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吴楚争雄中不知名的小人物,后来引发了大历史

公元前 505 年的春天,是个悲哀的春天,楚国郢都被吴国攻破,楚国君臣四处流亡,楚国百姓也饱受亡国之痛。而当阴潮的春天渐渐远去,炎热的夏季踏歌而来,好运终于开始朝楚国人这边倾斜。在厚道的秦国人终于决定效法当年秦穆公三定晋君的伟业而出兵救楚的时候,遥远南方的越国国君允常也似乎商量好了一般,乘虚而入,出兵袭扰吴国后方,给留守姑苏的储君太子波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而当太子波为了越国这个麻烦焦头烂额的时候,这一年六月,吴国的猛将兄夫概在沂邑(今河南正阳县境)碰上一个了更大的麻烦。

秦国的虎狼之师终于到了,一共是战车五百乘,兵力约 37500 人(春秋军制,一辆战车配士卒 75 人),他们在申包胥的引领下经商谷 ( 今陕西商县一带 ) 、襄阳 ( 今湖北襄樊 ) ,南至荆门,与从随国赶来的子西、子期率领的楚军在稷地(今河南桐柏县境)会师,并很快在沂邑与夫概的部分主力发生了小规模的遭遇战,随即,两军在沂邑一带摆开阵势,大战一触即发。

夫概并不知道这伙楚军的后面还有秦军,所以并没把这支队伍放在眼里,打从他进入楚境之后,数月来所向披靡,未曾一败,对他而言,楚国的这些败军之将,统统都是垃圾之中的垃圾,不堪一击。唯一让他心烦的是,这些楚国的军队就好像打不死的蟑螂小强,四处游击,怎么打都打不完,再这样下去,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回去重享郢都的风月啊。

而另外一边,秦帅公子子蒲正眯眼望着远方密密麻麻的吴国军队,对楚帅公子子期说:" 我们不熟悉吴军的战法,你们跟他们打交道比较多,还是你们先上吧,杀得敌人锐气挫败的时候,我大秦军再上,必获大胜!"

子期暗骂了一声滑头,口中却连连称是,他明白现在是自己求别人而不是别人求他,如今之计,也只有忍气吞声了,一切以大局为重。

太阳升高了,双方鼓声震地。但是天色昏黄,且有雾气,夫概的心头突然莫名其妙闪过一丝不祥之感,他摆了摆头,想尽力挥去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正这时,双方的鼓声敲得更凶,转眼间,楚军已经哗啦一片地冲杀了过来。

管它呢,干他娘的,当年二十万楚军我都不怕,还怕它区区数千残兵败将?兄弟们,跟我上!

五千吴国勇士呐喊着冲入楚军中,双方紧紧咬在一起,厮杀开始了。

打了没多久,夫概就觉得不对劲了,这支楚军战斗力并没有以往那么差劲,作战十分凶猛,他这一支大吴军队中的王牌主力,居然只和对方打了旗鼓相当。

浑蛋,我夫概乃是吴国第一勇士,岂能被楚人小觑?他一跺脚抽出宝剑,向背后吩咐:" 所有亲兵听着,随我一起冲阵!"

话音未落,三百亲军齐齐亮剑,跟在夫概的后面,冲入敌阵。

战场中央,双方正在胶着,忽然经此生力军猛冲猛杀,楚军逐渐抵挡不住,开始纷纷败阵。

夫概长啸一声,身先士卒,宝剑过处,竟无一合之将。吴军顿时士气大振,呐喊着开始向敌人反攻,真正是以一当十,锐不可当!

楚国人,你们学着点,这才叫真正的军队!夫概收剑入鞘,负手傲然一笑,仿佛胜利已是囊中之物。

正这时,忽然从北方刮起一阵狂风,顿时,战场上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日色无光,双方都不能够再进行作战,只得暂时收兵。鼓声停了,呐喊停了,马蹄声也停止了,战场上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狂风呼啸的声音。

夫概懊恼得一顿足,哼,算你们楚国人走运,否则定要把你们一锅炖了不可。

过了大约一顿饭的时间,大风渐小,慢慢停了。敌人却并没有如夫概预想的一样跑了个精光,震天般的鼓噪声响起,远远的地平线上,黑压压的全是战车,看这架势,敌人恐怕有数万之众。

夫概大惊,楚军哪里来的如此多战车,难道是天兵天将?再一看,对面的旗帜、服色与楚兵全然不同,正在狐疑,忽然有一前哨向他飞奔而来,口中高呼:" 报,秦军来了,大概有战车数百乘!"

夫概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秦国兵?搞什么东东,怎么会有秦国兵的,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咋一点不知道!

此时吴军这边,已被秦国的战车冲上来分割成多处,到处都发生了混战,夫概犹豫起来,我到底是拼死跟他们干呢,还是暂且撤退?

这一犹豫不得了,夫概引以为傲的子弟兵们竟然抵挡不住开始溃退了,不管他怎么喝止,都无法挽回颓势。一个亲将带着几十名亲军且战且退,来到夫概身边,急声道:" 秦军势大,将军速走!"

夫概不甘心,歇斯底里地大喊:" 怕什么,怕什么,当初二十万楚军咱们都照冲不误,如今数万秦军,咱们就怕了吗?"

没有人理他,大家都在争着逃命,吴军五千精锐霎那间变成了逃荒的难民,眨眼间跑了个精光,最后留在夫概身边的,只有一百多名最为忠心的亲信。数千名秦军潮水般冲了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口中高喊:" 活捉敌将!不要放跑了他们 !"

夫概长叹一声:" 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兄弟们,随我突围吧!"

这一百多名吴军勇士顿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求生欲望,纷纷拼死冲向敌人,乱砍一阵,均被敌人杀死。秦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壮烈的情景,无不为之惊骇。

夫概眼见着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悲恸之极,他仰天长号,小宇宙大爆发,疯了一般冲进目瞪口呆的秦兵之中,带着一身伤痕,孤身突围而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下弦月从厚厚的云层中蹦了出来,照着近河两岸的战场,也照亮了三三两两吴军溃逃的路……

夫概的五千吴军精锐在楚国北部遭到了秦楚联军的重创,兵力折损大半,其残部在夫概的率领下竟一口气撒丫子撤回了吴国老家,这只从前吴国最凶猛的老虎,此时已经完全退化成了一只可怜的 hello kitty。

这就有点弄不懂了,猛将兄夫概曾经用五千兵就敢冲囊瓦的二十万楚军,现在怎么区区三万多秦军,就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了?答案很简单:

一,士气。很显然,吴军初入楚境时,舍舟登陆长驱数百里,连战连捷,锐不可当,其士气比之草包囊瓦率领的楚军,其差别可不是一丁点儿。可是现如今,吴军在楚国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腐败了半年多,身体已被酒色浸泡掏空,如今是啥锐气都消磨没了,再加上楚军哀兵必胜,秦军又为其忠勇所感,此消彼长之下,五千吴军当然不会是数倍于自己的秦楚联军的对手。

二,地形。当初柏举之战发生的地点,是吴头楚尾的丘陵地带,这正是吴军步兵最能发挥其机动性优势的地方。而如今吴军却是和秦楚联军在河南平原上交战,如此一来,秦国的大规模战车集团善于冲锋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不管怎么说,在春秋时期,兵车才是平原地区最为强大的战争机器。

三,指挥者。当初柏举之战,吴军的实际军事指挥者是兵家圣祖军事天才孙武,无论从战局的总体把握还是实际的战略战术,楚军统帅囊瓦和他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可是如今秦楚联军的指挥者是久经战阵、在逆境中摸爬滚打了半年多的楚将子期,而吴军的指挥者却是勇猛有余而智谋不足的夫概,一交手,自然高下立判。

与此同时,在随国的楚国抵抗组织也在子西的领导下对吴国侵略者发动了大规模的战略反攻,楚将伯嚭贸然出击,结果在军祥(今湖北随县西南)被沈诸梁和薳延左右夹击,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伍子胥的援军适时赶到,才将伯嚭救了出来。

顺便说一下,这位沈诸梁就是楚国名将沈尹戌之子,后被封在叶邑(注 1),所以又称叶公,也就是成语 " 叶公好龙 " 里面的那个叶公。与大家的既定印象不同,叶公其实是楚国中兴的一代名臣,对战国以后楚国的军政与文化复兴都至关重要,且在当时颇有贤名,就连鼎鼎大名的孔子,都特意跑来叶城与他交流治国方略。另外在公元前 479 年,楚国发生白公之乱,叶公平定叛乱,立下大功,于是一身二任,同时兼任楚国的令尹和司马,身兼军政大权于一身,这在楚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但叶公并不贪恋权势,仅仅四年后便把令尹一职让给公孙宁,把司马一职让给公孙宽,此即历史上有名的 " 叶公让贤 ",我觉得比 " 叶公好龙 " 有意义多了。

注 1:位于今河南叶县南二十八里旧县。另外注意 " 叶 " 在这里要念 sh è,据《史记 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注,司马贞《索引》:" 叶音摄,县名,属南阳。"

总之,从此以后,战局开始朝秦楚联军一边倒,是年七月,楚将子西、子期、薳延、沈诸梁和秦将公子蒲、公子虎等各路好汉一路凯歌,从各个方向直逼吴军大本营郢都。吴王阖闾这时候也豁出去了,他命吴军分屯各路要塞,与秦楚联军针锋相对,准备和他们来个正面对决!

阖闾想来个正面对决,秦楚联军的最高统帅子期却不想这么急着动手,他一面与吴军对峙,暗地里却分兵绕道偷偷地袭灭了吴国的盟国之一唐国,刚在破郢之战中发了笔小财的唐成公还没等享受够,就兵败身亡了,另一盟国蔡国蔡哀公听到这个消息,吓得魂不附体,赶忙倒戈投降了老主子楚国。

至此,吴国的三万水军陆战队,不但伤亡过半,而且已经变成了一支身入楚境的孤军,形势对阖闾越来越不利了。可是上天似乎还嫌阖闾的头不够大,是年九月,猛将兄夫概见自己老哥阖闾在楚国越混越差,竟然在吴国自立为王。这位夫概王一即位,就立刻派兵阻遏阖闾归路,同时勾结越国,准备与其夹击困守姑苏城的太子波。

这都是阖闾自己酿的苦果,当初他不也是弑了弟弟王僚自立为王的吗?夫概王这叫做有样学样。

消息传到楚国,吴王阖闾大惊,赶忙率军回国平叛,好家伙,这还得了,可别楚国没捞着,自己老家被人给端了。

另外一边,夫概王正等着和越军一起夹攻姑苏,结果越军没等来,等来了回国拼命的阖闾,这下可好,夫概王夹攻别人不成,自己倒先被阖闾和太子波给夹攻了,没两下,夫概王大败,只好逃奔自己的敌人楚昭王,昭王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看到曾击溃自己二十万大军的猛将兄来了,大喜,遂不计前嫌将其封在棠溪(今河南遂平县西北),是为棠溪氏,夫概从此开开心心的做起了自己昔日死敌楚国的臣子,他这一生也算跌宕起伏。另据东汉应劭《风俗通》的记载,夫概在吴国的儿子并没有参与谋反,因而被阖闾赦免,并改称夫余氏,大概在秦汉时期迁徙到了辽东一带,成为扶余人,最后发展成为著名的朝鲜百济王室。

而在吴王阖闾回国平叛的当口,伍子胥和伯嚭却依然赖在楚国,他们不甘心,总觉得自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不久,伍子胥率领吴军在雍澨一战击败了楚军,可是还没等他开心够,秦军的援兵一到,又夺回了胜利的果实,吴军大败,退守麇 ( 音 m í ) 地(今湖北郧县、岳阳一带),却又被楚军火烧连营了一把,伍子胥败走公婿之溪(今湖北襄樊市东),可没他站稳脚跟,秦楚联军又趁胜赶上,一通海扁,吴军损失惨重。

大家发现了没有,同吴破楚的 " 柏举之战 " 一样,楚国的复国之战也属于 " 连续战役 " 的一个经典战例,不同的是,这回轮到吴军被人追在屁股后面海扁了。

说起来,秦国人还是挺厚道的,当初秦穆公三定晋君,帮助晋国获得了数百年的霸局;如今又换成秦哀公大义助楚,赶走吴国侵略者,恢复了楚国的社稷。所以秦国在春秋时期虽然霸业不显,但名声还不错。

事已至此,伍子胥明白楚国的局势已经不可挽回,只好决定率军退回吴国,他安慰自己说:" 自群雄争霸以来,人臣报君者,我也算做到极点,也该满足了!"

回首往事,郢都的岁月犹如一场大梦。

就这样,吴军带着大批在楚国抢来的金银财宝和百姓子女,也带着数不尽的荣耀与遗憾,回到了阔别一年之久的吴国,而留给楚昭王一个空荡荡惨兮兮的劫难之城——郢都。

至此,吴楚之间的恩恩怨怨总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但只是告了一个段落,并未就此结束。

全文完,感谢将粉们的耐心阅读,顺手点个 " 在看 " 让我知道你在看 ~

公众号主笔简介:

朱晖,文史作家,笔名闲乐生,中国古代名将狂热爱好者与研究者,王者荣耀项目指导," 凯叔讲故事 " 之《凯叔三国演义》及《三国博物学》历史与文学顾问,专注中国古代战争史领域十余年,出版历史作品近两百万字。

以上内容由"千古名将英雄梦"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标签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