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东方网 08-03

东京奥运会最具争议的一场比赛 中国却赢得最轻松

本届东京奥运会最具争议的一场比赛,竟以这样一边倒的方式收场——在刚刚结束的女子举重 87 公斤以上级比赛中,中国 00 后小将李雯雯以统治级的表现: 抓举 140 公斤,挺举 180 公斤,总成绩 320 公斤的成绩拿下中国代表团的第 29 块金牌。 同时,这一成绩创造了该级别的抓举、挺举和总成绩的奥运会纪录。

本场比赛之所以备受瞩目,原因在于 43 岁的新西兰老将哈伯德的加入——她不仅是今年奥运会上年龄最大的举重运动员,同时也是第一位通过变性手术参加奥运会女子比赛的选手。

可没想到的是,这位原本被认为会对其他选手造成困扰的选手,竟然三次抓举都未能成功,早早退出了奖牌的争夺。

绝对王者

据了解,87 公斤以上级是女子最大级别的比赛,该项目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项世界纪录均由李雯雯在今年 4 月 25 日创造。抓举世界纪录为 148 公斤、挺举世界纪录为 187 公斤、总成绩世界纪录为 335 公斤。

由于举重调整级别,因此该项目尚没有奥运会纪录。该项目的世界青年纪录也是由李雯雯在 2019 年创造的。

在率先进行的抓举比赛中,李雯雯以开把 130 公斤的重量在所有选手都完成了抓举比赛后才终于登场。这也足见她在这一级别上绝对的霸主地位。

当第一把轻松举起后,抓举比赛就成了李雯雯的个人表演赛——第二把成功举起 135 公斤,第三把成功举起 140 公斤,创造奥运纪录,获得抓举第一,并已经建立起了 12 公斤的领先优势。

在随后进行的挺举比赛中,李雯雯上演了和抓举比赛同样的一幕,162 公斤的开把重量让其他选手望尘莫及。随着 162 公斤成功,李雯雯已经锁定金牌。

随后,第二把 173 公斤成功,创造了新的奥运会挺举纪录和总成绩纪录。第三把 180 公斤,李雯雯大喊 " 拼了,拼了 ",并将杠铃稳稳撑过头顶,轻松拿下冠军。

可见,虽然哈伯德是变性选手,但也不用太夸大她的实力,毕竟李雯雯才是该项目的绝对王者。

事实上,中国女子举重梦之队在往届奥运会最大级别的比赛中,除了 2008 年没有参赛之外,从 2000 年悉尼奥运会的丁美媛、2004 年雅典奥运会的唐功红,到 2012 年伦敦奥运会的周璐璐,以及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孟苏平,中国队包揽了所有金牌。

如今,李雯雯的这枚金牌也为中国举重队在本届奥运会上的征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8 名运动员参赛,取得 7 金 1 银的好成绩。

算不算作弊?

尽管哈伯德未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好实力,但从自当地时间 6 月 21 日,新西兰举重队公布征战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名单之日起,43 岁的老将哈伯德就已经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一些人认为,哈伯德比她的对手拥有不公平的优势;另一些人则主张,奥运会应该更具有包容性。

据悉,哈伯德 2012 年完成了性别转变,2017 年在世锦赛上获得银牌,2018 年在英联邦运动会上手臂受伤,恢复后在 2019 年世锦赛上获得第六名,她说她很高兴能入选新西兰国家队。

新西兰奥委会首席执行官史密斯承认,体育中的性别认同是一个高度敏感和复杂的问题,需要在人权和公平之间取得平衡,但哈伯德符合国际奥委会对跨性别女运动员的所有规定。

据了解,国际奥委会有关跨性别女运动员的具体规定是,运动员所认同的性别必须是女性,并且至少在四年的时间里不能以运动的目的改变这一身份。此外,运动员的睾丸激素水平必须保持在每升 10 纳摩尔以下。跨性别男运动员可以不受限制地参加男子组比赛。

本次东京奥运会,哈伯德是以四号种子的身份参加 87 公斤以上女子组比赛。

虽然哈伯德的睾丸激素低于国际奥委会所规定的水平,但批评者仍然认为让她参加奥运会对顺性别女运动员不公平。

他们指出,那些经历过男性青春期的跨性别女运动员在生物学上更有优势,比如骨骼和肌肉的密度会更大。另外,一些科学研究最近也表明,即便是通过服用药物来抑制其睾丸激素水平之后,跨性别女运动员在力量和体力方面仍然具有明显的优势。

而值得一提的是,哈伯德此前曾参加过男子举重比赛,在变性前就是专业举重运动员。但当时的他在男子同级别的比重中就是个平庸之辈,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在奥运赛场大放异彩。 但现在的她,凭着女人身份,曾夺得 2017 年世界杯比赛银牌,在 2019 年太平洋运动会上夺冠。

梳理相关报道发现,体育界有关跨性别女性的讨论往往集中在公平和生理优势这两个问题上。

笔者注意到,今年早些时候和哈伯德参加同一级别比赛的比利时举重运动员范贝林根就曾表示,如果哈伯德参加东京奥运会,这对女性来说是不公平的," 就像是一个糟糕的笑话 "。她说,她完全支持跨性别群体,但包容并不应该 " 以牺牲他人为代价 "。

不过,曾代表哈佛大学参加全美大学生男子游泳比赛的跨性别游泳选手贝勒却认为:" 当我们有像菲尔普斯这样的运动员时,我们会认为他为游泳而生。他的乳酸水平只有普通运动员的一半,没有人说这不公平。现实是,即便是在顺性别女运动员中也存在大量的差异。但这并不表示不公平。这只是身体上的差异。"

以上内容由"东方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