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9-18

环球时报专访英科学院院士、《人口大逆转》作者古德哈特:中国人口“逆转”将影响世界经济

【环球时报记者 张妮】"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转折点:随着‘甜头变酸’,世界范围内由人口变化带来的戏剧性逆转,具有广泛的影响,涉及金融、医疗保健、养老保障体系、财政政策等。" 英国科学院院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荣休教授、" 古德哈特定律 " 提出者查尔斯 · 古德哈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的崛起及其人口带来的 " 甜头 " 强力影响过去 40 年全球通胀、利率的变化走向。现在,中国人口增长率减缓正值世界 " 反全球化 " 兴起之际,不仅是中国,欧美发达国家也一同身处这一人口大 " 逆转 " 的最前沿,这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经济。

中国老龄化会扩大房产需求

今年公布的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的生育率(每名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跌至 1.3,低于国际社会通常认为 1.5 的警戒线,被认为有跌入低生育率风险的可能,而在上世纪 70 年代以前,这一数据一度超过 6。

对于中国人口形势的逆转,古德哈特给出这样一组数据:1990 年到 2021 年,中国新增劳动年龄人口(15 — 64 岁)比欧洲和美国新增劳动年龄人口总和 4 倍还多。中国规模庞大的技能劳动力群体加入全球化,使全球有效劳动力的供给一度上升 120%。" 这是有史以来的奇迹之一," 古德哈特认为,进入 21 世纪以来,伴随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扶养孩子成本上升,人们拥有大家庭的意愿降低,中国开始像发达经济体一样生育率逐渐下降," 未来 30 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将会下降 "。

许多人预测,随着人口增长的减缓,中国人对房屋的需求会急剧下降。但古德哈特认为,这并没有考虑到老年人的偏好。" 由于国家变得富有,老年人会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而不是他们已经成年的后代的房子。随着年轻一代长大且取得经济独立,他们不会搬进现有老人腾出来的房间,而是搬进未来不得不建造的新房子里。所以,中国的老龄化会扩大而不是减少对房屋储备的需求,这将支持对住宅相关产业的投资 "。

在古德哈特看来,中国的老龄化还会减少石油出口国的超额储蓄。中国对世界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其中一个维度就是给原材料尤其是原油价格带来上涨压力。大部分石油都是由人口稀少的地区生产的。" 随着中国增长的放缓和从石油燃料到新能源需求的转变,石油生产国的总储蓄会下降,经常账户顺差很可能会消失 "。

此外,古德哈特认为,全球人口大逆转与反全球化叠加,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经济:通胀和利率将从低位回升,高负债经济体将难以为继,民粹主义蔓延等。" 新冠疫情的发生是‘已知的未知’,疫情的总体影响将加速这一趋势的发生,通胀可能会比我们预期的更早、更快地上升 "。

印度非洲无力复制中国崛起

事实上,生育率下降不仅发生在中国,这是一个世界级现象。古德哈特在其著作《人口大逆转》一书中写道,19 世纪,欧洲的人口开始爆炸。当时,英国牧师托马斯 · 马尔萨斯认为,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因为世界人口正以复合的几何速度增长,而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只会以线性的算术级数增长。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影响了后世,对人口增长过快超过世界承受能力的担忧时有发生,最近的担忧与气候变化相关。

"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马尔萨斯错了。" 古德哈特分析称,首先,世界技术创新速度比马尔萨斯想象得要快;第二,19 世纪,美洲和澳大利亚的不毛之地既是过剩人口的出口地,也是额外的食物来源地;第三,随着收入和妇女受教育程度提高,妇女生育率开始缓慢下降。现在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的出生率都大幅下降,目前欧洲生育率仅为 1.5。

" 从某种意义上说,曾经的日本非常幸运。" 古德哈特表示,日本劳动力的减少正好发生在世界其他地区劳动力大量增加的时候,日本企业利用海外 " 劳动力蓄水池 " 不断增长的机会,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大幅增加海外投资。" 换句话说,就在日本劳动力萎缩之际,全球劳动力激增,为日本企业提供一个‘释放阀’。而这次全球人口结构的逆转与日本此前的经历完全不同,因为没有中国提供全球劳动力供应的巨大增长,这意味着世界上没有那样的‘安全阀’。尽管印度和非洲拥有庞大且相对尚未开发的劳动力资源,但他们没有能力复制中国的崛起,达不到老龄化的全球经济所需的动力 "。

在古德哈特看来,未来,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抚养比(退休老人与工作年龄人口的比例)可能急剧恶化。未来的世界可能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像印度和非洲,有很多年轻的劳动力;而发达经济体却需要更多照顾老年人的劳动年龄护工。发达经济体的生产很可能会转移到印度和非洲,也有可能出现从这些地区向美国、欧洲和亚洲富裕国家进一步移民的浪潮。

有破解办法吗?

如何提高生育率?古德哈特认为,现今,人们生育儿女仅仅因为喜欢孩子,而不是指望儿孙为老年生活提供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鼓励生育,很多人也没有意愿养育更多孩子。能够促使生育率上升的政策或许只有降低抚养成本。比如,匈牙利推出免税政策,有 4 个或以上子女的匈牙利妇女将永久免征所得税。但即使采取这些措施,当地的出生率上升也相当少。因为在大多数发达国家,较低的出生率是父母自愿选择的结果。因此,即使中国提高生育率的新政策取得成功,劳动力开始稳定或增长也需要 20 年甚至更长时间 "。

未来,老人退休后维持消费的资源从哪里来?古德哈特在《人口大逆转》中提供三种主要选择方案:第一,大幅提高退休年龄,人们将来可能要工作到 70 多岁;第二,人们通过增加储蓄为自己的退休生活提供资金,中国过去养老保障制度的不健全以及对年轻家庭成员依赖的消失,使得个人储蓄率非常高;第三,国家增加向劳动人口征税,并将这些资金转移到老年人身上,用于支付医疗费用和养老金。但面临的问题是,政府如何平衡现有劳动者的高税收与养老金的慷慨程度。

科技进步会帮助解决老龄化问题吗?古德哈特认为,人工智能、自动化等技术在照顾老年人方面不一定会那么有效。一个现实的例子是,尽管日本试图利用机器人等新技术来照顾老年人,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日本劳动力不得不转向养老产业。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对护理人员、老年科医生、神经科医生和精神科医生的需求将上升。" 事实上,全世界都没有为老龄化带来的无数问题做好充分准备," 古德哈特对记者说," 老年群体需要人的同理心以及人与人之间真实的关系,而机器人是没有同理心的。使用机器人的好处和帮助只是在于,它们可以提供一些监护服务和帮助老年人使用轮椅等 "。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