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吴越决战:太湖西山大水战

这才是真正的春秋之吴越争霸篇(4)

吴越槜李之战,吴国的最高领导人吴王阖闾竟然战死沙场,于是吴与越之间,结下了比太湖水还深,比钱塘江还长的血海深仇,特别是吴国相国伍子胥,对于阖闾的死,内心十分自责,要不是当初自己跟阖闾闹意见,自己就不会留在吴国而没有与阖闾一起出征了;要是自己跟阖闾一起出征,阖闾或许也就不会战败身亡了。伍子胥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当年他身负血海深仇,孤身逃到吴国,要不是阖闾仗义收留他,又帮助他报仇,他早就变成一个异国之鬼了,所以,他一定要帮阖闾报仇雪恨;而对于阖闾之子夫差,伍子胥则有着一种类似于父子般的深厚情感,这个小伙子,是他看着长大,也是他一手推上吴王之位的。夫差的丧父之痛和满腔仇恨,伍子胥感同身受,因为这些事情,他都曾一一经历过,还是那首他经常唱的歌:" 同病相怜,同忧相救。惊翔之鸟,相随而集。濑下之水,回复俱留。" 伍子胥对夫差的爱,既是一种君臣之爱,也是一种父子之爱,相信伍子胥到了临死的那一刻,这种爱也从未减轻过半分,因为他明白,夫差不听他的话,总有一天也会落得与他相同的下场,那时候,他的心中有恨,但更多的,是同情。同情,也是一种爱。

伍子胥真可算是春秋历史上唯一的 " 善恶交集体 " 与 " 黑色英雄 "。也许,他的确不是个符合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仁者,所作所为是个政治家军事家,但是骨子里却是个江湖豪侠。恩怨分明笃定。可以说他的复仇有多彻底,他的报恩就有多强烈。当楚平王的屠刀落下时,当吴王阖闾重伤而死时,子胥就已经注定陷在了恩怨的轮回中,再也没有了自我。

当年,伍子胥鞭尸楚平王复仇成功后,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其努力为之奋斗的东西了,因为吴国并不是他真正的国家,他真正的国家已经被自己亲手给毁灭了,此后他为吴国所做的任何事,只是尽一个朋友和臣子的义务。可是这些年过来,他发现这里早已变成自己的家了,他毕竟在吴国待了三十年,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在一个地方当待久了,自然会产生感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吴国的命运,已经和他的内心,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对于吴军的这次大败,伍子胥的心中十分痛苦:做为一个主事大臣,对上没能保全君主,对下让子弟们遭到刀兵的伤残,他为此伤心自责,日夜哭泣,世上却没有一人能理解他。

可是他对这一切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亲自安葬死者,抚慰伤员,每次面对这些为吴国舍生忘死的战士,他都痛哭流涕,恨不能自己战死沙场。

正是抱着这满腔的自责之心、感恩之心与同情之心,伍子胥披发明志,将国家的日常事务交给太宰伯嚭处理,自己和夫差日夜练吴水兵于太湖之上(此地后名练渎,在今太湖洞庭西山之下),并在姑苏山下建立 " 射棚 ",训导士兵射箭之法。据《越绝书》记载,在这段时期,伍子胥一连三年,都没有和妻子家人亲近,一心扑在复仇工作上,饿了顾不上吃饭,冷了也顾不上多添衣服。姑苏山下、太湖岸边,处处可见伍子胥一袭白衣满头乱发四处奔忙的身影,而他那头昭关下一夜白头的长发,已经从漂亮的银白,慢慢变成了暗淡的苍白。英雄迟暮,岁月无情催人老,伍子胥明白,他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为人民服务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他更要珍惜现在一点一滴的时间,在这个世上,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就这样,在伍子胥的不懈努力下,吴军不但战斗力大大加强,而且在檇李之战中遭受重创的吴国水军陆战队也重新建制,且人数已增至十万之众,真可谓兵强马壮,就等着为阖闾报那一戈之仇了。

而当吴国伍子胥他们厉兵秣马筹备报仇的这三年,越王句践也没闲着,他明白吴越一战在所难免,所以也日夜整兵练武,鼓捣出一支三万人的大军来。值得说明的是,比起吴国,越国更像是一个水上民族。越王句践也说,越人 " 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揖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 "(《越绝书 越绝外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发掘的会稽印山大墓木客大冢,也就是越王句践为其父允常修建的陵墓,就是因山为冢,环水为隍,好像一座大船坞。墓穴从山顶开凿,有长墓道通往墓室,墓室用木板搭建,有如巨舰的船舱。形状是两面坡,断面呈三角形,外壁贴 140 层树皮,里面放独木刳制(剖开再挖空)的船棺。这种越人独有的石室土墩墓形制,与当时东周各国都不一样,反倒与北欧的维京船葬颇多共同点。由此,当可对越国及越军的组成与性质,有一个直观想象。

另外,范蠡还建议句践将国都从会稽山区中的句嵊山 ( 今诸暨牌头 ) 北迁到山麓冲积扇的顶部,即今绍兴市平水镇之北的平阳,按照范蠡的说法:" 今大王欲国树都,并敌国之境,不处平易之都,据四达之地,将焉立霸王之业。" 意思就是说,大王你要跟吴国争霸,呆在山沟沟子里当山大王是没得用的,咱们只有往山下的平原走,依山靠水,尽得地利之后,才能和吴国一决高下。

范蠡的这个策略相当有远见,宁绍这一片宽广的平原,具有背山面海的形势,距南面不远,就有山林之饶,而平原北缘濒海,又有鱼盐之利。平原上气候暖热,水土资源丰富,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正是于越部族可以大力发展的好地方。于是,越王句践以平阳为基地,开始向北、向西扩张地盘,一路进入杭嘉湖平原腹地。而伍子胥也在嘉兴与湖州之间多筑卫戍城堡御之,今天这一带仍有不少吴越城堡遗迹。

就这样,到了吴王夫差二年,也就是公元前 494 年春二月,伍子胥和夫差练兵已成,不能再给时间让越国发展了,于是果断倾兵十万,以相国伍子胥为大将,太宰伯嚭副之,准备攻打越国。吴越之间的第二场大战爆发了。

该来的终于还是是来了,越王句践于是将文武大臣们全召集了起来,商量如何应对这个越自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

而越国君臣对于目前事态的看法,主要分为三派:

第一派就是以句践为首的主战派,他的意思,还是跟槜李之战一样,率先挺进吴境,先发制人,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样就算万一战败,还有退路可走,而不致于坐着等死。

第二派是以范蠡为首的主守派,他说:" 不可,臣闻兵者凶器也,今吴强越弱,不到万不得已,咱们千万不能主动出击,依臣看大王您不如坚守城池,跟吴国打消耗战。"

第三派是以文种为首的主和派,他说:" 吴之甲兵,天下莫强;伍子胥此人,更是天下英雄;吴军有这样的良将指挥,我们能否获胜并没有把握。依臣看大王您不如勒兵自守,同时用谦卑的辞令向对方求和,大丈夫能屈能伸,退一步,海阔天空。"

总的来说,范蠡和文种对吴越双方的实力还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可句践对于二人的分析,一点儿也听不进去,这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咱们怎么能当缩头乌龟呢?三年前我能干掉阖闾,今天我就能干掉夫差伍子胥,我就不信了,他伍子胥就有三头六臂?

这个时候的句践,还是太嫩哪,年轻气盛,容易犯左倾冒险主义错误,他说:" 你们两个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寡人已经决定出战了,尔等无需再言!" 遂悉起全国三万精兵,亲自率领,出动出击,从会稽山下的固陵军港出发,沿着钱塘江东入大海,沿海北上,再由吴淞江西入太湖,深入吴境,在夫椒山与前来的吴军展开了决战。夫椒山,是太湖中的一个岛屿,也就是今天的太湖西山岛洞庭西山。两军就在这小岛附近的太湖水面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水战,是为著名的夫椒之战。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大规模水战。

早春的清晨,寒风吹过太湖烟波浩淼的水面,弥漫的雾色中,只见在夫椒山顶立着一队全副武装的越国武士,为首的二人一个乃是越王句践,另外一个就是句践的宠臣石买。

句践回身对石买说道:" 范蠡和文种两个老家伙,还没开打就说会输,真是太没用了,所以寡人让他们负责接应,而破例让你主持此战,石买,你可不要让寡人失望。"

石买躬身道:" 就是就是,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文种和范蠡和伍子胥都是楚国人,楚国人最奸诈了,真到关键时刻,还得靠我们这些正宗的越国人!大王放心,臣此次一定不负所托,叫夫差和伍子胥他们有来无回!"

句践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是啊,两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怎么会把越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做他们自己的事业?石买说的有道理,看来我也不能太听他们的啊。

正说着话,太阳出来了,金色的阳光驱散浓雾,露出了碧蓝碧蓝的天空,广袤无垠的太湖上波光摇曳,只有几只水鸟振翅飞过,习习微风掠过脸庞,周围只有风带着鸟叫的声音,天气好的出奇。句践极目四望,只觉心旷神怡,哪里像是大战一触即发的样子,如果不是山下湖面上大片越军战船上飘扬的旌旗,他还真会错以为自己是来太湖观光旅游来了!

然而就在句践心情放松,准备唱一首越国小曲儿的时候。

突然,一只战船、两只战船、三只战船、……万只战船。

抬眼望去,万舰齐发,刀枪林立,旌旗飘飞,吴国战士的面庞清晰可见。

吴国的大军终于来啦!

句践拔出宝剑,大声喝道:" 快,准备战斗!"

石买的脸庞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惧色,躬身道:" 是!" 说完急急忙忙的下山而去。

激战开始了,伍子胥的旗舰冲在最前面,吴王夫差带着数百艘 " 大翼 " 紧跟其后,侧翼的伯嚭则率领着数十艘桥船迂回包抄,初战,双方打了个旗鼓相当,先是用强弓劲弩,互相对射,待双方接近,就开始接舷对撞,接着两边的水兵冲上对方的甲板,格斗争船,不断有士兵在惨叫声中跌入雪浪翻天的太湖之中,还没来得及叫就被大船压过,尸体喂了鱼,战况极其激烈。

这一场恶战从早晨一直持续到黄昏,不分胜负,正在胶着状态,湖面上突然天气骤变,浓云密滚、狂风肆虐、波涛汹涌、一道道闪电撕裂天空。

吴军倒霉了,风向对他们不利,大船都被刮上附近的小山,小船则被吹沉水底,太湖湖面上尽是破船片和被杀的兵士。小山和礁石上也满堆着尸体,鲜血染红了碧绿的太湖水,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无比凄凉。

图:太湖夫椒山,今西山岛

吴国水军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战斗队形,只好后却,越军趁势大举进攻,吴军败退数十里,清点人数,十万大军损伤过万,夫差蔫了。

伍子胥在激烈的战斗中肩膀上也中了一箭,血染征袍,一头白发染得鲜红,他随便用破布包扎了一下伤口,安慰夫差说:" 大王无需担心,咱们暂且修整数日,待风停了再跟越国人一决高下!"

夫差苦着脸说:" 这是天不佑我呀!昨晚寡人做了个梦,梦见满井的泉水大量涌出,我和越王争夺扫帚,抢不赢他,还被他用扫帚扫!现在看来,这个梦果然不吉利,此乃大凶之兆,咱们还是收兵回朝吧!"

伍子胥刚要回答,只见无数战船黑压压的从江尽头驶来,震天的鼓声和呐喊声响起,像是高唱的凯歌,那岛上的崖石,也清脆地传出回声。

越国人又追来了!

夫差吓得手足无措,仰天叹道:" 天乎!天乎!"

伍子胥忙大声道:" 大王,您要振作啊,越军就要完蛋了,你做的那个梦其实是个好梦啊,我听说:井水是供人饮用的,井水溢出,说明我们有吃不完的食物;越国在南方,属火,我们在北方,属水,水能克火,大王梦见水,这不正是咱们克敌制胜的好兆头吗?再说了,从前,武王伐纣,天上出了扫帚星,而周军却打了大胜仗。所以,大王您梦见扫帚,更要抓住机会,勇猛冲锋打败越国人,为先王报仇雪恨!"

听了伍子胥的话,夫差的心中顿时涌起了无穷的勇气,他一个箭步冲到船头,亲自秉锤击鼓,大声喊话:" 兄弟们,不要怕,咱们跟越国人拚了!"

吴军见大王都拼了命了,顿时 " 小宇宙 " 爆发,个个争先,冒着大风和枪林弹雨朝越军直冲而去,这个时候老天也开始帮忙了,大风风向陡变,掉头朝越军吹了过去。

伍子胥大喜,忙大声传令:" 全体弓箭手注意,上火箭!"

漆黑的夜空中顿时划过无数道灿烂的火光,将越国的战船点燃,风助火势,立刻将对面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映的天空亮如白昼,仿佛把整个太湖都烧沸腾了。

那如烟花一般绚烂的大火,好美,好梦幻,那是伍子胥胸中的熊熊复仇之火,它要把句践所拥有的一切,烧成灰烬。

越军败了,大败,虽然就在不到一个时辰前,他们还胜卷在握。

这可真是个戏剧性的变化,越军指挥官石买正做着一举干掉夫差的美梦,然后趁胜攻入姑苏,抢他一大堆金银财宝花姑娘,来个升官发财皆大欢喜,没想到自己的军队这么快就败了,而且败的如此莫名其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而正在他愣神的功夫,无数敌军的战船已经冲到了他旗舰之前,杀气漫天而来。

他很快做出了一个 " 正确无比 " 的决定,逃命!

石买命令道:" 灵姑浮,我命你率领你的先锋队在此阻击敌人,掩护主力撤退,就算打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撑到大王顺利撤退为止,听到没有!"

灵姑浮暗道了一声命苦:好你个石买,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送吗?太狠了你!

" 执行命令!"

" 是!" 灵姑浮只好转身继续投入战斗,带着十几艘战船义无反顾的冲向吴军主力。

伍子胥笑:" 送死的来了!听着,包围敌军,迅速解决战斗,不要在这里拖太久,解决句践要紧!"

旁边一个小校突然叫道:" 我认识那个为首的越将,当年就是他害死了先王!"

伍子胥大喜,忙弯弓搭箭,对准灵姑浮,心中默念道:" 大王,你要是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一箭射死此人,为你报仇雪恨!"

只听 " 刷 " 的一声,伍子胥的箭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正中红心!

灵姑浮惨叫一声,捂住胸口跌落船下,迅速的沉入太湖水中。

伍子胥负弓立在船头,仰天长啸,声彻云霄,血染的白发随风飘散,宛如战神下凡。

三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大王,兄弟我为你报仇了!

夫椒之战,最终以吴军的大胜告终,而因为灵姑浮的先锋队拖住了吴军主力,石买与越王句践得以率领残兵顺利撤退至钱塘江南岸,准备调集兵力再战。

句践不甘心,他要翻本 !

可此时在越军中已经怨言满天飞了,他们都觉得指挥官石买临阵退缩,必须为夫椒之战的失利负主要责任,于是纷纷对句践建言说:" 石买只知道贪求财利,贪生怕死,一个劲的瞎指挥,根本没有长远的眼光,是个典型的小人,大王绝不可再任用他,否则对国家将十分不利。"

可句践根本听不进去,他现在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用人失误,否则太没面子了,于是继续任命石买为总指挥,让他率军在钱塘江南岸的浦阳江口迎击吴国追兵,此时此刻,他只能冀望于石买能产生奇迹,反败为胜,不然,他还有何颜面回国去见江东父老。

句践这是一错再错,石买已在越军中失去了威信,岂能再当大任?结果,很多将领都不听石买指挥,石买恼羞成怒,竟然一连斩杀了好几个不听话的大将,妄想用严刑峻法来挽回自己的威信,挽回越国的军心。

石买这也是一错再错,连败之下,越国的军心已经完全溃散,他的法西斯专制只会造成更大的恐慌,本来已经够乱了,你还要乱杀无辜,折腾大家,这不是自毁长城嘛!

伍子胥的情报网开始发挥作用了,他很快就发现了越军的不稳定因素,开始火上浇油,帮石买一起折腾越军。

他的谋略很简单,四个字,疑兵之计。

伍子胥果然是个高明的军事指战员,他将吴军分为一主两翼,白天到处设置疑兵,或北或南,这边吓你一下,那边咬你一口;到了晚上,又敲响战鼓,四处点上火把,摆出夜袭的样子,把越军折腾的日夜不安,恐慌的情绪蔓延在所有战士的心中。

虚虚实实,变幻莫测,或许是孙武的影响,伍子胥这只老狐狸的行军之道已臻化境。

结果可想而知,没过几天,越军就崩溃了,有的当了逃兵,有的投降了吴军。石买没办法,只好加大镇压力度,这当然只会造成反效果,他杀的人越多,跑的人也越多。

这仗,没法打了!越军中群情激奋,闹哄着要哗变,他们冲进越王句践的行宫,来了个兵谏!

" 不杀石买,不足以平军愤!大王,动手吧!" 范蠡站在堂下,面色平静的说。

殿外传来士兵们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杀石买,杀石买!"

句践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瘫倒在王座上,喃喃地说道:" 范大夫,你是对的,寡人错了,寡人悔不该听的你话,结果落得如此结局,石买误我,奸臣误我啊!"

是啊,这一来二去,越国的三万精兵被石买和伍子胥折腾得只剩下五千不到,句践真是辛苦奋斗半辈子,一夜回到解放前,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 事以至此,大王无需自责,只要咱们重新振作,越国还有希望!"

句践点了点头,眼神又重新恢复了坚定,他大步迈到殿外,面对越国五千甲士,大声道:" 石买误国误民,乱杀无辜,罪不容赦,来人啊,把他压上来处死!"

石买早就被这些哗变的士兵绑成了粽子,闻听大王发话,立刻有人跑下去,将石买倒着拖往越王句践跟前。

" 我不服,我没错,放开我,我为越国立过功,我为大王流过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要见大王!我要见大王 " 石买一头乱发,还在歇斯底里的大喊。

句践走到石买的面前,厉声道:" 你大王我就在这儿!你祸国殃民,害了寡人,还要意思乱叫,来人呐,砍啦!"

几个士兵早已按耐不住,冲上来乱剑齐下,将石买砍成肉酱。

越军欢声雷动,真是大快人心!

石买之死,表面上看只是一场兵变,其实是越国本土派大夫与外聘派大夫权力斗争的结果,其中的玄机,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自己去领会。

与此同时,越军山呼海啸的欢叫声传到了吴军的军营,吴王夫差又吓慌了:" 不好,越军又开始叫唤了,他们一叫一准没啥好事儿,伍相国,这可如何是好!"

伍子胥笑道:" 大王无需担心,越军已经垮了!我听说,狐狸快死的时候,会咬紧嘴唇不停的吸气。放心,越国人快完蛋啦!"

夫差却仍不放心:" 你还是派两个人去越国那边打探一下,这样保险一点。"

伍子胥于是派人去越军打探情况,句践忙趁此机会向吴国求和,伍子胥当然不肯答应,句践无奈,只好仓惶带着五千残兵逃离浦阳江口,退守越国的大本营 " 会稽山 ",具体位置在今天绍兴西北夏履镇北坞村越王峥上的越王城内。

越王峥,又名越王山,城山,海拔 354 米,位于钱塘江南岸,当初,句践就是从城山脚下的固陵军港出发攻打吴国的,没想到转了半圈,他们又被打回来了。

全文完,感谢将粉们的耐心阅读,顺手点个 " 在看 " 让我知道你在看 ~

公众号主笔简介:

朱晖,文史作家,笔名闲乐生,中国古代名将狂热爱好者与研究者,王者荣耀项目指导," 凯叔讲故事 " 之《凯叔三国演义》及《三国博物学》历史与文学顾问,专注中国古代战争史领域十余年,出版历史作品近两百万字。

以上内容由"千古名将英雄梦"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标签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