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金羊网 08-04

东京奥运“广东双冠王”,10 分!

谢思埸父亲谢平忠(左)、母亲蔡宝儿 ( 中 ) 和姐姐谢思杭在探讨谢思埸的比赛数据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赵映光 马思泳 摄

在谢思埸获得本届奥运第二块金牌之后,谢爸爸终于给了儿子满分

8 月 3 日下午,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在广东汕头体育运动学校,和谢思埸的家人一起收看比赛,见证了谢思埸职业生涯中的最荣耀时刻;当天晚上,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又赶赴谢思埸的家中,专访其父母和姐姐,倾听这位奥运 " 双冠王 " 最初的 " 跳水梦 " 和通往成功路上的点滴故事。

现场:父亲 " 满分 " 赞许 母亲姐姐激动落泪

" 今天要给思埸打满分,10 分!" 东京奥运会跳水男子个人三米板决赛落幕的那一刻,在汕头市体育运动学校收看赛况直播的谢思埸爸爸谢平忠激动万分。7 月 28 日,谢思埸为广东夺得本届奥运会首金——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时,谢平忠曾给儿子打了 9 分,以此勉励他 " 还要继续努力 "。

站在冠军领奖台上,谢思埸激动得两次落泪,将过往的伤痛、坚持和圆梦奥运的喜悦都化作泪水奔涌而出;看着屏幕上谢思埸流下的男儿泪,谢思埸的母亲蔡宝儿和姐姐谢思杭也忍不住眼泛泪光,为谢思埸实现多年的奥运冠军梦而激动不已。

决赛落幕后,谢思埸在东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最后一跳跳完,脑海一片空白,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而在汕头,蔡宝儿在接受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也提到," 看到成绩出来,确定是金牌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头脑一片空白。" 蔡宝儿说,看到谢思埸泪洒赛场时,他们一家人的心情很复杂,因为谢思埸这么多年的努力,只有他自己才有最深切的感受," 他的眼泪也能说明一切。"

蔡宝儿说,在出征奥运前,谢思埸曾经打过电话给她,她始终嘱咐儿子要保护好自己,安全第一。儿子圆梦奥运后,蔡宝儿最挂心的依然是他的平安。

" 这次看比赛比 7 月 28 日那场还要紧张,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了,很想给弟弟一个拥抱。" 看到成绩总分出来后,自称是谢思埸 " 头号粉丝 " 的谢思杭激动地对着屏幕中的弟弟疯狂 " 比心 "。当记者问及将如何为谢思埸庆祝 " 双金 " 时,谢思杭说,自己有四五年没和弟弟见面了,之前弟弟一直在训练,家人不敢打扰他," 全家人等这一刻很久了,现在希望弟弟能早点回家,一家人能早日团聚是最开心的,一起吃个团圆饭。"

" 思埸今天圆梦了,要感谢汕头父老乡亲、各级领导对他的培养。" 谢平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2016 年的里约奥运会,谢思埸因伤没有办法上场比赛,他曾经和谢思埸商量过,如果没办法坚持,可以放弃,不要让自己身体伤害太大。但当时谢思埸态度很坚决," 他说一定要坚持练下去,不仅要练,还要拿两个金牌。" 回忆起过往父子俩的对话,谢平忠感慨万分。

成长:曾是 " 旱鸭子 " 刮风下雨都不愿停训

昨天晚上,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依约赶赴谢思埸位于汕头金砂乡的家,对其父母和姐姐进行专访。记者观察发现,谢思埸的家虽已稍显陈旧,面积也不大,但却干净整洁,客厅墙上挂着谢思埸的两幅照片,旁边玻璃橱窗中则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奖牌,那是谢思埸多年职业生涯的见证。

" 大大小小的奖状奖牌已经数不清了。" 谈起儿子的成绩时,谢思埸的父母眼神中满是一股自豪,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姐姐谢思杭则从房间里搬出了一大摞被她小心翼翼按照时间顺序叠好、珍藏起来的荣誉证书和奖牌。蔡宝儿告诉记者,只要是儿子参加的比赛,他们全家人肯定是每场不落,如果电视没得看就找电脑或者手机通过网络收看。

对于谢思埸开启跳水之旅的过程,谢平忠和蔡宝儿至今仍记忆犹新。谢平忠回忆,2002 年底,刚刚入读汕头市金砂小学不久的小思埸,就因为身体柔韧性好而被前来选材的跳水教练相中。

" 他从小身体的柔韧性就要比别人好很多,当他睡着的时候,陌生人都不敢去抱他,因为他太柔软了,不过我们抱着就觉得特别舒服。" 蔡宝儿笑着向记者回忆起了儿子小时候的 " 秘密 " ——谢思埸在学跳水前其实是个 " 旱鸭子 ",不但不会游泳,而且眼睛还特别怕水,就连小时候洗澡时,都不愿让父母帮忙洗头,因为怕眼睛进水了。

不过,当谢平忠询问小思埸是否对跳水感兴趣时,懵懂的小思埸却点了点头。" 我当时跟他说了,跳水学校准备选拔你去训练,体育训练会很辛苦,但也很好玩。" 谢平忠说,谢思埸就这样开启了他的跳水梦之旅。

此后的半年时间里,谢平忠每天早上 5 点多,就要将谢思埸送到体校训练。谢平忠记得,当时恰逢寒冷的冬天,天亮得晚,有时候还遇上了刮风下雨,他和妻子有时候都不忍心送谢思埸去训练,但小思埸却始终坚持要风雨无阻。" 在小思埸看来,体校的训练有助于锻炼身体,不是受苦。" 谢平忠夫妻俩对儿子的坚强和成长,既心疼又自豪。

在经过两三个月的陆上训练后,小思埸也迎来了水上训练项目。据蔡宝儿回忆," 在开始训练跳水时,教练就在小思埸腰间套了一个游泳圈,让他在地面上跳进游泳池,刚开始总是会被水呛到,手也不停地扑通乱扒。一周以后,他就适应了。"

半年后,小思埸开始了寄宿生活。早上读书,下午训练,晚上复习功课……在汕头跳水学校的 3 年时间里,谢思埸的学习训练成为全家人的 " 中心工作 ":姐姐谢思杭每天下午要负责向小思埸的同班同学了解当天下午的课程和功课;晚上,母亲蔡宝儿则要到体校给儿子辅导功课。

2006 年底,谢思埸被征召到广东跳水队试训。第一次远离家乡并要承受省队考核压力的谢思埸心里有了顾虑,为了让儿子能在广州安心训练,谢平忠决定长期留在广州。于是,谢平忠卖掉自己的服装加工厂,在广州期间,则到亲戚家中打工,一方面补贴家用,另一方面也可负担谢思埸在广州的各种费用,而每个周末就是父子俩团聚的宝贵时光。

圆梦:两度战胜伤病 转攻 " 跳板 " 圆梦奥运

在全家人全力以赴的支持和自身刻苦训练下,2011 年,年仅 15 岁的谢思埸成为第一个同时掌握 109B 和 409C 这两个难度系数为 4.1 的跳水动作的运动员。2012 年,谢思埸被选拔至国家队,主攻项目为 10 米跳台。

进入国家队后,谢思埸为国争光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而在 2014 年的某一次训练,谢思埸左脚脚踝不幸受伤," 那时候刚满 18 岁,他以为忍一下就行,没想到在参加青奥会的时候脚肿了,决赛没办法比。" 蔡宝儿和谢平忠回忆起谢思埸第一次受伤,神情凝重,多次哽咽。

" 思埸不想我们去北京看他,他说是小手术,让我们别担心。" 当谢思埸做完第一次脚踝手术后,蔡宝儿才得知,当时的那场手术整整做了六七个小时,在左脚脚踝打了 2 个钢钉和 1 个铆钉," 他就是报喜不报忧,最怕看到家人伤心。"

手术结束后,医生给谢思埸下了 " 判定 ",以后不能再练跳水了。但谢思埸没有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在经过长达 1 年的康复后,他顽强地回到了训练场,然而,术后脚部留下两根钢钉,让谢思埸在跳台项目跑台时难以适应地面硬度,于是他才开始专攻跳板。

2015 年,谢思埸在喀山世锦赛的男子一米跳板比赛夺得冠军。他原本以为这次成功的复出能让他更有底气地站在 2016 年的里约奥运会赛场,没想到就在他全力备战赛场时,已经受过一次重伤的左脚脚踝再度受伤,他无奈地与里约奥运会擦肩而过。

眼看着队友们信心满满地出征里约奥运,谢思埸内心非常沮丧,甚至有了些许动摇。谢平忠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在电话中和谢思埸说,如果没办法坚持,可以放弃,不要让自己身体伤害太大,但当时谢思埸态度很坚决," 他说一定要坚持练下去,不仅要练,还要拿两个金牌。" 回忆起过往父子俩的对话,谢平忠感慨万分。

凭借顽强毅力,谢思埸再次从伤病中恢复后,他也终于迎来了彻底爆发。在昨天下午获奖后,谢思埸两次落泪,令人动容。谈到自己两度落泪的原因,谢思埸说:" 第一次眼泪是终于拿到奥运冠军,第二次眼泪是完成了大满贯。五年以来所有的痛苦,都要自己消化,今天的结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谢思埸的家人向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透露,奥运结束后,谢思埸将在 9 月份代表广东队出征全运会,谢平忠和蔡宝儿希望儿子能保持状态,继续为广东争光。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赵映光 马思泳

贺信

谢思場家长:

欣悉谢思場在第 32 届奥运会跳水项目比赛中,不畏强手,奋力拼搏,勇夺男子单人 3 米跳板冠军。向世界展示了中华体育健儿精湛的竞技水平、坚韧的意志品质和良好的精神风貌,为祖国、为广东赢得了荣誉!

值此,特向您及家人表示热烈的祝贺和诚挚的问候!望你们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谢思場继续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和奥林匹克精神,为祖国赢得更多荣誉,为广东体育强省建设再立新功。

广东省体育局

2021 年 8 月 3 日

以上内容由"金羊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金羊网

金羊网

华南地区最出色的新闻网站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