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9-20

回购 600 亿美元,微软撒钱有何深意?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锌刻度,作者丨陈邓新,编辑丨孟会缘

风头正盛的微软,又有了新动作。

近日,微软宣布最高 60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这意味着其启动史上第四次回购,并将季度股息由每股 56 美分提高至 62 美分,涨幅高达 10.71%。

受消息提振,微软股价再度站上 300 美元大关,市值高达 2.29 万亿美元,仅次于苹果,屈居全球第二大上市公司。

站在两万亿美元市值之巅,微软宣布回购股票,背后有何深意?600 亿美元堪称天价,微软的底气何在?当下,中外资本市场都掀起回购潮,有的公司大手笔回购为何惨遭市场冷漠对待?

加码与苹果争夺市值 " 一哥 "?

对微软的回购,资本市场的观点泾渭分明。

一种声音认为是积极信号,可与苹果争夺全球市值 " 一哥 " 的宝座。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 回购可以向市场释放企业经营健康的信号,促进公司的市值与内在价值相匹配,因而上市公司回购股票并不鲜见,关键在于回购是否有诚意、金额占比大不大,没有的话就是耍流氓。"

事实上,市场上不乏忽悠式回购。

譬如,2015 年 9 月万科拟回购不超过 100 亿元的股票,却仅回购了 1.6 亿元意思了一下,被趁虚而入的宝能抄了底,从而引发了 " 宝万之争 "。

再譬如,2018 年 10 月华锐风电(已退市)在明知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披露大额回购计划,最终仅完成回购下限的 2.36%。

不过,微软的回购历来未掺水。

据公开数据显示,微软在 2021 年第一季度回购了约 70 亿美元的股票,2020 年第四季度 ~2021 年第二季度共回购了 200 亿美元。

上述动作,依据的正是微软第三次回购计划,回购规模高达 400 亿美元。

" 多年以来,苹果与微软的市值屡创新高,底层逻辑之一就是持续大规模回购,这也是巴菲特为何原意在库克时代重仓苹果的缘由。" 刘旭凌表示," 在这场回购的军备竞赛中,微软不敢松懈,否则难以咬紧苹果的市值,要知道当年微软可是俯视苹果的。"

换而言之,微软无缝衔接回购计划,意欲为市值保驾护航,从而避免掉队。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并非最佳选择,不如补短板、筑长板。

微软回购股票的更多是为了优化资本结构、提高净资产收益率,如此一来就难以抉择最佳时机,即在股价低迷时、抛压严重时进行回购。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 仅仅为了‘净现金中性策略’进行回购,远不如并购、战略投资来的高效,毕竟微软的生态也有短板需要补。"

譬如,自动驾驶,为国内外科技巨头竞相卡位的市场高地,微软却姗姗来迟。

据外媒报道,2021 年 1 月 20 日,微软向通用汽车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 注资了 20 亿美元,而 Cruise 未来将使用微软 Azure 来提升竞争力。

这意味着,微软继亚马逊、谷歌、苹果等之后,才获得自动驾驶的入场券。

上述观察人士进一步表示,如若通过补短板、筑长板的方式夯实业绩基石,增厚公司的实际价值,助推市值增长的动力更为持久。

不差钱的背后,云计算成为顶梁柱

两种观点的优劣尚无定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微软不差钱,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微软手握 1303 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之所以如此财大气粗,与微软困境反转有莫大的关系。

曾几何时,微软被外界视为廉颇老矣,惨遭华尔街长期唱衰,沦至 " 吃老本 " 的尴尬境地,市值因而多年不振。

一名业内人士回忆道:" 微软在桌面时代过于成功,反而成为其蜕变的绊脚石,路径依赖之下屡屡错失移动时代的红利。"

对此,微软现任 CEO 纳德拉曾有过定论:" 在微软,我们有这样一个非常糟糕的习惯,就是我们经常陷入自我满足而无法自拔,我们正在学习如何不去看待过去。"

2014 年,纳德拉执掌微软之初,一派日落西山的景象,如今的微软旧貌换新颜。

据微软财报显示,2020 年智能云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为 33.8%,超越传统业务,首次成为微软第一增长曲线,彻底扭转了外界对其刻板的软件巨头印象,而到了 2021 年第二季度,智能云的营业收入为 173.75 亿美元,占总营收的比例提升至 37.6%。

智能云成为微软第一增长曲线

横向比较的话,微软 Azure 已具备挑战亚马逊 AWS 的资格。

至少,从营业收入来看是如此:2021 年第二季度,亚马逊 AWS 的营业收入为 148.09 亿美元,同比增长 37%;微软 Azure 的营业收为 173.75 亿美元,同比增长 30%。

显而易见,亚马逊 AWS 增速仍占优,体量却被反超了。

对此,摩根士丹利寄予肯定,将微软的目标价由 305 美元上调至 331 美元,维持之前给予的 " 增持 " 评级。

需要注意的是,微软 Azure 营收反超,与 Word、Excel、OneDrive、Outlook、Skype 等生态体系迁徙上云的贡献息息相关,如若单看市场占有率,亚马逊 AWS 仍是老大。

尽管如此,纳德拉的成就肉眼可见。

这也可以解释,微软市值突破一万亿美元耗时 33 年,而从一万亿美元到两万亿美元仅耗时 2 年左右。

此背景下,纳德拉于 2021 年 6 月 17 日被选为微软的新任董事长,至此一肩挑两担,牢牢掌握微软的话语权,成为比尔 · 盖茨之后的第二人。

不过,纳德拉也有烦恼待解。

价值 100 亿美元的史上最大云计算订单,原本花落亚马逊,却不想 2019 年被微软横刀夺爱,更出人意料的是 2021 年宣布重新招标。

这意味着,微软与亚马逊重新回到起跑线,再度上演针尖对麦芒。

格力与美的,砸最多的钱也无声

其实,微软之外,不乏中外的明星上市公司也走在回购的道路上。

2021 年第一季度,苹果回购了 190 亿美元的股票,并将现有回购计划增加 900 亿美元;谷歌回购了 114 亿美元的股票,又宣布了最高 500 亿美元的新一轮回购计划;Facebook 回购了 39 亿美元的股票,计划第二季度回购 71 亿美元的股票……

在国内,腾讯、小米等科技企业也在紧锣密鼓地回购。

譬如,2021 年 9 月 17 日腾讯回购了 23.00 万股,耗资 1.06 亿港元,而近三个月累计回购 378.18 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 0.04%。

然而,并非所有回购都会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最明显的当属格力电器与美的集团。

2021 年,格力电器推出 150 亿的回购,美的集团推出 140 亿元的回购,而据 Wind 数据显示,目前格力电器累计回购金额达 265.89 亿元,规模为 A 股历史最高,紧随其后是美的集团的 247.62 亿元。

格力与美的位列 A 股回购冠亚军

问题在于,截止 2021 年 9 月 17 日,格力电器股价相比年内高点跌了 41.04%,美的集团相比年内高点跌了 43.42%。

换而言之,资本市场并没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之所以如此,与部分投资者怀疑对回购背后的动机有所质疑,以美的集团为例,伴随回购的是接连不断的减持,非但知名风投高瓴资本如此,公司创始人何享健、公司董事长方洪波也如此。

更为关键的是,家电行业面临增长瓶颈问题。

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从 2014 年至 2019 年,我国冰箱市场零售额从 946 亿元下降至 912 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0.73%,而洗衣机和空调市场也呈现不同程度的增速放缓。

此背景下,股价不振也在所难免。

譬如,光大证券认为:" 格力电器依然存在渠道变革进度慢于预期,改革阵痛的影响大于预期的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回购并非万灵丹,对业绩处于上升通道的企业而言,堪称市值突进的驱动力,而对处于转型期或者遭遇困境的企业而言,回购仅仅减缓了市值缩水的力度与幅度。

毕竟,公司内在价值才是市值的底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