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拜尔斯的心理问题:如果超人不会飞了

作者:王梓

昨天,在中国选手包揽了金银牌的女子平衡木赛事上,美国体操名将拜尔斯以一枚铜牌结束了她的东京奥运征程,赛后一系列各国运动员们互相拥抱和祝贺的照片也治愈了不少网友。也许是时候回头来讨论一下拜尔斯频频提起的运动员精神健康问题。

拜尔斯的参赛历程十分波折,就在上周她以严重的心理问题为由,先后退出了东京奥运会有关团体和个人的各项比赛,最后唯一保留参赛的就是 8 月 3 日的平衡木决赛。她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自己的退赛说道:" 归根结底,我们也是人,所以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思想和身体,而不是仅仅去那里做世界希望我们做的事情。"

拜尔斯的退赛引起了巨大争议,尤其是在美国保守派当中。一位德克萨斯州的检察长称她是 " 全国的耻辱 ",还有人在 Twitter 上说她的懦弱代表了美国的新一代人。其他的争议传言则围绕关于她治疗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的药物(已得到奥运的 " 医疗豁免 " 通过),甚至怀孕疑云。

而昨天赛后,拜尔斯对国外媒体提起构成自己本次奥运内心理问题的另一件突发事件:她的姑姑在前几天去世 ( unexpectedly passed ) 了。拜尔斯的教练 Canqueteau-Landi 回忆得知这个消息时的感受," 天啊,这个礼拜赶紧结束吧。"

近年来,越来越多运动员在公开场合提及运动员的健康问题被公众忽视了。

日本籍网球明星大阪直美 ( Naomi Osaka ) 今年意外宣布退出 2021 年的法网比赛,并表示从 2018 年美网起就深受抑郁困扰。随后她在奥运会上爆冷被淘汰,事后遭遇不少网络暴力,一些日本网民针对大阪直美的非日本血统对其大肆辱骂,甚至有 " 滚回美国 " 这样的表达。

而这个世界上获得奥运奖牌最多的游泳运动员——迈克尔 · 菲尔普斯,也曾多次公开诉说自己与抑郁症抗争的经历,甚至在 12 年奥运会取得好成绩后,仍萌生过自杀的念头。国内方面,宁泽涛也曾表示自己在里约奥运后罹患抑郁症,住院一个月;围棋国手范蕴若去年从家中坠楼身亡,年仅 24 岁,被认为是饱受抑郁症困扰。

运动员的心理问题显然长期存在,但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一篇关于精英运动员的心理健康研究论文显示,这一问题之所以在运动员群体中如此突出,与 " 运动员经历区别于常人的多重压力有关,而这些压力源可能会增加他们的对心理健康问题的脆弱性 "。比如运动员长期要接受过度的训练、时刻面临的机能损伤、以及持续管理下的竞争压力。

尤其是围绕奥运周期来规划自己工作的运动员," 所要面对的是四年的成名和休耕周期,这类似成瘾药物的高潮和低谷 ",《时代》杂志这样评论道。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种兴奋之后的退场,往往都会给运动员带了倦怠感,且奖牌和荣誉很可能会进一步束缚住运动员的自我。同时运动员要面临的是相比其他职业更严苛的职业伦理,社会将运动员视为具有强大意志力、速度、力量的 " 超人 "。公众显然并不乐见一个 " 超人 " 因心理问题退赛。

而在 2021 年东京奥运会,由于疫情的原因导致的奥运会推迟,显然放大了这一问题。根据 Strava 和斯坦福大学的联合研究发现,疫情隔离期间,运动员一周有一半以上时间感到沮丧的比例从原来的 3.9% 上升到了 22.5%。奥运会推迟背后,是已经为此准备四年的运动员需要的进一步持续训练,压力、不稳定感以及紧张弥漫在每一个参赛的运动员的神经中。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饱和所带来的的网络上更紧密的连接感,由于疫情期间奥运会取消观众而变得更加显著了,运动员毫无疑问要面临更强的、更集中的对他们比赛成绩的关注和观众的自我投射,而这种关注之中又常常夹杂着大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国家集体的荣誉感,这形成了对运动员进一步约束。

以上内容由"北方公园NorthPark"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