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 X 日 = 金融末日”?华尔街担忧:这回美国债务上限可能真要搞僵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引发美国金融危机、破坏美国经济的最简单方法,就是允许联邦政府债务违约。然而,美国两党如今在相互扯皮推诿中,却可能即将犯下这个史诗般、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错误,而数百万美国人则将为此付出代价。

据不少美国当地媒体报道,华盛顿的立法者们如今正在又一次拿美国的信誉进行一场 " 大冒险 "。尽管距离债务上限原定的暂停截止期—— 7 月 31 日,已经过去了逾一个半月的时间,但美国政府依然没有找到如何提高债务上限的合适途径。

按照此前美国财政部和业内人士的预估,美国政府现金和特别措施用完的截止日—— X 日,很可能最早将于 10 月中下旬到来,而届时美国国债的技术性违约,或许将引发又一场市场大灾难。

" 这将是金融末日," 穆迪分析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 Mark Zandi 表示," 哪怕光是想想美国可能无法按时偿还债务,都是完全疯狂的。"

摩根大通 ( JPMorgan Chase ) 首席执行官 Jamie Dimon 此前也一度警告,如果真的违约,可能会立即造成规模难以置信的大规模灾难,甚至给美国造成长达 100 年无可挽回的信誉损失。

债务上限 " 地雷 " 究竟是什么?

通俗来说,美国债务上限很像个人信用卡的信用额度,债务上限是联邦政府被允许通过发债来履行其义务的最高额度。这些义务包括支付军饷、美国国税局的退税、社会保障福利,甚至债务的利息。

由于财政支出持续大于收入,美国政府当前不得不通过持续发行大量新债来维持运营。自从 1939 年以来,美国国会已经 106 次永久性提高了债务上限,仅 2000 年后就提高了 19 次,额度从 1939 年的 450 亿美元提高至了 2019 年的 22 万亿美元,这一数字几乎翻了将近 500 倍。

美国债务上限最近一次的提限发生在 2019 年 8 月 2 日,将政府债务上限提高到 22 万亿美元。在当年,美国国会给予了联邦债务上限为期两年的暂停期——目前已于 2021 年 7 月 31 日到期。而截至今年 7 月,美国债务总额已达到 28.5 万亿美元,远超债务上限的红线水平。

在 7 月底之后,美国财政部启动了一系列非常规措施,以延缓财政部手头现金的耗尽。这些特别措施包括暂停对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邮政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等的注资。财政部发债计划也因此下调,TGA 账户则加快压降。

然而,如果这些资源耗尽 "X 日 " 来临——美国政府不再有能力支付账单,甚至无法偿还美国债务,就将出现令资本市场恐慌的国债违约事件。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 ( Janet Yellen ) 上周曾警告称,如果国会再不及时采取行动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那么美国在今年 10 月的某个时候很可能会耗尽资金、触发历史性的债务违约。

与此同时,两党政策中心 (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 ) 也将这一时间点定在了 10 月中旬至 11 月中旬间,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因疫情而高度不确定的联邦支出和收入轨迹。两党政策中心经济政策主任 Shai Akabas 指出," 鉴于目前联邦支出严重超过收入的情况,我们有理由相信,债务违约将会在 10 月财政年度开始之前或者之后的一周左右出现。"

美国两党眼下如何应对?

美国政府调整债务上限曾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但近年来,却日益成为了美国国会两党迫使对方在一系列政策议题上做出让步的政治工具。

尽管这些曾屡次令美国政府陷于违约境地的对峙,绝大多数情况下会以有惊无险的结局告终。但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今年的这场债务上限僵局,仍可能将成为一个不幸的例外,并最终令美国政府和金融市场滑向万劫不复之地。

华尔街知名投行高盛在周一报告中就指出,美国国会民主党领导人眼下可以采取两条路径来提高债务上限,但这两条路径想要实现如今都不容易。

第一条路是两党就债务上限问题共同投票。美国总统拜登和财长耶伦目前就均表示,希望通过两党合作来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然而,这条看似两党合作共渡难关的 " 康庄大道 ",在眼下却根本行不通:想要共和党直接妥协同意,几乎无异于异想天开。

美国财长耶伦本周再度致电给了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 ( Mitch McConnell ) ,提出的民主、共和两党共同努力提高联邦债务上限的请求,但直接遭到了麦康奈尔的严词拒绝。麦康奈尔向耶伦重申了他自 7 月以来的公开表态:" 这是一个完全民主党占多数的政府,采取了党派路线、不计后果的税收和大肆支出,民主党必须凭藉自己的力量来提高债务上限,而且他们有工具来做到这一点。" 麦康奈尔同时还发步推文指出,提高债务上限是民主党的 " 单方面责任 "。

据悉,上月底曾有超过 100 名共和党议员联合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承诺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不会投票表决提高债务上限,无论是通过单独的法案、持续的决议,还是任何其他的途径。他们表示,民主党人应该 " 为债务上限承担责任 ",因为他们的提议让政府的开支高达数万亿美元。

显然,上述第一条路除非真的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不太可能成功。

眼下能够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的第二条路,则是民主党人通过和解程序,将提高债务上限作为 3.5 万亿美元预算支出决议的一部分。高盛指出,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和解程序只需 51 票就能在参议院通过,而不是通常需要的 60 票。

然而,与第一条路径共和党人极力反对相对应的是,民主党内部对采用和解程序的预算协调机制也兴趣寥寥。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议长佩洛西上周明确表示,提高债务上限应该得到两党支持,因为这其中包含了共和党多年来巨额支出措施累积的数万亿美元债务,不会将债务上限问题纳入 3.5 万亿美元的协调法案中。这意味着债务上限问题仍将回到以单独方案或者附加在某暂时性支出法案的形式走两党支持的常规程序来通过。

分析人士指出,民主党之所以反对和解程序,有多重原因。首先,使用和解程序意味着民主党可能将独自承担提高债务上限的政治负担,未来若有 " 骂名 " 都将泼向民主党。而从 2019 年 7 月债务上限暂停后,美国债务在特朗普任内增加了超过了 6 万亿美元,民主党显然也不愿为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天量支出买单。

此外,如果民主党人将提高债务限额作为这份支出法案的一部分,其需要至少几周甚至更长时间来修改决议,而且在程序上是否可行也存在一些问题,他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债务上限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修改决议的所有必要程序。

最后,民主党也押注共和党在明年中期选举到来前并不敢真的 " 鱼死网破 "。

债务上限地雷引爆将会发生什么?

美国违约对全球经济、金融市场和政治方面的后果影响,再怎么夸张都不为过,因这将彻底动摇现代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

耶伦曾经警告称,债务上限地雷一旦引爆将立即打击美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并可能导致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继而引发一场全球危机。" 一旦所有可用措施和手头现金完全用尽,美利坚合众国将有史以来第一次无法履行其义务。"

高盛的统计显示,今年 10 月和 11 月美国联邦政府支出总额可能超过收入约 5000 亿美元,相当于年度 GDP 的 2.2%。如果美国国会届时仍未能提高债务上限,财政部将需要削减这一数额的支出,降幅超过 40%。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即便美国国债得以持续偿付,但从社会保障到常规政府运营费用等众多其他政府义务的违约,都可能会严重损害人们对美国主权信用的看法。

更高的借贷成本将使华盛顿更难以通过借贷来支付基础设施建设、气候危机或抗击未来的衰退。而对美国近 29 万亿美元的现有债务进行再融资将变得更加昂贵。利息支出在 2020 财政年度已达到 3450 亿美元,将很快与华盛顿的国防支出相匹敌。

对于眼下美国两党的债务上限摊牌大戏,高盛预计,这可能将与 2011 年和 2013 年一样危险。

2011 年,债务上限僵局导致标普 ( Standard & Poor's ) 下调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美股随即出现暴跌,恐慌指数 ( VIX ) 与高盛金融状况指数 ( GSFCI ) 在随后一段时间飙升。2013 年,由于政府 " 关门 " 比截止日期提前了 2 周多,VIX 与 GSFCI 影响在截止日期前更强烈。

目前,尽管中长期美债市场对于债务上限的到来依然反应不大,但美国国库券市场已经因此出现了明显的扭曲,10 月中下旬至 11 月中旬的收益率明显比其他周期高出一大截。

中泰证券指出,意在阻止政府无限制发债的 " 债务上限 " 沦为两党政治工具,一旦债务违约,利率很可能显著上升。随着美国社会撕裂程度加剧,党派之间共识愈少,国会中关于 " 债务上限 " 的争论与扯皮只会更加频繁。而两党若无法及时就提高债务限制达成一致,美国政府便将面临停摆。

一些业内人士甚至预计,债务上限的僵局可能导致美联储 Taper 进程的再度推迟——虽然目前大多数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将于 11 月宣布减码决定,但古根海姆经济学家 Scott Minerd 在本周的最新报告中却指出,华盛顿围绕债务上限问题的 " 大戏即将上演 ",或将导致市场动荡并对经济造成干扰,美联储更可能推迟宣布减码。

以上内容由"财联社-深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