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总是国际机场!到底怎么回事?

自 7 月 20 日以来,从江苏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开始报告的新冠病毒感染疫情已外溢波及安徽、四川、辽宁、湖南、北京、广东等诸多省市。截至 7 月 30 日 24 时,疫情相关联的病例已累计报告了 262 例。

除南京外,今年以来,另有深圳、石家庄等城市的国际机场成为疫情传播重要场所。国际机场的疫情防控成为公众瞩目热点。

国际机场

频频成病毒传播 " 突破口 "

据江苏省卫健委 8 月 1 日发布的信息,7 月 31 日 0 至 24 时,南京市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14 例,其中 1 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7 月 20 日至今,南京市已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 204 例。

▲图片来源: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

此次疫情不仅在南京本地造成传播,还在其他多个省市形成散发态势。目前已波及安徽、四川、辽宁、湖南、北京、广东等诸多省市。在江苏省内除南京外,也波及宿迁、扬州、淮安等城市。特别是淮安疫情,最早是源于禄口机场,经外省传播,再回传至江苏。

这是继今年 6 月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海关流调工作人员被感染引发深圳和东莞疫情后,又一起由国际机场引发的本土疫情。

6 月 14 日,深圳报告宝安机场海关工作人员姜某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姜某曾负责 6 月 10 日由南非约翰内斯堡入境深圳的 CA868 航班旅客的流行病学调查。

此后的 6 月 18 日,深圳报告两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一例是在宝安机场一家餐厅工作的员工朱某,另外一例是在南山区后海航天科技广场 A 座工作的萧某,其重点活动轨迹中包括机场交通中心。萧某之后传染给了其居住和工作在东莞的妻子李某某,并在东莞引发了小规模的本土疫情。

此外,在今年 1 月河北局部暴发的疫情中,机场也是重要焦点。

河北省 1 月 2 日公布首个确诊病例,为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一名 61 岁的妇女。此后短短十几天,河北石家庄确诊数量上升至数百例。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主任师鉴 1 月 9 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根据目前流调情况,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病例分布基本上都围绕着机场很近的一个范围,有几个村庄都在机场周边直径几公里的范围之内。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1 月 6 日在线发表的文章显示,疾控部门对 1 月 2 日在石家庄和邢台的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样品进行基因测序发现,病例的基因组序列与 2020 年 7 月份上传的俄罗斯基因组序列存在 10 个相同的核苷酸变异位点。

疫情暴露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哪些防控漏洞?

——核酸检测频次不高,导致问题发现延迟。

7 月 30 日,南京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已完成此次疫情 52 个相关病例的病毒基因的测序工作,病毒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提示为同一个传播链。疫情早期报告的机舱保洁员病例的病毒序列与 7 月 10 日俄罗斯入境的 CA910 航班报告的 1 例输入病例的基因序列一致。

▲ 7 月 30 日,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现场。

值得注意的是,7 月 10 日发生感染,7 月 13 日例行核酸检测未检出,到 7 月 20 日才发现。经过 10 天的隐蔽传播未被发现,疫情蔓延开来。

禄口机场年进出港人员总数超 2000 万,又值暑期旅游高峰,每日航班超 600 架次,10 天时间意味着进出港的旅客、工作人员、接送人员至少达数十万人次,这加剧了疫情的快速扩散。

——国际、国内航班未完全隔离导致交叉感染。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参加 CA910 航班机舱清扫工作的保洁员,在工作结束以后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继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此外,她说,这些保洁员同时承担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保洁员或被污染的环境而感染。

另据禄口机场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引入病毒的俄罗斯航班还装载了印度货品,而疫情之前该机场的国际、国内货物也是混淆卸载,没有明确区分。国际、国内航班的地勤保障人员和货物未完全隔离,为病毒从国际航班蔓延至国内航班埋下祸根。

——闭环管理不到位,导致员工、家属交叉感染。

根据南京市公布的机场部分感染疫情的保洁人员行踪轨迹,记者发现,这些保洁员大都每日往返于机场和家中,没有进行闭环管理。这导致疫情快速在家庭、社会接触中传播。

在此次疫情中,同样处于一线的边检人员,目前尚无感染病例。记者采访了解到,江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正是合理编排勤务班次,实行严格的闭环勤务制度,才避免了感染。疫情前,其一线工作人员完全固定,严格高风险岗位最高等级防护穿戴,实施集中管理、建制轮换、封闭隔离,避免不同勤务班次人员相互交叉。

国际机场防控需突出梳理几个重点

加强封闭与隔离

目前,我国防控的重点是外来输入疫情,国际机场是关键节点。7 月 28 日,民航局召开民航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民航局局长冯正霖说,要重点督促加强地面保障人员防控措施落实,做到空中防控力度不减、地面防控措施更严。特别是要加强对机场运行区内工作的第三方外包业务人员的管理,明确管理职责,完善管理措施。

▲工作人员在南京禄口机场 T2 航站楼内进行消杀。新华社发

他还说,要对直接接触国际旅客、货物的保障人员实施封闭管理,保证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工作人员不交叉,工作区域和休息区域严格区分,工作期间集中住宿,工作场所与居住地之间点对点转运,当班期间不得与家庭成员和社区普通人群接触。

一些专业人士分析说,目前国际上疫情传播依然严重,病毒不断变异,作为境内与境外出行服务的一个交叉点,国际机场辐射能量大、范围广,如果一个环节失守,造成的影响将不可估量。因此,必须压实压紧责任,逐一梳理机场内国际、国内航班人员、货物交织点,建立 " 防火墙 ",将两者严格隔离开来。

业内人士建议,对服务保障人员按接触入境人员风险程度划分为高、中、低风险人群,严格实行分类管理。对高风险人员实施闭环管理、集中居住、高频次核酸检测、完成疫苗接种 " 四件套 " 措施。对高风险人员必要时实行核酸检测 " 一天一检 ",确保在疫情发生时能及早预警、及早干预,迅速阻断疫情传播。

来源 新华社

编辑 柴潇蕾 / 编审 李枫 / 签发 安辉

以上内容由"ZAKER黔东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魅力黔东南

魅力黔东南

传递黔东南政务、民生、旅游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