很多,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桃田(桃田贤斗,日本羽毛球运动员)是很优秀的运动员,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当然这几年他遇到了很多困难,最重要的是他的健康,我非常开心看到他已经回到场上。备战奥运会的时候,我专门训练了应对桃田,谌龙的打法。作为运动员打很多比赛,无论场上还是场下,偶尔都会犯一些错误,或者做不对的。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注意下一个目标,和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

其实跟桃田打比赛的时候,当时没有我现在的水平,我觉得我进步了一点点,而且现在没有什么受伤的问题,我很期待下次有机会跟他打比赛。跟那么优秀的运动员打比赛也可以让你发现你的缺点是什么,所以我挺期待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后浪研究所 "(ID:youth36kr),作者:夏花、刘年华,36 氪经授权发布。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