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文汇 09-16

考不了高分靠颜值?深陷“美丽陷阱”,“网生代”如何被数据审美标准裹挟

网红抽脂致全身感染,治疗 2 个月后不幸身亡;为瘦腿做小腿肌肉神经阻断术,岂料永远无法久站……

近年来,关于医美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 年)》显示,全国平均每年由 " 黑医美 " 致伤、致残人数约 10 万人

野蛮生长的医美行业,正迎来一次大 " 整形 "。国家卫健委、根据中央网信办、公安部、海关总署、市场监管总局、国家邮政局、国家药监局、国家中医药局等八部委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今年 6 月起至 12 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当越来越多 90 后、00 后走进美容院,声称 " 做不了学霸做校花,考不了高分靠颜值 ",医美背后的 " 美丽陷阱 " 亟需警惕。

一顿午餐时间就能改头换面?这种错觉有点危险

如果说若干年前,人们对 " 整容 "" 医美 " 等行为尚带一些偏见;现如今,医美已逐渐变得如日常护肤一样司空见惯——从水光针、玻尿酸,到热玛吉、超声刀……

对大多数消费者而言,相比隆鼻、削骨等手术型医美项目,非手术型的 " 轻医美 " 项目的进入门槛明显降低,甚至不少商家将其营销为 " 午间整容 ",宣扬 " 只要一顿午餐的时间,就能焕然一新、改头换面 "。

"近年来,门诊上咨询微整形的爱美人群比例越来越高,男士医美的比例也在逐年上升,其中不乏 30 多岁的已婚成熟男性。"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刘广鹏说,相比 " 伤筋动骨 " 的大手术,轻医美项目创伤小、恢复快、效果自然,这也是大家跟风追捧的主要原因。

也正因此,不少消费者甚至行业从业人员出现了一种错觉:轻医美操作简单,不过 " 打打针 ",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对医生要求不高。

轻医美真的可以像 " 午间整容 " 宣扬的那样简单?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曾有一位患者找到刘广鹏,一见面,就把这名身经百战的医生吓了一跳——女孩右眼瞎了,鼻尖发黑、坏死。原来,女孩曾在一家美容院注射 " 玻尿酸 " 隆鼻,不想一针下去,直接堵塞眼动脉血管,出现险情。经过一番治疗,女孩的鼻子外观得以恢复,但右眼已回天乏术。

" 头面部有很多重要的血管和神经,很多人听信广告的美容效果,却不了解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及其他严重后果。" 刘广鹏说,更糟糕的是,在美容院等其他机构注射的 " 液体 " 往往来源不明、成分不清,缺乏可追溯性,这也给医生的治疗修复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

90 后、00 后成消费主力,惨痛代价令医生痛心

爱美是人的天性,随着消费水平提升," 颜值经济 " 迎来爆发式增长,催生医美行业的高速发展。据相关咨询公司统计,2014 年到 2019 年间,我国医美市场复合增长率为 22.5%,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2023 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超过 3600 亿元。

具体分析人群构成,90 后是轻医美行业的主力消费者,占比达 63.66%,00 后的轻医美消费者,占比已达 18.81%。从消费增速来看,00 后轻医美消费意识正逐步提高。

" 年轻的男孩女孩们对轻医美趋之若鹜,恰恰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会的审美标准趋同单一,‘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巴掌脸,皮肤又白又嫩’成了大家共同的追求。" 上海纽约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缪佳说,当 " 网生代 " 无法在互联网大数据的裹挟下欣赏自己,自然无法忽视自己与所谓 " 标准 " 间的差距。

而为了吸引价格敏感型的年轻用户,医美机构更是 " 招数 " 频出,低价项目、宣传引流 " 花式 " 亮相,在互联网社交平台,随处可见低价的医美促销信息,"1 元体验小气泡皮肤美容 ""9.9 元打玻尿酸 ",就连几万元的高端热玛吉项目也能降至几千元的价格……

半年前,刘广鹏接诊了一位 17 岁的女患者," 小女孩 15 岁的时候就背着家人在美容院注射了一针‘玻尿酸’,不想打完后,下巴越来越大,还渐渐长出硬块。" 手术发现,女孩的下巴内部正常组织已经病变成纤维细胞瘤。

" 我们怀疑不良商家给女孩子注射了生长因子,但这液体究竟是什么已经无从考证。未来是否会复发、有没有癌变的可能,都是未知数,只能随访观察。" 刘广鹏很惋惜,这么小的年龄,在正规医院连签署手术同意书的资格都没有,但对于 " 黑医美 " 而言,却是最好的 " 目标客户 "

谁在营销 " 容貌焦虑 "?各美其美才是最美

随着国家八部委的重拳出击,蒙眼狂奔的医美行业有望在监管下得到进一步规范。然而纵观大体量、高增速的医美市场,究其根本,绕不开 " 容貌焦虑 " 这个命题。

"相对于能力提升,外貌的改变看似是最容易实现的,甚至花一个‘午间’就可以实现,立竿见影,获得关注。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是社会生存的另一条‘捷径’。" 缪佳直言。

这也难怪,在刘广鹏的门诊上,不少来做修复的患者不仅没有表现出对再次尝试医美的抵触心理,反而认为自己 " 积攒了经验 ",未来可以更谨慎地挑选医生和机构,从而 " 一次成功 "。

也有人说,医美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用户实现了 " 美的平等 ",但当更多高中甚至初中生走进根本不正规的美容机构时,这一畸形的现状必须得到重视。

"有些事,学校不做,家长不做,市场就会来做。" 在缪佳看来,信息社会给我们带来便利和选择的同时,也在方方面面束缚甚至 " 操控 " 我们的生活,尤其当年轻人没有足够的思想和认知时,只能被推着往前走," 身边的朋友做了医美项目变美了,如果你还原地踏步不就落后了,本质上医美用户追求的还是一种群体效应,普通人很难抵挡这种诱惑。"

谁在营销 " 容貌焦虑 "?该停一停了。记者了解到,整容外科诞生之初并非我们现在理解的 " 丑小鸭变天鹅 ",其最初针对的是先天畸形或后天因各种意外造成的身体损伤畸形,让容貌畸形的患者尽快恢复正常社会活动,是其诞生的要义。

缪佳认为,当面对单一的审美现状,教育也应实时更新,在各个阶段的教育中,引导学生学会正确地看待自己、看待社会、看待社会中的自己,强大自己的内心," 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 才是理想的审美标准。

作者:李晨琰

责任编辑:唐闻佳

图源:文汇报资料照片

*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