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建楼多占村民养殖用地?

江南都市报讯 卢勇、全媒体记者范晶摄影报道:多年来,萍乡芦溪县芦溪镇古城管理处的村民周玉华一直有一件 " 心事 ",他的养殖用地莫名其妙少了 100 多平方米。原来,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原县农业局)当年欲在县农业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 " 县农科所 ")建办公楼,推土占用了他的养殖用地。不过,面积怎么都对不上。

他反复沟通,但迟迟未果,公开反映后,芦溪县农业农村局仍回复未多占地。

日前,江南都市报记者介入调查此事后,周玉华称有收到芦溪县农业农村局 2 万余元 " 善后款 "。不过,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对补偿 2 万余元一事进行了否认。

投诉:10 年前的芦溪县农业局 欲建办公楼多占养殖用地

"10 年前,当时的芦溪县农业局(现芦溪县农业农村局)欲在县农科所内建办公楼,需要占用我 100 平方米养殖用地,施工方平整土地时,多挖了 122 平方米,现在我要求县农业农村局进行合理的补偿,或归还多占土地。" 周玉华出示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以下简称 " 土地证 ")显示,该地块位于小江背,面积为 3311 平方米,类型为出让,用作养殖用地。记者注意到,上述土地证有一处虚线标明的地方,正是县农科所的边界。

▲周玉华养殖用地土地证

为证实他的说法,周玉华特意找了第三方测绘单位——芦溪县测绘所重新对土地证地块面积进行测量。测量结果显示,该地块所剩面积为 3089.5 平方米。

周玉华称,两份图纸测量出的面积相差 222 平方米,除掉与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协商好的 100 平方米土地,还有 122 平方米的土地 " 不见了 "。

他说,这明显是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多占用了,又未给补偿。为此,这些年来,周玉华多次找到芦溪县农业农村局相关领导,对方一直未作答复。

走访:为防止滑坡 自费 10 余万元建设围墙

6 月 18 日,记者来到芦溪县芦溪镇古城管理处,发现周玉华养殖用地与县农科所地块交界处是一片空地,系此前为建设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办公楼而平整出来的。不过,办公楼并没有如期建起,空地前方周玉华倒是修建了三层围墙。周玉华现场指界时称,两地块交界处有一堵旧墙根,沿着墙根一直向空地延伸便是两地块的边界。周玉华说,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在平整土地时推进到了更深的地方,平整土地面积远不止协商时所说的 100 平方米。

▲为防止土坡滑坡,周玉华在地块交界处自费设立了围墙

不仅如此,周玉华还表示,在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平整土地挖土方后,没有做土坡修整以进行缓冲处理,形成了高度达 10 多米的土坡。松散的土质,大雨时易发生滑坡。

" 我一家人都住在这里,也经常有村民的小孩子在这里玩,一旦出现滑坡可就麻烦了。" 周玉华说,出于安全考虑,他花费了 10 余万元,先将 10 余米高的土坡做分层缓冲处理,在此基础上修建了三层围墙。

对此,周玉华心里有些不舒服:" 明明是县农业农村局挖土方造成的,却让老百姓来承担后果,这显然不合理。"

回应:芦溪县农业农村局称 经核查未多占村民养殖用地

周玉华为此事奔波多年,一直未果,后来在网络上公开进行反映,才引起重视。

记者注意到,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在网络上公开回复称,为解决周玉华所反映的土地纠纷一事,该局成立了以主要领导为组长、分管领导为副组长的调查小组,对相关档案进行了查询,对图纸进行了比对,到现场进行了核查,并到相关单位进行了核实。该局聘请第三方公司进行了初步测绘,结果显示未多占用周玉华的养殖用地。

在芦溪县农业农村局采访时,该局下属县畜牧水产局局长吴源泉接受了记者采访,他是此次调查小组的副组长。

关于周玉华出示的土地证和芦溪县测绘所测量的平面图,吴源泉表示他大致认可,但是县农科所确实没有多占周玉华的养殖用地。吴源泉进一步解释称,由于周玉华的土地证是 2001 年测制,并且登记的平面图系当年工作人员的手绘图,而手绘图就一定会存在一些面积上的偏差。

为此,芦溪县农业农村局聘请了萍乡市名绘测绘工程有限公司,重新对周玉华养殖用地的面积进行了测量,得出的测量面积为 3169 平方米。

吴源泉出示的测绘图左上角有几行备注的小字:由于周玉华土地证为手绘图,未提供数字测绘图,故先测出现状图与手绘图共同体现出的房屋定位。然后同比例缩放制作数字图,再与县农科所办证电子图重合,两图相交为争议面积。此图仅供参考,不承担法律责任。

记者注意到,以上述测量方式,显示周玉华和芦溪县农科所重叠地块面积为 66.28 平方米。吴源泉解释称,66.28 平方米即为县农科所占用周玉华养殖用地的实际面积,周玉华反映多占 122 平方米一事应不属实," 周玉华对回复好像还是不太满意,我们已建议他找第三方测绘公司进行复核。"

采访最后,记者提及修建围墙一事,吴源泉表示,周玉华对墙外土坡进行修整,属周玉华的个人行为。

那么,当时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平整土地时,为何会留下 10 多米垂直的土坡不进行修整呢?对此,吴源泉称,此事已过 10 年之久,当初施工的事情,他不太清楚。

" 土地证登记的面积会存在这么大的误差吗?" 村民周玉华不太能接受。随后,记者来到了芦溪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该局一彭姓工作人员解释,以前土地证系手绘图,手动测量、手工绘图加上手工计算,测量面积存在误差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土地证需要重新核发,现代仪器精准测量面积与土地证登记面积误差不是很大,那就以新测量为准。他还称,周玉华养殖用地重新测量面积减少的情况,相差一两百平方米是在误差允许范围内的。

那么土地证登记面积允许存在的误差范围有没有相关的硬性规定呢?" 测量面积误差是没有明确规定的。" 彭姓工作人员说,周玉华土地证上为 3311 平方米,现在测量只有 3100 平方米左右,如果一定要 3311 平方米的面积也可以,他重新指界时邻近村民没意见即可。

为此,周玉华表示,下一步他们打算找更权威的第三方测绘公司,并且和几名邻居到现场指界。

疑问:村民称获补偿 2 万余元 农业农村局却对此否认

不论是在网络平台上,还是在接受江南都市报记者现场采访时,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均表示未多占周玉华的养殖用地,并建议其找第三方公司重新测量。

不过,就在记者采访过后,周玉华反馈称,土地纠纷一事已解决。起初,周玉华不愿细说具体是如何解决的。后来才答复称,处理结果为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再补偿他 2 万余元钱。

既然公开声称未多占村民周玉华的养殖用地,为何周玉华又称收到芦溪县农业农村局 2 万余元的补偿款,这笔费用到底用的是公款还是私款,又将以何种名义列支?

7 月 14 日,记者联系上调查小组副组长吴源泉。他说:" 这件事情有没有处理,你问当事人就可以了。他说处理了,那就是处理了。"

记者:" 最后是局里又补偿了村民 2 万余元,对吗?"

吴源泉:" 我不清楚,因为我不是管财务这一块的。"

记者:" 你不是此次调查小组的副组长吗?怎么也对处理结果不清楚?"

吴源泉:" 嗯,不太清楚,我现在要去开会。"

话未说完,吴源泉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7 月 14 日中午,江南都市报记者多次通过电话、短信等形式,联系芦溪县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向明,欲就上述问题进行求证,但未获得回应。不久,吴源泉电话联系江南都市报记者称,没有补偿 2 万余元一事。

值班编辑:邬薇

值班审核:吴剑锋

值班编委:傅爱华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