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雷达财经 09-02

美团面临“三重困境”

除了业务上看得见的 " 烧钱 " 战争,美团还面临另外两重挑战。其一是财报中披露的反垄断调查,截至公告日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公司可能会被要求改变其商业惯例及或被处以高额罚款。其二是美团 470 万劳务派遣骑手参加社会保险的政策 " 靴子 " 已经落下,美团能否接住尚未可知。

雷达财经出品 文 | 李亦辉 编 | 深海

年内市值大跌的美团,于 8 月 30 日,公布了 2021 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美团收入 437.6 亿元,净亏损 33.6 亿元,这已经是美团连续三个季度业绩亏损。整个上半年,美团营收 807.8 亿元,净亏损 82.03 亿元,去年同期则盈利 6.31 亿元。

业绩 " 滑铁卢 " 背后,是美团正在努力维护本地生活霸主地位,包括应对抖音等平台对本地生活的渗透。而在新业务领域,美团和竞争对手打的同样激烈,社区电商、闪购、买菜等部分上半年为美团贡献亏损 172.8 亿元。

除了业务上看得见的 " 烧钱 " 战争,美团还面临另外两重挑战。其一是财报中披露的反垄断调查,截至公告日相关调查仍在进行,公司可能会被要求改变其商业惯例及或被处以高额罚款。其二是美团 470 万劳务派遣骑手参加社会保险的政策 " 靴子 " 已经落下,美团能否接住尚未可知。

上半年新业务亏损 173 亿元

单个季度来看,美团第二季度营收增速较第一季度有所放缓。

财报显示,2021 年第二季度,美团收入 437.59 亿元,同比增长 77%。相比较,第一季度美团营收为 370.16 亿元,同比增长 120.9%。

按业务分类,美团的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是其主营业务,也是给公司赚钱的部分。新业务及其他包括了共享骑行、买菜、打车、闪购和以美团优选为主的社区团购业务等。

美团称," 社区电商业务美团优选依然是公司本季度最重要的投资领域。" 不过,这部分业务也是美团亏损的大头。

第二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板块实现收入 120 亿元,经营亏损 92 亿元,较 Q1 季度 80 亿亏损增加;1-6 月份,新业务及其他营收 219 亿元,亏损 173 亿元,亏损额度已超 2020 年全年。

财报称,社区团购业务进一步扩大了地域覆盖,加深了对低线城市的渗透,并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冷链物流,以确保产品质量及新鲜产品的配送。

目前,社区团购业务经过一段时间的非理性竞争和监管指导后,以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为代表的 " 老三团 " 开始收缩战线,京东这样的巨头对团购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但美团没有放弃扩张节奏,王兴更将其视作 " 十年一遇的机会 "。

分析师会议上,在回答分析师 " 美团优选的订单量增速出现了放缓 " 的问题时,王兴表示,美团对社区电子商务(社区团购)的前景非常有信心,尽管最近出台的监管意见以及季节性因素,美团优选出现了一些运营上的波动,但是公司将优化定价策略,打造长期能力。

而支撑新业务 " 烧钱 " 的是已产生规模经济的外卖和高利润的酒旅业务。

第二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 231.25 亿元,同比增长 59%;产生经营利润同比增加 95.2% 至 24.47 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 86 亿元,同比增长 89.3%;产生经营利润 36.64 亿元。

备受关注的佣金方面,全国工商联曾在两会上建议外卖平台降低佣金,美团随即在 5 月份推出新的佣金模式,将佣金细化为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采用阶梯式收费。

根据财报,今年第二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佣金收入为 203.6 亿元,完成订单笔数为 35.4 亿笔,平均每笔订单佣金收入为 5.75 元。

而 2020 年第二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佣金收入为 127.2 亿元,完成订单笔数为 22.3 亿笔,平均每笔订单佣金收入为 5.71 元,这意味着今年二季度佣金抽成金额高于去年同期,改革并没有降低美团在佣金方面的收入。

提高佣金导致公司利润率提高。美团在财报中透露,餐饮外卖分部的经营溢利由 2020 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 13 亿元大幅增加 95.2% 至 2021 年同期的人民币 24 亿元,该分部的经营利润率由 8.6% 同比增长 2.0 个百分点至 10.6%。

但二季度骑手成本 154.6 亿,较一季度 153.8 亿变化不大,显然骑手并未分享到美团佣金收入的增长。

这对标榜 " 共同富裕 " 根植于美团基因的王兴来说,多少有些尴尬。

值得关注的是,美团赖以生存的餐饮外卖业务,迎来了新的竞争对手。近日,抖音开启外卖业务,当下已接入了可自行配送的外卖品牌如肯德基和喜茶。同时,抖音还成立了一个针对外卖业务的团队,并于在内测名叫 " 心动外卖 " 的业务。

据第一财经获悉,近期一批曾在大众点评负责客户商家端的运营人员转投字节跳动,从事商业化相关业务。

阿里也从未放弃在本地生活领域的争夺,7 月 2 日,阿里巴巴宣布一系列组织升级决定,飞猪、高德被并入了阿里本地生活,俞永福出任 CEO,被认为是整合资源 " 硬刚 " 美团。

事实上,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是一个万亿级赛道,根据艾瑞咨询此前公布的数据,目前线上渗透率仅 12.7%,这块巨大的蛋糕注定是互联网巨头的长期竞逐方向。

或因反垄断调查领高额罚单

相对于业绩,市场更加关心美团的反垄断调查进展。

今年 4 月 26 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将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 " 二选一 " 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8 月 30 日晚间,市场监管总局表示,近期在市场监管总局的行政指导下,哈啰、青桔、美团、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 8 个共享消费品牌经营企业积极整改,共享消费领域价格涨势得到有效遏制,标价逐步透明化、规范化。

其中,街电逾 8 万台机柜降价,小电、搜电、怪兽、美团分别有数千台机柜降价。目前各品牌平均价格为 2.2-3.3 元 / 小时,标价在每小时 3 元及以下的机柜占比 69%-96%。

下一步,市场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共享消费领域的监管力度,要求各企业严格价格调整内部合规审查流程,如实、及时公示计价规则和计价标准。

另外上述内容还提到,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收购摩拜未依法申报开展调查工作。据了解,2018 年 4 月,美团以 27 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了摩拜单车,之后摩拜创始团队陆续退出,摩拜接入美团 App 并更名美团单车。

财报中,美团表示,2021 年 4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对本公司展开相关调查。截至本报告日期,相关调查仍在进行,本公司积极配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调查。

财报称,公司于现阶段无法预测相关调查的情况或结果,可能会被要求改变其商业惯例或被处以高额罚款。

对于近期反垄断、数据安全、社区电商等方面的一系列监管措施,王兴发表了看法。他认为,这些监管变化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持续发展和有序成长都有意义,对于促进行业的公平竞争和发展也有好处。

有分析师问及有关数据安全监管,对营销广告方面有什么影响时,王兴表示,有关监管会对营销广告业务可能有一些影响,公司在进行评估。

如果处罚落地,美团会被罚多少?

按反垄断法,罚款额为对上年度综合营业额额 1%-10%,交银国际报告预估罚款区间介乎 40-120 亿元,约占美团 2018/19 年度外卖业务交易总额(GMV)的 1-3%。野村表示,如果罚款是按上一年度综合营业额的 4%,美团将可能被罚款 46 亿元。

这对于新业务还在投入期的美团来说,或将严重影响其未来发展的步伐。雷达财经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发现,美团已输掉两场关于不正当竞争的官司。

今年 2 月份,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判决书显示,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美团)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拉扎斯公司(饿了么)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法院对饿了么要求美团赔偿 100 万元经济损失的诉请予以全额支持。

4 月份,美团再被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向饿了么赔偿经济损失 35.2 万元,原因是美团存在明显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应对监管方面,王兴强调公司将继续强化合规操作,改善内部各业务的管控,深度检视并积极整改相关问题,降低运营风险。

商业模式面临用工保障冲击

摆在王兴面前的难题,不止反垄断一个,骑手权益保障也引发了相关部门关注。

有媒体报道,今年 5 月政府巡视组人员曾进驻美团,就骑手薪酬待遇问题对美团内部进行征询时,按公司内部人员的说法,美团拥有 470 万骑手,且绝大部分为劳务派遣。

针对源源不断的青壮年涌入外卖行业,但却游离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也和平台不具备劳动关系,还面临 " 最严算法 " 考核的现状,外卖员的权益越来越多地受到社会关注。

今年 7 月份以来,多个主管部门联合发布了一系列指导文件,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具体而言,可能对美团造成影响的有 3 点:确保骑手薪资高于当地法定最低工资水准;为全职骑手提供社会保障以及为兼职骑手提供工伤保险;要重视劳动者身心健康,优化平台算法,不得制定损害劳动者安全健康的考核指标。

其中社会保障部分,文件指出要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鼓励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

从一些外卖骑手处了解到,目前美团外卖员需自己承担商业保险,每个月由美团统一从其佣金中扣除缴纳的商业保险部分,北京地区每月在 150 元左右,部分二三线城市低于此金额。

如果按监管指引,这部分转由美团来缴纳,按二三线城市每天 3 元的水平计算,此一项美团每年的支出在 51 亿元左右。

老虎证券则认为,上述 470 万骑手中,假设确认劳动关系骑手占比为 20%-30%,以外卖骑手平均收入约 6000 元、不同城市社保最低基数的中位数约 3000 元,现行社保政策企业缴纳比例 32% 计算,预计美团每年将多支付 23-34 亿元社保费用。

中信证券点评认为,骑手社保、权益保障等监管对平台的影响尚无法进行准确的量化测算,但从逻辑上判断监管部门并未有意推翻和颠覆外卖现有商业模式,也没有对其商业化变现能力进行明确约束,而是将平台焦点由单纯的效率提升转向对收入的合理化分配、以及对整个平台背后生态的稳定性和人性化提出了更高标准和要求。

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外卖平台为规模庞大的骑手缴纳保险,就意味着其经营成本提高,这对美团的商业模式也会造成冲击。

在改善外卖骑手福利方面,王兴介绍,美团将与监管合作,为外卖骑手提供综合的福利计划,并且将按照政策指导升级派单系统,调整订单系统,为外卖骑手引入强制休息。

面临多重困境的美团,最新市值较年内高点蒸发超万亿港元。

对于美团后市走向,数家机构下调目标价。例如,瑞银下调 6% 至 330 港元、摩根士丹利下调 17% 至 300 港元、瑞信则从数日前的 374 港元下调至 308 港元,降幅 18%。

广告、商务: ldcjun

以上内容由"雷达财经"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扫除泪点,发现价值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