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i黑马 08-02

ChinaJoy 越出圈,年轻人越想逃?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作者:杨晓鹤

比亚迪等车企来了,快手等流媒体平台来了,OPPO 等智能机企业来了,甚至电商平台京东也来了,这届 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 CJ),已经远不像一个游戏与动漫内容为核心的展会。

Chinajoy 越来越出圈,很多 20 岁以内的年轻人,已经对展会多样的内容看不懂。这不再是年轻人熟悉的那个二次元展会,而零星出现的 Cosplay,则越来越看起来像个 " 异类 "。

尽管有疫情因素影响,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逛展会的年轻人在变少。" 可能只有往年的四分之一人数,是个抢周边的好机会。" 游戏行业从业者李强告诉 Tech 星球,他来 Chinajoy 是因为工作,热爱这个行业也是因为工作,而 Chinajoy 的核心,应该是吸引真正热爱二次元内容的年轻人。

只有这样,它才能变成中国的 "E3"" 科隆游戏展 ",而不是现在这样,变成关于年轻人的大杂烩。" 如今怎么定位 CJ?年轻人的元宇宙?" 李强觉得自己给 CJ 概括的新主题挺好," 元宇宙 " 这个新概念挺火,也还没有明确定义。

但 " 熵世界 " 和 " 元宇宙 " 也只有一墙之隔,19 岁的 CJ 走向了何方?

主打的明星厂商玩跨界

提起 Chinajoy,大部分人眼中,就是有很多漂亮的 Showgirl 和 Cosplay 的展会,但在年轻人眼中,则像过年一样。

参加每年都在上海举办的 CJ,不仅能看到很多爆款游戏展览,也是很多新游一战成名的舞台,而且可以购买经典 IP 周边,明星主播线下互动,沉浸体验高科技的硬件,都十分吸引年轻人。甚至在 2014-2017 年,每年的 Chinajoy,王思聪都会来参加。

如今,Cj 已经不再是二次元为核心的天下,这届 CJ 的主打明星有点跨界,也颇有营销为主的意味。

2021 年的 ChinaJoy,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是快手。所有展台工作人员的挂牌系带,都印着快手品牌,很容易让人误会,每家展台都有快手的人吗?

在每届都是最核心的 N4 展馆,快手和腾讯游戏都聚集于此。现场也看得出来,快手是本届 CJ 投入最大的平台之一。

快手的展台规模很大,而且主舞台全天都有节目。围绕主舞台,快手搭建了一个次元江湖。比如,以 " 魔法宝贝 "IP 搭建的城堡,ACFun 的穿越世界,自嗨锅等食品组成的小店铺,还有快手代理的一系列游戏小展台。

快手主打的二次元游戏 " 魔力宝贝 "

此前的 2020 年 CJ 上,快手游戏负责人唐宇煜曾表示,快手游戏直播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 2.2 亿,相当于斗鱼、虎牙的总和。现在快手内部人普遍不再提这一说法,但快手这次投入力度仍可见一斑,抓住泛娱乐群体的年轻人,还是快手的核心战略。

如果说流媒体平台快手,还算和年轻人群体比较接近,首次大规模融入的智能车企,则显得多少有些突兀。毕竟 20 岁左右的年轻人,与动辄二三十万的智能车,画像与消费能力并不是十分匹配。

然而,在年轻人心中种下种子才是重要的目标,很多车企为了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特意做了很多内容融合。

大众汽车在刚刚过去的上海车展上不太显山漏水,在这届 CJ 展会上还是很高调。单独租了一个展台,展出了自己刚刚推出的电动车 "ID.4 X"。并且和知名动漫品牌宝可梦联名,现场巨大的皮卡丘玩偶与同色泽的新车,还是吸引了很多年轻人驻足,但现场工作人员并没有给出回答:" 这波联名是长期战略合作?还是仅限本次展会?"

压注本次展会的车企还有比亚迪,派了旗下秦、汉、海豚三款主题车出镜,比亚迪三款车的联名动漫是 " 刀行天下 ",这是比亚迪原创的动漫 IP,此前已经与快看漫画联合发行。可惜这款漫画还没有什么知名度,年轻人多是看机会体验下电动车。

比亚迪在 CJ 的联名动漫展台

相比之下,创维汽车和欧拉则显得比较 " 敷衍 "。直接派车来到现场静态展示,并没有想到怎么和年轻人做内容结合。所以结果也很明显,几乎没什么年轻人去看。

Tech 星球在与车企讲解员交流时,曾询问年轻人体验后是否有购买意愿,以及是否有能力购买。对方很 " 官方 " 地回复:" 都挺感兴趣的,买车都能分期么。"

CJ 核心展商变成渠道商

还有些参展厂商,气势和阵势上可能不及主打明星,但能看出来,是想在 CJ 上一展风采,实现自己的出圈,这些玩家都是新兴的实力代表。

这类型企业的代表是 taptap 和华为游戏,但二者其实是渠道厂商,多少不太符合 CJ 鼓励的内容导向。

这次,游戏发行平台 TapTap 也很火,很多年轻人手里都提着两个大袋子,一个是 B 站的会员购,一个是 TapTap 与《原神》游戏的联名款。TapTap 与《原神》游戏的联名活动,也是 Cj 为数不多的有排队现象的展台。

" 现在 TapTap 很火,你的新游戏要是在上面能预约超过 10 万,那发行后基本也会火 ",一位直播界的朋友告诉 Tech 星球。TapTap 依靠不收取渠道商分成费用的方式出道,原神在 2020 年 9 月宣布放弃传统渠道,主要通过 TapTap 和 B 站发行,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对腾讯和华为等掌控流量密码的渠道方,是个信号明显的挑战。

而对于华为等企业来说,并不会轻易让新势力改变原有格局。这次华为游戏展台的规模也不小,与前两届华为游戏主打云游戏等新内容形式不同,这届华为游戏主打鸿蒙生态— HMS 游戏。

自从鸿蒙 2.0 在 6 月 2 日全面商用后,至今用户数已经达到 4000 万。要想达到 3.6 亿的生死线用户数,就必须得做好生态,而 HMS 游戏生态无疑是重中之重。这次华为带来了几款合作的发行游戏,新兴的游戏 " 摩尔庄园 "、" 镇魂街 ",以及字节跳动独代的 " 航海王热血航线 " 也在其中。自身系统在变革重建,渠道优势遭遇新兴免费玩家的挑战,华为游戏也并非一片坦途。

话说到字节跳动,旗下有用户以年轻人为主的抖音,一直没有参加 CJ,到底是 CJ 还是抖音不够牌面,这个答案挺明显。不过抖音并没有彻底忽略 CJ,二者官方合作了线上展播,抖音为 CJ 做了主题页。

本应该参展的字节游戏,由于缺少爆款作品,自身一直在探索,也没有出现在 CJ 的舞台上。其实,缺少内容爆款一直是 CJ 的最大难题。

2015 年以前,是手游爆发的时代,每年热门的游戏都会出现在 CJ,不少新兴厂商都希望带着作品来露个脸。2016、2017 年是 VR 和 AR 大热的时代,不少硬件厂商挤破头皮参加 CJ。2018 年 B 站破圈崛起,一定程度复兴了二次元文化。2019 年是 CJ 的最后的荣光,2020 年至今,伴随着疫情等多重因素,参展的玩家与厂商锐减。

玩家认为 CJ 的内容优势没了,除了低价抢周边,已经没有什么非来不可的理由。厂商认为 CJ 找不准自己新的定位,参展费用却水涨船高。一位游戏厂商的 CEO 干脆就没租展台,而是在附近租了会所,来会见各路朋友和生意伙伴。

"CJ 本身也没啥意思了,但行业总归需要个理由见面交流,这是 CJ 还剩下的意义。" 这位游戏厂商的内部人士在与 Tech 星球交流时说道。

低调的参展厂商们

总归来说,CJ 还是国内数字娱乐的标杆型展会,还能吸引不少厂商来现场展示。

这届展会,最佛系的厂商应该是 " 腾讯游戏 ",在核心展馆的核心位置,每天都有各种活动表演,但却看不出有任何诉求。台上按流程一个又一个的节目表演,没有什么互动环节。台下也很难看到工作人员讲解,或许是这几款 IP 都比较成熟了,《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等游戏大家都很熟悉,腾讯游戏也并不需要引导大家现场下载。

这与其他展商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 亲,关注下我们抖音,能领取福利呦 "," 亲,加下社群,签到能领取福利呦。"

最有野心的厂商应该是 "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主舞台的招牌,依旧是代理的游戏 "DOTA2",副展位都是完美世界的新游戏,尤其首次公开亮相的端游《诛仙世界》,更是受到大家的围观。作为经典小说 IP 衍生的游戏,诛仙号称是完美世界的 " 泣血之作 "。

Tech 星球现场操作体验之后的感受是,唯美的国风、电影级别的画面、忠实于原作的还原,即便没读过这本小说的人也会喜欢这款游戏,相信如果《三体》小说衍生的游戏,能达到完美世界对诛仙的复制,三体迷也会感到知足。

不过,由于公开试玩的只是青云台一个场景,游戏对原著诛仙整个世界,还原到什么程度还不得而知,相信难度也不会小,这也是《诛仙世界》一再跳票的主要原因。

最拮据的厂商则是斗鱼直播。相比虎牙直播在核心展馆内独立位置,并连续 4 天都安排了活动,斗鱼则在露天搭建了展台,上海这几天时而就下雨,所以斗鱼也得看天气出台。活动也是很简单粗暴,有斗鱼 APP 就可以直接去排队领取雪糕。不得不来又不敢花钱,斗鱼直播背后的原因也是无奈。

CJ 现场斗鱼户外展台

在斗鱼虎牙合并案被叫停后,斗鱼很是尴尬。在移动端月活被虎牙超越后,斗鱼一季度的财报在盈利能力的差距也在被拉大。斗鱼 2021 年 Q1 总营收达 21.5 亿元,亏损超 1 亿元。而同期虎牙营业收入为 26.05 亿元,并且已经连续 14 个季度盈利。好在斗鱼平台整体流量还不错,运营回到正轨还有机会重回巅峰。

CJ 只有短短四天,却是数字娱乐领域厂商,一年的发展体现。曾经的 CJ,是厂商的宣传核心阵地,尤其令人回念的 2019 年,那是 Chinajoy 最后的巅峰,参展企业共计 800 余家,8 月 3 日单日入场人数 13.4 万人次,也创造展会历年记录。

2021 年的 CJ,不少展馆还有余下的展台空位,官方通告是 400 家参展企业,大幅下滑的参展数量,前两天突发的南京疫情并不是绝对影响因素。

CJ 确实在越来越出圈,上至 60 岁的虎牙直播大爷,下至十四五岁的 Cos,CJ 影响的人群越来越广泛。同时,展示的类型也越来越丰富,从车到硬件主机,再到各种游戏,甚至盲盒等潮玩也占据了一个单独展馆。

但很多人越来越不懂 CJ 想表达什么,过重的营销痕迹也冲淡了内容层面的新奇与好玩。一位深圳组团来的年轻人,冒着大雨站在 W 与 E 系列场馆中间无法过去,颇为恼火的吐槽着主办方的组织能力。

而整个 CJ 就像这个故事的缩影,明明和年轻人站在一起,双方内心却始终有种难以跨越的沟壑。

以上内容由"i黑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