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砍柴网 07-31

河南百亿富豪,81 岁了却无法退休

1992 年,春节刚过,双汇的第一支火腿肠诞生了。不过,厂长万隆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将漯河肉联厂从破产边缘抢救过来还没几年,苏联解体后,外贸出口的路也走不通了,导致自有资金短缺。火腿肠项目想要扩大生产、走出漯河,十分艰难。

这时候," 亚洲女首富 " 出现了。

香港华懋集团董事长龚如心,虽然已年过五十,但依然扎着羊角辫,穿着超短裙,江湖人称 " 小甜甜 "。正是她,在危急时刻,拉了万隆一把。

1994 年年初,龚如心来到漯河,与万隆签订协议,双方合资成立了华懋双汇(集团)实业有限公司。华懋注入 1.27 亿元,让双汇又变得身强力壮,开始快速发展。

这笔投资给龚如心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她曾提出要改双汇的商标,被万隆拒绝;她愿意为此付出 3 个亿,万隆直接挑明:再多钱也不卖;她甚至找各种关系施加压力,结果发现谁也拗不过万隆。

万隆始终牢牢地掌控着双汇。

如今,万隆已经 81 岁了,依然掌控着双汇发展及其间接控股股东万洲国际两家龙头公司。至于什么时候退休?到底谁接班?万隆始终闭口不谈。

(万隆)

随着他与大儿子万洪建矛盾的公开,这个问题的答案,更模糊了。

父子 " 陈年矛盾 " 公开

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的一则公告,竟牵出一段家族积怨。

6 月中旬,港股上市公司万洲国际公告称,免去万洪建董事职务,并终止其作为本集团执行董事及副总裁的服务,理由是," 万洪建近期对本公司的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 "。

沉默了一个月之后,万洪建将这件事的原委讲了出来。

万洪建对《新京报》称,2021 年 6 月 3 日上午,他走进万隆的办公室,与父亲讲了两件事情。" 我告诉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计划去内地与美国一段时间,将会较长时间离开香港。第二件事情是,最近你要提 CEO,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第一件事,万隆说 " 你随意吧 ",第二个话题直接引发了冲突。万洪建称,自己主要想交流 CEO 人选问题,而万隆回复:" 你听谁讲我要提 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

" 我意识到再不立即离开,可能会爆发冲突,于是静了几秒钟,摊开双手,告诉他‘你要这样讲,那咱俩就没啥话可说了’,转身走出了他里面的办公间。" 万洪建称,当时,万隆秘书让自己出去," 我完全崩溃。我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

万洪建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他被万隆的保镖等人摁倒在地,满头血迹,万隆要求拍照取证。

在中国家族企业中,一代与二代起冲突的案例很常见,但是大多都碍于 " 家丑不可外扬 " 的传统观念,外人是很难知道。像万隆家族这种将父子矛盾公开的,很罕见。

其实,万洪建已经不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了,因为他已经 52 岁了。

1990 年,万洪建从河南广播电视大学商业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取得大专学历。

毕业之后,他就进入父亲管理的企业工作,先后担任河南省漯河市肉类联合加工厂熟食车间工人、双汇集团销售部北京办事处销售主任、双汇集团外贸处副处长、罗特克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负责国际贸易业务),止于 2013 年 10 月。

之后,万洪建公开的履历中出现了两年的空白。这个时间点,正是万洪建与万隆积怨的开始。

2013 年,万隆作了一个重大决定——双汇国际斥资 71 亿美元," 蛇吞象 " 式并购全球最大的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食品公司。

对此,万洪建提出了异议。他认为,美国业务基本已经成熟,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并购一旦出现问题,可能会动摇根基。

但万隆认为,万洪建提出不同想法," 是大逆不道 "。

于是,万洪建辞职离开了万洲国际。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并购的发生。

彼时,这桩中美历史上最大的跨国并购案完成后,双汇国际成了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紧接着,2014 年,双汇国际更名为万洲国际,在整合上百家所属公司后在香港上市。

(万洲国际在港挂牌)

2015 年下半年,万隆查出了疾病,打电话让万洪建回来。

万洪建回来之后,相继担任万洲国际国际贸易部总监、万洲国际副总裁。2018 年 3 月,万洲国际执行董事变更,万洪建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同年 8 月,万洲国际再公告,万洪建在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副总裁的同时,出任万洲国际副主席。

当时,这一度被认为万隆家族交接班在 " 提速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万洪建称,后来,万隆的病情发现是误诊," 我们之间关系又慢慢开始变差,直到走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

从 1990 年毕业至今,万洪建跟着万隆前前后后已经历练了三十来年,也长期被认为是万隆的接班人,但矛盾公开后,他却说:" 我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

万隆:头发少,头皮硬

这个事件引发了广泛讨论,如 " 儿子都满头血迹了,父亲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拍照取证 "。

但是,面对儿子将父子矛盾的公开及外界的各种讨论,万隆始终保持沉默不作任何回应。

万隆向来如此,从不在乎外界的声音。

在漯河,万隆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大家对他的评价是 " 头发少,头皮硬 "。这是因为他办起事儿来,非常强势,说一不二,甚至六亲不认。

1940 年,万隆生于漯河,童年没吃过饱饭,高中没毕业就入伍当了铁道兵。复员后,就去了漯河肉联厂,从办事员开始,后来,当上了办公室主任、副厂长。

1983 年,连年亏损的漯河市肉联厂已资不抵债,一年中有半年 " 烟囱不冒烟 ",处在倒闭的边缘,发工资还得靠银行贷款。次年,厂子职工第一次 " 票选 " 厂长,44 岁的万隆以全票当选。

这时候,他强硬的一面开始显露。

万隆上台后,开始了大刀阔斧地改革。他 " 砸三铁 " ——打破铁工资,奖金向一线工人倾斜,多劳才能多得;打破铁交椅,能者上、平者降、庸者下;打破铁饭碗,将各种关系户清除出厂,其中就有不少有背景的副厂长,连一位市领导的侄女都给开除了。

这动了很多人的利益。《大河报》曾报道,有人打电话到万隆家里威胁,有人往他家里扔黑砖,甚至有员工拿着杀猪刀当面恐吓,寄往各级部门的告状信,更是不计其数。

不过,当过兵的万隆,性格中就一个 " 敢 " 字。关键是,他上任的第一年,厂子就实现了盈利。

万隆的铁腕管理手段很有一套。在双汇,管理者随时可能会朝不保夕。万洪建就提到," 我们公司里任职,完全不同于现代企业的架构和实际功能。我们公司里面的一个总裁,今天要你当,明天可以说让你到车间当工人 "。

《环球企业家》曾在报道中提到,万隆痛恨迟到和不守规则,除了工作,他没有其他任何享乐及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唱歌,也从不参加各类社会活动。" 他专断独裁,心直口快,从不怕得罪人,从不在乎外界的批评和看法。"

2011 年,在双汇深陷 " 瘦肉精风波 " 之时,万隆在漯河体育馆召开了一场万人职工大会。面对参会的公司管理层、漯河本部职工、经销商、媒体、机构投资者等,万隆放出狠话:宁肯检死,不能查死。

会上,特别安排了一个环节,让经销商即兴发言,多位经销商慷慨激昂,纷纷表态支持,使全场气氛达到高潮。有一位经销商 " 咆哮 " 着高喊:" 双汇万岁,万隆万岁 ",连续喊了三次。

当他喊第三次时,万隆有点坐不住了,红着脸摆手叫停。

那时,万隆已经 71 岁。对于面临退休的传言,万隆在会上也表明了态度:希望能够担任双汇终身董事长,继续把双汇做大做强," 漯河市委市政府当年说过,卖双汇也不能卖老万 "。

万隆不想离开双汇,双汇也离不开他。

万隆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去工厂转一圈。

2016 年,万洲国际和京东、美的等企业首次登上《财富》世界 500 强排行榜,其中,万洲国际是中国上榜企业中唯一一家食品类公司。得知此消息的第二天,万隆像往常一样,绕着双汇总部大楼散步,继续环视他的猪肉帝国。

如今,81 岁的万隆依然牢牢掌控着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同时,他还是漯河首富。在 2021 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万隆以 19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25 亿元)的财富上榜。

在双汇,交接班似乎是一个比较忌讳的话题。

宗庆后虽然也迟迟退不了休,但是,他不忌讳表达关于交接班想法,女儿宗馥莉也逐渐担当重任。而比宗庆后还大五六岁的万隆,却几乎从不向外袒露心声。

万隆曾说,责任和竞争让他停不下来,竞争也推动着他干好。

2015 年,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万隆非常难得地谈到:对接班人,在十年前就已经考虑了,得先从机制上解决这一问题。一是量化标准,相应层级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二是竞争上岗,各级管理者,都是竞争上岗;还有就是专门的考核机制,每月每年都要进行考核。

" 正是因为有这一套办法,所以接班人也好,管理团队也好,都要靠这个机制来产生 …… 等到 2017 年换届的时候,我看接班团队,条件成熟了,就会退出。如果还不成熟,股东还要求我继续担任,我也会服从股东要求。"

但到了 2017 年,万隆并没有离开。而且,这一年,万隆在万洲国际的薪酬高达 2.9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0 亿元),包括 200 万美元的基本薪金及 2.89 亿美元的股票奖励。

那一年,他是全球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如今,他与大儿子万洪建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仍然丝毫不提交接班的事。似乎,他并没有决定离开万洲国际与双汇发展的权力中心。

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众多家族企业共同存在的问题。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郑宏泰就发现,华人家族企业的交接班安排,较多采取模糊或非正式的方式,而且是十分含蓄的安排。一般的情况是,对于接班的安排,不会说得清清楚楚,更不会画出路线图,甚至定出一个期限与完成目标。

当然,一代企业家很多都是创始人,在时代大背景下,拼死拼活,戎马一生,打下江山,习惯了在指挥和领导的岗位指点江山。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依然要处在权力中心,他们才能找到存在感与意义。退休了,反而习惯不了悠闲的日子。

" 一代企业家普遍比较迷恋权力,而不愿意退休。" 中国家族企业问题研究专家周锡冰表示。

对于一代企业家而言,相较于自己的儿女,企业更是自己的孩子,比亲生儿女还亲。几十年以来,他们几乎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将爱与时间都给了企业。到头来,企业倒更像 " 亲生的 "。

国内知名战略管理咨询专家周永亮博士表示,万隆高龄不退,还与儿子将矛盾扩大,这是一代不愿意放权的典型案例。但他也提到,有时候,父亲也担忧放权后的结果。

事实上,很多一代企业家也在犯愁——交班,到底交给谁?

周锡冰分析称,以万隆这种强势的性格,要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那对职业经理人更不放心,因为,国内职业经理人市场尚不成熟。

双汇发展与万洲国际的权力杖,万隆到底会交给谁?目前尚不明晰。不过,虽然大儿子万洪建已经暂别了企业的核心管理岗,但是万隆的二儿子依然在父亲身边。

万宏伟,1973 年出生,香港居民,有国外留学经历,曾任双汇集团香港分公司主任,双汇集团进出口公司副经理,双汇集团董事长秘书,万洲国际公关关系部经理,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目前,万宏伟仍为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同时为双汇发展副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从公开资料来看,万宏伟从未接受过采访,也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此外,万氏第三代万子豪也已进入企业多年,2018 年时,他已经是万洲国际贸易部总经理。

问题是,如果企业要想顺利完成交接班,那必须 " 交得出,接得上 "。万隆有多么强势,万洲国际与双汇发展对他就有多大的依赖,同时," 二代 " 接手与管理企业的信心也受此影响。

" 万隆父子矛盾的爆发,可能预示着一个悲剧正在上演。" 周永亮表示。

家族财产法专家阿兰 劳伦 韦伯克曾说,家族冲突的产生,归根结底是因为缺乏沟通、角色不清、期望有误、缺乏信任,以及上一代对子女的性格、能力缺乏清晰的认识。因而,家族和谐,才能更顺利地完成传承。

其实,很多二代都没有与父亲平等交流的机会。等到有一天真得接班了,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做好了,会被说 " 虎父无犬子 ",应该的;做不好,又会被说 " 儿子不如老子 ",败家子。

有一个 " 二代 " 曾说,父亲的成功是笼罩在他头上驱散不去的阴影,而自己,就像父亲胸口的一枚胸章。当它发光的时候,父亲是骄傲的;当它蒙上灰的时候,随时会被扔到垃圾堆里。

来源:ZAKER

以上内容由"砍柴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