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9-19

GitLab 抢跑上市,但“自由”的开源生意早已不再性感

文 | 有牛财经,作者 | 黑桃与长剑

GitHub 被微软收购三年后,它的直接竞对 GitLab 终于踏上了上市之途。

据 CNBC 报道,代码共享网站 GitLab 正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为此,该公司已在 9 月 17 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书,股票代码定为 "GTLB"。从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来看,GitLab 选定的股票承销商分别为高盛、摩根大通和美银证券。

在开发者圈子中,GitLab 和 GitHub 的大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为了争夺这批用户,进而加速商业化,它们之间爆发的明争暗斗也从来不少。如今,被微软收入麾下的 GitHub 自然不必再担忧财政危机,但 GitLab 却依旧需要为公司的未来而操心——从本次的招股书也能看出,即便它争取到了 GitHub 缺少的 B 端用户,亏损仍然如瘟疫般尾随着它。

如此情形让投资者也不由得心生疑惑:在可预见的未来,GitLab 会走上 GitHub 的老路吗?

开源界的后起之秀

2005 年,被称为 "Linux 之父 " 的芬兰软件工程师林纳斯 · 托瓦兹(Linus Torvalds)打造出了名为 Git 的全新版本控制系统,让程序员能够在不需要请求网关访问的情况下进行协作。然而,这个工具的协作功能相当原始,程序员之间甚至需要用电子邮件来回发送补丁。此外,Git 很大程度上依赖命令行界面来操作,这让它的使用显得更为繁琐。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GitHub 才应运而生。

在 Git 的基础上,GitHub 为程序员们提供了简便的开源项目托管服务,提供这些服务的同时,它还坚持完全免费的商业化原则,这让它广受用户喜爱。当汤姆 · 普雷斯顿 - 沃纳(Tom Preston-Werner)和克里斯 · 万斯特拉斯(Chris Wanstrath)在 2008 年推出 GitHub 的第一个正式版本后,其用户几乎呈指数级增长。2009 年,GitHub 的用户数量突破了 10 万大关,公共存储库数量增加至 9 万余个;到了 2015 年,这两项数据分别达到 280 万和 460 万。

和早早入局的 GitHub 相比,GitLab 的成立时间稍有些晚。2011 年,德米特里 · 扎波罗泽茨(Dmitriy Zaporozhets)、瓦莱里 · 西佐夫(Valery Sizov)和希德 · 西布兰迪(Sid Sijbrandij)等人一同开发了这个代码托管平台,而那时 GitHub 的名声已经非常响亮了。

虽然两家公司的业务很相似,但在细节之处,双方的差别还是非常大。例如,GitHub 从创立伊始就相当重视普通开发者,商业化脚步相对谨慎,GitLab 则更倾向于企业用户的代码托管业务。在大部分投资者看来,早期的 GitLab 在商业化潜力上是要远高于 GitHub 的。

正因如此,GitLab 在上市前所获融资数量甚多。2008 年前,它就曾接受过谷歌风投、Y Combinator 等机构的投资;2018 年 9 月,IconiqCapital 领投了它的 D 轮融资,金额达到 1 亿美元;到了 2019 年 9 月,GitLab 又获得了来自高盛和老股东 IconiqCapital 的 2.7 亿美元融资。在今年 1 月经历了一轮非公开二级股权出售后,它的最终估值升至 60 亿美元。

商业化进展如何?

估值水涨船高的同时,GitLab 的基本面也逐渐向好,其中最显著的就是它的企业用户数量。

从招股书来看,2020-2021 财年,仍在使用 GitLab 付费版本,且为 GitLab 贡献 10 万美元以上 ARR(年度经常收入)的大客户分别为 173 家、283 家,到了 2021 年,这一数据增长至 383 家。另据 2020 年的一份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 10 万个组织在使用 GitLab,这包括了 Ticketmaster、捷豹路虎、康卡斯特和 Dish Network,甚至连纳斯达克也是它的客户之一。

这样的变化直接促成了 GitLab 营收的大幅增加,2020-2021 财年,GitLab 的总营收分别为 8122.7 万美元、1.52 亿美元,其中,来自软件订阅的收入分别为 7036.7 万美元、1.33 亿美元,占总营收比例高至 87%;相比之下,开源许可证(License)为其带来的收入分别为 1086 万美元,1941.3 万美元,占比远远不及订阅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GitLab 仍然在想尽办法提高其商业化水平。今年早些时候,它曾在官方博客宣布将逐步淘汰青铜(Bronze)和入门(Starter)这两个订阅选项——因为免费版本已经囊括了它们中 89% 的功能。这之后,GitLab 将转向由免费版、高级版(Premium)、终极版(Ultimate)组成的三级订阅模式,后两者的订阅价格较青铜版和入门版更贵,终极版甚至高达 99 美元 / 月,但它们提供的开发者功能也更强大。

但另一方面,较少的选择也可能会 " 劝退 " 一部分订户,尤其是那些实际上用不着高级版或终极版功能的订户。GitLab 在招股书中提到,截至 2021 财年,平台上入门级和青铜级订阅用户所贡献的收入依旧占到其总营收的 16%,若是他们中大部分都回到功能已经非常完善的免费版上,那么 GitLab 损失的订阅收入可不会是一个小数字。

而且,哪怕提高了订阅制下的收费水平,GitLab 的创收模式依旧是极为脆弱的,这点可以从它日渐加剧的亏损状态看出来。2020-2021 财年中,它的净亏损额分别为 1.31 亿美元、1.92 亿美元;截至今年 7 月 31 日的六个月间,GitLab 亏损 6812.6 万美元,较去年同期扩大 56%。

" 随着我们继续投资基础设施、开发服务与功能、增加员工人数以及扩大销售和营销活动,公司可能会在未来继续亏损,而且亏损额可能会显著增加。"GitLab 在招股书中如是写道。

" 自由 " 的代价

若是深究起来,能够在开源领域坚持下去,最终达到盈利这一目标的独立公司并不多。

2018 年被微软收购的 GitHub 并不是唯一放弃独立地位的选手,在这之后不久,开源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就诞生了—— IBM 砸下 340 亿美元巨资收购了开源解决方案供应商 Red Hat,要知道,彼时的 Red Hat 同样有着不输于 GitLab 的盈利潜力。今年 6 月,开发者在线社区 Stack Overflow 也被腾讯最大股东 Prosus 以 18 亿美元收于麾下,先前,它曾一度裁员 20%。

观察这些案例可以发现,它们的共同点是收入相对单一,基本无法满足高昂的企业开支。从 GitLab 的支出清单来看,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占到了其支出大头,截至 2021 财年,GitLab 销售费用达到 1.54 亿元、而研发费用也高达 1.07 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即便 GitLab 采用了极为 " 省钱 " 的完全远程办公模式,其行政等费用依旧达到了 8686.8 万美元,占到其总支出的 4% 左右。GitLab 尚且如此,那么同时执行办公地点工作和远程办公的 GitHub 们自然需要负担更高的支出。

话虽如此,但对于这些已经被巨头收购的独立开源公司来说,它们或许会丧失一部分主动权,但起码在财政状况上是不需要担心了,这样一来,它们得以借助巨头旗下生态体系更好地服务免费用户和企业用户,最大限度上维持商业化与社区氛围、免费用户体验间的平衡。

例如去年,GitHub 就堪称不要钱一般极大加强了免费用户的功能权限,顺便还将其高级服务 GitHub Pro 的订阅费用下调至 4 美元 / 月(原先为 7 美元 / 月),让不少程序员直呼真香。

收购 Github 之后,微软迫不及待地表达自身对开源项目的 " 爱意 ",图片来自 Yandex

面对这些在巨头荫蔽下安心扩张的选手,像 GitLab、Bitbucket、Atlassian 这样的独立公司无疑将面临极大挑战,这或许也是 GitLab 急于上市寻求资本援助的原因。

当然,GitLab 面对这些挑战时也并非什么都没做,开拓全球市场,尤其是企服需求日益高涨的中国市场,成了它目前的头等大事。今年 3 月 18 日,它和红杉宽带跨境数字产业基金、高成资本共同成立了极狐信息技术(湖北)有限公司,宣布将为国内市场提供本地化一站式开源软件开发运维(DevOps)平台,以及相关定制化产品和解决方案。

中国市场对于 GitLab 而言是块值得开拓的宝地,毕竟它的最大对手 GitHub 时至今日也未正式入华,在这一点上它占有绝对先机。不过,GitLab 仍然要面对本土开源平台的强力竞争,例如阿里云 Code、腾讯云开发者平台、百度效率云、华为开源代码托管平台、码云、码市等。这些平台时至今日已经承载了不少重量级项目,且对开发者的扶持也不亚于 GitLab。正式上市后,GitLab 能否一鼓作气在国内市场打开局面?这点还需让时间去证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