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9-18

奥列格 · 巴拉巴诺夫:疫苗强制接种与人权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除了对所有人群来说与强制接种疫苗相关的人权方面限制外,我们认为这种失衡还在两个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即移民劳动力和高等教育。这方面长期积累的中期社会消极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与疫苗接种任务相称,未来会给出答案。

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对某些类别的人群(通常与某些职业相关)强制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包括管理和大众服务(食品、贸易、运输)领域。此外,强制接种疫苗也涉及高等教育领域。采取这种措施在多大程度上侵犯了包括劳动权、受教育权以及医疗保健领域的知情选择权在内的人权?显然是侵犯人权。问题的本质在于全社会和(或)国家(作为一方面)与人权(作为另一方面)之间的平衡。

" 疫苗竞赛 " 就像军备竞赛,推动主要制造商及其支持国家最大限度地扩大全球覆盖范围和全球疫苗市场份额。这一竞赛的一个主要后果是在全球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获批疫苗清单,而它们并不总是能相互兼容。因此,从法律角度看,世界上还没有形成一个同质的全球疫苗空间。这已反映在各国的疫苗接种证明中,各国都只承认某些疫苗,不承认另一些疫苗。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是一些国家针对新冠疫情采取的签证和入境政策的变化。这对旅游、商业及跨境劳动力市场的全球流动性的恢复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会阻碍外国劳动力入境或返回他们以前就业的国家。因此,疫苗正在成为限制性移民政策的工具。

因此,对某些职业和行业强制接种疫苗的要求,如果与入境限制政策相结合,就会成为劳动力市场上的保护主义壁垒。众所周知,各国实行强制接种疫苗的许多领域,比如公共餐饮、贸易、公共交通一直以来外国劳工所占比例都相当高,结果导致其失去了自己的劳动权。即便允许他们入境,他们在本国接种疫苗 A 之后,也不得不在他们要工作的国家接种完全不同的疫苗 B。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既存在危害健康的潜在风险,也剥夺了人的独立选择权。

这一问题对留学生来说尤其严重,在一些国家的他们不得不返回自己的祖国。在疫情大流行一年半的时间里,学生们一直在远程上课。如今,他们又要由于在本国接种的疫苗不被承认无法入境其就学的国家,进而再次被剥夺接受全日制教育的权利,抑或不得不重新接种当地的疫苗。这还是在其做出了接种疫苗的知情选择的情况下才可以。对全日制学生强制接种疫苗的规定剥夺了其拒绝接种疫苗的权利。学生强制接种疫苗的决定可能会对某些高校和国家在吸引留学生和在全球教育榜单中提升本校排名等方面的战略造成严重负面打击,结果会导致前些年耗费了大量精力和资源的国家教育政策成为强制接种疫苗的牺牲品。这虽然是个极端场景,但完全可能成为现实。

结果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即接种疫苗从个人选择变成国家抗击疫情的动员工具。欧洲人权法院在实践中使用的标准之一是相称性标准,其本质在于国家采取的各种限制人权措施在多大程度上与引起的问题相称。一方面,这似乎没什么问题,因为夺去许多生命的危险疫情显然需要国家采取措施战胜。另一方面,在世界上许多国家民众与政府间缺乏信任的情况下,在已持续一年半之久的疫情流行期间,民众已生厌倦的因素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强制接种疫苗显然只会增加这种社会不满情绪。(作者为政治学博士、教授、瓦尔代俱乐部项目经理)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 透视俄罗斯 " 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