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EALER 09-18

iOS、安卓、Windows,又做起了同一件事

如果说这两年智能手机外观设计最显著的变化是什么,桌面小组件必然占得一席。跟随 iOS 14 重新登场之后,小组件重获重视,在各大系统平台上变幻出各番样貌。

一家厂商的动作,引起一番新浪潮,然后诸多厂商都在同一时期做起了同一件事情,这剧情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是谁抄了谁的陈旧争论,大家想必都听腻了。这一次,不妨一起追本溯源,挖一挖小组件是怎么 " 文艺复兴 " 的。

小组件之缘起

在未有智能手机之时,电脑厂商已经开始了小组件的探索。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谈到 1984 年的苹果麦金塔 128K 电脑(Macintosh 128K)。

搭载 System 1 的麦金塔 128K 带来了友好的 GUI 图形操作界面、内置屏幕和鼠标,成功地将个人电脑这一品类从专业用户推向了普罗大众。麦金塔 128K 内存有限,也没有硬盘,无法同时运行多个程序:程序一关,你刚刚处理的数据就没有了。

于是,苹果的工程师们设计了一系列桌面配件(Desktop Accessories,简称 DA),包括闹钟、计算器、控制面板、拼图和剪贴板等,这些桌面附件作为轻量级的单一服务,可以运行于应用程序之上,不失为一种曲线的多任务处理方式。

翻开新世纪篇章之后,电脑桌面变得丰富多彩,也更为简便易用,电脑上的小组件愈发成熟。2005 年,苹果借鉴 Konfabulator 引擎(雅虎 Yahoo! Widgets 的前身),随 Mac OS X v10.4 Tiger 系统推出了 Dashboard 应用,为 macOS 小组件制作提供了基础。Dashboard 小组件基于超文本置标语言(HTML)、层叠样式表(CSS)和 JavaScript 制作,和制作网站的语言相同,所以开发者们可以方便地制作小组件。

当时的 Dashboard 小组件多采用拟态设计,可以四处移动、重新配置,方便美观,就像把你工作生活的桌面搬进了电脑屏幕。

苹果不是桌面小组件唯一的玩家。微软曾为 Windows 95 系统推出了活动桌面(Microsoft Active Desktop),主要提供股票行情和新闻提要等。将 Windows 小组件带向成熟的,是比尔 · 盖茨之痛的 Windows Vista,后者提供了一个小组件侧边栏。

小组件在 Windows 7 得到发扬光大。这些桌面时钟与 CPU 小工具,Windows 7 的用户们一定还记得吧?

在那个时代,小组件在电脑上无处不在,即便是桌面体验总被吐槽的各种 Linux 发行版,也有着支持的者桌面小组件。

科技公司确实把小组件玩出花了,但用户的态度却是不置可否。在网上搜索小组件时,你可以找到不少禁用小组件的教程。Windows 8 时代,微软倾心于 Metro 界面,冷落了小组件,并于 2012 年 7 月 11 日关闭了桌面小工具应用下载。在 2019 年推出的 macOS Catalina 系统上,苹果不再提供 Dashboard。

或许谁都没想到,这些诞生于电脑桌面的小组件,会在另一个地方重获新生。

翻页时钟的青春

2008 年,第一台安卓手机 HTC Dream 面世。

HTC Dream 来得比 iPhone 晚一些,而且还未完全脱离经典手机的形态:轨迹球、侧滑盖全键盘的设计,给它的未来感打了折扣。不过,这个手机搭载了一个 iPhone 许多年后才重新拾起的新功能:桌面小组件。

安卓也不是唯一一个手机系统把玩小组件的。Palm 手机的 WebOS、微软的 Windows Phone,都在探索小组件在手机上的可能。Windows Phone 带来了微软 Zune 播放器的磁贴设计,模糊了图标与小组件的界限,甚是前卫。

可惜的是,微软在杀死了 Windows Phone 之后,又在 Windows 11 中彻底杀死了动态磁贴。十年前它来的那般惊艳,十年后它只留下声声惋惜。

安卓手机的小组件则保持着蓬勃生机。对于安卓玩家来说,有的桌面小组件甚至是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相信不少早期安卓手机玩家都会记得 HTC Sense UI,那个多彩背景上的翻页时钟。这个时钟小组件设计有一种恰到好处的精致,成为了许多插件争相模仿的对象,也贯穿了早年安卓用户的记忆——那是 HTC 智能手机的黄金年代。

小部件在安卓手机上早早地到来,却赶了个晚集。这就是安卓开放生态的两面性,既为其辉煌提供了基础,也带来了碎片化的问题,限制了体验。小组件在安卓手机上处于基本放养的状态,缺少统一规范,给了许多用户留下了 " 难看 " 的印象。

对于安卓小组件的衰落,谷歌为此难辞其咎——在 Android 4.1 的可调节小组件尺寸功能之后,谷歌再没给小组件带来重大功能改进。

安卓小组件的另一个问题,则是用户感知不强,这一点连精通小组件的 HTC 也无可奈何。于是在 Sense 5.0 上,HTC 进行了一番彻头彻尾的大改造,让花样百出的小部件退居幕后,以类似负一屏的 BlinkFeed 取而代之。

重获新生

历史是个圈。

2020 年,苹果在 iOS 14 上正式推出了桌面小组件,成为了 iOS 14 最吸引人的视觉新设计之一。尤其是在正式版推出之后,广大 iOS 用户玩的是不亦乐乎,摆出了各种搭配,甚至把小组件玩成了图标包。

回过头来审视,iOS 小组件的流行,背后有着苹果的精心设计。首先,iOS 规定了桌面小组件的尺寸规格与内容元素,并采用与图标一致的圆角矩形设计,增加可玩性之余不乏秩序之美。

考虑到手机主屏幕寸土寸金,苹果还设置了小组件的智能叠放功能,可以将多个小组件叠在一起,智能展示。

看着 iOS 14,谷歌和微软可能也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于是也跟着苹果,打磨起了昔日的玩意。

微软想起了自己的昔日设计,在下一代操作系统 Windows 11 上重新引入了小组件。Windows 11 的小组件可以从左边栏滑出,默认情况下只显示天气、照片、体育和关注列表小部件。

不同于 Windows 7,Windows 11 的小组件只存在于侧边栏之中,不能固定在桌面上——这让它更像智能手机上的 " 负一屏 ",而不是小组件。

谷歌这边动作要更大一些。在今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谷歌随 Android 12 推出了全新的 Material You 设计,用自定义调色板、无处不在的圆角设计,把原生安卓新系统从里到外翻新了个遍。

Android 12 的小组件会追随系统取色设置,自动从壁纸选取背景颜色,不再任由组件五颜六色。对于旧版的小组件,系统还会自动将其裁剪为圆角,形形色色,均与 Android 12 的系统风格相协调。

谷歌之外,各家安卓 OEM 更是各显神通,花样层出不穷。有的是基于传统安卓小部件基础,加入更多自家风格的新设计,使其更为美观协调,如小米的 MIUI、三星的 OneUI 等。

也有厂商加入了更多的交互思考,比如 vivo 的 OriginOS。OriginOS 将原子组件的交互设计,注入到华容网格的外形之中,在小组件上显示关键信息,随时间、状态、用户操作更新。

为了更好的交互

去年 iOS 14 用户玩小组件玩得入迷的时候,不少安卓用户表示了不屑:不就是小组件嘛,我们十年前就在玩了。话糙理不糙,可是看看小组件的流行,安卓用户是不是该回头问一句:这十年,谷歌干嘛去了,广大安卓 OEM 又干嘛去了。

HTC 用户体验助理副总裁 Drew Bamford 在 2013 年的一篇博文里,一阵见血地指出了大多数桌面小组件的问题所在:

l 大多数用户区分不出应用程序和小部件;

l 小工具的使用并不广泛,除了最常用的天气、时钟、音乐,只有不到 10% 的用户使用其他小组件;

l 大多数人不会对主屏幕进行太多修改,大约 80% 的用户使用第一个月之后便不再更换主屏幕。

缺少引导、用户感知不强,人机交互设计的缺失,是所有小组件退居幕后的根本症结。对于喜欢自定义桌面的发烧友来说,小组件可以是艺术;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小组件可能是毫无意义的,或许还巴不得悉数移除节约电量。

所幸的是,文艺复兴之后的小组件,承载了更多人机交互的思考。苹果将小组件作为应用信息展示窗口,限制刷新频率与耗电,减少用户学习成本。谷歌补上了自己落下的功课,为小组件增加规范,提高交互性。微软还比较保守,小组件加入了但没有完全加入,而是先用作侧边栏负一屏。

无论如何,各大厂商至少都意识到了,小组件好看、好用才是王道。做智能手机,本来就该如此。

以上内容由"ZEALER"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