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09-17

谭仔米线冲刺 IPO:褪去“家族”外衣后,征战内地能否延续辉煌?

文 | 有牛财经,作者 | 黑桃与长剑

今年以来,资本对新消费赛道的热爱在面食这一细分品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和府捞面、遇见小面、马永记、陈香贵、张拉拉……拿到融资的粉面品牌正不断增加。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有品牌意图主动拥抱资本市场,出身香港的谭仔米线就是其中之一。

查询港交所信息可知,谭仔米线母公司——谭仔国际有限公司已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最快将于下周开始招股。就其此前递交的招股书来看,国泰君安国际依旧是它的独家保荐人。

作为一家由湖南家族创立、产品主打云南米线、以日企为控股股东的香港餐饮公司,谭仔米线的发家史可谓一波三折,但它最终还是在当地站住了脚,进而一举成为港人心中米线的代名词。如今它主动拥抱资本市场,对内地的扩张野心也显露无疑。在群雄并起的国内粉面市场上,谭仔米线能否重现它在香港的辉煌?所有投资者都期待着它未来的答案。

" 城头变幻大王旗 "

就如上文所说,谭仔米线的创始家族——谭笃寿一家均是湖南人,于 20 世纪 60 年代中下叶移民至香港。1996 年,谭笃寿三子谭泽群、六子谭泽强和女儿谭艳萍合伙成立了最初的 " 谭仔云南米线 ",其第一家店铺位于长沙湾永隆街,主打麻辣口味米线。收获积极的市场反响后,谭仔米线又推出 " 土匪鸡翼 " 等小食,广受年轻人青睐。

谭仔米线早年间在经营上的确无可置喙,但在公司内部,股东们却不甚团结。

彼时,由于谭泽强与两位非家族股东产生矛盾,他拉走谭泽群等人创建 " 虫哥米线 " 宣布单干,然而由于经营不善,虫哥米线不久后便关门大吉,一行人再度回归谭仔米线。2000 年,两位非家族股东先后离开谭仔米线自立门户,谭氏兄弟则邀另一兄弟谭泽均入股,股权由四兄妹平分。自此,谭仔米线终于成为了完全的家族企业。

在这之后,谭仔米线经历了一段极为顺利的发展时光,门店数量迅速突破 10 家。不过,逐渐浮现的家族内部争端,以及随之而来的分家危机却险些将谭仔米线推入深渊。

导致四兄妹之间产生分歧的原因众说纷纭,根据港媒《壹周刊》对谭泽均等人的采访来看,几人应是在扩张新店策略上各有不同看法,随后又在利益或钱财方面出现争执。2006 年大家长谭笃寿去世后,兄妹间的矛盾更是日益凸显。最终,谭氏家族在 2008 年宣布将旗下门店分开经营,根据协议,双方各拥有 6 家门店。

这其中,谭泽均、谭艳萍及其丈夫周志明继续沿用谭仔云南米线品牌,而谭泽群与谭泽强则另立门户创立 " 谭仔三哥米线 "。值得注意的是,持有 " 谭仔云南米线 " 和 " 土匪鸡翼 " 等商标的协力饮食有限公司并未被解散或是分割,四兄妹依旧集体持有其股权。

一分为二的谭仔米线,图片来自东利多控股官网

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反映了谭氏兄妹间 " 藕断丝连 " 的状况,或许正因如此,两大品牌分离后的成绩不但没有下降,反倒是更加兴旺了。分家两年后,谭仔云南米线和谭仔三哥米线分店数量分别为 14 家和 13 家,员工人数也早已破百。到了 2017 年,谭仔云南米线旗下门店数达到 50 家,而谭仔三哥米线门店数量则为 54 家。

对于并驾齐驱的两大品牌而言,2017 年是个有意义的年份——这一年,日本餐饮企业丸龟控股集团(Toridoll Holdings Corporation)宣布斥资 10.3 亿港元收购香港同心饮食有限公司,而后者正是谭仔云南米线母公司;这之后不久,谭仔三哥米线也被丸龟一并收入麾下。

动荡中仍不断前进,谭仔米线做对了什么?

在此前提交的招股书中,谭仔国际详细列出了其目前的股权结构。

信息显示,东利多香港直接持有谭仔国际 99.8% 的股份,而东利多香港则是 Toridoll 日本的全资子公司。在关系链的最上方,丸龟控股集团创始人栗田贵也与其夫人共同控制着 Toridoll 日本约 48.69% 的股权,可被视为谭仔国际的控股股东。

外企的介入并未给谭仔米线带来任何不适,就招股书中的门店数据来看,两大品牌的扩张脚步完全没有减缓。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谭仔国际旗下共计拥有 156 家餐厅,其中谭仔云南米线 79 家,三哥米线 77 家。另据欧睿咨询报告显示,谭仔国际在香港亚洲粉面专门店中排名位列第一,截至 2020 年,其市场份额达到 64.4%。

随着门店快速增加,谭仔国际的收入也一路上涨。2019-2021 财年,谭仔国际的总营收分别为 15.56 亿港元、16.91 亿港元及 17.94 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7.4%;同期溢利(净利润)分别为 1.97 亿港元、1.9 亿港元和 2.87 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20.7%。

将两大品牌分开来看,它们的成长速度也是一目了然。

以谭仔云南米线为例,其 2016 年的营收(包含同心饮食控股和另一家控股公司新扬行有限公司)为 7.07 亿港元,净利润则为 1 亿港元;截至 3 月 31 日的 2020 财年,谭仔云南米线营收升至 8.57 亿港元,2021 财年,这一数据再次升至 8.9 亿港元。

谭仔三哥米线这边,根据掌门人谭泽群 2017 年接受采访时披露的每日收入数据推算,其年营收最少达 5.4 亿元;到 2021 财年,它的年营收数据已达 9.04 亿港元,甚至反超了主品牌。

谭仔米线之所以能在内部斗争和外部收购后依然屹立不倒,除了家庭成员能力够强外,其本地化、标准化且可扩张的经营模式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本地化方面,谭仔会根据港人清淡口味做出调整,提供多种辣度甚至是不辣的选项供顾客选择,50 港元不到的平均客单价也足够诱人;标准化上,谭仔于 2009 年就推出了主打低成本、高品质的 " 五常法管理系统 ",同时也极为注重中央厨房建设。当前,谭仔香港地区门店的半成品均由中央厨房进行集中采购生产,仅有新加坡和深圳的新门店采用第三方采购模式。

如何在内地站稳脚跟?

尽管在香港粉面市场上已经混到风生水起,但谭仔依旧抱着将触角延伸至其他国家,尤其是内地市场的想法——这点从上市公司名中的 " 国际 " 二字就能看得出来。同时,它的大股东丸龟集团虽在全球市场拥有众多门店,对中国内地的渗透却几乎是空白。对于丸龟集团而言,若是谭仔日后能够成功打入内地市场,它也就有了进军中国的楔子。

今年 4 月,谭仔正式踏上了 " 回归 " 之路的第一步:它在深圳开设了内地首家门店,并延续了香港的经营模式。事实证明,谭仔多年积攒下的品牌声望在内地也同样有效,开店首日,其排号人数就超过了 1300 名。这之后,尝到甜头的谭仔又在深圳开设了另外两家门店。

谭仔国际在本次招股书中也提到,本次上市筹资额将用于扩大香港、内地、新加坡、日本和澳洲的餐厅网络、中央厨房;同时,公司计划在 2024 年 3 月 31 日前于这些地区分别设立 44 间、55 间、24 间和 15 间新门店。

然而,内地面食市场早已不是 90 年代苍蝇馆子遍地走的那副模样,自味千拉面、康师傅私房牛肉面、和府捞面等连锁面馆成立,国内面条品类就已迈入了品牌化时代。到今天,蓬勃发展的诸多面食品牌们甚至引来了资本的介入,今年 7 月,和府捞面宣告完成 8 亿元 E 轮融资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一数字创下了国内粉面赛道最高融资记录。此外,获得资本青睐的选手还有遇见小面、马永记、陈香贵、张拉拉等新品牌。

和谭仔这样的老牌企业相比,和府捞面们虽然成立时间较晚,但它们在打造护城河这件事上丝毫不含糊。以和府捞面为例,其早在门店正式开出前就先行设立了中央厨房,如今这一项目已发展至 1.5 万平米;获得九毛九等投资的遇见小面,也与垂直餐饮供应链平台功夫鲜食汇展开合作,意图加强自身供应链体系建设。

稳定扩张的供应链体系一方面能够保证产品质量,一方面也能加快新品牌们的扩店步伐,而这无疑会进一步抢占谭仔米线的扩张空间。

目前,不管是谭仔米线还是内地的连锁面馆,首选开店场景几乎都是购物中心——这一场景不但线下流量大而稳定,且能帮助企业培养品牌力。从数据来看,截至 2019 年底,全国购物中心数量超过 7000 家,而每家购物中心能承接的品牌在 300 个左右。

对于诸多寻求全国市场的面食品牌们来说,这样的优质渠道总归是有限的,谁能先人一步占据更多的购物中心场景,谁就能在博弈中占据上风。对比来看,谭仔米线拥有常年积攒下的声望和对接资本市场带来的大量资金,但内地新品牌们也得到了无数投资机构的宠爱,接下来,如何在兼顾质量和供应链的同时保持扩张步伐,将是选手们要面对的新难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