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09-15

“古装美男”消失,不是因为脸不行

以下文章来源于 Vista 看天下 ,作者叶橙子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Vista 看天下

(ID:vistaweek)

作者:叶橙子

今年,观众是真被古装偶像剧的男主伤着了。

伤入视网膜,虚竹看了都说 " 没救 "。

随便哪个社交平台上搜索 " 古偶男主 ",关联度最高的形容词是 " 丑 " 字。

脑海里的古装美男,是严屹宽的李建成,是乔振宇的欧阳明日。

今年古偶剧里的 " 古装美男 ",是他们。

网友们颇为失望,社交平台上哀嚎与批评满天飞。

这 " 古装美男 " 的名号,不是观众封的,而是剧里主动冠上的。

但凡是部古偶,都得来一个慢镜头放大男主美貌的环节。

再由女角色花痴脸地赞叹,原来这就是京城 / 天下 / 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吗?

说是奶油小生,可以。

但要说是 " 古装美男 ",实在有些对不住这个观众心中白月光式的称号。

你说多奇怪,十年前观众对 " 男色 " 的概念一无所知,荧幕上却有的是翩翩公子、潇洒剑客可供欣赏。

十年后,舆论拿着大喇叭宣布 " 迈步进入男色时代 ",要玩转颜值经济,我们却无男色可看了。

这些男演员现代装外形不差,有网友逐个分析他们的失误,譬如脸型不适合古风、造型太廉价、滤镜太阴间 ……

可外形上给他们重新捯饬捯饬,国产剧就能重新拥有 " 古装美男 " 了吗?

我看未必。

普通人或许不曾意识到," 古装美男 " 这个词所指代的不止是美貌。

它的门槛,从来都不止是那一身皮囊。

古装美男,不只靠脸

就拿认同度最高的古风美男,天涯四美为例。

最初版本的天涯四美,是严屹宽的李建成、钟汉良的顾惜朝、乔振宇的欧阳明日、焦恩俊的李寻欢。

后来因为大家觉得选 " 四美 " 的初衷,是找出古装剧里的男角色 " 遗珠 ",李寻欢都是主角了、不算遗珠。

当时《仙剑三》大热,便把李寻欢换成了霍建华的徐长卿。

天涯四美,变成了全配角阵容。

与其说是简单地推崇美貌,不如说,观众们推崇的是一种相似的气质。

一种彼时的配角气质,温润中带着一丝锋利。

他们的人生从不曾志得意满,哪怕再潇洒、再脱俗,骨子里都带着落寞与沉寂。

但言行举止中,他们只会表现出得体端正,配得上一个 " 朗 " 字。

李建成,是俊朗。

生在官宦之家,举手投足间气宇轩昂。

而他的锋利,则来源于权势上仇视弟弟李世民的野心,情愫上碰壁于公主若惜的邪气。

顾惜朝,是疏朗。

他的体面来自文韬武略,而他悲情中的锋利,则源自出身贱籍,困斗半生却依旧落入权贵算计的失落。

欧阳明日,是清朗。

华贵公子气度,波澜不惊,气质脱俗。

然而被父抛弃、收养于边疆的经历,让他这辈子陷于对天伦之乐、对爱情的求而不得。

而徐长卿,是朗正。人前是蜀山上一板一眼、从不逾矩的正气道士,人后是吐出忘情水、纠缠于虐恋的深情人。

哪怕是 " 剑眉星目 ",这个常用来形容古装美男五官的词。

潜意识里,也是与气质相挂钩的。

眼里的光与外界交互,流露出多情、风流、执念、深沉、刺痛、畏怯种种心绪。

如今靠着化妆师,男演员们人均剑眉,有时眉毛描得比拇指还粗。

却看不见一双星目,总是空空如也。

一双大眼睛里,看着只写了两个字:

" 好困。"

又或是四个字:

" 真的好困。"

张智尧的花满楼,也是个公认的古风美男角色,差点就进入了当年天涯四美的评选中。

张智尧曾在 2000 年的《天地传说之鱼美人》中就有过古装扮相,是个烂漫无邪的小道士。

如果古装美男的评选光看脸,这个角色似乎也该被纳入选择。

但实际上,大众想起张智尧、想夸他古装美男时,想起的还是张智尧的花满楼、楚留香,翩翩公子型。

过往角色再俊、容貌再精致,外貌留给人的单一印象,终究没比过温润又锋利的气质加成。

" 男角不美 "

古装美男要演出一个 " 朗 " 字,首先就需要演员五官周正、面部线条流畅。

样貌得是传统帅法,上到 70 岁老奶奶、下到 7 岁小朋友,都能看出是 " 帅 " 的类型。

如今偶像领域细分的什么帅痞风、奶狗风,就未必适合。

" 朗 ",还意味着身姿挺拔,招式如风如松。

李寻欢的打戏,腰背永远直挺,身形不会摇晃软趴。

对比之下,许多年轻演员绑在威亚上摇摇晃晃、落地时站不稳、站姿梗着脖子的姿态,就让 " 古装美男 " 的气质弱了不止一点。

连沈腾的轻功,都看着比他们好些。

尽管当下,我们对 " 古装美男 "、翩翩公子的意象已经很熟悉。

但放在 " 天涯四美 " 诞生的 10 年之前,用 " 美 " 字来形容男角色、还要在男演员中选美,却是一件少见、如今看来极具突破意味的事。

长达数年的评选过程本身,就带有一定的、与主流审美抗争的意味——

" 我们要选的是遗珠,没被大众关注的遗珠。"

前面就曾提及,天涯四美是全配角阵容。

除了最后替换李寻欢的徐长卿,其他三个角色的对应主角,几乎都是雄姿英发、侠肝义胆的 " 大哥 "。

《逆水寒》里的戚少商,大家要叫他戚大当家、戚大寨主。

造型设计上,要让他留着胡渣、以示沉稳可靠。

《雪花女神龙》里的男主司马长峰,英姿飒爽、霸气张狂的类型。

相比于欧阳明日,无论是五官线条还是身形线条都要更粗犷。

《秦王李世民》中的主角何润东,同样是粗线条、五官称不上精致的类型,和配角严屹宽几乎是两种路线。

不过他的风格还不算彼时的传统男主。

设定里,这部剧中的李世民前期放荡不羁、比较活泼,后期才慢慢成熟,所以是长相里带点痞气的何润东来演。

更普遍的标准古装剧男主,是行侠仗义、肝胆热血,一张泡面头都遮盖不了凌然正气的国字脸。

宽厚的肩膀,便于女主们小鸟依人。

是《天龙八部》里的乔峰,豪迈飒爽,让你见了就想抱拳喊一声大哥。

年纪小一点的观众,甚至可能想抱拳喊一声 " 爸 "。

不会像后来这批被大家筛选出的古装美男,观众见了想喊 " 老公 "。

大家看惯了上面这种张智尧版《陆小凤传奇》中的白面书生的,或许都忘了,90 年代 TVB 翻拍陆小凤的画风可是下面这样的。

主角是万梓良的这版《陆小凤》,当初可是经典。

这或许也与早年古装剧会参考戏曲扮相有些许关联。

当初,观众对古装剧男主的审美期待就是这般:正气凌然、可靠担当。具体表现在外形上,便是方正的国字脸、宽厚壮实的身材。

称呼这些大哥为 " 美男 "?不太合适。

如今这样的外形搁古装剧里,可能会被分去扮演总裁的保镖、主角的大师兄、女主角她爸。

天涯网友们评选 " 天涯四美 " 时或许都没意识到,用 " 美 " 去形容一个男角色,本身就是一种与传统范式截然不同的举动。

大家对既有的大男子形象有了审美疲倦,开始在配角身上寻找破碎感、寻找对温润潇洒这些特质的新诠释与新想象。

当年让网友们纠结再三的李寻欢,他虽然是主角,却是个过往复杂、从官场投身江湖、成为潇洒浪子的悲情角色,是个非典型主角。

特殊气质,再配上焦恩俊的演绎,让他被纳入大众心中的 " 古装美男 " 行当。

流水线造不出古装美男

气质,对古装美男来说太重要了。

就像焦恩俊当然是帅哥,但当他对着镜头憨厚一笑、用方言说俺是焦恩俊时,观众就不会轻易联想到 " 美男 " 一词。

很多时候,它还是一种特定的气质,或者说特定的审美。

当然,随着 " 古装美男 " 这词越用越多,最初对特定气质的追求已然消失,变成了单纯讨论颜值。

就像 " 天涯四美 " 的概念,最初只是指代四个角色,后来变成了指代四个演员。

只有在当下,大家对古偶男主的不满集体爆发的时候,观众们才重新开始了全面吐槽。

和十年前的古装美男相比,这批角色这不行、那不行。

网上有句段子,说男人帅,得帅得不自知。

一旦他知道了自己是个帅哥、开始耍帅,便会容易滑向油腻。

这句话,在古装美男界同理。

李寻欢、顾惜朝、欧阳明日 …… 大家都知道这些角色好看,原著里也写的明明白白。

但在剧情中,绝不会给他们安排突出强调美貌容颜的环节。

每次看到古偶剧里,开始给男主安排大特写、慢镜头、粉色滤镜与抱着女主转圈圈。

尽管男主们并未说话,我却总觉得角色内心正在呐喊:

" 哈哈!我帅吧!快来赞美我吧凡人们!"

然后女主角们就真的开始:

" 天啊,这个男子长得好帅。"

看看,什么叫有求必应。

这就造成一种奇异的既视感。

李寻欢们之所以是古装美男,一是因为他们的确帅,二是因为人物的复杂魅力,来自矛盾中总有残缺的灵魂与性格。

而当下这批古偶男主之所以是 " 古装美男 ",只是因为,台词字幕上写着这四个字。

古装剧里之所以会冒出这么多 " 天下第一美男 ",也是因为,导演们、编剧们、发行商们清楚地知道——

男色能赚钱。

之前,剧组是想塑造好一个角色、塑造好一种气质,进而选中了这些演员;

如今,每一部小成本古偶剧开播,就仿佛看到各路剧组争相上台、开始演讲。

"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款美男,严格按照市场调查得出的五种特征制造。"

以去年的《长相守》为例,原著对男主原非白的外形描绘里,有一句 " 狭长美目 "。

这个角色幼年从马上摔了下来,双腿残疾,在轮椅上坐了七年。

书迷在依据对小说想象、剪混剪视频时,要么选择欧阳明日充当这个角色。

要么选择《四大名捕》里的林峰,同样是个轮椅上温润有礼的君子。

显然,寻找相近角色时,书迷们第一反应是寻求气质上的相似。

至于是不是狭长美目,眼睛形状倒也没那么重要。

但在《长相守》正式翻拍时,你会发现这角色与原著的相似度,似乎只剩下了 " 狭长美目 "。

夸张的眼妆,只差把 " 狭长 " 两个字写在眼皮上了。

这似乎已经成了不少古装剧的通病:

追求对外貌描述的刻板塑造,但在气质上、人物经历的铺垫上,乏善可陈。

造了一个自认为观众喜欢的 " 美男壳子 ",刻板地一切为角色的外形服务,而不是为故事服务。

十年前,我们评选出与传统范式不一样的 " 天涯四美 ",是下意识地摆脱一种审美窠臼。

欣赏男性角色,不止可以欣赏坚毅、担当,也可以欣赏温柔、执念、脆弱。

但现在,这一切反而变成了新的窠臼。

古装剧开始刻意地制造温柔、制造脆弱,制造逻辑不通的双标,制造毫无意义的悲剧。

贩卖工业糖精的影视流水线,发现了新的商机:

" 想要古风美男?你等着,这就给你造,十块钱一大把。"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