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壹心理 09-16

《精神分析诊断 III 理解人格结构》拆书稿 - 第 2 章

在上一期,我们一起学习了《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的第一章,包括精神动力学人格诊断的特征、各学派对人格诊断的观点、人格的形成、防御与人格的关系、共情沟通等内容,今天我们进行第二章内容的学习。

本章主要内容是" 精神分析性格诊断 "。在上一期,我们曾经谈到,性格、个性、人格是从稳定性角度来区别的,那么,毫无疑问,我们要了解人格结构,无疑要先从次级稳定的 " 性格 " 开始入手。但是,即使这么解释,作者在本章中提到的仍然是 " 人格 " 的概念。

经典精神分析理论对人格的理解从驱力和防御两方面入手,两者都依赖于早年性心理发育的理论。早先,人们按照弗洛伊德的原始驱力理论,试图从 " 固着 " 的观点来理解人格;之后,随着自我心理学的发展,从个体应对焦虑的方式的角度理解,性格又被认为,是表达特定防御方式的结果。后者提出人类是如何适应性和防御性地逐渐形成人格特征的,这一观点拓展了驱力理论。

作者认为,有些分析师死守教条,这既不利于治疗理论的拓展,更不利于治疗行业的发展。只有崇尚人性、兼听兼学的治疗师,才能促进这一学科的发扬光大。

01

经典驱力理论

基于生物内驱力学说,弗洛伊德的人格发展理论强调了本能欲望的核心作用,通过与躯体部位对应的口欲期、肛欲期、生殖器期乃至性器期的发育阶段逐步形成人格特征。

弗洛伊德指出,个体在婴儿期和儿童早期出于生存需要,通过母亲喂养和关爱或其他形式的肢体接触而获得满足,随后儿童通过对生与死的幻想,与父母建立系列本能欲望的联系。前者是躯体式的有形的,后者是非躯体性、心理上的,显然比前者更进一步。

一方面,婴儿需要被充分满足来建立安全感和愉悦感;另一方面,适当的挫折也会使儿童转而学习接受现实;父母对儿童养育失败包括两种情况,一是过度满足,使孩子失去成长的动力;二是过度剥夺,使孩子承受过度挫折。良好的养育环境应是父母灵活地满足孩子的欲望,在纵容与压抑间灵活摇摆。

根据驱力理论的假设,如果儿童在性心理发育早期遭受过度剥夺或过度满足,儿童的性心理发育将会受到阻碍," 固着 " 于出现问题的那个阶段。这种固着将使儿童发育到成人期时,表现出某种性格特征。比如:

在刚出生一两年内的口欲期被忽视或溺爱,那成年后,可能会发展为抑郁性人格;

如果在一岁半至三岁的肛欲期遭受过创伤,成年后可能出现强迫倾向;

而如果在三至六岁的 " 性器期 / 俄狄浦斯期 ",与父 / 母关系过度亲密,或被排斥在父母之外,成年后可能发展为癔症性人格。

驱力理论的优点在于,通过展示个体发育过程的连续性,帮助精神分析治疗师去注意儿童特定发育阶段所出现的受挫与冲突,从而进一步理解特定的精神病理现象。

当代精神分析研究者重新审视整个发育阶段,学界开始探索具备更加多元性和针对性的发育模型——这恰好与公认的儿童期发育不良导致成人心理障碍的观点不谋而合。

从母婴阶段的 0-3 岁阶段,各心理学家的解释:

艾里克森:20 世纪五六十年代,Erikson 艾里克森对本能驱力理论进行了革新,重新对各阶段进行命名,如口欲期被修改为建立信任阶段、肛欲期被修改为建立自主阶段、性器期被修改为发展能力阶段。与弗洛伊德不同的是,沙利文、艾里克森都认为人格在六岁后仍然在不断发展变化,而不是儿童期发育决定终身。

玛勒:七十年代,Mahler 玛勒(客体关系理论)打破了弗氏口欲期和肛欲期的界限, 认为婴儿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出生后 6 周,对外界的相对无意识阶段;

6 周到 3 岁的相融与共生阶段,这个阶段包含 " 孕育期 "、" 练习期 "、" 和解期 " 及 " 客体恒常性形成期 "4 个亚阶段;

3 岁后的分离到走向个体化阶段。

克莱因:基于客体关系,Klein 克莱因认为,婴儿发展,从 " 偏执一分裂状态 " 转换至 " 抑郁状态 "。" 偏执 - 分裂状态 " 时期,婴儿不能完全意识到自己与他人是分开的,但稍后他们开始明白,养护者并不受自己控制, 是独立的个体。

克莱因认为,这个偏执分裂位是出生之后的一个非常早期的状态,她是在一种极端的、恐惧和不安全的状态中,而且这个状态实际上是由死本能带来的,这是儿童、婴儿出生以来与生俱来的一种对于死亡的恐惧,所以当然我们会看到这个偏执分裂位,是因为他把好乳房坏乳房分裂开,要么好,要么坏,处于分裂状态。

这个阶段,他把它叫做偏执分裂位,因为我们说是偏执的主要症状之一,就是被害妄想,总是感觉别人要害她,别人要伤害它,要破坏它。所以克莱因认为在偏执分裂位(妄想分裂位)上,始终都会体验到焦虑,这是一种被迫害性的焦虑,这种破坏性的焦虑,造成了对他生存的一个威胁。

抑郁位:婴儿断奶后的进一步发展、成熟,意识到断奶后的一种丧失,即为抑郁阶段,克莱因称为抑郁位。亲人去世也是一种丧失,丧失后,自体内摄了死去的重要客体,自己如死人一般的,提不起精神,这就是抑郁。

克莱因说的两个基本的位置,一个是偏执分裂位,一个是抑郁位,这两个位都是以焦虑、防御和幻想为基本特征的位置,只是说在不同的位置上,焦虑不一样,所用防御机制也不一样,幻想也不一样,但是所有的位置都是以主体和客体的关系来定义的。

奥格登:Ogden 奥格登提出了婴儿发育阶段的 "自闭 - 毗连模式",它是一种粘附性认同,更强调由于皮肤感觉衍生出来的、获得象征性体验之前的时期,同时强调个体在各个时期都会出现 " 前行和后退的循环往复 "。

冯纳吉:Fonagy 冯纳吉提出了 MBT 即心智化治疗理论,这是一种心理发育理论, 即个体的自我和现实感的成熟过程, 其特征是具备将他人的动机 " 心智化 "mentalize 的能力,其过程类似哲学中的 " 抽象化 "(Klein 称之为抑郁态,即能区分他人的独立存在)。他观察到儿童:

从早期的 " 心理对等模式 " ( 内心世界等同于外在现实 ) ,

逐渐演变成 2 岁左右的 " 伪装模式 " ( 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是脱离的,更不能真实反映外在现实;

而 4-5 岁时,儿童的心智化能力与反省能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此时 " 心理对等模式 " 和 " 伪装模式 " 将得到整合,幻想与现实的界限逐渐清晰。

南希博士认为,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需要保持一份冷静和觉察,比如治疗过程中,来访者突然对治疗师恶语相向,也许是他短暂退行至偏执 - 分裂样状态。心理学家 Kramer 克莱默认为,儿童发育阶段不应该是过度简化,而应该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有必要用发育过程的 " 连续变化 " 来代替发育 " 阶段 ",这样会更为精准。

南希博士把人格发育分为这样的三个阶段:

相对未分化期 ( 共生 - 精神病性 ) ——有些人可能永远够不上诊断为精神疾病 , 但是常处在共生 - 精神病的状态 , 多少存在一些精神病性的症状。如果两人之间存在着过分的、病理性的依赖 , 则产生共生性精神病。精神病性人群则处于原始的共生期混沌状态,存在着 " 难以将自我与他人区分开 " 的缺陷。

分离-个体化期 ( 边缘性 ) ——精神分析假设,边缘性人群的核心问题是 " 分离—个体化 "。2 岁左右的儿童,他们时而断然拒绝母亲,时而与母亲如胶似漆,亲密无间,具备善变、索求和迷茫的特质。

在边缘性患者面前治疗师会发现,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根本无法唤起他们的心灵回应和自我内省。他们时而将治疗师奉若神明,或德才兼备,旋即可能急转直下,斥责治疗师卑鄙无耻,或软弱无力。治疗师作为边缘性患者的自体客体,常常会觉得力不从心或几近枯竭。这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妈妈,面对一个 2 岁左右的孩子——他们既拒绝帮助,又因缺乏帮助而一败涂地。

俄狄浦斯期 ( 神经症性 ) ——神经症性患者的驱力人格已经发展到 3 岁之后的水平,即俄狄浦斯阶段,社会化程度也相对较高;神经症总是与患者被压抑的 " 原始欲望冲动 " 或性功能紊乱有关。从力比多冲突角度理解,神经症性患者的问题,其本质是本我、自我与超我之间的结构性紊乱。

譬如,焦虑症是本我与超我冲突双方势均力敌,但自我(ego)束手无策;强迫症则是强大的超我彻底拒绝了本我的要求;抑郁则是对攻击本能的消极防御,即将攻击性力比多从外部对象身上收回,转而指向自己。

02

自我心理学

1923 年,弗洛伊德出版《自我与本我》 ( The Ego and the Id ) 一书,提出了他的人格结构学说,开创了人格理论的新时代,分析师们开始将对潜意识内容的关注逐渐转移到潜意识内容被压抑的过程。

关于本我:本我 ( id、伊底 ) 是内心的原始驱力、原始冲动、非理性冲突及各种幻想。它寻求即刻满足、自我中心、遵循享乐原则。本我与生俱来,贯穿个体一生,但在儿童期,特别在婴幼儿期,发展最为迅速。

从认知角度来看,本我处于前语言期,它常通过图像和象征而表达、非逻辑、无因果,缺乏时空观念、不受生死和其他的限制,是一种 " 初级过程思维 ",属于潜意识,但通过间接方式表现出来,常见于梦境、口误或幻想的内容中。当代神经科学家则将本我定位于大脑的杏仁核区域,即 " 原始脑 ",负责原始的情感活动。

关于自我:自我 ( ego ) 是指在家庭和文化的影响下,人的系列功能可以最大可能地满足本我的需要。自我的运作遵循现实原则,服从逻辑、时空和现实原则。属于 " 次级过程思维 ",可协调本我欲望与现实和伦理之间的关系,它可以是意识或潜意识的。

意识层面的自我常常指 " 自己 " 或 " 我 ";潜意识层面的自我也包含了防御过程,如压抑、置换、合理化、升华等。在当代,自我的对应功能定位于大脑前额叶皮质。焦虑是由防御所导致,持续压抑造成的紧张情绪始终寻求释放,这种寻求释放被个体体验为焦虑。

关于超我:弗洛伊德将广义的自我中、起督察作用的部分命名为 " 超我 " ( superego ) 。超我的涵义与 " 良知 " 类似,都从属于自我,奉行道德标准,惩恶扬善 ( 谴责自我 self 标准之未达、激励自我 self 标准之完善 ) 。超我多形成于俄狄浦斯期,通过认同父母的价值观而逐渐形成。

超我、自我本是同源一体的,二者都在意识和潜意识水平运作。因此,来访者对严苛的超我究竟体验成 " 自我协调 " 还是 " 自我不协调 ",对事情的过程或结局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影响。

03

客体关系理论

当自我心理学理论逐步丰满时,欧洲特别是英国的心理学家克莱因、费尔贝恩等,开始尝试用理性思维来描述个体前语言期和初级过程思维的过程,从而形成了客体关系学派。

客体关系学并不注重个体童年期驱力是否妥善发展,某个发育阶段是否被忽视,或哪种防御方式占主导地位,而更关注童年期的什么人成为儿童的重要客体,儿童如何与之交往,哪些部分被儿童内化,以及这些客体的内部成像如何影响儿童成人后的潜意识内容。安全与执行力、分离与个体化这些主题远比俄狄浦斯期的冲突更加重要。

Fairbairn 费尔贝恩提出,将弗洛伊德的生物本能理论完全舍弃,提出人们对关系的需求远甚于本能满足,婴儿其实更加渴求母亲的抚育,及伴随而来的温暖和依恋,而非仅仅满足于获取乳汁。

精神分析的匈牙利学派米切尔 Michael 和巴林特 Balint,把无法纳入弗洛伊德结构理论的爱、孤独、创造和自我认同等初始体验纳入研究。

我们应该这样理解客体更为准确。" 客体 " 一词在精神分析中常用于指代 " 他人 ",重要的 " 客体 " 时常可以是物体,如爱国人士手中的国旗,也可以是他人的一部分 ( 如,母亲的乳房,父亲的微笑,姐姐的语音等 ) 。

客体关系理论,使治疗师更能设身处地地体验来访者的人际关系。来访者与他人交往时,可能无法从情感上将自身与客体区分开来;或是仿佛身处一个二元分离,客体与他们非敌即友;也可能觉得他人与己格格不入。

相比驱力理论,该理论对儿童的成长经历划分为:

婴儿早期的体验性共生阶段,

2 岁左右的 " 我 " 与 " 你 " 辨别阶段,

3 岁以后的身份认同阶段。

这一过程代替了口欲期、肛欲期和俄狄浦斯期等发育阶段。俄狄浦斯期不仅发展心理性欲,更为重要的是认知的发展,它代表婴儿在这一时期终于战胜自我中心,开始意识到另外两个独立的父母个体之间的联结。

客体关系学(欧洲客体关系学派、美国人际学派)在理论上的进展对于心理治疗的意义在于:许多来访者的状态,尤其是重性精神病理的患者,很难简单地用本我、自我、超我概念去理解他们的人格结构。

这类来访者缺乏自我整合和内省功能,具备独特的 " 自我状态 ",他们的人格形态容易随境转移,同时深陷其中,无法客观地审视自身的人和事,而一直面临困境,只是依靠原有的自我心理学很难帮助到他们。

他们认为,治疗师可以寻找到自童年至成年、一直影响来访者的 " 内摄客体 ",正是那些内部客体, 使来访者至今仍无法释怀,不能与之完成心理上的适当分离。性格可被视作一种稳定的行为模式,更是潜意识地按照早年客体的内部成像而作出的行为,比如边缘型人格患者,因为内摄客体问题,其人格一直处于常态的" 善变状态 "。

04

自体心理学

20 世纪 60 年代,治疗师们普遍认识到,传统精神分析理论已不能阐释某些来访者的心理问题,无法归类为驱力理论下的本能冲动及压抑问题,也无法归类为自我心理学的防御机制应用不当,也无法用客体关系理论的客体分离不妥。或许这些解释均有一定道理,但这些解释要么如隔岸观火,要么如舍近求远,始终不能到达问题的核心。

于是,自体心理学便诞生了。

自体心理学更从来访者的内在去探索问题,比如我是谁?我有什么价值?是什么在维系着我的自尊?有时他们会不那么急切地想要得到肯定,直言不讳不知自己是谁,人生的真谛是什么。虽然他们并没有 " 病人膏肓 ",但他们极少感受到生活的乐趣,也无法真正体验快乐的自己。如当年人群中出现的 " 空心病 "。

科胡特 Kohut 在精神分析理论框架内,提出一个新的涉及自体的发育、扭曲及治疗方法的理论构想。他强调人对理想化的普遍需求,也阐述了成人精神病理的原理:个体在发育早期,缺乏能被理想化的原初客体;或没能逐渐地、无创伤性地对原初客体去理想化。

其理论价值在于:不仅为治疗师处理自恋性来访者提供了新的途径,也扩充了自我结构理论,包括自体结构、自体表征、自体形象以及个体如何通过这些内部结构而获取自尊。这使分析师们不但能理解具有严苛超我的来访者,同时,也开始关注那些缺乏可靠超我的来访者内心的空虚与痛苦。

现代精神分析理论家倾向于,把人格看作是在不同人际环境中产生的、连续的自我状态。格林伯格 Greenberg、米切尔 Mitchell 提出,将驱力模型、自我心理学和关系理论学派进行了比较,提出 " 精神分析理论的关系化转变 ",在这种情况下,临床情境中不可避免的主体间互动开始获得重视。

史托罗楼 Stolorow 提出,治疗师感受来访者的感受,需要来访者的感受。

来访和治疗师都是主体,两个主体 " 相遇 ",变成生活经验的分享,心灵的对接,同频共振的接头,而不再如科胡特 " 以来访者为中心 ",这是去中心化的。治疗师的角色不应只是一个客观的 " 知情者 ",而应是一个同伴,与来访者共同探索其心灵奥秘。来访者的人际交往模式将会在这种关系互动中浮出水面。

原创:刘月鹏责任编辑:一只梨

以上内容由"壹心理"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