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强大吴国为何打不赢弱小越国?越国死士太变态

从公元前 506 年到前 505 年的吴国侵楚战争,虽然以楚国复国,吴国退出为结局,但吴王阖闾对此还是相当满意的,他虽然没能彻底灭掉楚国,但夺走了楚国大量人口与财富,并且大伤了楚国的元气,想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楚国是没办法跟吴国抗衡了;另外,从前唯楚国马首是瞻的江淮小国,也大多投靠了吴国,总之,通过这场战争,吴国已经捞到了足够多的好处,这些好处,让吴国的国力大增,现在的吴王阖闾,如日中天,俨然一代霸主。

一句话,阖闾是春风得意,尾巴翘得比天还高,他将姑苏城的阊门改名为 " 破楚门 ",又封伍子胥为相国,伯嚭为太宰,并开始打北边儿齐国的主意。

图:苏州阊门

齐国也算是一个东方大国,想当年齐桓公时也曾经阔过,但自打八十年前鞍之战齐国惨败于晋国,从此就只能排在晋楚等大国之后,再加上当时齐国名臣晏子已死,国内的田氏一族又野心勃勃,与国、高等族争权夺利,政治混乱,在这个当口,齐景公可不敢捋吴国的虎须。所以,吴王阖闾一发兵,齐景公就吓得变成一个软蛋,赶紧求和,并将齐国第一美女,自己心爱的小女儿少姜送到吴国,想跟吴王结亲交好。

齐国可是个出美女的好地方,当年卫宣公的老婆宣姜、齐襄公的情人文姜、晋文公的老婆齐姜,那都是春秋时代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如今这少姜也是不遑多让,年纪虽小,但天姿国色,不知让天下多少男人流光了口水。所以齐景公十分疼爱这个女儿,总想着要她多陪老爸几年,等年岁到了再许配一个如意郎君。可是现在形势危急,景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好忍痛割爱,流着眼泪让大夫鲍牧将自己这块心头肉送到吴国去,不管怎么说,社稷总比女儿重要——女儿啊,你就当为了咱们齐国牺牲一回吧!

少姜到了吴国,引起一番轰动,姑苏也算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但大家拿自己的老婆和少姜一比,都觉得自惭形秽,如果吴王阖闾跟楚平王一样淫荡的话,说不定也会来个老牛吃嫩草,不过阖闾还算是个厚道人,他将少姜许配给了自己的爱子太子波,这俩人年纪相仿,郎才女貌,倒也是天生一对。

读到这里,大家一定以为接下来又是一个 " 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的老套故事了吧!

错!

太子波确实是个多情的王子,可惜年幼懵懂的少姜却没有王昭君的觉悟,既不懂得 " 和亲 " 的大道,也不懂得 " 爱情 " 的美妙,成婚之后,成日里哭泣不止,思念故土,再加上水土不服,没多久竟染上重病,太子波再三抚慰,又延医诊治,一点用都没有。

美人儿伤心,多情的太子波更是痛苦,为了心爱的小媳妇早日康复,他奏请吴王改造北门城楼,在上面建了一座美轮美奂的高台,取名 " 望齐门 ",以供少姜游玩。没想到少姜登上望齐门后,凭栏北望,却看不到故国一点影子,悲哀越甚,病情一天天加重,不久就去世了。弥留之际,少姜哭着对守在旁边日夜不离的太子波说:" 妾闻虞山之巅可见东海,乞葬我于此,倘魂魄有知,庶几一望齐国也!" 少姜死后,太子波痛不欲生,依爱妻遗愿将其安葬在虞山之顶(今虞山顶可见齐女墓,望海亭)。过了没多久,太子波也因思念爱妻,抑郁而死。

吴王阖闾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儿子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妻,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这段金玉良缘,原来却是一段孽缘。他悲伤之余,也开始考虑在诸公子中重新选择一个继承人,正在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天夜晚,太子波的二弟夫差找到了在阖闾面前说话极有分量的相国伍子胥,说:" 大王正在考虑立太子的事,我长的这么帅,舍我其谁呢?相国您去帮我说说吧,大王肯定听你的!"

伍子胥一看,夫差果然长的玉树临风,跟自己一样是个帅哥,而且此人说话如此直接,跟我是一个脾气,年轻人,我喜欢!

于是伍子胥说:" 放心,包在我身上!"

没多久,阖闾果然召见了伍子胥,和他商量立太子的事情,伍子胥说:" 夫差这个年轻人不错,我看好他。"

阖闾却对夫差不怎么感冒,他沉吟着说:" 我看夫差这个人智商不高啊,他当吴国的未来国君,恐怕不合适。"

伍子胥说:" 太子波去世,让他二弟顶上,不正是合乎礼法的吗?"

阖闾心想,话虽如此,但我倒觉得他妇人心性,孩子心肠,恐怕成不了什么大事!不过伍子胥乃吴国重臣,他的建议也不可不听,罢了罢了,就立了这小子吧,夫差平日里也挺孝顺的,好像也没干过啥出格的事情。

" 好吧,那就按照相国的意思办!" 阖闾说。

其实,伍子胥推荐夫差为太子,不仅因为礼法,更重要的是,夫差在阖闾诸多子孙中最具军事能力。据《左传 定公六年》记载:"(公元前 504 年)四月己丑,吴大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 也就是说,吴军在退回姑苏之后,吴楚之间仍不断地爆发着区域战争,直到吴大子终累击败了楚国水军主力,俘获了大批楚军将官,楚国才暂时放弃了继续反攻,吴楚战争告一段落。而据吴恩培先生考证(注 1),正如阖闾登上王位前被称为 " 公子光 ",夫差登上王位之前,就是被称作 " 公子终累 "。

总之,夫差能打仗,有军功,年岁长,由他带领吴国继续称霸,无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选定了太子后,阖闾觉得自己为革命工作辛苦了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于是派夫差长期驻守江淮之地,以备北方。自己则在吴国大造宫室,先后在安阳里修造了射台,在平昌里兴建了华池,在长乐里盖起了南城宫,又在姑苏山上筑了一座高台,名曰姑苏台。他秋冬在姑苏城内处理政事,到了夏天就去这些地方避暑游玩,经常是早晨在纽山吃饭,白天在姑苏山踏青,或在鸥陂射箭,或在游台跑马,或在乐石城拥姬弹琴,或在长洲苑纵犬射猎,简直快乐似神仙。

图:姑苏台

花花世界,永远让人沉醉,何况阖闾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同样,吴国也需要休养生息,再强大的国家,也经受不住连年的战争重压。

而这一休息,就是整整九年。(公元前 504-496 年)

在这九年间,吴国西破强楚、北威齐晋,阖闾的人生达到巅峰。

然而,有句话说得好,叫做 " 爬得越高,摔得就越狠 ",往往一个人爬到最高峰的时候,也是他最危险最有可能掉下来的时候。吴王阖闾志得意满后,未免变得有些自负毛躁,恰好这个时候越王允常突然去世,其子句践(注 2)继位,阖闾静极思动,想起当年吴楚之战越国曾在自己背后捅过一刀,端的是可恶的紧,便想趁此机会攻打越国,教训句践这个小毛孩一顿。

九年不动刀兵,阖闾和吴国勇士们的手也都有点痒了,吴国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即使安定平和的生活,也需要一点鲜血的刺激。

伍子胥却认为此举不妥,说:" 越国虽然曾经偷袭过咱们,但他们的国君刚死,士人百姓都很悲痛,所谓哀兵必胜,我们这个时候去攻打他们,恐怕讨不了好,不如过段时间再揍他们。"

阖闾不听,什么哀兵必胜,咱们吴国军队天下无敌,管他哀兵悲兵,照揍不误,你不同意算了,寡人自己去!

阖闾于是留下伍子胥看守老家,自己御驾亲征,带着三万吴军乌呀呀朝越国杀奔而去。越王句践也不是个好惹的主,他听说吴军攻来,便立刻发动大军,挺进吴国,御敌于国门之外。

结果,两军在吴国境内的檇(zùi,醉)李狭路相逢,吴越争霸的第一场好戏,开场!

关于檇李这个地方,其位置大概在今天浙江桐乡到嘉兴之间,处于浙江东北部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腹地,扼太湖南走廊之咽喉,实乃吴越之兵家要地。据说此地得名是来自那里出产的一种名贵果子——槜李。槜李,其实就是李子的一种,乃是果品中的黑珍珠,难得一见的黑美人,世间罕有之物。其成熟后的果子,很漂亮,黑里透红的表皮还有层白雾状的东西蒙着,在阳光照射下,宛如少女脸颊荡漾开来的红晕。里面果肉则一般呈琥珀色,质细密,汁液充盈,两根手指揉捏时的感觉,真是柔软又坚挺。这果子快熟时,甜中带一点点酸,就如青涩的少女般迷人。而熟透的品种更好吃,可以拿一根吸管插入皮里,吸着吃,吸到只剩瘪瘪一张皮包着一个核。这样的槜李,能吃出一种醇酒味道,所以槜李有时候也被叫做醉李。

一个沾满了吴越战士鲜血的地方,竟然出产一种如此鲜艳而美味的名果,这真是历史最绝妙的一种讽刺。

闲话少说,咱们来讲这场大战,吴国和越国之前也打过不少仗,但之前的战役,都属于小规模的试探性质的骚扰战,而这一次,双方可是得动真格的了,不但两边的最高领导人亲自出马,而且双方最精锐的部队也尽数出动,吴国这边就是曾大破楚二十万大军的三万 " 水军陆战队 ",而越国这边则是句践亲自训练出来的一万死士。

关于句践的这些死士,《墨子》曾记载过这么一件事儿:为了测试这些死士的勇敢,有一次,越王句践暗中令人放火烧船,却假称是失火,对他的死士们说:" 越国的重宝在这船上,你们赶快去给寡人抢救出来!" 说着他亲自击鼓,鼓动他们去送死。这些死士们从小被句践洗脑,都认为能为大王而死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听到鼓声后,个个奋勇上前,争先恐后,跳进火海被烧死者达一百多人,但始终没找着啥 " 越国重宝 "。句践这才满意的鸣金让他们退回来。

由此可见,句践的这支敢死部队,拥有一种不怕死的 " 武士道精神 "," 效忠大王 " 就是他们活着的意义,为了句践,他们可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还是那句话," 吴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好用剑,轻死而易发 ",不过比起吴国人,越国人更加不怕死,甚至不要命。所以战斗一打响,越王句践就出动了大将灵姑浮率领的一千名死士,猛冲而来。

图:今绍兴上虞供奉灵姑浮的通泽大庙

阖闾笑,哼,区区一千死士,就想冲我三万人的吴军大阵,真是笑话!他传令下去,不用理他们,只把阵脚稳住,外设大盾,内设弓弩手,等他们冲到近前,就万箭齐发,把他们射成刺猬。

越军一千悍不畏死的敢死队睁着血红的大眼冲上来了,吴军士兵面色平静的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一群傻瓜。

三百步

不动

两百步

一百步

仍不动

五十步

好了,放箭!

乌压压的箭雨顿时布满了战场上空,就像一片乌云遮住了天空,那一瞬,整个战场暗如黑夜。

只听 " 刷——刷——刷 " 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千死士顿时倒下大半,不过既然是死士,没有大王的命令,就算前面是一条死路,他们也要向前冲!冲!冲!!

他们就像一群杀人机器,没有半点人类的痛苦,身边的战友倒下了,看都不看一眼。

阖闾撇着嘴巴摇了摇头,令旗一挥,大阵让开一条路,让剩下的数百名越军死士冲了进来,然后又一挥旗,大阵重新封住。阵内吴军随即将越军分割包围成数十段,分别施以剿杀。

没想到这群越军死士还真顽强,面对数十倍他们的敌人,他们却没有一丝惧色,左右冲突,临死前都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不久,阵中的厮杀声慢慢停止了,越军一千死士没有一人回来,而吴军为此也付出了近千名士兵的生命。

阖闾心头一凛,好家伙,越军的这些死士可真厉害,好在越国的兵不多,要是他们也有三万兵马的话,寡人恐怕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另外一边,越王句践听说自己的一千死士全玩完儿了,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好像刚才战死沙场的士兵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 灵姑浮,你带三千死士再冲一次,寡人就不信了,他吴军就是铜墙铁壁!?"

接下来的情况如出一辙,三千越军死士勇猛冲锋,虽然又造成了吴军两三千战损,但吴军阵形仍然非常稳固,在给予越军大量杀伤的同时,自己的阵脚半步都不曾松动,句践泄气了,只得鸣锣收兵,郁闷地说道:" 吴阵坚固,现在连敢死队都不顶用了,你们有啥好办法吗?"

相国范蠡眼珠一转,口中说出五个字:" 罪人可使也。"

句践何等聪明,他一下子就猜出了其中的奥妙,抚掌大笑道:" 范大夫好计,此计正和孤意。"

于是,范蠡将所有随军劳改死刑犯都召集在了一起,发表讲话说:" 你们都犯了死罪,注定是死路一条,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第一,在刑场上被屈辱得被处死;第二,在战场上光荣的战死。你们想选择哪一条!"

大家七嘴八舌地喊道:" 我们要战死,我们要战死!"

范蠡点了点头,道:" 好,好!你们都是铁铮铮的好汉子,本大夫敬佩你们。现在吴国无故侵略我国,如果我军战败,即使我们侥幸活了下来,我们和我们的妻子儿女也都会沦为吴国人的奴隶,现在我给你们这些人生有污点的人一个做英雄的机会,给你们一个光荣的死法!大王答应你们,你们死后不但一切罪名免去,而且会变成一个烈士,你们家人都将受到烈属的优厚待遇,来吧,取走你们武器,上战场吧!光辉之路就在眼前!!"

罪犯们高举着武器,大声喊着:" 我们是烈士,我们烈士!!" 来到吴军阵前。

吴军看着这一群衣衫褴褛的罪犯,面面相觑,越国人是不是疯了,刚才几千名敢死队都不顶用,今天派这几百个罪犯来做什么,马戏表演么?

百步之外,罪犯们停住脚步,分为三行,齐声喊道:" 现在吴、越二君交兵,我们这些人违犯了大王的军令,罪该万死,不敢逃避刑罚,愿一死以谢大王。" 话音未落,三排罪犯便拔出剑来,就像报数一样,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抹脖子,竟然来了个集体自杀!

数百名罪犯一排一排扑通扑通的倒在吴军士兵的眼前,大风将浓重的血腥味吹了过来,一时间,战场上鲜血横流,天昏地暗。

所有人瞠目结舌,都被这个惨烈的场面镇住了,吴军阵中一片骚动。

打仗嘛,死人谁没看过,可是数百个人在自己眼跟前儿 " 集体自杀 " 这样的震撼情景谁曾见过,这也难怪吴国的士兵被吓到张口结舌,心悸目眩。

句践见自己的心理战奏效了,大喜,连忙命令击鼓,灵姑浮率领着数千敢死队各拥大盾,持短兵,踏着数百罪犯的尸体呼啸而至,吴军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时间阵脚大乱,句践率大军趁机发动了全面总攻,阖闾引以为傲的三万 " 水军陆战队 " 顿时全面崩溃。

阖闾万万没有想到,句践这个小毛孩竟然会使出这么一个惊世骇俗,古往今来,前所未见的古怪战法。不一会儿的功夫,如狼似虎的越军已经冲到了吴军中军之前,越将灵姑浮一车当先,冲在最前面,阖闾大失惊色,忙命令亲兵上前抵挡!灵姑浮却不管那些亲兵,一个纵身,从他们头上飞了过去,回身一戈,正钩中阖闾脚趾,阖闾痛叫一声,一只带血的鞋已掉落在地。灵姑浮还想追赶,却见阖闾的马车已然跑远,便捡起地上掉落的破鞋,屁颠屁颠找句践献功去了,不提。

檇李一战,最终以吴国的大败越国的大胜而告终,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搞清楚,这并不意味着吴国的实力低于越国,事实上,越国国小地贫,其国力远远落后于西破强楚、北威齐晋的吴国。阖闾的惨败,一是由于自己过于轻敌,二是由于句践和范蠡不按牌理出牌,使出了 " 集体自杀 " 这种让人跌破眼镜的变态怪招。其实,越国这次虽然侥幸胜利了,但从长远来看,却是一个败招,因为阖闾后来竟然伤重而死了,这就将越国彻底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的位置上——自己实力不足,不先努力发展,积蓄力量,而偏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一个强大而危险的敌人,这才是真正的失策。

大概在同一时期的小亚细亚,米利都城(被波斯帝国占领的古希腊海外殖民地,今属土耳其)的希腊艾奥尼亚人爆发了反抗波斯人统治的大规模起义(公元前 499 年 - 前 493 年),雅典和埃雷特里亚城邦派 25 艘战船支援。起义军一度攻入小亚细亚的波斯总督府所在地萨迪斯,当地希腊城邦乘机纷纷脱离波斯的统治。公元前 494 年,起义被波斯军镇压。早有西侵野心的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以雅典和埃雷特里亚曾援助米利都起义为借口,出兵远征希腊本土,持续了数十年之久的波希战争(公元前 499-449 年)在西方两大古文明之间爆发了。

这场波希战争,其实有点像吴越争霸。越国和古希腊一样兵少地盘小,吴国和古波斯一样兵多地盘大属国众,但两边以大欺小却都最后被人翻盘。

在同一时期,地球的两端,竟然会如此巧合的出现如此类似的历史事件,就跟约好了一般,真有意思。

注 1:见吴恩培:《〈左传 · 定公六年〉吴大子终累解析——兼及吴地文化的历代叠加与层累》一文。

注 2:注意,应是越王句(g ō u)践而不是勾践。1959 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史记》当中就写作 " 句践 "。1988 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国语》亦作 " 句践 "。李行健主编《现代汉语应用规范手册》之 " 容易写错的历史专名 " 明确表示:" 句践,不要错写成勾践。" 句乃吴越地区的古字,如吴国又称 " 句吴 ",亦读 gou,而勾是后起的俗字。今江苏句容县,仍读 gou。

全文完,感谢将粉们的耐心阅读,顺手点个 " 在看 " 让我知道你在看 ~

公众号主笔简介:

朱晖,文史作家,笔名闲乐生,中国古代名将狂热爱好者与研究者,王者荣耀项目指导," 凯叔讲故事 " 之《凯叔三国演义》及《三国博物学》历史与文学顾问,专注中国古代战争史领域十余年,出版历史作品近两百万字。

以上内容由"千古名将英雄梦"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