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除了美军德特里克堡,这个实验室也该被调查!

截至北京时间 2021 年 8 月 3 日下午 3 时,中国网民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联署活动,已经吸引了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近 2500 万网民的支持。(签名入口点这里:https://vote.huanqiu.com/af96c/index_en.html?sign=false

不过,除了这个藏有大量能令全世界陷入灾难的恐怖病菌、且安全性拉胯的美军病毒实验室之外,美国一所知名大学内的生物实验室,也同样需要被全世界关注和调查。

因为这所大学的生物实验室里,不仅进行着直接涉及冠状病毒的病毒增强实验,而且其实验室安全记录同样极为差劲。

这所需要被全世界调查的美国高校,是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校区,下同)。

因为,一名从事冠状病毒研究工作长达 30 年,还发明了改造这种病毒的技术、甚至仅仅根据病毒的基因片段就可以让病毒 " 复生 " 的男子,不仅长期在这里进行着他危险的病毒研究,更主导着这里的生物实验室的安全工作。

他就是拉尔夫 · 巴里克,是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流行病学系以及微生物系和免疫学系的教授。

从知名专家到 " 卑鄙小人 "

在 2019 年底的新冠疫情暴发之前,长期研究冠状病毒的巴里克,曾是国际上这一学术领域非常知名和权威的人物,他发明的针对冠状病毒的基因改造和 " 病毒增强 " 技术,更让他的实验室成为了世界上很多研究冠状病毒的科研人员的合作对象。因为在这项技术的加持下,他不仅可以依据病毒的基因片段就培育出活生生的病毒来,还可以通过改造病毒的基因,来探索病毒感染人类的奥秘,从而可以让人类为应对像非典病毒 SARS 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 MERS 这样的可怕冠状病毒,提前做好准备。

这也是为何,中国的武汉病毒所会在 2015 年时与他开展合作,将中方科研人员在云南蝙蝠身上发现的一种新的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分享给了他,供他探索这种病毒对人类的潜在危害。

武汉病毒所的知名科学家石正丽,也因为提供了这一基因序列,而成为了巴里克发布的一篇相关论文上的作者,尽管那次实验的全部内容,都是在巴里克位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的生物实验室进行的。

除此之外,巴里克还与美国诸如吉利德等药厂存在合作关系,自 2018 年以来与吉利德合作开展了寻找能应对 SARS 和 MERS 病毒等冠状病毒的广谱抗菌类药物的工作,当时他研究的药物品种,正是去年被美国政府紧急授权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瑞德西韦。他的科研工作甚至还给美国药企在制作新冠疫苗上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截图来自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对这一合作的报道

可随着美国的新冠疫情全面失控,超 60 万美国人在美国全面失败的防疫工作中被 " 屠杀 ",急于转移矛盾的美国政府便开始疯狂地编造政治谣言,将新冠病毒的来源诬陷为是武汉病毒所。

而巴里克也因为曾经与武汉病毒所在 2015 年合作过的关系,被卷入了这场卑鄙的政治阴谋论之中,他发明的冠状病毒 " 病毒增强 " 技术,更成为了直接导致那 60 多万美国人死亡的美国共和党政客质疑的对象。

可让人震惊的是,这个美国科学家为了转移自己身上的压力,竟然不顾科学家的操守,开始迎合美国政客污蔑中国的政治需求,以一个冠状病毒权威专家的身份,支持起了对武汉病毒所进行调查。

其中,他除了联署了一封支持调查武汉病毒所的公开信,更在接受美国和西方媒体时,非常配合地说出不少暗示武汉病毒所 " 安全性 " 有问题的话,尽管他又承认自己并不清楚武汉病毒所的情况。

更过分的是,他还曾在接受一家意大利媒体极具政治诱导性的采访时,说出了诸如 " 实验室里的人造病毒可以通过一些技术‘伪装’成是来自自然界 "," 我又不知道武汉病毒所里有什么病毒样本和序列 "," 你们要的答案都在武汉病毒所的档案里 " 这样的话。

安全事故频出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实验室

不过,倘若按照巴里克陷害武汉病毒所的逻辑去看待病毒来源问题,那么他和他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实验室,才是真正应该被调查的对象。

这可不是耿直哥在血口喷人,而是有大量美国媒体的报道、乃至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自己的年报为依据的。

我们先说实验室安全方面,这是巴里克支持调查武汉病毒所最主要的一个理由。然而,从他所供职的北卡罗来纳大学 2012 年到 2018 年这 6 年的年报来看,该校的生物实验室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大量的事故,而且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2016 年除外)。

比如 2012 年的年报显示,当年该校的生物实验室有 8 起涉及实验室泄露的事故被调查,涉及的是潜在具有传染性的物质。

在 2013 年的年报中,这个事故数字增加到了 12 起,尽管该校宣称这些事故没有引发后续感染。

2014 年被调查的生物实验室的事故数量继续增加,为 13 起。

2015 年是 14 起。

尽管 2016 年时这个数字一度下降到了 8 起,可在 2017 年时这个数据竟然一下子暴增到了 42 起!

2018 年则进一步增加到了 43 起。

而美国纽约的本地网络媒体 ProPublica 还在去年更为具体地披露了其中 6 起发生在 2015 年到 2020 年间、涉及 SARS 和 MERS 类冠状病毒的实验室事故。

这些事故主要发生在该校安全等级为 BSL-3 级的生物实验室,包括:

2015 年 8 月,一只感染了 SARS 类冠状病毒的实验动物逃跑,后在实验室内被抓回。

2015 年 10 月,一个存有 SARS 类冠状病毒的容器摔在了地上,尽管实验人员穿着防护装备,但这仍然存在潜在感染风险。

2015 年 11 月,一个用来放置感染了实验室人造 MERS 类病毒动物的容器,又摔在了地上。涉及此次事故的实验人员之后被要求进行医学观察,但并不是隔离,只是每天上报 2 次体温,最终该校宣称没有染病。

2016 年 2 月,一只感染了 SARS 类冠状病毒的老鼠咬穿了实验人员的两层手套并咬伤了此人的手指。尽管此人当时进行了消毒工作,而且这一事故涉及的是被美国疾控中心列为 " 危险 " 级别的病毒,可北卡罗来纳大学并没有隔离此人进行医学观察,只是要求此人在公共场合和工作时带医用外科口罩和每天上报 2 次体温。最终该校也宣称此人没有染病。

2017 年 4 月,又是一次摔东西事件,这次被摔的是一个装有感染了 SARS 类冠状病毒的老鼠肺部样本的盘子。但因为样本很小,校方没有要求在场实验人员进行医院监测和上报提问,仅让他们自行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

2020 年 4 月,这次的事故直接涉及的是新冠病毒了。一名实验人员被一只感染了新冠病毒的老鼠咬穿了手套并咬了手指,尽管并没有咬破皮肤。此人之后被要求居家隔离 14 天并每天上报两次体温。

当然,相比起 2015 年到 2018 年该校总共调查的 107 起实验室事故来说,这 6 起事故只是冰山一角,但这冰山一角就已经很让人担心了。

讽刺的是,巴里克本人在今年 7 月 26 日接受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曾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贬低武汉病毒所的安全措施,却并没有对这家美国媒体透露他所负责监管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实验室发生过的这么多起危险的实验室事故。

他甚至还称武汉病毒所即便没有出事," 好运气也终将会耗尽 "。

现在,我们总算知道巴里克为什么会这么 " 描述 " 武汉病毒所了,因为他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实验室,恰恰一直处在这种危险之中。

危险的病毒研究

最后,耿直哥再来说说巴里克从事的危险的冠状病毒研究工作。虽然学术界有不少人认为他发明的针对冠状病毒的 " 病毒增强 " 等病毒基因改造技术对于探索这种病毒的危害和提前寻找应对办法来说很有意义,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实验一旦出现事故,就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

可即便他所使用并负责监管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实验室安全问题频出,巴里克仍在许多场合推广着他发明的这些病毒改造和增强技术,并在与美国的大药企进行着这方面的合作。

不顾自身实验室的安全问题、大力推广病毒改造技术,以及如今在武汉病毒所的事情上暴露出的那让人咂舌的品行,巴里克这一系列的问题,让人不得不怀疑,如果病毒真的来自实验室,那么他和他负责的实验室,恐怕才是最可疑、最需要被彻查的对象。

" 我又不知道武汉病毒所里有什么病毒样本和序列 "," 你们要的答案都在武汉病毒所的档案里 ",这是耿直哥在本文前半部分提到的巴里克在接受一家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说出的话。

但这个问题,其实应该是由我们提给他才对:" 我们又不知道你巴里克的实验室到底造出了什么病毒 "," 全世界需要的新冠病毒源头的答案,恐怕藏在你实验室的档案里吧 "。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