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看世界 09-18

中国这一招,让美国破防

2019 年 5 月 16 日,智利圣地亚哥,CPTPP 会议后,与会各国代表合影。

9 月 16 日,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 CPTPP 的书面信函。两国部长还举行了电话会议,就中方正式申请加入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

CPTPP 的前身,是由美国、日本、加拿大等 12 个国家在 2015 年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 2017 年 1 月宣布美国退出 TPP,此后其他 11 个国家继续推动 TPP 进程,促成该协定在 2018 年 12 月生效。

CPTPP 是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环境保护、数据流动、国企地位等领域的高水平区域自贸协定。就 " 先进性 " 程度而言,在目前世界现存的双边和多边自贸协定中,CPTPP 绝对属于第一梯队。

抓住机遇

中国现在提出加入申请,在程序上抓住了机遇之窗。9 月下旬,今年 2 月提出加入申请的英国,将与 CPTPP 成员国举行首次会议。这意味着英国正式进入加入程序,也意味着 CPTPP 生效以来首次扩容开启。

CPTPP 成员国举行视频会议

在吸纳新成员方面,CPTPP 遵循非歧视性原则。中国选择在英国之后启动加入程序,某种程度上说,也可以抵消成员国内部潜在的 " 不讲原则 " 的冲动。

CPTPP 目前没有常设秘书处,采取的是轮值主席国制。轮值主席国有权召集工作组,审核申请加入国是否符合标准。今年的轮值主席国是日本,明年是新加坡。从英国案例可以看出,中国实质性地开启加入谈判,很可能是明年。

尽管在批准新成员上,CPTPP 采取的是全体一致原则。但主席国的态度和立场,或多或少会影响具体的谈判细节和进展。众所周知,对于中国加入 CPTPP,新加坡向来是最积极的支持者之一。

更具实质意义的是战略机遇。一方面,中国在 CPTPP 更需要中国的时候选择了加入。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各国都面临着经济复苏的压力。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CPTPP11 个成员国中,2020 年经济正增长的只有越南和新西兰。该协定内经济体量最大的日本,经济萎缩 4.8%。

根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模型预测,CPTPP 的生效,每年能产生 1470 亿美元的经济增量,如果中国加入后,这个增量将是 6320 亿美元。中国是 2020 年世界上唯一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同时也是几乎所有 CPTPP 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这样的经贸现状,决定了中国在拉动经济复苏上的巨大吸引力。

出于配合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考虑,对于中国加入 CPTPP,日本的态度表现出了暧昧。但日本的经济现实,却在撕下这层暧昧。根据日本财务省的数据,2020 年日本对外出口下降 11.1%,对美国出口更是下降了 17.3%,但对中国的出口却逆势增长了 2.7%。不难想象,如果没有中国对日本出口的强大吸纳能力,日本经济会萎缩得更大。

9 月 13 日,王毅同新加坡外长维文举行会谈

另一方面,中国在致力于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时,选择了加入 CPTPP。2020 年 11 月谈成区域全面伙伴关系协定(RCEP),一个月后谈成中欧投资协定(CAI),2021 年 9 月申请加入 CPTPP,中国追求更高水平开放的路径非常清晰,而且步幅非常大。

中国在经贸领域的这些大动作,有国内发展的逻辑,也有战略上的考虑。特朗普让美国退出 TPP,使拜登少了一根遏制中国经济影响力的重要杠杆。特朗普执政四年,把保护主义植入到美国的政治基因。如今的美国政界,自贸协定如同 " 政治毒丸 ",几乎无人敢碰。

拜登拿不出整合区域经济的方案,转而热衷于 " 切割 " 中国与东亚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如,拜登政府拉拢日本和韩国进行供应链合作,推销印太数字贸易协定,都是企图抵消中国经济的吸引力。虽然这些都还处于起步或酝酿阶段,但中国不得不未雨绸缪。

中国加入 CPTPP,推动区域经济融合、经贸合作升级,能在很大程度上抵消美国的切割企图。因为一旦规则制度生成,就会带有一定的 " 中立性 ",客观上弱化美国及其盟友刻意针对中国的效力。

主动布局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都将面临如何应对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压力。具体地说,就是如何化解美国的 " 脱钩 " 给中国经济发展造成的负面冲击。

拜登的多位政策高参都曾公开表示,与中国全面脱钩不现实。但这些人也都有共识:中美两国基于接触的 " 超级融合 " 时代已经过去。这意味着,美国今后与中国接触时,会有更多的警惕和防范,客观效果就是 " 部分脱钩 "。

迈出加入 CPTPP 这一步,是中国主动布局的一部分。如果把中国走出的这步棋,与已经签署的 RCEP,正在推进的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进入实操阶段的 " 一带一路 " 结合起来看,棋局就更加清晰了。

2018 年 12 月 7 日,中日韩自贸区第十四轮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

这些倡议与自贸协定功能和侧重点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指向:提升区域内经济运行效率、促进区域融合。对于中国来说,这就是应对美国脱钩的底气。

此外,还应看到中国棋局里这样一个思路:以 RCEP 为优先,以中日韩自贸协定为补充,以 CPTPP 为追求。

虽然中日韩同属 RCEP 成员国,但是三国经济总量在 RCEP 中占比超过 80%,而且都属于经济发展水平上的第一梯队。所以,正在推进的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水平层级肯定会在 RCEP 之上。

如果中日韩自贸区建成,中国经济总量在其中占比将近 70%。日韩对中国经济影响力有警惕,但同时它们也有理性。东京和首尔都明白,对外经贸政策无论如何设计,绕开中国都绝非上策。

中国的投棋布子环环相扣,客观上都是在化解美国的脱钩。

何以能成?趋势使然。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2019 年 9 月发布了一份题为《亚洲的未来》的研究报告,得出的结论是,随着区域内经贸活跃度的增加,亚洲变得 " 更亚洲 " 了。

根据这份报告的数据,亚洲区域内的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在亚洲整体对外贸易和投资中的占比,都已达到或接近 60%。也就是说,亚洲经济已经形成了内循环,具备了自我驱动的能力。

澳大利亚智库罗伊研究所经济学者罗兰 · 拉贾,在 2019 年 1 月发表的《东亚的脱钩》文章中指出,东亚经济正在出现独立于西方发达国家的趋势。根据他的研究,2007 年,美国、欧盟以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吸纳的东亚出口占比是 45.5%,但这一比例在 2017 年下降到 35.6%。同期东亚自我吸纳的出口占比从 32.0% 增加到 40.3%。

在拉贾看来,关键因素是中国经济角色的转变," 目前中国已经巩固了其区域经济核心的地位,这一点既体现在中国成为区域产业链核心角色方面,也体现在超越美国成为区域内出口最大吸纳者的能力方面。"

新冠危机出现后,经济界开始重视供应链安全问题,认为未来的演变趋势,将是来源更加多元、链条会更短。但无论怎么演变,供应链都不可能完全萎缩到国家内部,对于数量众多的中小国家来说,尤其不可能。

中方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从文本内容来看,虽然 CPTPP 与当年的 TPP 相比,对于中国来说加入门槛略降了一些,但目前这个阶段,中国要 " 达标 " 依然还面临不小的挑战。原因不难理解,像中国这样庞大且复杂的经济体,做重大变革是需要战略勇气的。

在解读中国加入 CPTPP 时,不少分析人士都提到这一点:中国政府试图通过扩大开放倒逼国内改革。

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激活了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参与 CPTPP 的进度,很可能与中国经济的更新迭代同步。所不同的是,如今中国如何抉择,不仅事关自身的经济发展,还会影响区域乃至世界经济前景。

拜登干着急

与此前的 TPP 相比,CPTPP 对于中国来说 " 相对友好 "。关键的因素,就是美国。

TPP 的诞生,本来与美国没有任何关系。2005 年,新加坡、新西兰、文莱和智利签署协议,希望通过缔结更为优惠的贸易安排,在 APEC 内部推动贸易自由化。起初,美国对这四个小国发起的倡议,没有表现出丝毫兴趣。

2011 年 11 月 16 日,澳大利亚堪培拉,澳大利亚总理茱莉亚 · 吉拉德热烈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到来(图:视觉中国)

兴趣的出现,与美国的战略调整存在直接关联。2010 年 3 月,美国首次参与 TPP 谈判(2013 年 7 月,成员国扩充到 12 个)。那年 7 月,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在出席东盟外长会议期间,提出南海问题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2011 年,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时,高调宣布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而 TPP 正是这一战略的经济支柱,另一个是以军事同盟为依托的安全支柱。

重返亚太是为了继续掌控亚太,但在战略设计上,奥巴马政府把对华战略竞争当作 " 背景板 "。TPP 的 " 美国化 ",很能说明问题。

TPP 倡议提出的初衷,是为了打造更高水平的自贸协定。美国加入后,这个初衷没有改变,而且还提出了 " 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 " 的高标准。但是,美国 " 加入即主导 " 的现实,客观上造成这样一种效果:某些条款显性地体现了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需要。

比如,2016 年底已经基本谈成的 TPP 文本里,国企条款、市场准入、劳工标准、环保标准、政府补贴、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等内容,不能说是为了排除中国而量身打造,但要求之高,当时的中国肯定 " 够不着 "。对此,奥巴马把话说得很直白,"21 世纪的经贸规则,要由美国而不是中国来制定 "。

这话,拜登就任总统后说过好几遍。

规则制定权体现的是主导权,这是国际政治的常识。通过规则的 " 美国制造 ",奥巴马政府事实上达到了把中国排除在新的自贸圈之外的目的。所以,美国主导的 TPP,无论怎么解读,都很难读出对中国的友好。

2017 年 1 月入主白宫后,特朗普签署的第一个行政令,就是让美国退出 TPP。这倒不是因为特朗普不想搞战略竞争,而是因为他觉得所有的多边自贸协定,都是在占美国的便宜。

2017 年 1 月 13 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 TPP

美国的退群,让 TPP 其他成员国很伤心。因为没有了美国,TPP 分量和吸引力的 " 打折 " 程度,算得上 " 骨折 " 级别(美国经济总量在 TPP 成员国中占比 80%)。

伤心之后,谈判继续。在日本的主导下,其他 11 个成员国把 TPP 改名为 CPTPP,完成了最终的谈判,并于 2018 年底开始实施。那时,特朗普政府在忙着打贸易战。

从 TPP 到 CPTPP,不只是改名这么简单。内容没有大动,特点依然是高水平。但 CPTPP 的最终文本," 冻结 " 了 22 条与美国相关,而且有些也是美国强推的条款,比如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的部分规定。这种 " 冻结 ",客观上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加入,变得相对容易了。

曾经的副总统拜登,曾是奥巴马政府 TPP 谈判的坚定支持者和重要推动者。特朗普执政四年营造出 " 高浓度 " 的保护主义之后,拜登的立场不再那么坚定了,但却很 " 怀旧 "。他 2020 年 9 月接受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采访时有这样的表态:" 虽然 TPP 不是完美的协议,但却是遏制中国的好办法。"

当地时间 9 月 16 日,美国白宫新闻秘书珍 · 普萨基,在回答记者关于中国申请加入 CPTPP 时表态说," 总统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不会重新加入最初版本的 TPP"。" 当然,拜登政府在考虑多种选择,以打造牢固的印太经济伙伴关系。贸易不是唯一的领域。"

9 月 16 日,白宫新闻秘书珍 · 普萨基(Jen Psaki)在简报会上回应称,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冷战

不过她最后说:" 如果有机会重新谈判,那可能会是我们也能参与的讨论。"

这,是话里有话?

作者 | 雷墨

编辑 | 赵义 zy@nfcmag.com

排版 | 刘阳

图片 | 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由"看世界"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